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疯狂的女人们
    当见到顾亚婷这篇文章的时候,李凡的确是惊住了,而且是由内到外全方位的震惊。

    周日这天,李凡坐在沙发上,端着本子仔仔细细地看着顾亚婷的这篇《《海内十洲记》考据研究》,面上的惊喜完全显露出来。

    顾亚婷坐在对面,托腮笑滋滋地看着李凡,心中则泛滥着学霸的小骄傲。

    她这些天基本上把大量的精力都投入到这本集的考证上了,就差通宵达旦废寝忘食了,总想着在李凡面前证明自己的机会等到了。

    李凡在一页页地认真翻看着,一言不发,她也便陪在一旁,打开静音模式,随时等着李凡脱口而出的那一片赞美之词。

    整篇文章终于看完了,李凡点了点头,下意识地道:“不错!”

    这一年多的时间,顾亚婷终于等到李凡的肯定,她灿灿地笑道:“那你看,是不是考证严谨详实,是不是精彩之作。”

    李凡皱了皱眉头:“不过——”

    顾亚婷内心一紧,急忙问道:“不过什么?”

    “算了,你自己再去多翻阅一下资料,可能有遗漏。”

    “遗漏什么了?”

    “《经籍志》啊《文选》什么的,多看看。”

    李凡说到这儿也就不用再提示了,以顾亚婷的国学基础和卓越的才思,点一点即可。

    顾亚婷心气泄了一半儿,得,熬尽心血写出来的文章,本以为能让李凡另眼相看呢,结果,在人家眼中不过是半成品。

    李凡随手拿起遥控器播台,认真地道:“其实以你现在的年纪,你已经太优秀了,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顾亚婷心中还在想着《经籍志》《文选》的事情,想着自己究竟还遗漏了什么,她一听李凡这话顿觉很别扭,怎么感觉像一个长辈再鼓励后生呢?

    李凡又补了一句:“虽然追上我是不可能了,不过你也必要太泄气,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嘛,这是你以后奋斗的目标。”

    顾亚婷狠狠地瞪了李凡一眼,道:“关了电视,补课!”

    电视中正演着皇帝纳妃的剧情,皇帝身边的众妃子此时一个个醋意横飞,眼神一个比一个阴毒。按照正常的电视剧拍摄流程,下面估计有段床戏也说不定。

    “等一下,别急啊,重点要来了!”

    “什么重点?”

    “你看就得了。”

    顾亚婷又想起了那一群嫂子,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男人都好色,从古至今,全是如此。

    她又瞥了一眼李凡细腻俊朗的侧颜,问道:“李凡,你不会也变成这种人吧,有点儿权势地位后就妥妥地变成一条打色狼?”

    “哦?”李凡侧身看了一眼顾亚婷,道:“怎么可能,现在社会,应付一个老婆就够麻烦了,弄个小三小四的,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顾亚婷眼睛瞬间亮了,“力不足?”

    “咳咳,足,相当足!我的意思是关系应付不来。”李凡喝了口水压压惊。

    顾亚婷靠在沙发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觉得以李凡的自身条件,小姑娘一个个的直往身上扑,现在倒没有明显倾向,但以后还说得准?

    “哎,你们男人最不靠谱,”见李凡未搭话,顾亚婷继续道:“就说大名鼎鼎的关羽,不也垂涎吕布手下秦宜禄的妻子么?结果关羽向曹操多次请求,攻下城后要纳其为妾,结果曹操相中了,留下自用。

    还有曹植,不也惦记嫂子甄夫人么?

    还有苏轼,娶幼女为妻。

    还有伟大的戏剧家关汉卿,更是我国最早的娱乐圈潜规则的先行者啊!”

    李凡闻言放下了遥控器,错愕地看着顾亚婷,心道这姑娘这方面没少研究啊,他道:“还有谁?”

    顾亚婷再道:“这还勉勉强强说得过去,还有一些根本无法理解的,比如说拜伦和他姐姐。拜伦那是英国19世纪初期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写出《唐璜》的大人物!他竟然和他姐姐那什么,简直无语了。”

    李凡故作惊讶道:“什么东西?他怎么了?”

    顾亚婷惊讶万分,“嘿,你不知道?”

