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上新闻联播了
    这天,李凡穿了一套非常朴素的衣服:蓝白相间的t恤衫,简约牛仔裤,一双白色滑板鞋。

    他胸前挂着证件,手上提着书包,和京大院长并列而行,谈笑风生。但未曾想,刚转过一栋楼房来到晨华大礼堂前,他便被奔踊过来的众位记者们团团围住。

    “李凡,近日网络上涌现出了无数的自称考据学的文章,你为此特意发表了《《新考据学》概论》一文,你能就此谈一谈么?”

    李凡刚要回答,又有记者道:“李凡,你这次带来了什么议题?能先和我们分享一下么。”

    “我这次——”

    李凡还没等答话呢,便被另一位记者打断了,“李凡,你真人好帅啊!”

    “谢谢,我这次带来了——”

    “李凡,我是家乡电视台,能先接受一下咱们的专访么?”

    提问毫无次序,李凡一时之间一句完整话都没说出来,他都不知道先回答谁了。按理说以记者们群采的素质水平,也不至于混乱成这个样子啊!

    被冷在一旁的京大院长崔勇年笑眯眯地垂下了两个眼袋,转身独自走人了。

    被“困”五六分钟后,李凡终于知道怎么逃脱记者的围堵了,就一招,低头微笑,快步闪人。

    这是他向不远处的潇潇学的,他见潇潇出现在人群后没有任何逗留,低头快走,而那些记者虽然紧跟在身边也基本上毫无办法,李凡当时顿悟了,此招可行。

    于是,大礼堂外面,两个英姿飒然的身影以同样的形态很快消失在了公众面前。

    有些人是喜欢接受采访的,有些人更愿意低调一些,李凡刚刚有一点点关注的时候,巴不得天天有媒体采访才好,但是时间一长便索然无味了,不仅仅非常无聊,甚至还得小心提防,因为说不准哪一句话没注意就会被个别无良记者断章取义地给发表出去。

    当李凡走进大礼堂的时候,记者朋友们也就只能就此止步了,这可是全国级别的会议,只有京视以及个别受邀媒体才有资格进入礼堂里进行专门报道。

    京视的记者以及摄像见状,直接走进了大礼堂,对李凡道:“李凡,慢一点儿,我们想给你做一个简短的专访。”

    李凡继续低头快走,保持着标准的微笑。

    记者和摄像急忙跟上,“李凡,请问,作为本次大会年纪最小的与会人员,你能说说此时的心理感受么?”

    李凡两条腿加快速度,想要甩开这几个人。

    记者和摄像犯嘀咕了,嘿,别人都是巴不得接受采访,怎么到你这儿了,你还躲着记者走呢?再说,我们可是京视啊,京视!哦对,他可能不知道大家的身份。

    记者疾步快走,跟在李凡身边道:“李凡,我们是京视的!”

    “京视?”李凡终于停下了脚步。

    记者连连点头,“嗯,京视!”

    “京视一套?”

    “不不,我们是京视中文频道的。”

    一听不是著名的综合频道和新闻频道,李凡礼貌地说了一句“你好”后,转身走进了左手边的大礼堂。

    记者和摄像望着走进大礼堂的李凡,一瞬间无语了。

    大礼堂这里非特约记者是不准许进入的,虽然此次会议并不是《全国文艺座谈会》这类国家性质的,但也是民间各领域交流探讨的最顶级的盛会了,而且还会有**oss级别的人物出现,格调非常高的。

    中文频道的记者、摄像、助理此时互相埋怨起来:

    “这回不lo了,最好的新闻素材没了!”

    “早知道不端架子好了,这闹的!”

    “都怪你,我当时想着直接去采访的,就你横扒拉竖挡着的!”

    “说这些有什么用?咱们现在出去,看看能不能再逮住一条大鱼。”

    ……

    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李凡来到了大礼堂的最后一排的角落里,规规矩矩地坐下,将书包放到椅子旁。

    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这么大规模如此正规的会议,算是初步踏入学术界的圈子了,不免有些紧张,心底略略泛出一丝惶恐。

    李凡来得比较早了,此时大礼堂里连四分之一的人都没到,而此时那些各个领域的精英们则互相抱团闲聊。

    偌大的百年礼堂内,李凡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丝孤独,直到潇潇坐到了他的身边。

    潇潇问道:“怎么,紧张了?”

