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怒敲桌子
    会议室。

    众位国学名家学者们畅所欲言,就各种议题进行着热烈的争论和探讨,而李凡则敬陪末座,认真地听着。

    这种场合,不管李凡名气多大,知名度多高,你也只能“安于一隅”,毕竟这是纯粹的学术圈子,在座各位都是前辈,说白了就是看资历和成就的。

    座谈会在晨华大学校长的主持下,讨论了很多问题:比如说国学的国际化问题,国学全民普及问题等等。

    李凡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他很多时候如鲠在喉,恨不得站起身大谈自己的想法,但是最终都忍住了。

    其实也不是李凡一个人在忍,这间会议室内大概80个席位,在热烈探讨中的只有那么固定的10余个大家之中,其他人则偶有发言机会,一半以上的人都是陪衬。

    尤其是最后两排,李凡就没见到有谁站起来发过言。

    会议进行了过半,终于,李凡的机会来了。

    晨华大学校长在一个议题结束之后,道:“咱们让今天会议室内年纪最小的李凡讲几句吧,也让咱们看看00后的想法。”

    唰!

    会议室内,全部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李凡身上。

    李凡讪讪地一笑,下意识地摸了摸座椅旁的书包。

    校长道:“李凡,你说你句吧。”

    “谢谢校长,”李凡起身道,“我今天带来了一个议题,叫做《如何限制伪国学的传播发展》。”

    现场众人顿时一惊,这个议题倒是很新颖。

    校长向下按了按手,道:“坐下说。”

    “谢谢校长,那我先把资料发给诸位前辈,麻烦大家指正。”李凡说罢,从背包中拿出了厚厚的一沓材料。

    校长大为惊讶,好奇地道:“你还给大家准备了书面资料?”

    “是的,校长。”

    今天这间会议室内,基本上大家都准备了自己的议题资料,但都是自己用的,想到给其他人也复印一份,李凡这是独一份儿。

    李凡的目的很简单,希望自己的议题能让那些对此感兴趣的人有更深入的了解。

    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很快,所有资料都发放完毕了。

    校长满意地点了点头,对众人道:“很多人说一代不如一代,我觉得这纯粹是偏见!大家为00后的工作态度鼓鼓掌!”

    掌声落后,李凡纠正道:“其实,我也可能是90后。因为我是2000年刚过零点出的产房,具体是零点之前出生还是零点之后,医生护士们都说不准。”

    大家笑声后,李凡拿起资料,开始阐述自己的议题,有些人则一边听着一边快速扫描资料内容。

    “我们之前都是谈论着国学的发展,包括外国又开设了多少孔子学院,哪里又兴起了汉语潮等等。还有国内渐渐兴起的国学热,近一年内各类文化节目的渐渐兴起等,这些的确证明,国学正处在由衰转盛的起步阶段。但是,大家千万不要忽略一点,就是,伪国学的‘蓬勃发展’!

    我国有个特别滑稽的一点,就是人们鼓吹什么,什么就遭殃;社会流行什么,什么就变得越来越肮脏与不堪。

    共享单车、p2p融资等等都是明证,今天,轮到国学了。

    自从这一两年国学热兴起,我大致地分析了一下,可能真正从中获益的人少,而获益的人也绝对不是咱们普通的老百姓,而是那些无良商家,而是那些无耻大师。国学已然成为了他们攫取财富和名誉地位的最有效的工具。

    下面,请给我一点点时间,我给大家播放一下视频资料。”

    李凡拿出笔记本来到台上,有工作人员将之连接好投影仪。

    而此时,台下很多看了议题内容的人也都显得愤懑不已,略显激动。

    李凡点开一段视频,视频内容借着投影仪投射在了幕布上。

    视频内容:一所高中正在举行国学讲座,这位不知何方神圣的大师劝导学生们要敬爱父母,每日务必给父母叩头请安,给父母洗脚,整个讲座大肆煽情,搬出众多大道理,最后来了一句子欲养而亲不待,惹得现场几千位师生抱头痛哭。

    李凡摁下暂停键,道:“诸位前辈瞧瞧,这就是咱们现在最流行的深入校园的国学讲座。给父母叩头洗脚就代表孝顺了?那现在整个社会上有就没有孝顺的人了,恕我直言,咱们在座各位前辈,可能都大不孝!”