    李凡装模作样的,道:“我不知道啊,快说说。”

    顾亚婷没想到还有李凡不知道的,她立马兴冲冲地道:“

    有人曾经点评了拜伦,说他在创作的时候,是离莎士比亚王座最近的天才,而爱情里面,他则是不折不扣的魔鬼的化身,拜伦曾经自称和自己有身体关系的女性达到了二百人之多,一年中有一半儿的稿费都支出在这个上面了,为此他还自豪地写道:‘且来享受醇酒妇人,尽情欢笑,明天再喝苏打水。这是典型的不以为耻方以为荣!’

    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竟然和自己的姐姐奥格斯塔生下了一个女儿!简直让人无法置信,他又不缺女人,看来纯粹是无所顾忌。

    而且他还写了一本私密日子,专门记载每个和自己有过身体接触的女子的名字,并且还要将对方的‘黑线头’扯下来作为纪念。”

    李凡打断道:“什么是‘黑线头’?”

    “黑……我……那个……”顾亚婷没想到自己一激动,说了女孩子不该对男生说的话了。

    见顾亚婷脸色绯红,犹如炭烧,李凡也不逗她了,恍然大悟道:“哦,我懂了,你继续说。”

    顾亚婷继续:“许多丑闻使这位面貌姣好、头发卷曲的诗人死后也不得在西敏寺内获得一席之地,一位教会长老就说过,拜伦的‘公然放浪行为’和他的‘不检的诗篇’使他不具有进入西敏寺的资格。”

    李凡问道:“还有谁?”

    顾亚婷道:“还有大哲学家罗素,罗素一般都是同时与若干位女性有情感交往,其中以年轻漂亮的居多,而且这一爱好一直持续到七十多岁高龄。”

    李凡继续问道:“还有呢?”

    “还有——”顾亚婷突然不言语了,她觉得自己又被李凡耍了,以李凡的阅读量,不可能这些外国大大人物一个也不知道,这个不太现实啊,尤其是看着李凡那拙劣的表情,她更确信无疑了,她噘嘴道:“还有李凡!”

    “怎么扯上我了。”

    “就扯上你了,你看看吧,中外闻名的大人物,尤其在文艺界的大人物,基本上没有几个不好色的,等你李凡以后混到了他们的层次,说不上你得祸祸多少无辜女性。”

    李凡连连点头,“谢谢你对我的褒奖,原来你对我这么有信心啊,我真达不到拜伦罗素的层次。”

    “我……我说得是,你们男人都好色,尤其是你,你现在就有这个苗头了知道不?”

    李凡这下不干了,决定为男人喊冤,他道:“什么叫我们男人都好色,你们女人不好色么?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各路明星追星族里女的多还是男的多?”

    “那只不过是对偶像的崇拜,又没达成实际接触。”

    “你要实际接触,那好,”李凡开始举例子,“武则天就不和你说了,没人不知道的。

    武则天的小女儿太平公主,因自幼被玷污,估计对男人有抱负心理,在二婚后,公开地大肆包养男宠,尤其是那些‘功夫了得’长相俊美的男宠,她还不忘和母亲武则天一起分享。

    她还喜欢夺人所爱,原来上官婉儿的情人崔湜就是被她硬抢过去的,而且,崔湜借此还当上了宰相。

    西晋惠帝的老婆贾南风长相丑陋,但却尽显风流,秽乱春宫,曾经夜御十八郎。为什么她会这么猖狂呢,因为其父是开国元勋,而惠帝软弱无能,她便干预朝政,暴虐而又**,她废除太子,挑起了‘八王之乱’。

    还有,北魏胡充华太后,她非常有才华,权利**也强烈,但私生活糜烂。

    至于大名鼎鼎的赵飞燕,更是以祷神为名义建立了一间小房子,用小牛车拉着一车的美貌少年,装扮成宫女进攻,任其玩弄。

    还有慈禧,据传,不仅仅和军机大臣荣禄等人有染,而且,67岁的时候,还和29岁的英国情人巴克斯打得火热,还写了《太后与我》一书,当然,这个大多数人认为是巴克斯胡扯的。

    还有一个外国的狄奥多拉皇后,与几十位青年才俊昼夜‘奋战’,战而不败,青年们纷纷举手投降。她更是喜欢在舞台上展示自己的美妙的身体。

    你若是想听,我可以一直给你举例下去。”

    顾亚婷反驳道:“你说的这些都是片面的,不能代表所有女性。”

