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互相欺骗
    李凡再次展示了一下天才的概念。

    顾亚婷坐在沙发上乐滋滋地看电视,而李凡,则在卧室的书桌上奋笔疾书。

    他全神贯注,心无旁骛,或者端着下巴略略沉思,或者微微闭目,在心中演算题目。

    一张试卷很快做完了,基本只用了其他人一半的时间,李凡展开另一张试卷,继续埋头书写。

    有一道大题的确蛮复杂的,李凡闭着眼睛静下心来,默默地心算。但就在理清头绪的那一刻,他突然觉得耳边略略发痒,猛然睁开眼睛之际,才发现顾亚婷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自己身边。

    她此时正低身注视着干干净净的试卷,而低垂下的发梢恰好刮过了李凡的耳际,她那双闪着银辉的眸子里充满了好奇,问道:“我怎么没看到你草稿?”

    李凡惊讶地道:“草稿?为什么要用草稿?”

    “你……好吧,如果装那什么犯法的话,你都够枪毙的了!”

    顾亚婷说罢,又回到了客厅,继续观看电视节目,不过,她的目光不时地偷偷观察着李凡那边儿的动态。

    做数学题竟然完全不用草稿,这个倒是大大出乎了顾亚婷的意料,有一些题倒是可以直接心算,但是你整张卷子都心算的话,那真有点儿让人称奇了。

    再次偷偷来到卧室门口,顾亚婷悄悄提足,向里面张望着,果不其然,里面正奋笔疾书的李凡当真没用一张草纸。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迷人,尤其是李凡这种天生的帅哥,此时当真是又帅又迷人,他那姿态挺拔的背影很有魅力,仿佛有一种浓浓的书卷气笼罩在周身附近。

    或者闭目沉思,或者捂面细想,或者下意识地转动中性笔……每一个个人习惯动作都那么撩人心弦。

    三张试卷完成后,李凡扭头喊道:“顾老师,顾……诶,你干嘛?”

    顾亚婷此时正斜靠在房门一侧,目光中凝固着满满的欣赏,脑袋里则全然是放空状态,被冷不丁喊了一嗓子后,她如梦惊醒,面颊微烫,她略显慌张地道:“我就是监督一下你,免得你偷懒。”

    三张试卷,没有一处改动的地方,字迹秀美工整,大题的各个步骤逻辑也非常严谨,顾亚婷看到这三张试卷后,不禁有些怀疑了,这是120分选手的水平?

    但是,神奇的是,三张试卷总分都在120到125之间,这也说明了李凡的成绩的确是这个水平。可这三张卷子的难易程度并不相同啊!怎么做出来的成绩还相差无几呢?

    望着顾亚婷那充满疑惑的目光,李凡道:“怎么了?”

    “你觉得这三张试卷哪张最难?”

    “都差不多少啊,我对数学题的难易程度没有什么概念,怎么了?”

    是没概念,在他那里都简单,就是有的稍微计算过程复杂一些,需要多费一些脑细胞而已。

    顾亚婷又看了一遍这三张试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但又说不出来。

    给李凡补课是既轻松又充满疑惑的,走出李家大门的时候,顾亚婷还是糊里糊涂的。

    有些知识点明明不是那么难于理解,可李凡却钻了牛角尖,死活说不透,有些知识点明明很难,但在他却毫无压力,这不符合逻辑啊。

    如果非要解释的话,那就是,天才的“脑回路”和正常人不一样,不然就解释不通了。

    顾亚婷车门,一边开车一边满脑子都是这个世界难题。

    什么情况呢?想不通啊。

    砰!

    拐弯儿的时候略一分神,追尾了,幸好问题不大,小摩擦。

    前车中年大叔气呼呼地下车,走过来敲了敲车窗,“会不会开车?驾照怎么下来的?花钱买的啊?就这么大点儿弯儿你还能怼上,妹妹水平可以啊……”

    面对一顿数落,顾亚婷只能连连道歉,然后补了一句:“对不起,我是女司机!”

    “女——”中年人嘎巴嘎巴嘴,“好吧,你有理你赢了。”

    ……

    接下来的日子,顾亚婷给李凡补课的时间非常充足了,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到李凡家亲自授课,然后在晚上11点后驱车离开。

    这天晚上,她终于发现自己被耍了,因为她无意中看到了李凡上学期的期末考试试卷,那里的一道满分大题所涉及的知识点,这货现在竟然口口声声说不懂!