    众人笑声顿起。

    李凡:“‘父母在不远游’就代表孝顺了?那咱们各所高校为了弘扬中华传统美德,必须要更改高考制度,当地大学只许招生本地学生,各家公司不许录用外来人员,然后,我国特大城市深湾,很快就会变成一座空城,而我们00后,以后也注定生不出‘混血’宝宝了。

    这是典型的大搞形式主义,还恬不知耻地扯什么古代孝顺父母的一例例故事,恣蚊饱血、卧冰求鲤、埋儿奉母等等,这是对国学的亵渎,是对青少年的毒害。如果我是司法机关,必判他们‘妖言惑众’醉和虐待青少年罪!

    什么是孝顺?古时候的社会氛围有古时候的传统,而今天,有咱们今天和父母的相处之道,用古时候的规矩来限制今人的生活,就好比把ifi丢到古代,统统格格不入!”

    掌声又不自觉地响了起来。

    李凡继续播放视频,接下来则是这简短的两分钟的视频的尾声。

    视频里:讲座完成,很多学生再排队买书,书名叫做《国学经典·孝子手册》。定价98元,作者是该“国学大师”。

    李凡在播放下一个视频的时候,提醒了一句:“哦对了,这位大师去年说他自己‘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的确是真的,前几天我听说他父母刚去世,估计是被气死的。”

    第二则视频:则是一位大师在众多中老年人面前大谈气功养生;

    第三则视频:某企业举行员工素质培训,讲师灌输温良恭俭让、君君臣臣之类的鸡汤。

    李凡就此点评道:“谁是君谁是臣?我大清还没亡么?还是封建社会?企业和员工之间是互惠互利的,凭什么和员工讲忠诚?方便你们压榨员工血汗?”

    ……

    最后一则视频,则是少儿国学启蒙班。

    李凡长叹一声:“伪国学已经开始渗透到了娃娃教育上了,求他们放过祖国的花朵吧,还有可怜的家长朋友们,毕竟一学年66666的学费真掏不起啊!

    众位老师,这就是我们国学目前的传播现状,我可以肯定地说,我们现在市面上的国学热,百分之99都是‘伪国学热’,为什么一谈到国学,很多人会嗤之以鼻,全是这些机构和无数的‘大师’造成的!

    我希望诸位老师能研讨一下,如何行动,才能抵制这种不正之风,引领国学健康发展,避免在未来某一天,咱们的国学会被当做邪教来对待。谢谢各位老师。”

    李凡鞠了一躬后,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

    他刚离开台上的时候,整个会议室顿时炸开了。

    校长胡子乱颤地道:“卖假酒假药是犯罪,是对国民身体的侵害,贩卖‘国学’也同样是犯罪,是对精神灵魂的残害,我真觉得咱们国家真应该出台一些法律政策。”

    其他人也纷纷道:

    “总有各种大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各种公开场合,歪曲国学,坑蒙拐骗,今年最盛。”

    “现在市场上推广的哪是国学啊,那是毒药啊!”

    “其实咱们细想想,现如今真是国学热么?就像李凡说得,是‘伪国学热’,真正的国学还是少有人问津。”

    ……

    李凡回到座位后,发言道:“而且现在这种毒害,已经从民间上升到了某些卫视了,借着对经典的复读,某些讲师大谈空话,对人猛灌心灵鸡汤,我今天也不怕得罪人了,反正我看人也没到,某人讲《论语》,那辞藻相当华美,大量的书面语,无数的排比句,把听众说得迷迷糊糊的。

    他说得那些内容,孔夫子要是活着的话,都得给他鞠躬道:‘哥们儿讲得这些我都没想到啊。’

    但咱坦白说,人家说的每一句都正确,都特别高大上,但一细琢磨,全都是正确的废话。”

    李凡说到这儿激动了,不禁下意识地敲了敲桌子,急道:“这是电视平台啊,能不能有点儿责任感?”

    正给李凡斟茶的礼仪小姐见状吓了一跳,她看了看李凡那微微涨红的面颊,心道怎么这么激动?不过,怎么感觉此时的这个小伙子更有魅力呢?

