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李跑跑
    对李凡有着浓厚兴趣的大学绝对不可能仅仅是京大和晨华,对于李凡这类人才,每个学校都会怦然心动,李凡早已经是浙大、南锴的特招对象之一了。

    但从李凡在国学方面卓越的才能来看,他基本上就属于是为京大量身制作的,而且又刚刚参加了《博雅杯》,这仿佛向外界传达了一个信号:他和京大之间眉目传情,甚至,“私定终身”!

    于是,很多名校见此便只能眼馋地看看而已了。

    不过,浙大不一样,他有个别特色学科冠绝全国,这是他们骄傲自豪的地方。

    食堂内。

    “李凡,我们学校自打进入9月份,便有了特招你的打算,到了我们学校,不仅仅文学院,其他任何一个专业,只要你想,随便挑。”

    ……

    “但我更希望你能来我校学习特色学科新能源,我要手把手培养你。”

    ……

    “来我校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呢,就是你从入校开始,就能直接进入我的课题组,每天穿梭在亚洲最顶级的实验室。”

    ……

    宋教授唾沫星子横飞,向李凡描述着入校之后顶级的科研环境,以及美好的未来人生。

    旁边其他就餐的学者就悄悄支着耳朵听着,没想到现在招生工作可以随处进行。

    李凡对于宋教授的盛情邀约不置可否,用一堆车轱辘话应付着。

    ……

    《全国学者大会》在十月七号这天,终于落下了帷幕。

    大礼堂外,记者们早已人山人海,扛着摄像机端着单发,随时准备生擒几个大咖。

    10点一刻,大礼堂门开,一群学者迈步走了出来。

    “快看,那位是搞机器人的。”

    “走,去访问一下。”

    哗,记者围过去一帮。

    “著名诗人沐子出来了。”

    “哪呢?”

    “穿红裙子那个!”

    哗,又围过去一帮。

    有些记者翘着脚在人群中张望着,显得很急迫。

    “诶,哥们儿,你们怎么不行动呢?”

    “我们等李凡呢啊!那你们呢?”

    “一样!”

    ……

    “李凡怎么还没出来?”

    “对啊,现在就他的热度最高,又刚刚和杨建产生了过节,这是最好的新闻题材啊!”

    ……

    半个小时后,大礼堂前,所有的学者基本都走光了,众位记者们也没发现李凡的踪迹。

    官员、校长、学术大牛、著名作家等等,一票大腕儿已经全部采访完了,但李凡这小子呢?

    某记者急切地跺了跺脚,道:“这个李跑跑呢?”

    得,李凡又冒出一个新外号:李跑跑!

    众人笑声后,也是纷纷挠头。

    “不会是跟着人流偷偷溜走了吧?”

    “不可能,就李凡的形态和身姿,绝对逃不过现场这么多专业的记者们。”

    “你个李跑跑啊,也是服了!”

    就在大家东张西望之际,突然,有记者接了一个电话,然后一言不发,小跑着离开了人群,直奔大礼堂的后侧。

    “他们干嘛?哦,明白了,估计发现目标了,咱跟上!”

    呼啦啦,一小半媒体闻风而动,紧紧跟在那家媒体身后。而另外的媒体们则在犹豫之后,依旧在原地蹲守。

    众媒体小跑着走到礼堂的侧门时,恰巧看到一个带着口罩墨镜的瘦高挑小伙子刚刚迈步走出门口,他东张西望地四下看了看,当看到一群媒体时,顿时低下的额头,背离媒体方向快步离开。

    “嘿,就是他!”

    “别让他跑了!”

    “瞧他鬼鬼祟祟的样子,追!”

    ……

    绝对不能“落荒而逃”!逃跑也要走出一股飒飒英姿来,万一传到网络上的视频中,自己的形象大跌呢。

    李凡虽然低倾着头颅,但身板笔直,他双手插兜,两条长腿匀速迅捷地快步避难,但除非他此时撒丫子奔跑,否则,基本逃不脱这帮媒体们。

    很快,他就被重重围拢住了,一排排的麦克风直抵到了他的面前。

    “李凡,能配合一下,回答我们几个问题么?”