    破绽一旦露出来,那么接下来所有的事情都好理解了,顾亚婷端着期末考试试卷气鼓鼓的,没想到被这孙子耍得团团转,还害自己追了尾,你个大骗子。

    客厅里传来李凡的脚步声,她连忙将试卷重新夹到地理教材里,然后开始活动身体各个关节。

    李凡刚一进屋,顾亚婷飞起一脚轻轻地踢在了他的下巴上。

    “干嘛啊你?”李凡揉了揉下巴,不明所以。

    “不干嘛,就想踢你。”

    顾亚婷说完后,又压了压腿,然后向李凡投去了阴冷的目光,“这次踢你耳朵。”

    李凡连忙挥手求饶,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有舞蹈基础的女孩儿就是好,说不定以后能解锁很多姿势呢。

    顾亚婷疑惑地问:“你在想什么?”

    李凡很清白地道:“我什么也没想啊!”

    “不对,你的眼神怪怪的,一定没想什么好事儿。”

    “绝对没——”

    李凡这话音未落,下一脚已到耳边,嗯,有舞蹈基础的女孩儿,就是好。

    ……

    顾亚婷已经明了真相了,但接下来的每天晚上,依旧会准时准点儿地出现在李凡,然后对李凡孜孜教导。

    “顾老师,这个题怎么解?”

    “你好笨啊,听我说啊……”

    ……

    “李凡,我制定了一个学习计划,基本上能让你高考达到140分。”

    “谢谢顾老师。”

    ……

    这样的日子持续几天后,李凡很快就惴惴不安起来,毕竟顾亚婷的特招名额还没准儿呢,这不耽误人家姑娘的远大前程么。而且,李凡深度怀疑顾亚婷的开车技术,很担心她路上的安危。

    这天晚上,补完课后,李凡送顾亚婷走到了小区,目送她坐进车里后,他决定告诉她真相,但又怕她暴怒下“吼”地一嗓子惹得整个小区鸡飞狗跳的。

    得了,等她回到家后再电话解释吧。

    “慢点儿开!”李凡嘱咐道。

    顾亚婷信心满满地道:“放心吧,咱这技术在这摆着呢!”

    “得了吧你,你一定要对外面的花花草草手下留情!”

    ……

    每天晚上,李凡都会给顾亚婷挂一个电话,询问一下是否安全到家,今晚也不例外。

    大约半个小时候,李凡拿起手机,准备找借口辞退家庭教师,如果辞不退,那就只好向这丫头老实交代犯罪过程了。

    电话接通后,李凡道:“到家了么?”

    电话那边儿,“到家了啊。”

    “其实吧,我觉得我数学不需要补课了,你也看到了,我极限估计也就120多,没必要冲刺140分以上。”

    “别闹了,我说过我要把你培养到140分的,本姑娘向来不喜欢半途而废!”

    李凡咧了一下嘴,挠了挠头,只好道:“其实吧,我又不用参加高考,毕竟有保送名额,你不一样啊,你还得高考呢,你时间现在太宝贵了,而我则是可考可不考,我这不是坑你呢么,亚婷,谢谢你啊,你安心准备高考,现在对你来说太关键了。”

    “诶,李凡,你瞧不起谁呢?你觉得就你能获得保送名额,我就不成么?”

    李凡连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而是,现在特招工作还没开始呢啊。”

    “李凡,我一定是保送的,这个你放心好了,不然你以为本姑娘有这耐心在你身上耗啊,你以为你谁啊?小样吧!”

    李凡无奈了,“姑娘,自信是好的,但万一呢?”

    “没有万一!”

    “你哪来的自信啊,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啊?”

    “李凡,你信不信我拿出奖状能砸死你?我高中各大考试从来没有跌出过年级组前五,基本上每次都是前两名,保送无忧。而且我们是师大附中。”

    “可是,万一呢?”

    “没有万一,再说一遍,我们是师大附中!师大附中每年晨华大学保送名额16人,京大18人,名额很满的。”

    “可是——”

    “没有可是!你这人怎么这么疑东疑西的?周日我领你逛下我们学校档案馆成不?让你看看历届师大附中的学生会主席有谁没获得保送资格!”

