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晨华大学献殷勤
    仿佛被人摁了快进键,高三的日子转瞬即逝,眼睛一睁一闭,2周的时间过去了。

    这两周的时间里,李凡基本上处在满负荷工作状态,除了日常的博览群书继续给自己充电外,他还要负责起自己的那个小小的英语兴趣组。

    他那个英语兴趣组办得有声有色的,口碑爆棚,而且授课内容被很多英语教师悄悄借鉴了。

    于是,某些课堂上经常出现这种情况:

    老师正在写板书,下面的学生则悄声议论着:

    “这个和李凡讲的基本一致啊!”

    “换汤不换药!”

    “还是李凡讲得有意思,老师还是差点儿意思。”

    台上的老师虽然听不太清学生们的窃窃私语,但也知道大概内容,这老师当的太失败,竟然不如一个学生!

    至于李凡的那套学习方法和编辑的资料究竟能给同学们带来多大的帮助,这个答案则在所有人的心中,也没有什么途径来体现。

    因为以李凡的影响力,虽然来英语兴趣班听课的学生名额有限吧,但李凡课上完整的课堂笔记早已经在学校传遍了,谁谁手中都有那么一套,哪你能说某个人的成绩提高和李凡有直接关系么?

    而且,语言学习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想来个大跃进不现实。底子差的同学基本上短期内见不到什么成效。成绩优异的同学呢,抄录出来的李凡课堂笔记主要的作用是帮助他们梳理一下知识结构,查缺补漏而已。其实真正最容易见到成效的则是在及格线附近徘徊的同学们,有一定基础,上升空间大。

    比如说张怡,在9月末月考英语科目结束的第一时间,她就给李凡打来了电话:“小李老师,我用到你梳理总结的知识点了,而且是两道选择题!我这个月进步10分,下个月再进步10分,那慢慢的,到高考的时候,我就能打140分以上啦,我想得对不对?”

    李凡泼冷水道:“你想得美!”

    短期的成效像张怡这样也就不错了,要是有一部分同学真能刻苦钻研,等**个月后,高考会给他们一个相对美好的结果,李凡也算做了一件好事儿。

    至于李凡这阵子的业余生活,其实蛮简单的,就一项酷爱的体育运动——篮球。

    春城市自打进了9月份后,天气便逐渐转凉了,早晚最明显。在入冬之前,李凡充分珍惜这段时间,总是跑到篮球场上挥汗如雨。

    可能某天正上课呢,李凡突然手痒了,于是便起身向老师悄悄示意一下,然后便抱着篮球默默地走出了教室。

    这把班里同学们气得啊,抓心挠肝儿的!大家在这儿为高考头悬梁锥刺股地奋斗呢,整天忧心忡忡的,可人家,优哉游哉地出去活动筋骨去了。

    最可气的是,有时候科任老师还嘱托道:“李凡,注意别磕着碰着啊!”

    同学们满满的羡慕嫉妒恨,这厮完全是19中学大熊猫待遇啊!

    这天,李凡又一次拿着篮球走出了教室,牛犇犇望着他的背影不禁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台上老师吼道:“牛犇犇,心思跑哪儿去了?你以为你是李凡呢?安心学习!

    这段时间,李凡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他需要收集各类资料,为10月2号晨华大学举办的《全国青年学者大会》做准备。

    他要谈一谈国学的现状与发展,以及对未来的展望。为此,他做了精心的准备,收集整理了详尽的资料,包括网络摘取的新闻,实体报纸的内容剪辑,网络视频的下载等等。

    为了这次青年学者大会,他特意请求学校的计算机老师帮着剪辑制作了视频,可以说做足了准备。

    当然了,自己这么忙活一通,资料准备得这么齐全,估计也没什么用武之地。毕竟自己可能将是与会人员中最没资历的那个,自己也算是被晨华大学硬安排进去的,到时候估计自己就是支着耳朵听着他人高谈阔论的命了。

    有没有机会发言这个咱决定不了,但是,咱能决定自己做事的态度。

    9月29号这天,周日。

    后天就是国庆节了,而下午,他就要飞往京城。

    本来诗词大会栏目组以及赞助商提供的旅游根本没有时间参加了,于是他转赠给了小顾老师。

    顾亚婷此时坐在沙发上,她盯着正在对着穿衣镜整理发型的李凡,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从包里取出了稿子,道:“李凡,你再帮我过一遍稿子,看看有没有问题了。”

    “没问题了,还成,你不是已经投递给《国学时代》了么?”

