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扳倒杨建
    京大,教师宿舍内,潇潇不停地徘徊着,面色凝重。

    这是她给李凡打的第三次电话,虽然自己反复劝导,分析利弊,可李凡突然轴了起来,死活听不进去劝。

    “你确定你一定要这么做么?”潇潇最后问道。

    “确定。”

    “哎,你这是最近气儿不顺,憋的!”

    放下电话,潇潇拉开窗帘,她望着楼下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的学生们,不觉自言自语道:“再怎么成熟,终究也是一个孩子。”

    ……

    周一见!说周一见就一定要周一见。

    李凡的《《论语心解》问题汇总》第一篇完稿后,直接给朱总编挂了一个电话,询问平台敢不敢发表这类打假伪大师的文章。

    朱总编自然没什么忌讳的,他主要是担心李凡闯祸,但既然李凡执意要反击,那只好听之任之了。于是这篇《《论语心解》问题汇总》继续在国学时代发表,依旧是名家专栏。

    周日晚上,零时一过,《《论语心解》问题汇总》第一篇正式和网友见面了。

    整篇文章基本没有赘余的语言,全部都是证据罗列。李凡将杨建《论语心解》前三期视频中出现的38处错误全部列了出来:

    第一处:将“礼”解释为“礼节”“礼让”是不对的。

    正解:孔子所说的“礼”是指“礼法”,是一种日常政治和行为规范。

    第二处:将“三十而立”理解成了“成家立业”,严重错误。

    正解:《论语》中,“三十而立”指的是自我人格独立意识的形成,也可理解为“三十而知礼”。

    第三处:将《论语》中“儒”解释为有修养的人,不正确。

    正解:在孔子生活的时代,其是一种职业。

    第四处:《论语》中的“士”解释为知识分子是错的。

    正解:先秦时代,“士”是当时的社会对特定阶层人士的称呼。

    ……

    38处错误列举完毕,李凡结尾处再补充:

    目前,本文以挑错为主,不对讲座中涉及到的个人见解进行评述,待到《《论语心解》问题汇总》全20篇结束后,再对讲座涉及到的各种观点进行个人阐释,请读者们耐心等待。

    另:周三见!

    《国学时代》app最近一直是李凡发表文章的平台,这次事情闹得这么大,再加上之前李凡预告了一句“周一见”,这下倒好,不论是不是李凡的粉丝,所有的“好事者”全部都准时准点儿等着这篇文章的问世呢,0时一过,无数的网民们打开了app,倒要看看李凡究竟发出了什么大招!

    结果,这大招太大了!

    李凡的粉丝们见到文章后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兴奋:

    “瞧瞧,帅李打假还是那么有风采,根本不和你们伪大师扯没用的,直接往出罗列证据,让你哑口无言!”

    “我擦,3期节目中挑出了38处错误,说得夸张点儿,杨建这基本上是说一句错一句的节奏啊。”

    “这篇打假打得好,原来大师和咱们的水平也差不多嘛。”

    ……

    而杨建的那些粉丝们,本来是打算到李凡文章下面进行“人身攻击”的,但看到这篇文章后,全都傻眼了。

    如果说一期讲座中出现一处半处错误,那其实还有情可原,毕竟,就算国学泰斗也不能保证自己不犯错,可是,三期讲座中出现了38处错误,而且这样的讲座竟然登上了某家卫视,视频内容还广为传播,这个就有点儿“骇人听人”了。

    本来还打算为偶像出气,借着这篇文章骂李凡一顿,但,怎么骂?哗哗哗全是证据,怎么为偶像撑腰?

    理亏啊,脸红啊,粉丝们面子上都挂不住了,就不知道现在杨大师什么状态。

    而且,这篇文章最可怕的是,文章末尾可是说了,这只是20篇纠错文章中的第一篇而已。最恐怖的是,目前还只是纠错阶段,以后还会有整个关于《论语心解》观点上的批判。

    网友们大部分都醒了,大家都不傻,纷纷明白了自己之前听的都是“假讲座”。

    很多杨建的粉丝之前之所以力挺他,是因为大家对《论语》是陌生的,唯一背过的《论语》还是教材上精挑细选出来的那些几句,那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国民根本就不了解《论语》的全貌。而又没有人跳出来系统地对《论语心解》纠错,所以很多网民们也不知道杨建讲得是对是错,反正听着挺高大上挺有道理的。

    李凡的国学沉淀和学术水平经过这一年多的反复证明,基本上网友们已经很信服了,这个不用质疑,当李凡将这38处错误罗列出来的时候,网友们自然不会愚蠢到对这些证据产生怀疑。

    因此,网民们一片哗然,《论语心解》的“学术地位”轰然倒塌。

    “大爷的,我之前还将《论语心解》奉为圭臬的,结果,连常识性的知识都错误百出!”

