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教师节礼物
    离别京城,飞抵春城。

    此次京城之行也并非毫无收获,对于文化圈子,李凡稍有接触,科学界也略略涨了一点点见识。

    但要说有什么具体收获么,除了答应了录制一期《吐槽大会》外就没什么了,之所以答应《吐槽大会》的电话邀约,一是因为潇潇的人际关系,二是因为录制地点离春城近,就在隔壁省,坐动车2个小时就到了,不耽误时间。

    回到春城,直抵学校,按照一向的路线,李凡首先到校领导办公室报道,阐述此次学者大会之行的心得,然后才能回到班级上课。

    校长自然惯例要对李凡进行一顿思想教育,以长者的身份告诉他前程漫漫还需努力云云。

    不过,今天李凡解脱的早,因为校长的老婆杀上门来了。

    带着满脸的怒气,一团肥腻的无脊椎动物直径推开了校长办公室的房门,校长夫人直接开口道:

    “连城,你闺女都要和人家私奔了,你还在这儿没事儿人似的,咱闺女的事儿你倒是做个主啊,还能真让她和那穷小子跑了啊?那咱们闺女一辈子不是完了么?”

    “稍安勿躁!”校长板着脸皱着眉道,“那小伙子也不错,回家再说。”

    “不错?一没房二没车三没大笔存款,咱姑娘嫁给他喝西北风啊?除了长得好看点儿,有屁用!”

    李凡闻言,怎么感觉说的是自己呢。

    校长挺了挺腰板儿,“我说咱们回家再说,这里是学校,现在是工作时间,我正在就此次学者大会给李凡做思想工作。”

    “思想工作?”校长夫人撇嘴道,“参加学者大会的是人家李凡,又不是你,应该让李凡倒过来给你做做思想工作吧?”

    校长闻言顿时老脸一红,面子上挂不住了。

    李凡见状赶紧开溜,“那个,阿姨,你们先聊着,我先回班了。”

    李凡带上门后,只见附近办公室的门全部都打开了,每一间室内都安静极了。

    回到班级,把下午剩下的两节课上完,晚上,继续他的英语学习小组。

    再讲了过去进行时这个专题后,今晚李凡的“教学任务”结束。

    丢下粉笔,李凡道:“好,这就是今天的全部内容了,撒由那拉!”

    “等一下!”有同学背着手走向讲台,然后将手里的礼盒递向李凡,“祝小李老师世界教师日快乐。”

    李凡愣了,“啊?10月5号都过去了啊!”

    “给你补的!”该同学笑滋滋地道。

    这时,又走过来几个同学。

    “小李老师,这款包包是我们几个同学一起送你的。”

    ……

    “小李老师,我的一点儿心意。”

    ……

    “帅李,这是我特意求的平安福。”

    ……

    讲台上,礼物越积越多,李凡就杵在一边,眼睛笑成了月牙。

    李凡此时有些羡慕教师这个行业了,除了每年寒暑假这个福利外,还有教师节这个节日,而且还分为国内教师节和世界教师日两个节日,哇,一部分老师是靠这个发家致富的啊!

    一大堆礼物在讲台附近摆得满满的,李凡只好给家里挂了一个电话:“老李同志,做好心理准备,你儿子受贿了。”

    电话那边一惊,“什么?”

    “有同学送了礼物,礼物太多,咱家车是不行了,太小,让水果店的张叔开小货车来。”

    “什么?”

    “爸,我开玩笑的。”

    ……

    当李爸将车开到教学楼下的时候,他错愕地看了看地上码得整整齐齐的礼物,又看了看空间一般的小轿车,“愁眉苦脸”地道:“像你说的,好像真应该开小货车来!”

    地上三十来件儿礼物,最主要的是果篮以及毛绒玩具等等比较占地方,毛绒玩具自然不是给李凡的了,他还没那么少女心,同学们是借花献佛给小果冻的。

    李爸一边往车里塞礼物一边道:“你说你嘚嘚瑟瑟的,又不是人民教师,你心不心虚?”

