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李凡的科学家潜质
    李凡在文艺座谈会上敲了桌子的事情,以极快的速度在网络上传开了。

    这最初始于某一条微博,不知道究竟是工作人员还是与会学者发的,那条微博简简单单几行字:李凡在座谈会上情绪激动,敲了桌子……

    这一条微博迅速引爆网络,越传越热,越传越离谱,以极快的速度在不停地衍化着:

    惊闻,帅李在座谈会上“敲”了桌子,原因不明;

    ……

    据可靠消息,李凡因某议题而情绪激动,愤怒地“拍”了桌子;

    ……

    李凡与某学者出现巨大争执,双方言辞激烈,他愤然起身,拍案离席,不知后续情况;

    ……

    瞧瞧,李凡当时不过没控制好情绪,下意识地用两根手指点了点桌子而已,谁曾想最后都衍化成了各种版本的八卦了。

    至于李凡异常激动的原因,那条微博里只是简单地提了一嘴——因重要问题。

    因为什么重要问题呢?网友们展开了丰富的想象力,给出了各种五花八门的答案,甚至有人开玩笑说近期火箭发射失败,李凡因此情绪激动。

    李凡抨击伪国学的大致内容还是传播出来了,当然了,并不是以视频的方式,不然工作人员也就下岗等着再就业了。

    各家记者纷纷报道李凡在座谈会上猛烈抨击伪国学的事情,网友们得知真相后纷纷拍手称快,李凡的言论也是无数网友最想说的话,大家也早对这些伪国学看不顺眼了,当然,要排除个别无法明辨是非或者被成功洗脑的同志们。

    其实李凡的言论大多数并不会为自己带来没必要的麻烦,毕竟会议的视频内容没有传播出来。不过,他还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就是那位著名的国学讲师,主讲《论语心解》的杨建。

    李凡发誓在自己的计划之中,根本没想着得罪他,李凡并不是一个刺猬,怼天怼地怼空气不是他的风格,而且锋芒太盛处处树敌的人基本上是混不开的,李凡没有那么具有攻击性。

    他在座谈会上扯到了杨建这个人完全是因为当时情绪有些激动,口不择言了。

    虽然会议上李凡用了“某人”指代,但所有人都知道李凡指的是杨建。目前在华国,靠解读《论语》出名的也就杨建一人而已。

    这位京城人民大学的著名副教授可以说是近两年窜起的国学明星,他靠着《论语心解》获得了大量的粉丝,攫取了巨大的名誉和财富,据说目前正在准备升任正教授这一头衔。

    李凡关于杨建的言论一出,整个网络上的网民瞬间掐起来了,李凡粉丝不计其数,这位杨建也是著名人物,也有固定的庞大的粉丝群。

    两方开始了互相掐架。

    “我承认李凡说的伪国学现象,但是,杨建老师和其他伪大师不一样,李凡对杨建老师的诋毁,则充分说明了李凡对师长的偏见和蔑视。”

    “来,说说哪不一样!杨建老师一场讲座的出场费是30万吧?比那些伪大师还高出去好几倍,哪不一样了?哦,好像不现场卖书,不过就是总把《论语心解》挂在嘴边。”

    ……

    “虽然我是李凡的粉丝,但是见到他指责我偶像,我瞬间粉转黑。”

    “嗯,李凡好像也不缺你们这几个粉丝。”

    ……

    “不管怎样,你们不得不说,听过杨建老师的《论语心解》后,整个人变得更平和了,感觉人性瞬间升华了。”

    “cn”

    “cn你个狗@#怎么骂人呢?”

    “你人性不是升华了么?我证明一下。”

    ……

    两位拥有巨大流量的文化界的明星碰撞在了一起,颇有火星撞地球之势。

    这件事情是完全出于李凡的意料之外的,当晚上回到招待所打开手机的时候,他顿觉自己这次无意间惹了大麻烦了。

    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这句话一点儿都不假。

    其实像杨建这人,学术界是非常厌烦的,就像这次的学者大会,主办方根本就没请他。虽然学术界不待见,但人家有市场啊。

    人家讲得那大道理一套又一套,又上升到人性的光芒,又歌颂老祖宗的智慧,又天地仁义,又万物苍生的,年纪轻一点儿的初高中学生或者一些思想单纯阅历尚浅的人非常容易被他“迷惑”住,听过讲座后顿时觉得这就是自己的人生导师啊,仿佛给自己开了慧根。

    但是,那些有了一定阅历的人都知道这是典型的假大空,纷纷恨不得扯下他的底裤!

