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雨人现身
    新书签售会于早上八点正式开始。

    为潇潇站台,李凡当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潇潇拿着麦克风对着粉丝们聊了聊新诗的创作历程,分享了一下其中的感悟后,李凡则起身上台,在一片欢呼声中,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场面话。

    新书签售于8点一刻正式开始。

    粉丝们依次买书,然后排队到潇潇面前,将诗集打开,等待着潇潇的亲笔签名。

    第一位读者是潇潇的铁杆粉丝,她将诗集放在桌子上后,特意请求了一句:“您可以写一句祝福语么?”

    潇潇笑道:“哪一类的祝福?”

    “祝我和小欣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噗!

    李凡没忍住直接笑喷了,他抬起头仔细看了看这个身着校服的小女孩儿,衣服上赫然写着省实验附小五个字,看这小姑娘的模样也就小学五六年级的样子吧。

    闹什么闹啊,这早恋真的太早了,李凡瞬间觉得自己被时代抛弃了。

    潇潇也懵了,这个没法签啊,这不开玩笑呢么?

    李凡见状拿过诗集道:“我给你签!”

    然后唰唰唰落下一行俊秀的字体: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小姑娘拿到手里后,一时看不太懂,疑惑地拿着书本走了,估计回家后很快就会知道这是一首分手诗中的尾句,卓文君的《白头吟》。

    很好翻译,就是:看到这涛涛的锦水了吧,老娘要和你分手。

    潇潇用笔杆敲了一下李凡的后脑勺,“你小子啊,就爱胡闹,小姑娘回家知道意思后,不得气得呜呜哭啊?”

    “这个年纪实在太早了。”

    潇潇道:“情窦初开吧。”

    李凡本想问你什么时候情窦初开的,但这么多人没法问。

    接下来的签售环节非常忙碌,这个要求写点儿祝福语那个要求写点儿名言什么的,要求倒是挺多。

    李凡也没闲着,潇潇刚落笔,这本书就直接递到李凡面前了,都是名人,潇潇的粉丝们心想你也别坐在一旁闲着了。

    而那些冲李凡来的人就不客气了。

    比如说这位男生,他将手里的诗集递给潇潇后,眼神却一直盯着潇潇身边的李凡笑意浓浓的,潇潇刚一签完,他立马拿起书走到李凡面前道:“李凡,我是你的铁粉、超级粉、脑残粉,麻烦多写几句,谢谢。”

    再比如这位女士,人家更直接,买了诗集后直接越过了潇潇,径直来到了李凡面前,激动地道:“李凡,我终于见到你啦。”

    李凡点了点头,“谢谢厚爱。”

    这名女士张开双臂,“抱抱。”

    李凡只好起身,拥抱了一下。

    该女生差点儿幸福地晕过去,要了签名后,开心地走到了一侧。

    这一幕潇潇看在眼中,心道这究竟是谁的新书签售?

    潇潇多少有一些尴尬,但更多的是欣慰,毕竟李凡也算自己半个学生吧,学生能有如此大的号召力,当老师的也非常开心。

    这场签售会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下午3点钟的时候,总算结束了,因为书全卖光了。

    可,李凡向门外看了一眼,那队伍仿佛比之前更长了,还有无数的人喊着自己姓名的。

    再三向粉丝们道谢后,潇潇结束了这场签售会,两人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直接坐电梯到楼上的办公室稍作休息。

    潇潇一边喝茶一边道:“李凡,今天有一大半的成绩要算在你的头上了,说吧,怎么奖励你。”

    李凡想了一下,道:“你就说说你情窦初开的事儿就成。”

    “你很八卦嘛!”

    “人不八卦枉少年嘛,说说,你最早暗恋的对象是哪个老师还是学生?”

    潇潇托起香腮,目光望向窗外,仿佛一瞬间掉进了回忆的涡流中,窗外枝头的树叶簌簌作响,渐渐的模糊了。

    她呢喃道:“应该是我的体育老师吧。”

    “还有谁?”

    “没啦!”

    “不可能,小学的说完了,再说说初中的、高中的、大学的,还有,现在的,对,尤其是现在的!”

    潇潇白了他一眼,“我和你个小屁孩儿聊得着么?我认识的这些男人中,哦,暂时把你算个小男人吧,我认识的这些男人中,你是最八卦的,哦对了,你不是正研究什么新考据学么,那你考据一下,这个‘八卦’是从什么时候转义了。”

    “这个嘛,”李凡挠了挠头,“这个我只能说出‘八卦’的大致来源,我可没考证过,也没时间什么事情都考证一番对不?