    “是啊,可是你说还成,那就还是不够完美啊。”

    李凡披上外套,逗她道:“以你的水平,你的极限已经到了。”

    “嘿,李凡,几天没踢你了?再帮我看看嘛,我又改了一点点!”

    李凡只好接过稿子,浏览了一遍文档,这是他这段时间第五次过目顾亚婷的稿子了,不得不说这丫头非常有钻劲儿。

    李凡合上稿子,道:“还是你昨天投稿的略好一丢丢,千万不用再改了,这篇文章真正成型了,你要是有时间可以去研究一下其他方面的。”

    顾亚婷问道:“比如说呢?”

    “除了古籍,还可以是服饰啊、金石啊、民风民俗啊等等。”

    顾亚婷点了点头:“哦,这个也成啊?我也没见你写这方面的内容啊。”

    “啧啧,你这孩子,不用非得紧跟我的步伐。”

    顾亚婷咬了咬嘴唇,现在是自己求教时间,忍了。

    李凡突然灵机闪现,道:“我想到了一些,你可以去考证一下,比如说贞操带啊,守宫砂什么的。”

    顾亚婷撇嘴道:“你少说那些老祖宗那些坑害女性的方法。”

    “错啦!贞操带不是咱们国家的,是流行于欧洲黑暗中世纪时代的产物。咱们国内能与欧洲贞操带相媲美的有两件东西,一是穷绔,一是守宫。都是防备女性**,保持贞操的东西……”

    “不想听不想听,你快走吧。”

    “说这个穷绔啊,是霍去病的弟弟霍光发明的,为什么发明这个呢,因为霍光是汉昭帝皇后上官氏的外祖父,他只想让皇帝和皇后产下龙子,为了杜绝其他妃子宫女怀孕而想出了鬼点子,这个‘穷绔’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结构呢……”

    顾亚婷堵着耳朵嚷道:“不听不听,肮脏龌龊,你可快走吧。”

    李凡嘿嘿一笑,随手拉起行李箱道:“那走了,等我回来我你讲。”

    嘿,真不讲了啊?顾亚婷看着走到门口的李凡,心道你倒是说完再走啊?

    “台式机密码是1024,无聊的时候看看电影,我妹妹就交给你带了,少给她吃糖,走了铁莲。”

    “诶!”顾亚婷连忙捂嘴,自己干嘛答应?

    贞操带不是国内的?国内还有一种东西叫“穷绔”?

    顾亚婷兴趣大起,连忙坐在电脑前面,快速输入密码。

    ……

    李凡最近很少上网了,毕竟现在自己真的有点儿太忙碌了,这次进京,倒是有一点点闲暇的时间。

    落地京城后,李凡本打算到朋友家蹭吃蹭喝蹭住,结果没想到晨华大学直接打来了电话,已经给他在大学校园里安排了住处。

    直接打车到晨华大学,早有一位老师再接待他了,这人中等身材,带着一副金丝眼镜,蛮斯文的。

    “你好,李凡,欢迎来到晨华,你叫我孙老师就成了。”

    李凡恭敬地道:“孙老师,您是教什么的啊?”

    “我不教课,在招生办负责招生。”

    “哦!”

    在孙老师的引领下,李凡拖着行李来到了一栋崭新而又气派的学生公寓前面。

    孙老师道:“这是我们晨华大学最新修建的现代化学生公寓,明年正式投入使用,走,咱们上楼。”

    这栋学生公寓非常现代化了,每间寝室都是四人间,室内宽敞明亮,格局非常好,空调、地暖、室内卫生间淋浴室等等,一应俱全,还配有一台大液晶电视。

    李凡点了点头,“环境真好,那孙老师您先忙着,我收拾收拾。”

    “不不不,这个现在住不了,水还没接通呢,我就是领你来看看环境,走吧,你的住处在校内招待所。”

    将行李放在招待所后,李凡拗不过孙老师,又被领着到校内各处参观起来。

    图书馆前。

    孙老师自豪地道:“这是咱们学校的图书馆,是国内最先进的图书馆,走,领你去看看。”

    百年礼堂内。

    “这里李凡你来过了,曾经你在这里做过演讲,那篇《再见吧,雾霾》在这里诞生的,很熟悉吧?”

