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学校的请求
    面对着李凡突然取消了文件传送这一举动,办公室内众人不禁一头雾水。

    “小兄弟,别啊,我们的奖金还靠你呢!”

    “丫丫,快问问,什么情况?”

    陆丫丫赶紧给李凡发了一条qq,但那头一时没有回复。

    “给他打电话,都什么时候了,还发qq。”朱总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电脑屏幕前。

    陆丫丫连忙给李凡打了一个电话,结果,被告知电脑黑屏报废了。

    办公室内一片叫苦不迭,稿子没了,这下又不知道会被李凡拖到什么时候。

    而此时,李家室内,两个男生也是面面相觑两眼泪,小片儿没了,还没来得及看呢。

    “我就说你别用我电脑下,这下完蛋了吧?”

    “嘿,李凡,你也知道,我爹妈打游戏上瘾,我敢占用网速么?只好来你家用你电脑了。再说了,的确是我下载的,你就说你跟没跟着一起看吧!”

    电脑突然间黑屏死机无法启动了,李凡也不知道是不是牛犇犇下岛片儿导致的,不过只要硬盘数据能恢复的话,那就问题不大了,毕竟里面有很多重要资料。

    顾亚婷道:“电脑给我吧,我家亲属在百脑汇是专门维修电脑的。”

    李凡连连摇头:“这个不用,小事儿尽量别麻烦人。”

    “不麻烦啊,是我亲舅舅家的哥哥。”

    牛犇犇搭话道:“那我亲叔叔也是维修电脑的,交给我吧,就在我家楼下。”

    李凡见状连忙道:“好,就交给你了。”

    当晚,送走顾亚婷后,李凡问道:“老七,你亲叔叔不是卖猪肉的么?”

    “骗她呢,不然电脑到她手里,发现你电脑硬盘里的内容不完蛋了啊?”

    “不至于吧?都是9.5成的成年人了,看到岛片儿不至于如何如何。”

    牛犇犇猛地摇头,道:“我指的不是这个,你电脑里有那么多和其他女生的合照,让她发现了还了得?醋坛子不得打细碎啊?够你喝一壶的了。”

    “什么醋坛子?别瞎说,我们是清白的!”

    “好吧,祝你们永远清白,回家了!”

    ……

    第二天,晚自习。

    李凡的英语兴趣班继续开课。

    进这个班听课现在必须要“刷”学生证了,不是高三学生根本不让你进。

    而且,首先以8班学生为主,8班学生进到教室之后,其他班级学生才会允许进入。

    而走廊里,每天晚上都挤得人山人海水泄不通的。其中除了那些追星的粉丝外,有一部分学弟学妹们是真的想学习的,他们都拿着本子站在门外认认真真地蹭课。

    他们头一次听到这么生动的课程,条理清晰,生趣盎然,偶尔还穿插一点儿英语小段子,绝对比自己老师讲得好太多了。

    李凡过去的日子里,已经向同学们介绍了图表法、归纳总结法、顺口溜记忆法等等方法,而这两天,他又填了一条“记忆曲线周期记单词法”,这些学习法对于学生们都是崭新的,仿佛李凡向他们提供了一把打开英语大门的金钥匙。

    此时的李凡,则站在讲台上,继续给同学们泼冷水,“我所介绍的这些方法,只是辅助作用,关键还得是你们自身,你们自己不刻苦不努力,再好的方法再出色的老师也教不出来你们!”

    这话是实情,李凡的前世里有太多的英语机构和纷繁的各种学习技巧和方法,但也没见几个人真学明白的,归根结底,就是自身不努力!你若是努力奋进的话,没有学习法辅助也能学个差不多。

    此时走廊外,混在人群中翘脚往里张望的两个英语老师连连点头,李凡这话说得在理啊。

    这两个老师是刚分配到学校的师范生,走廊里的同学自然也不认识她们两个新老师。于是,她们就大大方方地挤在人群中,像其他同学一样,举着手机录制视频。

    其他英语老师倒还端着教师架子,有些避讳来这儿“蹭课”,大家本身毕竟是教英语的,结果教的还没有一个学生好,这丢不丢人?去和同学们挤在一起听课,那岂不是笑话?老脸往哪搁,自己学生怎么看自己?

    当然啦,还有一条原因,是他们也根本挤不进去!

    英语教师们其实真想去取取经,可是……哎!