    李凡挠了挠头,讪笑道:“同学们冷不丁给我来这么一下,当时就给我整不会了!傻站在那10来分钟。”

    “都说你教的好,比老师都好,网上也说,其他学生家长也传,这英语我自然不懂,不过,你可别瞎教,别误人子弟!”李爸将最后两个大盒子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道:“终于装下了,你自己打车回家吧,拉不下你了。”

    次日,艳阳高照。

    李凡在美梦之中,听到了一阵敲门的声音。

    穿衣起床,李凡揉着眼睛打开了房门。

    “顾亚婷啊,我真应该给你配把钥匙,每个大周末叫醒我的一定是你。”

    李凡说罢回到卧室,拿出了一个礼盒,递给她道:“小顾老师,迟来的教师日快乐。”

    顾亚婷一惊,和李凡昨晚在讲台上的表情如出一辙,也给整不会了。

    “啊?这么正规?我这……那好吧,孺子可教,为师收下了。”

    李凡一头扎进卫生间开始洗漱,而顾亚婷则捧着礼盒上看看下看看,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好奇。

    李凡从卫生间探出了头,嘴里含着牙膏沫含糊不清地道:“拆开看看吧,别不好意思,你要不喜欢我就给你换一个。”

    “不用换,有爱徒的一片心意就行了,那我拆了啊!”

    顾亚婷开心地拆开了撕开了礼盒,里面则是“美少女战士”。

    顾亚婷拿在手里,望着李凡道:“哟,我小时候最爱看这部动画片,送给我这个礼物什么寓意啊?”

    李凡擦了擦嘴巴,走出卫生间,“祝你永远青春,朝气勃发。喜欢么?不喜欢我再给你换一个。”

    “喜欢,我特别喜欢,退什么退啊,退货多麻烦?”

    “不麻烦啊!”李凡推开卧室,指了指墙角道:“你过来,那个不喜欢的话,这堆里随便挑。”

    顾亚婷挂着满脸的莫名其妙,走进了卧室,她看到墙角的那一幕顿时蒙了,于是疑惑地抬头望向李凡。

    李凡道:“啊,这是我同学送我的教师日礼物,喜欢哪样随便挑。”

    顾亚婷沉下眸子,眯着眼睛非常不善地连绵一笑,然后照着李凡这孙子就是一脚。

    “嘿,别跟我动手动脚的啊,对我放尊重点儿,咱哥们儿是登上了新闻联播的人!”

    “登上新闻联播的不仅仅只有好人,也有诈骗犯,你气死我啦!”

    “我借花献佛嘛!”

    “你这叫借刀杀人!”

    一个追打,一个死扛,最后李凡举手投降:“女侠饶命,咱们补课吧。”

    顾亚婷往沙发上一坐,本来挺好的心情让李凡弄细碎,她噘嘴道:“教补课费,你就是个混蛋!”

    “我去给你拿补课费哈,”李凡转身走进了卧室,片刻后拿着一个手拎袋走了出来,道:“诺,送给你的礼物,不是什么教师日啦,单纯地送你的礼物。”

    顾亚婷皱眉道:“李凡你有完没完?一个玩笑开第二遍就没意思了。”

    “没开玩笑啊,这真是我给你买的。”

    “你滚!”

    李凡无奈,只好取出购物小票道:“你看看,京城站前国商买的,看看日期,我从京城特意带回来的。”

    顾亚婷不理他,“滚,骗子!”

    “这真是我特意给你买的,你想啊,同学们会送我粉色羽绒服?”

    “那还可能是给阿姨的呢?”

    “给我妈?”李凡指了指秀气的羽绒服道,“要是给我妈,这就是我妈的塑身衣了!这有电话号码,你不信往店里打一下看看。”

    顾亚婷又扫了一眼粉色羽绒服,眼神里充满了疑虑,道:“真是给我买的?”

    “千真万确,抓紧的吧,试试。”

    “再信你一回,不试了。”顾亚婷接过羽绒服,并装进购物袋。

    “你试一下,不合身我好给他们邮回去调货。”

    顾亚婷闻言,将羽绒服套在身上后,走到穿衣镜前照了又照,“嘿,别说,真合身。”

    李凡再道:“冬天马上到了,让小顾老师每天暖暖呼呼的,别冻感冒了。”

    顾亚婷嘿嘿一笑,“你就今天嘴甜。”

    “那是啊,老妈教的,我妈是千叮咛万嘱咐啊,说千万别忘了给亚婷那丫头买件儿衣服,可贵的买。”

    顾亚婷白了他一眼,心道:得,难怪!就不能主动孝敬孝敬你小顾老师?别总领我吃美味大餐成不?

    说曹操曹操到,李凡用手捂了捂肚子,道:“亚婷啊,订个餐吧,听说后街新开了一家馆子。”

    “你……好吧!”