    “我再也不相信什么大师了,全是骗子!!”

    “他赚了大钱买别墅开豪车,让咱们安贫乐道,虚伪。”

    “这样以传播国学为主旨的节目出现如此糟粕,电视台怎么审核的?”

    ……

    电视台遭殃了,该栏目微博以及网页评论区顿时骂声一片;

    杨建也遭殃了,微博下面同样也是恶评如潮;

    而此时的国学时代的技术部门,却是欢声一片,这篇文章的点击量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暴涨,仿佛核裂变一般恐怖!

    因为此次事件是“国学大师”以及文化偶像之间的正面pk,再加上文章发表之前做了足够的“预热”,这两天该新闻又一直处于百度头条、微博头条等头等热度,可以说赚足了全民的眼球。

    所以,今天晚上,文章尚未更新的时候,《国学时代》app的下载量便迅猛飙升了,尤其是随着0点的到来,网民的大量涌入,《国学时代》app的下载量瞬间起飞!

    这其实已经被预料到了,此时技术部门的电脑前围着一堆人:社长、书记、总编、总监……

    但是,大家没料到下载量涨得如此凶猛,单单0点到1点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全部渠道总下载量直逼40万大关!

    几家欢乐几家愁,也有人注定此夜失眠了。

    大师杨建在客厅里骂娘,悔不当初啊。

    也是,你说你招惹谁不好,非得招惹李凡。的确,之前很多人想借着抨击李凡来蹭热度,李凡从来没有回复,但不回复不反击只能说明李凡懒得搭理,而且事情也没触碰到李凡的底线,并不能说明李凡是hellokitty啊!

    本想借机蹭个热度,结果李凡才一篇文章而已,就把他摁在地上进行摩擦了。你说是低估了李凡的打假能力呢,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学术水平”?估计两者都有吧。

    总之,这下想翻身难了。

    ……

    第二天,早晨。

    李凡回到班级上课,他发泄了一下后,顿时一扫连日来得阴霾,心情愉悦了不少,竟然还难得地认真听起了老师的讲课。

    历史课上。

    孙老师一边讲课一边心中兴奋,今天自己应该讲得相当生动有趣,不然也不会吸引了李凡的浓厚兴趣啊,自己带这个班才1个月,他头一次见文化偶像支着下巴,认真地听自己的讲课,怎么感觉作为老师还蛮有成就感的?

    李凡突然举手了,“老师!”

    孙老师心中一个冷战,什么意思?自己哪里讲错了?打假狂人要对“恩师”下手?

    “校长找我,我出去一下。”

    孙老师松了一口气。

    校长办公室内,蔡咏正在等候着李凡,他此行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劝阻李凡就此打住,得饶人处且饶人,不管是真大师还是伪大师,在这个圈子里,弄不好以后李凡还有求到人家头上的时候,目前一篇文章的效果已出,就此算了。

    李凡执拗地道:“不,我要一个道歉!”

    “这不现实!”

    “那我就用一篇篇文章,把这个‘现实’变现!”

    李凡说完扭头孤傲地走了。

    人已经得罪了,恩怨已经结下了,李凡就算这时候收手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还不如就此下一下狠手,警告世人,哥们儿也不是好惹的,以后都别蹬鼻子上脸,还给我发律师函?!你也太过分了。

    那你不幸了,向伪国学宣战,就拿你祭刀了。

    下午的时候,李凡正在伏案研读一本心理学著作之际,突然有人用力地扒拉了一下他,兴奋地道:“哥们儿,潇潇等人集体批判杨建了,终于有名人公开支持你了!”