    ……

    第二天,李凡又给在师大附中工作的亲属挂了一个电话,那边儿的语气明显更加自信:

    “顾亚婷保送是板上钉钉的,没什么疑问啊!成绩顶尖儿,荣誉无数,放心吧,百分百保送。别说顾亚婷了,就是文科年级组前50名全是北大的,保送的就占了近20人,别忘了,我们是师大附中!”

    好吧,东北三省最好的高中,低估你们了成吧?

    既然如此,李凡便彻底放下心来,然后,两个人互相欺骗,直到高考结束。

    ……

    高三的日子过得飞快,一眨眼的时间,李凡已经回到春城近两周了。

    他过得倒是挺自由挺惬意的,但是有些人却度日如年了。

    这天早晨,李凡刚订好了去外省参加《国学小名士》的机票便收到了陆丫丫的催稿电话,这是他收到这类电话的第10次,基本上回到春城的每一天,李凡都会被陆丫丫磨上一阵子。

    李凡不是不想给稿子,而是这种考证研究不能太敷衍太马虎,一定要准确无误后才能发表,甚至要推敲每一个字眼儿。

    李凡既然想将“新考据学”的学派概念做起来,那这就一点都不可马虎,毕竟以后自己可是这一学派的开拓者,那是起标杆作用的。自己一定要做到每篇文章都完美无瑕,做到考证完备具体,让他人从此无证可考。

    不过最新的一篇稿子已经基本成型了,修改得也基本差不离儿,今晚再润色一下的话,就可以发表了。

    李凡对电话那头道:“丫丫姐,今、明两天给你稿子,正常来说,今天晚上就能完稿,别急啊。”

    “好,等你好消息!”

    ……

    陆丫丫放下电话后,整个人顿时神情一阵轻松,她终于从李凡口中得到准信儿了。

    李凡对于《国学时代》来说,一是流量担当,二是品质保证。李凡发表的几篇文章那可是足足地引起了学术界的大讨论,尤其是他在文章中所倡导的“新考据学”的概念,更是引起了学术界的高度关注。

    对上,李凡的学术水平得到了“正品”专家和教授的一致认可(专家认可的是李凡的学术能力,但未必是李凡的考据观点。)。对下,李凡则吸引了无数的网友的持续关注。

    网友们虽然看不太懂李凡的文章,但是都很八卦好奇,总想着李凡继《出师表》《古文尚书》后,又会把什么弄成伪书。

    可是,这一晃10多天过去了,李凡的作品怎么不更新了呢?

    这个是正常现象,文学研究很多学者一两个月拿出一篇就不错了,甚至一年半载都拿不出来,这个可不是网络,能达到天天更新的状态。

    但网友们可等不及,评论区各种留言轰炸,都等得颇不耐烦。

    至于《国学时代》上上下下的员工,那就更不用说了,都在翘首期盼着李凡的新稿子。

    虽然app上也有很多其他名家的作品,但是李凡作品的个人风格太强烈了,既有内容又有个人标志性,这个其他作者明显写不来。

    就算其他人的稿子能达到李凡稿子的精彩度,但也没有李凡的流量,况且还达不到。

    此时的编辑部内,众人听说李凡的稿子今天能到,顿时喜气洋洋起来:

    “太好啦,读者们已经催稿10多天了,李凡再不更新,我感觉读者们要起义啊!”

    “这个李凡也是,你倒是快点儿写啊,不知道你是我们的年终奖啊?”

    “等今天晚上的喜讯咯!”

    ……

    晚上,陆丫丫没有提前下班,依旧坐在办公室内苦苦等待。

    她的实习工作这几天也要到尾声了,接下来便要回到京大安静上课,放弃这份工作还蛮可惜的,毕竟,给李凡编辑整理稿子的成就感真的很大。

    等啊等,足足到晚上8点半,她的qq终于传来了李凡的稿件。

    标题则是:《《今文尚书》考据研究》。

    qq提示音一响,身边正先聊天的同事顿时围到了电脑屏幕前。

    一个美工疑惑道:“诶,《尚书》之前不是考证过了么?”

    陆丫丫解释道:“之前那个是《古文尚书》,这个是《今文尚书》,不一样。”

    美工莫名其妙,“尚书还能分出古今来,不懂啊!”

    陆丫丫笑笑,她刚要点接收文件,可对方突然取消传送了!

    众人大惑不解,这什么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