    李凡笑道:“那你举的例子也是片面的啊!我举的例子想说明什么呢,想说的则是,好色不分男女,男人好色,女人也同样如此。

    为什么会形成‘男人好色’的这种固有观点呢,其实,和男权社会有直接关系,古代大多数时期,女人是处于男人附属的,**和人性是被压抑的,不得伸展的,也便形成了男人花天酒地理所当然,三妻四妾基本标配,女人则不成,必须三从四德。

    长此以往,自然形成了男人好色、女人持家本分的表象了,但是,骨子里男人和女人都差不多少。

    当女人大权在握一言九鼎的时候,就是她释放自己**的时候了,你可以看一看,历朝历代,但凡女人摄政,基本上都是色女,和男人一模一样,因为没有人约束了。

    到了现代社会,思想大解放,男人女人就基本一样咯,其实不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是动物,有动物属性,别带着有色眼镜看人。”

    顾亚婷道:“你这是诡辩,都说天下渣男多,有谁说坏女人多的?”

    李凡噗嗤笑了:“那我问你,渣男是谁叫的?不都是你们女人叫的么?女人有个特点,也许是社会压力大,不怎么坦诚,只要和前男友分手,基本上都是男人的错,自己不带有错误的,所以‘渣男’多了,你是不知道有一些女人是真让男人受不了啊,比如说你。”

    “滚!”顾亚婷想了想,“对了,我看了一项统计,男人出轨率远远高于女性,这就是你们男人的本性。”

    “又错了,大错特错!举个简单例子,先假设渣男多劈腿率高,如果1个男人和3个女人出过轨,那么10个男人就和30个女人出过轨,那么,到底渣男多还是渣女多?这‘社会资源’分配有问题啊!”

    “你……”

    “再假设,如果一个男人和3个女人出轨,最终结果是:这10个男人只和10个女人产生了关系,那么这个问题来了,反向推导,每一个女人也同样和3个男人出轨了,由此可证,出轨概率与性别无关。

    还是那句话,之所以有渣男的叫法,是因为很多女性朋友善于掩饰自己的过错,习惯于将责任推给男人,尤其在回顾自己的情史时,对自己劈腿绝口不提。

    而男人也有个缺点,喜欢炫耀,泡了个妞恨不得登报纸炫耀一番,女性朋友则不然,喜欢低调,偷偷享受型。其实在概率上,都一样,表象都是假的!

    你要是怀疑我以后如何,我同样也可以怀疑你啊!”

    顾亚婷被李凡说得没词儿了,顿时有种“渣男”“渣女”傻傻分不清楚的感觉。

    真的像李凡分析的那样么?可能他说得很有道理吧,不过李凡怎么这么了解女人呢?他不是没交过女朋友么?

    “嘿,李凡,你怎么对女人心理把握得这么透彻?”顾亚婷好奇地问道。

    李凡翘着腿,道:“这个简单,多看看《非诚勿扰》。”

    顾亚婷仿佛自己幻听了,不应该是看了什么心理学方面的书籍么,怎么是档娱乐相亲节目?

    李凡看着一头问号的顾亚婷,道:“我开玩笑的,其实女人的世界很好理解,首先要尊重,当尊重女性后,就大概了解女性的需求了,男人爱车,女人爱包,男人爱吹牛逼显摆,女人也爱炫富,男人见到漂亮的女人走不动道,女人见到韩星喊‘欧巴’,男男女女基本上都一样。”

    “哦,那你以后会不会变成花心大萝卜?”

    “当然不会,哪那么多时间啊?我的宝贵时间又不是用来追求女性的。”

    顾亚婷点了点头,“那我还挺满意。”

    “你满意?”

    “呃……我是说,我替天下的女性朋友谢谢你!”

    电视里果然出现了李凡预料中的剧情,不过床纱一落,床上动荡的一幕不让看了。

    “哎,无聊!这部电视剧怎么剪得这么干净?”李凡丢下遥控器,大失所望,他又扫了一眼台标,瞬间明白了,这是京视一套!

    “现在给你补课啊?”顾亚婷笑道。

    “好啊。”关掉电视,李凡翻出了书本。

    “哦对了,李凡,我特别好奇,你怎么知道那么多野史秘闻乱七八糟的?”

    李凡微微一笑:“你顾亚婷也不遑多让啊,连‘磨镜’都知道!”

    顾亚婷大囧,刚想辩解,不过卧室里响起了幼儿的声音。

    果冻刚刚睡醒,她揉着惺忪睡眼走了出来,奶声奶气道:“魔镜魔镜,谁是最漂亮的人?”

    李凡顾亚婷相视苦笑,又齐声道:

    “你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