    校档案室内。

    “我们学校为国家培育了大批的顶级人才,数学家华罗、天文学家郑婉……还有大作家肖扬,国家领导人就更不用提了,领导班子里有一小半儿出自咱们晨华或者来晨华深造过。”

    ……

    孙老师领着李凡在校园里逛了一个遍儿,他越走越兴奋,李凡则越来越疲惫,李凡心道:哥哥啊,我懂你的意思了,今天的校内参观可以画休止符了么?

    “嗯,咱们去下办公楼,文主任已经等候多时了,哦对了,我领你去听一场公开课,今天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赵建民来学校讲课了。”

    李凡只好跟在孙老师的身后,硬着头皮走进了教学楼,来到了一间阶梯教室外。

    隔着后门的玻璃,孙老师道:“咱们晨华的老师都是国内最优秀的专家,瞧瞧,赵建民先生都让咱们请来了。”

    李凡笑着点了点头。

    “看看,咱们学生的听课氛围,那叫,那叫……”孙老师突然住嘴了,他寻着李凡的目光望去,只见后排靠窗户的位置,有一对青年男女正手牵着手低声呢喃着,“这个,啊,个别现象,个别现象哈。”

    孙老师太过热情,待李凡有如待亲人一般,李凡这一个下午被弄得浑身难受。

    终于,在学校逛了一个遍儿后,李凡被孙老师带到了文主任办公室,这位热情的招生办老师才告辞离开。

    文主任那叫一个和蔼可亲,询问了李凡最近的生活学习状况后,更是对李凡的英语学习法大加赞赏。

    “李凡啊,不瞒你说,我当初英语就不好,你的英语学习法连我们晨华的诸位英语教师都觉得非常实用。本来打算特招你吧,可以让你进文学院或者数学系,这能发挥你的特长啊,没想到,你还解锁了新技能,研究一下英国语言你也完全很在行啊。”

    “不敢当,我就是瞎胡闹。”

    “不是胡闹,绝对不是胡闹!不用瞎谦虚。李凡啊,你来咱们晨华想读什么系?咱们晨华大学的所有专业你可以随便挑。”

    李凡赶紧道:“这个还太早,我还没考虑这个问题。”

    文主任没搭这茬,继续道:“专业可以随便挑,不仅仅如此,日后我们可以为你量身定制课程,充分培养你!”

    “文主任,现在还太早,不急。”

    你李凡是不急了,关键是晨华大学着急啊。

    今年华国高三应届生中,目前已经充分展示出了学术巨擘潜质的学生也就六七位。这高三开学才1个多月,就被京大内定了2位,被浙大“强取豪夺”去了1位,还有一位被郑大“糊弄”去了,晨华大学只敲定了一个同学。

    何为学术巨擘潜质?

    就是那些在某些领域展露出了远超常人的表现,非常有机会在未来20年内成为某些领域的领军人物,这样的人才太难寻求了。

    李凡其实并没有发表大量的作品,也就几篇文章几万字而已,但是胜在含金量足啊,各大教授都不是傻子,李凡在国学方面的天赋早已被很多大教授认为是不世出的,反正《诗词论》他们想写出来费劲。

    在众位大教授眼中,李凡无疑是一刻冉冉升起的学术之星,甚至,这么说都不准确,因为李凡是没有上升期的,他陆续发表的作品没有那种从不成熟走向成熟的过程,每篇文章基本上都处在学术水平的最上游。

    李凡这种人就是那种横空出世,出道即巅峰的典型,而且,未来不可限量。

    这样的人物能不抢么,挣得头破血流都得抢啊。

    从文主任办公室出来,李凡又被拉去了文学院院长办公室,之后又去了一趟副校长那里做客。

    当走出办公楼的时候,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李凡终于知道他们是什么行径了,他们这是洗脑式的招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