    李凡躺在床上看了看网络评论,基本上自己的粉丝阵营还是占据主动地位的,祸惹出来就惹出来吧,以后自己多注意就是了。

    不过,杨建显然不会就此一言不发,他很快发表了自己的微博,其中大谈《论语》对于人格培养的重要价值,又什么半部《论语》治天下云云,并强烈要求李凡公开道歉。

    半部《论语》治天下,首先这句话就有问题,这是儒家学派炮制出来的,精心杜撰并极力宣扬下的言论,目的性开始的时候就非常强烈。

    而且,任何一个有辨析力并通读过《论语》的人,基本上都会知道《论语》到底是什么倾向,这本书本质上就是一本维护皇权至上,讲求尊卑贵贱的书。当然,也有很多可取之处,有教育意义的地方,但同样,奴化思想太重。

    《论语》有精华有糟粕,有很多需要赞扬的,同样也有很多必须批判的。

    这么说虽然会让很多怀有大国情节的人心生不满,但这是实情,连伟大领袖都批评……(就此打住,不能再说了。)

    但总有人神化《论语》,神化孔子,神化儒家思想,从而神化他们自己的“研究成果”,至于儒家思想为什么昌盛,因为容易治国啊,它更多的意义是古代统治阶级管理天下的工具。

    这种现象在古典作品中很常见,就比如书店里琳琅满目的各种厚黑学解读研究,都是各种鼓吹。其实真读过《厚黑学》原著的都知道,里面核心思想就是:想要成功,必须肮脏、不要脸并且心狠手辣。

    李凡绝对不会道歉的,但也没打算反驳什么,事儿是自己引起的,人家抨击几句也属自卫反击,算了。

    一夜到天亮。

    第二天,继续参加学者大会。

    文艺座谈会刚一结束,李凡连忙找到晨华大学的陆校长。

    “陆校长,咱们的联合声明什么时候发表?”

    陆校长义愤填膺地道:“一定要尽快向公众发表,绝对不能让伪国学再这么猖狂下去了,我们要竭尽全力涤清国学乱象,我们要尽快落实!”

    “哦,咱们现在连联合声明稿都没有啊,您牵头发表么?”

    陆校长楞了一下,“额,这个,嗯,这么有社会意义的事情,不能把关注焦点放在我个人身上,应该以全体同仁共同心声来发布,这个咱们改天再谈。”

    全体同仁共同的心声?

    那好吧,李凡回到招待所,连夜写出一篇联合声明稿,内容便是以全体与会人员的共同口吻写就的。

    次日座谈会后,李凡将这篇联合声明递到了陆校长手中,陆校长简要地扫了一眼便道:“好,我回去会细看的,小伙子积极热忱,这是好的。”

    再次日,李凡会后想要逮住陆校长,结果这次他比兔子溜得都快,“那个李凡,改天聊!”

    聊你妹啊聊!

    李凡又看了看身边的其他学者们,结果一个个都低头溜走了。

    李凡此时特别想骂脏话,开会的时候,一个个义愤填膺的,就差敲桌子骂祖宗了,大家都是正义的化身,结果到了见真章的时候,全都摘清关系了。

    这是不是《论语》教导的?

    李凡一气之下,将手里的稿子瞬间攥成了一团纸球,啪地丢到了垃圾箱里,妹妹的,太失望了。

    “没事儿,我支持你,以任何方式支持你!”

    这个声音很温暖,仿佛温热的泉水蕴藉着柔软的内心,李凡回头,用力地点了点头,“潇潇姐,亲人啊!”

    潇潇面颊上洋溢着灿然的笑容,她低身走到垃圾箱,翻出那团纸球并指了指,道:“李凡,管理好情绪,别再不经意犯错了,这一个纸球能让你站在所有人对立面。”

    之后的两天,李凡再也不去文艺座谈会了,看到那帮人他就心烦,他转身扎进了其他会议室,去听取其他学者的学术成果去了。

    在某间会议室内,他在最后一排找到了一处空座,听起了会议室内的前沿科技大讨论。

    这间会议室内,全是科学领域精英们,甚至有不少大牛级别的人物,大家谈论的议题有时候很宏观,有时候则专注于某项最新的研究。

    议题内容包括人工智能未来的发展与桎梏啊、分子诊断啊,空间探索等等。

    李凡托着下巴听得兴趣盎然的,而其他人则不时地看他一眼,心想:你来干嘛?老弟你走错片场了吧?

    这间会议室的主持者也懵逼了,怎么搞国学研究的小子莫名其妙地混进来了,而且,好像还听得有滋有味的。

    什么情况?几个意思?