    “谈不上紧张,有一点儿兴奋和陌生,完全不认识这些人啊。”

    “哦,”潇潇开始给李凡介绍起来,“那个穿红衣服的是搞杀毒软件的,叫王鸿祎,人送外号王红衣,365公司的创始人。”

    李凡点了点头,“那我知道了,就是网友们盛传的,用365软件能解决一半电脑问题,剩下一半解决不了的,把365卸载了就好了。”

    “嗯,关键是还卸载不干净!那个穿白衬衫扎蓝领带的是著名的机器人专家,目前他的团队研究的机器人已经能和人类做简单的互动了。”

    “是不是用上类肤质材质了?能不能有真人的体温?”李凡觉得单身狗的福利要来了。

    ……

    一个小时后,整个大礼堂里已经坐满了各界精英,而潇潇也起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李凡的身旁坐下来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他对着李凡笑了笑,随便聊了几句后,整个学者大会便在主持人的主持下,正式开始了。

    李凡此次是抱着融入这个圈子认真学习的态度来的,所以在大会正式开始之时,他便支着下巴,认认真真地仔细听着台上的发言。

    可是一个小时后,不知道经过了多少领导的发言,李凡双眼皮渐渐发沉了,太无聊了,得了,懒得吐槽。

    幸好有茶水提提神,不然更难熬,李凡刚喝完一杯,便有礼仪小姐走到他的身边,再次斟满。

    李凡倒是对礼仪小姐非常有好感,这服务太到位了,自己刚喝光她们就直接赶了过来,业务水平真是没得说啊。

    可有些人却不这么认为,比如他身边的这位小伙子,他看了看李凡的茶杯,又看了看自己已经见底多时的茶杯,顿时觉得自己受了极其不公正的对待。

    该礼仪小姐走出会议厅后,激动地拍了拍胸口,对同伴道:“近距离看到李凡了,我和他最近的距离只有20厘米,20厘米啊,我一下嘴他就沦陷了。”

    “皮肤好不好?有没有青春痘?是不是和电视上一样帅?”

    “绝对比电视上帅!”

    “那好,我也去给他斟茶!”

    “你没戏,你没看到兰儿和小夏她们都只在最后一排附近转悠么,都等着机会呢。”

    ……

    会议又进行了1个小时左右,李凡终于有些撑不住了,要不是整个大会全程有各路摄像机拍着,李凡估计早双眼一合了。没办法,无聊的时候特别爱犯困。

    直到听到自己的名字后,他的双眼才猛然张开,却顿见有黑乎乎的摄像头向他逼近。

    台上,领导发言继续:“我们此次大会年纪最小的参会人员李凡,以17周岁的年纪刷新了往届年纪的最低线,说明我们国家对青少年人才的培育逐渐有了成果,各领域高精尖人才低龄化是我国科教事业蓬勃发展的体现……”

    李凡面对着摄像头,极快地调整好了坐姿和精气神儿,快速入戏。直到摄像机离开自己后,他才悄悄擦了擦冷汗,差点儿出糗了,这甚至不是出糗,这是犯错啊。

    冗长的会议终于结束了,在大会上被惊了一下,李凡之后全程精神抖擞,将这场百无聊赖的开幕会应付了下来。

    散场。

    诸多学者们纷纷走出大礼堂,而此时记者们早已等候他们多时了。

    李凡还是惯例,逃!

    结果,他刚想趁乱溜走,却直接被本次大会的主办机构,晨华大学的校长摁住了,校长道:“诶,李凡,去接受一下京视中文频道的专访。”

    这个李凡可不敢违逆,这是副部级下达的命令啊。

    李凡被拉到一旁专访,之前的记者和摄像面上则隐隐透出一种语言:你倒是跑啊,有种你再跑啊,小样!

    接受完了京视中文频道的简短专访后,又接受了几个家乡电视台的采访,李凡至此才终于恢复自由之身。

    回到招待所,他又拉着行李箱来到了潇潇在京大的宿舍,将她上次购物的衣服带了过来。

    潇潇一边往柜子里整理衣服一边道:“咋了,不上我们京大了?我看你和晨华大学走得挺近啊!”

    “也不是,还没做最终决定,我选择困难症啊!”

    潇潇笑道:“你知道么,今年目前崭露头角的天才之中,就你最墨迹,然后学校还不得不跟着你墨迹!知道被郑大掳走的那个小子么?”

    李凡多少有些了解,点了点头。

    潇潇继续道:“你知道为什么那小子晨华京大都不上,偏偏上了一所连全国30强都进不了的郑大么?你知道人家给出的原因是什么么?”

    “什么?”

    “人家说了,郑大离家近,下了楼就是。”

    噗!这理由够奇葩。

    “人家还说了,在他眼中,郑大和晨华京大没什么区别。看看人家这气势,再看看你,诶……我那双蓝色的高跟鞋呢?”

    潇潇的高跟鞋不见了,李凡连忙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让老妈回家看一眼,是不是落家里了。

    李妈接到电话后,连忙从超市回家,在客厅里翻了一个遍后,终于在果冻的小床下翻出了那双蓝色高跟鞋。

    李妈无语了,小果冻已经开始偷穿高跟鞋了,下一次,会不会偷偷抹口红?