    ……

    本以为,李凡无意间和杨建的过节会很快被其他热门新闻所取代的,结果,事情并不如李凡说预料的那样。

    李凡回到春城的几日内,这件事情还在不停地发酵。

    杨建接受了媒体采访,大呼受到了侮辱,要求李凡还他名誉,并指责李凡作为社会知名人士,一定要对自己的所言所行负责,不能因为年纪小就口出妄言等等。

    李凡那天看到电视新闻中的这一幕,差点儿就气得砸了电视机。得了,不愿意和这种角色无休止地打嘴架,不和你计较了。

    又过了3天,杨建在微博上正式向李凡提出道歉期限:5日期限内,如果再不道歉,你将接收到我们的律师函。

    这天,李凡看到微博后,咬紧了牙齿,还是决定不予理睬。就像蒋姐所说,这就是典型的借机营销的套路,这杨建是想借着这个契机,让全国人民认识他,认可他,将自己的国学明星的身份再拔一个台阶。

    5日期限到,李凡从未在公开场合发表任何言论,对上门采访的记者统统拒之门外。结果,这再次被杨建古董的粉丝们弄出了文章,大言不惭地说李凡理亏了。

    李凡怒了,这下真怒了,怒得一发不可收拾。

    你没完了?的确当初自己嘴欠了,不过就算指名道姓骂你你还有什么冤枉的么?我骂错了么?啊结果,自己想着风平浪静过去得了,你还不依不饶的了?你有理呗?

    尤其是当这天晚上,收到律师函的时候,李凡彻底爆发了。

    玩儿真的是不?那好,我陪你!整个伪国学我现在无能力为,你一个人我还惧你啊?

    李凡颤抖着双手,将律师函照了下来,发表到了微博上面,配上三个字:周一见!

    就三个字,网民们虽然不知道周一究竟见什么,不过,都知道事情闹大了。

    李凡也不补课了,掀开笔记本噼里啪啦地打字。

    一旁的顾亚婷见状道:“冷静。”

    李凡摇了摇头,“我他妈就是太冷静了,还真以为我是软柿子啊!别管我,让我任性一回!”

    顾亚婷默默坐在一旁,半晌后,道:“别忘了把那句写上面,矜而不争,群而不党。”

    “好,我知道。”

    又片刻,顾亚婷再道:“我又想起了两处错误:‘仁者不忧’,还有‘巧言令色,鲜矣仁’。”

    “嗯,好。”

    顾亚婷打开了台式机,道:“你慢慢写,我看看视频……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这句理解偏了,别忘了写。”

    摁下暂停键:“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别漏写。”

    ……

    李凡桌子上的手机再响,不停地响起。

    蔡咏打来电话:“小凡啊,别和他扯没用的,大事化小,我托人拉个酒局,私底下和解算了。”

    朱总编打来了电话:“小凡,这人我认识,我做个桥梁,咱们私下里碰个面儿,人家是长辈,道个歉就说指的是其他人就完事儿了,误会而已,别太较真儿。”

    崔院长:“冷静,千万冷静,虽然你有能力在网络上占尽优势,但在现实生活中,你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

    潇潇:“别冲动,那人关系网太密。”

    ……

    砰地一声敲下回车键,李凡搬把椅子坐到了顾亚婷身边,道:“来,从头看,我就看过他几期节目,素材写光了。”

    顾亚婷将光标拉到开头,看了看怒气盛盛的李凡,笑了:李凡一本正经面色严峻的时候太少见了,别说,还真有一番别样的味道。

    “笑什么笑?哦对了,我先发一个预告。”

    李凡拿过手机,发了一条微博:周一更新《《论语心解》问题汇总》第一篇。

    微博一发,网友们瞬间炸了:

    “柔柔弱弱的李凡终于爆发了。”

    “问题汇总第一篇?天呢,是不是问题太多写不下?”

    “谁见过李凡在网路上反击别人?从来没有吧?这么性情和暖的人都反击了,这是生了多大的气啊!”

    “瞧吧,帅李打假已经将目标对象从古人身上转移到现代‘大师’了!”

    网络上一瞬间闹得沸沸扬扬,有人期待,又有看热闹,有人担忧,有人慌了。

    李凡的“打假”,那可是号称一竿子拍身上基本无法翻身,唯一发表的那几篇考据学文章,华国可还没有人正真正针对整篇文章进行全盘否定的。

    这回,热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