    华国英语教学还是很传统老套的,单说记忆单词这一项,老师们也只是讲讲词根词缀构词法什么的,对单词记忆的确有所帮助。但是,和李凡讲桌上那一沓单词表相比,就逊色太多了。

    这份单词表上,印刷了所有以‘b’为首字母的高中范围内的单词词汇。其中,每个词汇都有简要分析,词根词缀联想派生等各种巧记法,非常详实。

    李凡充分借鉴了新东方、星火等等众多优秀的单词书,博众家之长,又兼以自己的归纳总结,才钻研出这份单词表。而单词表又分为必考词汇、重点词汇、普通词汇以及超纲词汇,整体划分清晰极了。

    就这份单词表,放在前世那也绝对是精品,何况在这个教育理念和方法很落后的时空内呢。

    整理这些资料对于李凡来说很耗费时间,那对于李凡的意义是什么呢?

    可以坦白地讲,李凡最初就只是想帮助一下朝夕相处的同学们,到了现在,则满身都是成就感,每天都洋溢着帮助他人的快乐。

    当往讲台上那么一站,在巧解一个知识点后,李凡每当听到同学们“哇”地一声或看到他们恍然大悟的样子时,那种心理的满足感和喜悦之情是很让人振奋的。

    这也和性格有关系,有些人天生愿意分享,愿意帮扶他人,有些人则恰恰相反,对于某些人,不落井下石就很好了,指望他们能帮扶他人,想什么呢?

    牛犇犇给同学们发完了单词表后,还剩下10来份,他问道:“凡哥,剩下的怎么办?”

    李凡略一思忖,便向门外问道:“同学们,有要的么?”

    门外立马举起一排手掌。

    “有!”

    “我要一份儿!”

    “给我一份儿!”

    ……

    “大牛,发给他们吧。”

    闻言后,整个教室门外,人群顿时向门口涌去,要不是牛犇犇在门前魁梧地一站,一夫当关,估计教室的门槛就被他们踩破了。

    “别抢,谁也不许进教室!你们别抢!”

    得到单词表的学生大喜过望,表内对单词的归纳总结真的是太生动太好记忆了,相比之下,教材后面的单词表简直弱爆了,老师们的单词讲解简直枯燥死了。

    有三四本单词表已经被同学们抢得支离破碎的,可远比大街上发放小礼品热闹得多。

    朴老师没有挤到前面去,只好亮出教师的身份,她道:“同学们,我是老师,谁能给我先看一眼?”

    这话一出,很多同学纷纷回头,但没人搭话,然后再次将目光锁定到了教室之中的那个文化偶像身上。

    张老师也喊道:“我们是老师,哪位有单词表的同学能给我们先看一眼。”

    结果,两位老师还是没人理睬。

    同学们心想,自己的英语成绩不好,就是遇到了你们这些业务水平不高的英语老师!要是早遇到李凡,那英语成绩不妥妥的啦?

    两位年轻的老师相当尴尬,只好趴着后面的窗户,继续观看李凡的授课。

    讲台上,李凡的身姿是那么的从容潇洒,仿佛找到了自己最钟爱的职业一般,游刃有余,气定神闲。

    “这个是正序版本的词汇表,前两天我给大家发了‘a’部分,今天这是‘b’部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将后续内容依次发给大家,我争取在高考前,将正序版本和乱序版本都提供给大家。”

    有同学举手道:“乱序是什么意思?”

    好低幼的问题,但这个时空没有新东方、星火等等单词书,也基本不涉及到乱序的问题,那也不怪这位同学了。

    李凡解释道:“乱序自然是所有单词打乱顺序,然后重新整理划分。这个正序和乱序互有利弊,互为补充,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尽量全部呈现给大家。”

    ……

    这堂课即将结束的时候,室外又出现了数位新的“学生”。

    校长、副校长、主任、陈老师、小玲老师等等,全部出现在了门外。

    教室内学生们的专注度让他们大感意外,而讲台上李凡的妙语连珠精彩授课,则更是让曾经深受英语折磨的诸位大挑拇指。

    连这些从事教育事业多年的工作者们都没听过李凡这种形式的授课,都大呼精彩,就更不论其他学生了。

    小玲老师道:“原来英语这么有趣啊!”

    陈老师也道:“李凡的脑袋里究竟装了多少东西?怎么英语也这么别出心裁?”

    某英语教师:“我从业20年了,各种教师培训参加了无数,头一次听到记忆曲线背单词的方法,长见识了。”

    小玲老师道:“我今天上午的时候问过他了,记忆曲线背单词是他独创的,图形法板书授课也是他独创的,顺口溜也是他想出来的,总之吧,咱们没见识过的,都是他一个人的劳动成果!”