    这个时间刚好是晚间新闻时分,她随手摁了一下遥控器,电视里的吉森晚间新闻正播放着记者对学者大会的报道,而随后便是儿子的专访。

    李妈一边喝饮料一边看电视,表情特别的淡定,在电视新闻中看到儿子又不是第一次了,已经常态了,心里实在没法再起什么波澜。她就是没什么文化,否则,一定写一本书,书名就叫《一个明星妈妈的自我修养》!

    这份淡定的心态没保持多久就“炸裂”了。

    晚上7点,京视综合频道的《新闻联播》开始播出。

    超市内,两口子像往常一日忙活着,液晶电视播放着《新闻联播》,但也没有时间去看,直到一位顾客一声呐喊,两口子才齐齐聚到液晶电视前面。

    《新闻联播》正报导着本年度的学者大会详细内容。

    顾客:“你儿子上《新闻联播》了,太厉害了。”

    李妈:“哪呢?我怎么没看到。”

    “就刚刚啊!”

    李爸:“别闹了,那是《新闻联播》,我家孩子不至于。”

    “我真看到了,再等等,估计还会有。”

    直到这则新闻播放完毕,李爸李妈也没见到李凡的身影。

    顾客急道:“真有李凡的身影,不信你们回拨。”

    此时,超市内已经聚了10多个顾客了,大家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液晶电视。

    李爸回拨内容后,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儿子。

    那是一个特写镜头,就是李凡打瞌睡猛然惊醒时的那一幕,当然镜头里是李凡那非常认真的状态。

    这个镜头也就3秒钟,可足够点燃超市内众人的欢呼声了。

    李爸乐得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李妈则兴奋地大笑着,那本《一个明星妈妈的自我修养》绝对写不成了。

    李凡上了《新闻联播》的消息基本上在一瞬间便在整个小区内传开了,每家每户都在议论,作为熟人都感觉倍儿自豪。毕竟那是《新闻联播》啊,虽然只是一个特写镜头,只听到了有某领导提到了李凡的名字,但这也足够了。

    晚上10点,京视中文频道晚间新闻中,李凡的长达1分钟的专访更是彻底点燃了整个小区的热情。

    李爸李妈的电话连夜打给了李凡,询问“具体事宜”。

    哪有什么具体事宜?一个镜头一个专访而已。

    李凡只好不停地给家长泼冷水:

    “妈,又不是只有我给了特写,《新闻联播》里还有潇潇镜头呢!”

    “爸,中文频道不仅仅给我自己做了专访,那崔院长、赵建民不都有专访么,他们比我时间还长呢。”

    李凡说得的确是实情,《新闻联播》中对本次大会中一个默默无名的科技新人做了采访,那位朋友比李凡曝光的时间多不少,但是,所有人都只看到了李凡一个人的闪耀。

    谁叫他是帅李呢,谁叫他是国民儿子呢,谁叫他是文化偶像呢,谁叫他是妇女之友!

    当天晚上,网友们又掀起了颜值大讨论。

    京视镜头素来被称为“明星们的照妖镜”“最强卸妆水”,只要出现在京视镜头下,那明星们皮肤也暗了,精神也萎靡了,通通变成了路人。

    有网友将最近登上京视各台新闻的明星们的视频剪辑在了一起,命名为《京视镜头下的明星》。其中,孙菲菲、汪牧、曲颖、何欢等人的采访视频依次播出,所有人全部遇难,颜值纷纷掉线。最后播出的则是李凡的视频剪辑,视频末尾则配上音效和字幕:ko!

    于此,网友们再次给李凡贴上了一个新的标签:“不畏惧京视镜头的真帅哥!”

    作为唯一一个从京视镜头下死里逃生的名人,李凡的内心是忐忑的,你瞧你们,就不能多留意一下我的才华啊,我可要对你们持保留意见哈!

    第二天,各个领域的分组座谈会正式开始。

    李凡提着自己的议题,直接走向晨华大学的a303会议室。

    潇潇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恭喜你啊,竟然从京视的镜头里活下来了。”

    明星们参加各种活动的照片都是经过精心ps才流出的,做节目拍影视作品那也是各种补光和后期等等,自然颜值惊人,其实卸了妆很多都是路人。至于京视镜头就更不用说了,摄影师也真不惯着大家。

    李凡突然想到了一个段子,问道:“潇潇姐,你知道亚洲四大邪术是什么么?”

    潇潇摇了摇头,“什么?”

    “泰国的变xing术、韩国的整容术、岛国的化妆术、我国的ps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