    既然来了,那就说几句吧,孩子小嘛,大家也都喜欢。

    “李凡,没想到你对科学也感兴趣啊,既然来了,那你就讲几句吧。”

    李凡起身道:“不好意思哈,各位老师,我就是来打酱油的,开开眼界。”

    有人道:“今天不让你打酱油,你们现在年轻的孩子不都是整天抱着手机电脑么,咱们刚谈到‘柔性储能’的话题,你就从你用得最多的手机出发,谈论一下。”

    “那各位老师,我说错了大家别见怪哈。”

    众人闻言大笑,也没指望你能说出什么来,就是座谈会开得时间太长了,让你讲几句放松一下大家的脑神经。

    见众人笑声渐停后,李凡道:“近年来,随着电子技术的快速进步,越来越多的电子设备正在向着轻薄化、柔性化和可穿戴的方向发展,比如说近年曲面屏手机的兴起,并且还有那些持续研制中的可折叠、可弯曲的新一代产品。

    我觉得,目前发展柔性电子技术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与之相适应的轻薄且柔性的电化学储能器件。

    像咱们传统的锂离子电池、超级电容器等产品是刚性的,在弯曲、折叠时,特别容易造成电极材料和集流体分离,影响电化学性能,甚至导致短路,发生严重的安全问题。

    因此为了适应下一代柔性电子设备的发展,柔性储能器件是研究的重中之重。”

    众科学家听到这儿点了点头,心道:这孩子还成,懂一点点皮毛。

    李凡继续道:“锂离子电池和超级电容器的优点就不必说了,它们存在三个缺点:柔性电极的设计和制备;弯曲折叠过程中器件电化学性能的稳定性;高能量密度和高功率密度。

    ……”

    众科学家提了提兴头,说得到位了。

    李凡继续道:“可伸缩器件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材料本身具有弹性,另一种是通过设计新型结构使刚性组分具有可伸缩能力。”

    浙大宋教授问道:“那李凡我考考你,设计新型结构,主要包括哪三点?”

    李凡道:“多孔框架结构、波浪结构、螺旋弹簧结构。”

    宋教授大喜,再问:“那它们之间的显著区别呢?”

    “多孔框架结构的现在研究得最多,然而其最大拉伸倍率一般都不超过100。波浪结构和螺旋弹簧结构设计难度更大,但拉伸倍率也相对大很多……”

    宋教授此时越看李凡越帅,越看越喜欢,尤其是当听到李凡接下来的一句话,他下巴差点儿没惊掉了。

    李凡:“我们可以通过聚合物来实现电池的伸缩性……”

    宋教授托了托颤颤巍巍的下巴,他对身边的一位科学家悄声道:“这是我们课题组现在正着手研究的课题。”

    该科学家眉毛瞬间飞挑起来,眼珠子不停往出鼓。

    李凡:“我的乐观估计是,咱们有机会制备出基于纤维状结构的可伸缩锂电池和铝空气电池。”

    宋教授下巴这下彻底掉了,这孩子怎么知道自己课题组的研究目标?是有亲朋在实验室工作而获知,还是学术才华的预测?

    会议室内,众科学家也全无语了,你要是大学理科生知道这些还属正常,可你是文科生啊,你是文化偶像啊,这些东西你怎么也知道?

    况且,还有个别是某科学团队正在潜心研究的课题。

    会议室外。

    刚刚散会的崔勇年院长透着窗口愣怔地看着这间会议室内发生的一切,本来他今天没看到李凡,结果谁曾想他跑这间会议室来旁听了,这是科学界的事儿,你来凑什么热闹啊。

    而且你还站起来发言,就不怕说错了人家笑话你啊,可,怎么结果没人笑话呢?

    “怎么了?”陆校长也凑了过来,往里瞧了一眼。

    “李凡在里面呢。”

    “嘿,他来这儿干嘛?”

    很快,几位文学界的学者也围了过来。

    片刻后,咯吱,门开。

    会议结束了,李凡快步走了出来。

    室外学者们好奇地问道:

    “李凡,你怎么混这儿来了?”

    “什么情况啊?”

    ……

    李凡只是笑笑并不说话,什么情况不知道么?不和你们玩儿了!

    李凡点了点,“陆校长、崔院长,你们忙着,我去吃饭了。”

    李凡转身快走,可没走几步,之前的浙大宋教授提着公文包快步跟了上去,道:“李凡,等等,咱们聊聊。”

    两个人互相攀谈着离开了众人视线。

    走出会议室的各位科学家们道:

    “这孩子不错,非常有培养价值。”

    “就是不知道理科基础扎不扎实,不过见识倒是很广,科学思维非常出众。”

    “他理科基础扎不扎实不重要,可以培养嘛,这科学思维前瞻性让人叹为观止啊。”

    “我完全想不通,他应该没什么学术基础,但怎么全是高屋建瓴的言论呢?”

    ……

    陆校长和崔院长面面相觑,这些科学家是不是在夸李凡?这些话的意思是不是李凡有成为科学家的潜质?那位浙大的教授和李凡私聊又是几个意思?

    陆校长和崔院长瞬间明白了,继晨华、京大之后,又冒出了一个新的竞争对手——浙大。

    浙大作为全国第三的名校,虽然整体实力上逊色于晨华京大,但是,在个别学科领域上那也是全国首位,甚至宋教授负责的实验室在世界科学界都有盛名。而真正搞科学的谁看学校排名啊,都盯着导师和实验室呢。

    潇潇此时看着眼下这两位,总感觉两人好像被抛弃的孤寡老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