    现代‘八卦’这个词有多种来源:

    一说:民国时期某些茶馆为了增加生意,在馆外墙上按八卦形状贴放各种小道消息,八卦之称由此而来。

    二说:‘八卦’最初应来源于粤语,粤语中,‘八卦’的本意就是到处搬弄是非、饶舌。

    三说:八卦等同于‘扒褂’。即扒下对方的衣服,让对方曝光。

    ……

    八说:‘八卦’的称号由来是早年香江huang色书刊发行时,在封面上刊登极其清凉养眼的照片,因受制于法律和社会道德,不得不在重点部位加贴‘八卦’图,一个个小八卦图就起到类似马赛克的效果。这类报道明星私生活内容的杂志也由此得名,‘八卦’慢慢借着窥人**,传播流言等等。”

    潇潇眯着眼睛盯着李凡细看,心道李老师就是李老师啊,怎么什么都知道?这简直比百科全书都百科全书啊。

    潇潇剑走偏锋,见休息室内没人,她压低声音道:“那你再说说为什么把女人那事儿叫大姨妈?”

    噗!

    李凡直接笑喷了,这都哪跟哪啊!

    潇潇瞬间面色绯红,她又看了看门口,见没有外人才放下心来,她发誓自己就是随口一问,想着难为一下李凡,没想到问出了一个有味道的问题。

    李凡笑道:“著名诗人!京大讲师!你也这么重口味啊?”

    潇潇这个后悔啊,但话既然问出来了,那就得打肿脸充胖子了,“李凡,你可以不知道,也可以不回答,但是这是一个健康的话题,你不能带着有色眼镜来看待,就比如说某条新闻吧,说一个男士为女友买卫生巾,被某女士臭骂变态,你怎么看?”

    “这很正常嘛,你要有需要的话,我现在下楼就去给你买,其实心里健康的人,会认为这个和流鼻血没什么区别!”

    流鼻血?

    这都什么比喻啊。

    潇潇深深地叹了口气,心想李凡这小子啊,有时候说话能让你哭笑不得的。

    李凡往门外扫了一眼,确定没外人后,就准备开始普及知识了:

    “我一并给你说了吧,首先,‘大姨妈’又叫‘例假’,为什么叫例假呢,这个是华国成立后的叫法。

    说建国之后男女平等,都要参加工作劳动,但是女性朋友自身的构造原因,来事儿的时候常常疼的受不了,组织便‘照例准假,工资照发’,后来‘照例准假’就简称为‘例假’。”

    潇潇点了点头,问道:“那‘大姨妈’呢?”

    “你很好学嘛,”李凡笑笑,继续道:“作为女人竟然不知道为什么把月事叫大姨妈,我都替你脸红。我给你解释一下。

    说有一天,一小女孩第一次来月事。她往下看了一眼,遂纳闷地说:‘咦?’,然后紧张地大声叫‘妈!!’,久而久之越传越广,‘大姨妈’由此而来。”

    潇潇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个样子啊。”

    李凡笑道:“当然不是了,逗你呢。其实吧,这个说法太多了,都不靠谱。有人说‘大姨妈’代指月事是起源于汉代。

    说汉代有个叫佳儿的姑娘,从小父母双亡,于是跟着大姨妈生活,她喜欢上了一个姓李的书生,两个人经常偷偷约会,在家里每次刚要亲热一下的时候,经常听到大姨妈回家的脚步声,于是每次这姑娘都会说:‘大姨妈来了,你快躲起来!’

    后来两个人结婚了,大喜之夜,不凑巧,这姑娘例假来了,但出于含蓄,姑娘只好说:‘不方面,大姨妈来了。’于是,这句话就慢慢流传开了。

    还有另外一种说法……”

    潇潇就坐在一旁认真地听着,身子不自觉地倾向了李凡一侧。

    好吧,又一个文静优雅的姑娘被李凡带跑偏了。

    咯吱,门开。

    店长携工作人员走进室内,问道:“哟,两位老师聊什么呢,这么投入。”

    潇潇面颊微红,李凡则很淡定,笑道:“这不嘛,我对潇潇姐说啊,签售会本可以不用这么耗费时间的,直接学其他明星,弄个印章,直接往书上摁章就ok了。”

    店长要安排两位“老师”去吃饭,“李老师”有事在身,推脱了,潇潇老师有事求教,也没时间。

    潇潇要“求教”的则是现代诗歌创作的意见,这个求教对象自然是眼前的“李老师”了,只不过潇潇换了一种说法,叫做互相探讨。

    两个人回到宾馆后,凑在一起彻夜长谈,从古代诗词谈到外国诗歌,再谈回国内现当代诗歌。

    李凡坐在沙发上道:“国内的诗歌创作难度比较大,既要从古诗词中借鉴,又要摆脱束缚,难度非常大,又需要汲取外国诗歌创作的现金理念和方法,和咱们本土文化相融合,这个真正做的好的诗人基本没有。华国诗人不少,但真的对得起诗人这个称号的,没有几个,想要流传千古的,近一百年内不出10人……”

    潇潇静静地看着李凡,嘴角微露笑意,仿若瀑布的秀发轻搭在锁骨上,流露出一丝慵懒的性感。

    李凡被看毛了,问道:“怎么了?”