    李凡是激动无比的,作为一个立志推广国学的人,面对着伪国学的泛滥成灾和民众的深受其害,他越是无力阻抗越是心急如焚,忧心忡忡。

    他太渺小了,又是平凡的,但他内心却始终拥有着那份推广国学的理念,虽然谈不上多固执和疯狂,但却也是人生的目标之一。

    李凡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后,连忙从桌子上悄悄撤下双手,压了压情绪。

    本来指望着在座的各位大人物能有什么统一的意见和看法,结果整个上午的会议结束后,众位学者们也没给出什么有力的解决之道。

    最后,有人提议,目前切实可行的只有一条了,联名发表公告,向社会揭露伪国学的本质和危害。

    李凡的议题就此结束了,成功地发表了自己的议题,并且得到众位学者的支持和肯定,李凡心情非常舒坦。

    中午休息时间。

    李凡只身来到了食堂吃饭。

    他刚一落座,便有两位穿着旗袍的礼仪小姐端着餐盘坐到了他的身边。

    “李凡,你在座谈会上谈论你那个议题的时候,整个人帅爆了,怎么形容呢,我书读得少,让我想想啊。”

    “还是我来形容吧,就是周身洋溢着正义的光芒。”

    李凡差点儿乐喷了,“姐姐,别逗我了。”

    稍微高一点的礼仪小姐兴奋地道:“真没逗你,你敲桌子那个动作,诶我去,别看那小小的一个动作,但只有领导者才有资格在会议上敲桌子啊。”

    李凡尴尬地道:“糗大了,有失体统,幸好诸位老师没介意。”

    “要我说啊,今天就你的提案最有意义。”

    李凡连连摆手,“我就是提一下而已。”

    另位礼仪小姐求教道:“会上你提到了‘卧冰求鲤’,这是什么典故啊?”

    李凡解释道:“《搜神记》中记载,因继母朱氏在父亲面前的诋毁,使王祥失去了父爱。但即便如此,父母患病,他依旧衣不解带地侍候,有次继母想吃活鲤鱼,但适值天寒地冻,他便解开衣服卧在冰上,冰忽然自行融化,跃出两条鲤鱼,继母食后,病状消除。”

    “哦,那你所提到的‘涌泉跃鲤’呢,又是什么典故?”

    “这个故事出自《二十四孝》,说姜诗和妻子庞氏非常孝顺,他们家距长江六七里远,但婆婆爱喝长江水,爱吃鱼,于是,庞氏就负责起了给婆婆挑水做鱼的任务,但有一天起了大风,庞氏取水回家晚了。

    姜诗怀疑她怠慢母亲,便将她逐出家门。庞氏寄居在邻居家中,昼夜辛勤纺纱织布,将积蓄所得托邻居送回家中孝敬婆婆。后来,婆婆知道了庞氏被逐之事,令姜诗将其请回。

    庞氏回家这天,院中忽然喷涌出泉水,口味与长江水相同,而且每天还有两条鲤鱼跃出。从此,庞氏便用这些供奉婆婆,不必远走江边了。”

    矮个礼仪小姐道:“哦,我想明白啦,这两则故事说明了一个重要观点。”

    李凡纳闷儿,这还用想么?

    她道:“这件事情说明,吃鲤鱼是有好处地!是吧,昊鲤!”

    李凡挠了挠头,“我微薄名都已经成功改回本名了。”

    “我是你的第一批粉丝啊!李凡,那《二十四孝》我回家就买本读读。”

    李凡连忙挥手,道:“千万别读,没什么用,还很辣眼睛,有一些违背人性的东西。孝顺绝对不是看书看来的,孝顺是本性。

    举个例子,乌鸦反哺!乌鸦就一文盲,它也非常孝顺,咱们某个把书籍读烂了的大教授还不赡养父母呢。”

    两个姑娘莞尔一笑。

    下午的座谈会继续其他议题的讨论,李凡没什么时机去展示自我风采了。

    今天的座谈会结束后,李凡便和潇潇二人,在京大校园内逛了起来。

    潇潇今晚换了一件米色长裙,肩上围着格子围巾,展露着自己略略趋于成熟的风采,她道:“李凡,不要对今天的议题抱太大的希望。”

    李凡疑惑地道:“怎么讲?”

    “那是一帮老油条啊,一般不会轻易去得罪人的!”

    这盆冷水浇的,直接把李凡浇醒了。

    李凡叹了口气道:“得,你这么一说,我估计自己白忙活了。”

    “也未必!”潇潇停下脚步,笑眯眯地道:“我觉得《吐槽大会》挺适合你的。”

    李凡刚要说话,潇潇打断道:“别说忙,劳务费高!”

    李凡闻言点了点头,“高到什么程度?”

    潇潇撇了撇嘴,这小子啊,自己算是看得透透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