    “可以就本次大会的议题,简单地聊几句么?”

    ……

    见此难难逃,李凡只好道:“三个问题,谢谢大家,我有急事儿!大家一个个来。”

    “李凡,最近几天,你抨击杨建老师的事情,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你对杨建老师讲《论语》怎么看?”

    这问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李凡道:“首先,我从没指名道姓说这个人是杨建老师,而电视节目中讲过《论语》的人我知道的就不下10人,如果大家觉得谁和我的品论像,你们可以自己去代入,比如说李凡讲过《论语》是这样的,张凡讲过的是这样的。”

    “李凡,你对伪国学进行了猛烈的抨击,说这是文化传承的最大危害,这个你能谈几句么,或者谈一下,如何辨别伪国学。”

    “首先,辨别伪国学最简单的途径,看是不是无限制吹捧!任何一部经典典籍学术学说,一定是充满着矛盾性和对立面的,基本上是精华和糟粕共存,明智和愚昧并举的。

    我们谈学习国学,传承文化,不能一味地原版照抄古人思想,而是要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既批判又传承。如果某些讲座中,关于某些哲学体系或者古典只有肯定没有批判的话,我虽然不能说这类讲座不值一听吧,起码,并不客观。

    而且国学并不通俗易懂,包括哲学、历史学、考古学、文学、语言学等等,与其他学问一样,国学并不具备通俗化的基础,可供研究却极难普及。”

    又有记者问道:“李凡,现在各大名牌大学已经纷纷提前招生了,而且,据我们所知,你已经基本锁定京大了,不过据听闻,晨华也向你伸出了橄榄枝,你更倾向于哪所大学呢?”

    李凡脱口而出:“首先,没有锁定之说,其次,我也并不是非晨华京大不上的,我现在也在考虑一些其他学校的特色专业。”

    “李凡,我——”

    李凡打断道:“对不起,三个问题到了,诸位朋友,我真赶时间!”

    “李凡,最后两个!”

    ……

    “最后1个!”

    ……

    “李凡,再谈一个!”

    ……

    李凡完全被记者们剥了一层皮,当回到招待所的时候,早已经口干舌燥了。他躺倒在床上,来一个午觉,可也就睡了1个小时,一个电话便吵醒了他。

    打来电话的是吉森大学,家乡学校,电话内容则是特招事宜。

    这次打电话的不是肖老,是学校的副校长,他问李凡对车辆工程有没有兴趣,这是吉大王牌专业,驰名全国。他又邀请李凡到学校见面详谈。

    这个电话刚放下不久,又来了一个电话,是中大打来了,这所学校也有一个闻名全国的专业——考古学。

    至于挖古人棺材,李凡这个真不敢。

    突然连续来了两所大学的电话,这是什么情况?

    李凡打开手机才知道,原来自己今天接受采访的视频已经早发布在网络上了。

    他那一句“我也并不是非晨华京大不上”直接给其他名校点燃了希望,于是,很多学校已经挥舞起了橄榄枝,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支一支地递到他的手中。

    李凡在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日子里,算是对各所学校的王牌专业了解了一个透彻。

    这倒是还可以理解,最夸张最让人忍俊不禁的是,竟然某电影学院也来凑热闹,给出的原因是:我看好你小子当影帝!

    也是,国内各大颁奖典礼,粉丝多流量大的小生的确容易当影帝。

    砰砰砰!

    李凡打开房门,对面是几张陌生面孔和一个“熟人”。

    这个熟人叫董武,师范大学的一位教授。在座谈会上,他对李凡的议题“支持力度”最大,词严义正,恨不得要冲到战斗伪国学的最前列。而结果,会议之后,他也最沉默。

    “李凡,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新江电视台的制作人,季律。”

    季律笑嘻嘻地伸出了手:“你好,李凡。”

    李凡错愕了一下,道:“你好,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儿么?”

    “我们找你合作,要打造一档王牌节目,要不咱们进屋详谈?”