    潇潇收回目光道:“没什么,我再想啊,京大还有哪位教授有资格来教你。”

    “不不不,”李凡连连摇头,“学无止境,孔子还说呢,三人行必有吾师,我还差得远着呢。”

    潇潇摇头道:“我至今都没发现你李凡有什么弱点。”

    “是么?那明天你陪我去工苏广电中心,拜访一下《最强大脑》栏目组,之后你看看我还是不是没有弱点。”

    “你来不是参加《国学小名士》的么?”

    “对,但之前和节目组联系好了,这次旅程顺便和《最强大脑》栏目组碰碰面。”

    ……

    第二天中午,二人才起床,吃了一口便饭后,两人直接赶往工苏广电中心。

    二人刚来到一楼大厅,《最强大脑》的孙制作人早已等候多时了。

    孙制作人极其热情地抱了抱李凡,又和潇潇握了握手,他有些好奇潇潇会出现在这里。

    潇潇道:“陪我学生来的,打扰了。”

    “这话说的,您这位大诗人我可是想结交都没有机会啊,快快,到办公室详聊。”

    一路上,孙制作人一边和潇潇聊天一边和李凡搭腔,谁都没有半点儿冷落,典型的职场“老油条”。

    办公室内,双方落座。

    孙制作人道:“李凡,咱们《最强大脑》的报名马上就要结束了,这一届强手如云啊,都不简单。”

    李凡道:“这个我清楚,华国这么大,要是用心找的话,会有很多怪才的。”

    李凡这话音刚落,有人敲门道:“孙哥,天才啊,我们碰到了一个数学天才啊。”

    孙制作笑道:“看看,说什么来什么,叫过来我们看看。”

    “您稍等。”

    片刻,工作人员从面试房间领来了一对母子,母亲是平常山村农妇的打扮,儿子大概20余岁,穿着极不合身的新衣服,他目光呆滞,龅牙前凸,在母亲的搀扶下走进了室内。

    母亲操着蹩脚的普通话道:“各位领导好。”

    孙制作人连忙起身,道:“快坐,这孩子?”

    母亲估计早习以为常了,道:“脑瘫。”

    李凡和潇潇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孙制作人道:“你的特长是什么?小伙子。”

    小伙子憨憨地一笑,含糊不清地道:“算术。”

    “好,那给我们展示一下成不?”

    孙制作从办公桌拿出纸笔,递了过去,又从身边拿过计算器,问道:“加减乘除哪个可以?”

    小伙子眼神往上一晃,抓了抓头发,傻笑道:“都成。”

    “那好,5165+41+376-4519是多少?”

    李凡记忆能力和图形画面感极其强大,连带着心算能力也非常突出,他此时在心中快速列出了一道等式,结果很快出来了:1063。

    就在李凡得出结果之时,那小伙子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声音含糊不清的:“1063。”

    孙制作人举起了手里的计算器,将结果展示给了潇潇和李凡,然后重新收回,继续提高难度,“138乘以275再除以28是多少?”

    李凡还在脑袋里列式子呢,人家小伙子在话音刚落的时候便给出了答案:“约等于1355.357。”

    孙制作脑袋嗡地一声,这……太快了,完全正确啊,他继续问道:“那小伙子,你能报出小数点儿后多少位?”

    小伙子皱起了眉头,僵楞住了片刻后,开始报数:“1355.3571428……”

    李凡潇潇起身,走到孙制作身后看了一眼计算器,几个人全部是目瞪口呆的状态。

    潇潇看了看李凡,目光里流露出了一行字:你行么?

    李凡很坦率地摇了摇头,真不行,不如人家就是不如人家,自己的强项没在这方面,李凡的心算能力其实就是依靠自己超强的记忆能力以及图像信息记忆能力来取代笔算的过程,就是比平常同学的笔算要快一倍而已,但可达不到这种毁灭人类的程度。

    李凡的特长没在这方面。

    工作人员道:“这对于这个小伙子就是小儿科,1+1而已。”

    “这还1+1?速速表演!”李凡有些激动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