    校长感慨道:“天才就是不简单啊,人家都是灌输式的成长,这小子完全自学成才,还能搞搞发明创造。”

    老陈闻言,顿觉自己的高考奖金可能受到剥削,他连忙道:“校长,我们各位老师也有稍加引导,稍加引导。”

    校长笑而不语。

    而此时室内,讲台上,李凡随手写下了一段顺口溜:

    沙漠、河流与群山,

    列岛、海峡与海湾,

    阶级、党派、国家名,

    组织团体和机关,

    方位、朝代、独一词,

    会议、文件及报刊,

    木器、建筑、海洋群,

    定冠词来不能删。

    李凡丢掉粉笔头,转身道:“这个是定冠词使用口诀,大家记一下,我稍后解释。”

    “诶,李凡,校长来了。”牛犇犇提醒道。

    李凡皱眉,往窗外一扫,然后立马走出了教室,分开厚厚的人群,来到了校长等人面前。

    他有些不好意思,讪笑道:“校长好,您见笑了,就是个普通的英语兴趣组而已。”

    “普通么?”校长指了指走廊里一众蹭课的学生,“学校当年请潇潇来做讲座也没出现走廊里这么拥挤的情况,还普通么。”

    李凡道:“校长,那人家潇潇的讲座安排在了大礼堂,能容纳得下,我哪能跟人家比啊。”

    “哦?你的意思是我把大礼堂批给你,让你授课呗?”

    “没没,没这意思!”

    “去讲课吧,之后来下我办公室。”

    校长领着众人来考察了一下,一是因为这阵子李凡的英语兴趣组的名声已经远播四海了。

    不仅仅在19中学校园内被广泛热议,而且在网络上也早已经炸开了锅。

    李凡可是当红文化偶像,打个喷嚏都能引起网民普遍关注的网络红人,李凡授课这件事儿,怎么可能囿于小小的校园之内?

    一张张李凡授课的图片早已经挂满了网络了,一个个巧学英语的方法也在网络上流行起来,图表法,记忆曲线法等等被无数的网民热切地讨论起来。

    而记忆曲线背单词法更是被网民们统一称为:李氏记忆曲线法。

    在这个网络异常发达的年代,信息的流通实在是太吓人了,李凡这才刚刚授课10来天,所有的课程内容全部在网络上传遍了,课程内容惠及到了所有的英语学习者。

    从此,文化偶像李凡多了一个称呼:李老师。

    “哇,李老师太牛逼啦,要是早碰到李凡这样的老师,英语我早学成母语一般了!”

    “呜呼哀哉,怎么才让我遇到你,我的李老师!”

    “我的英语老师与之相比,直接被虐成渣啊!”

    ……

    网络赞誉无数,全是一片褒扬,这个没办法,好就是好,大家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

    李凡突然展现了自己独一无二的英语教学能力,这个的的确确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不过对于19中学来说,校领导却又发现了一笔李凡的宝藏!

    要是能将李凡的英语教学法全面应用到教学之中,那本校的学生英语水平岂不是大跨步前进?

    这就是校长等人来此考察的目的。

    李凡授课完毕,来到校长办公室的时候,校长自然把自己的心声说出来了,他道:

    “李凡,能不能安排摄像,将你的讲课内容录制下来,作为本校外语老师的参考?”

    李凡汗颜,“您别逗了,不至于——”

    “别和我瞎谦虚,你的授课好就是好,比任何英语教师都好!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别跟我虚伪。学校打算将你的英语学习法从高一推广到高三,全面执行。”

    李凡连连摇头:“校长,这个绝对不成,我这一套东西只适合高三冲刺用,用到高一高二学生身上就本末倒置了,高一高二还是需要打牢基础,培养语感。”

    “哦,”校长点了点头,“那就专用在高三学生身上,那咱们明天开始录像?再把你之前欠缺的几期补上?”

    李凡一时之间犹豫不决,他没想到这事儿弄大了,就给同学补补课,怎么上升到了推广英语学习法的层次上了?

    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此时他有些犯难了,毕竟,学校这么一弄,就涉及到版权的问题了。

    说了一句“我再考虑考虑”后,李凡离开校长办公室,和牛犇犇回家的路上,他给蒋姐挂了一个电话,但未接通,然后只好自己瞎合计了。

    “哥们儿,我真没想到,你一个英语兴趣班能掀起这么大波澜,那以后你可以出英语学习法什么的啊,想想你的粉丝群体,保准大卖。”

    李凡瞬间眼睛亮了,“嘿,有道理啊!”

    “你不会真要出书吧?那你就牛逼大发了。”

    李凡合计了一下,成倒是成,但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慢慢来吧,他道:“走,快回家,修电脑去!”

    两人到家,推开门,李凡一头扎进了卧室内,但放在书桌上的笔记本早不翼而飞了。

    李凡正在翻箱倒柜的时候,李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道:“笔记本让亚婷拿走了,说帮你修修。”

    这话音刚落,室内响起了两声咆哮:

    李凡:“小视频!”

    牛犇犇:“照片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