    李凡连忙拿过手机,上面是一条最新新闻:

    潇潇牵头,联合京师大副教授毕远、北航副教授董明、京大博士生张磊及郑贝贝、作家云云等13人,一起倡议全民抵制杨建,并强烈要求杨建从节目中下课,并向电视观众以及粉丝们道歉。

    终于有人响应李凡了,虽然李凡此时并没有处于困境,但是,这个举动也犹如雪中送炭一般温暖。

    李凡连忙给潇潇挂了一个电话,表示真挚的谢意。

    潇潇道:“我说过,我会支持你的,跟着你胡闹了一把。”

    事态愈演愈烈!

    次日,杨建接受采访,为自己辩解称:所谓《论语心解》,是对原著的升华,是加入自己的理解,来指导现代人的生活。

    网友们见到这个视频,立马不干了,纷纷狂批:

    “对原著升华,你算老几啊?”

    “哦,我懂了,就是望文生义对呗?”

    “哦对了,你不是从小6岁就接受了《论语》的洗礼和启蒙么?还是国学大师手把手教的,怎么教成了这个水平?”

    “还你指导现代人生活,要是按照你的言论,华国人全部会成为没有骨头的言听计从的‘软民’!”

    ……

    整个网络上乱糟糟,新闻热度持续上扬,各种采访视频不间断地传到了网络上,引起全民热议。

    作家云云接受采访。

    记者:“您和潇潇等人联名批判了杨建,请问,您做这件事的意义是什么?”

    云云:“首先,‘批判’这个词都是对他的抬举,他这叫极度无知,传播错误的甚至有害的思想!”

    张磊接受采访,他道:“各种讲座可以有个人的见地,但不能胡说八道,妖言惑众,大多数专家学者碍于现实原因不方便发声,那我们年轻一辈就得站出来了。”

    的确,站出来的这13人都是年轻一辈,还饱含热血的青年才俊。

    李凡三天的时间内,又发表了《《论语心解》问题汇总》二、三篇,每一篇都仿佛是一把利刃,直接划开了伪大师的虚假面具,划得他血肉模糊。

    杨建开始低调了,再也不像之前那样接受各路媒体采访了,人甚至也消失了,不知道去哪里躲清闲去了,还是去哪里搬救兵。

    当发表了第四篇《《论语心解》问题汇总》,李凡的电话基本要被打爆了,除了蔡咏、肖老、一剪梅等等,更多的是一些并不认识的人的来电。

    核心思想就一条:别再闹下去了,收手吧。

    李凡觉得应该收手了,首先目的已经达到,伪大师原型已露,初战告捷,自己也没必要再继续浪费时间研究他的东西。其次,得给这些说客们必要的面子。最后,他还接了一个电话,一个官职很高的人他李凡真得罪不起。

    最后发表一篇微博,李凡决定就此次事件收手:亲爱的读者们,因本人学业繁忙,最近实在无暇他顾,于是决定不再更新《《论语心解》问题汇总》系列文章,若以后有事件,咱再续上!

    这一个“未完待续”可是足够吓人了,说不上什么时候再踩你一脚,颇让人诚惶诚恐的。

    一周后,闹得沸沸扬扬的事件终于压下来了,最终结果颇让人唏嘘。

    杨建微博关闭了,人也从公众眼睛遁形了;

    某卫视向观众们公开道歉,但没用,该讲坛彻底臭了,收视率狂跌,三周后直接停播整顿,两个月后停播。

    而其他文化讲坛类节目也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了牵连,连华国著名的杨建老师都被拉下马了,那其他讲师的成色也深受网友们怀疑,这类节目因观众们的信任度急速降低而辉煌不再,讲坛类节目的冬天来了。

    李凡胜利了,这是一次小小的胜利,但是影响却是比较全面和深远的,这就像一枚小小的炸弹,在一派繁荣和谐的伪国学市场上,轰然炸开了一个豁口,在蒙昧的人们的头顶,又宛若一记响雷。

    李凡的国学打假见好就收,就此终止。如果再继续下去,他怎么死的都可能不知道。单单收拾一个杨建,李凡就牵连一片,得罪了一票人,再不收手见假打假,以后自己就有可能无路可走了。

    等待“历史”机遇,等待自己日后壮大,才有可能与伪国学来一次真正的较量,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在漫漫岁月中静静等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