    “哦,不好意思,请进。”

    这是一档讲坛类型的节目,目前正处在前期筹备之中,名字叫做《诸子讲座》。

    这档节目可以说是新江卫视目前最重要的项目之一了,为了找到合适的讲师,电视台更是借着学者大会的时机,派制作人亲自飞到京城,想要将自己相中的学者签入囊中。

    新江广电可不像其他地区的电视台那么肥的流油,他们也没什么预算,自然不能签一堆大咖,目前已经签了合同的基本上都是社会知名度很低,但是有真材实料的大学教授身上。

    他们此行最重要的目标是签下两个人:李凡、潇潇。这是他们工作的重中之重。

    临行前,台长已经交代了,其他讲师可以没有特别要求,但是李凡和潇潇,必须签下。

    新江省又地处祖国大西北,行程也非常耗时,对李凡稍有不便,不过,却是李凡“战略转型”的重要一步。

    如果说《国学小名士》是李凡从选手身份向上发展的第一步过渡,那么这档《诸子讲座》可以初步确定他的新的身份。

    不过,此时李凡看文艺圈子的人都别扭,包括这个董武,你说你们不愿意联名干嘛还在会上说得那么正义凌然的?此时李凡见到这帮假大空的人就有点儿烦。

    李凡现在明显还没缓过这口气呢,本来对学者大会充满了希望,本来想着指望各位前辈能联合起来共同和“伪国学”做斗争,本来大家也在会上“同仇敌忾”意气风发,结果,都是在那痛快嘴儿呢!

    这一下子给李凡闪的,直接让他怀疑起了人生。

    再加上李凡的确是忙,虽然那个英语兴趣组他没想着能为自己带来什么益处吧,但他却强烈地想把它做好,谁叫他叫“小李老师”呢。

    李凡这一辈子做的最无私的事情可能没几件,待老年一回忆,当初自己咋就那么“伟大”呢!

    李凡并未解释原因,便拒绝了。

    季律等人软磨硬泡,但李凡就是以学业繁忙来推脱。季律还是不死心,他趁着董武去卫生间的时候,悄悄向李凡举起了一根手指,道:“单期录制,我们给你这个数。”

    李凡惊了一下,“一百万的确不少。”

    季律瞬间尴尬了,“那个,呃,是十……十万。”

    “哦,我不是因为钱的问题啊,我实话和您说,《国学小名士》单期给我100万做特约嘉宾,我也拒绝了,真是没时间。”

    100万!10万!

    两个数字在季律脑袋里徘徊了一下后,最后只能不甘心地告辞了。他心中则在疾呼,请李凡怎么这么难啊?

    谈不上难,关键是时期不对。

    即将离开京城的时候,潇潇到访,她这次到访是来开解李凡的。

    她望着窗外霓虹的夜景,道:“知道为什么你的议题无法得到最终施行么?”

    “就像你说的,都是老油条么。”

    “一是盘根错节的关系网,二是层层利益相关,三才是不愿得罪人。

    知道京大的逸远楼么?那是明仁教育集团捐建的,人家就有天价国学娃娃班,你是京大的某位领导,你会跳出来指责?

    而且现在社会关系网这么复杂,地位越高的人越谨言慎行,所以指望那些名誉在身的前辈们到前线冲锋是基本不可能的。”

    李凡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潇潇继续道:“你也没必要因此就觉得这个圈子无可救药了,其实都难,会上那些人义愤填膺怒火中烧也是真的,但真把这个正义感执行出来,作为携家带口的成年人,忧虑的事情太多了。”

    李凡默不作声。

    “不过,如果你想,还是我之前说的,我支持你。”

    李凡松开锁紧的眉头,道:“我想好了,这个声明一定要发表,但不是现在!”

    “什么时候?”

    李凡认清了一个现象,就算现在他真的找几个人发表声明,除了在网络上惹起热议外,并不会有真正质的变化。毕竟自己目前人卑言轻,又少有人助阵。

    等到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能够在这个圈子里有足够的人脉后,就是他向伪国学发起挑战的时候了。

    目前小打小闹抱怨几句没意思,要玩儿就玩儿票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