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真假纪晓岚
    今天这间小小的教室内竟然挤进了这么多学生,李凡其实也大感意外。

    除了一些高三年级组的英语落后生外,有一半的学生是高一高二闻讯过来的,这其中究竟有多少是打着学习的幌子来追星的,咱就不得而知了。

    讲台上,李凡挥舞着粉笔,写下一行大字:五种基本句型结构分析。然后,他继续绘制树状图解。

    而台下,有一部分同学奋笔疾书,快速纪录,而另一部分,则拿着手机,对李凡一顿拍照,由此可见,这里还是有大量的粉丝来“滥竽充数”了。

    台上,李凡道:“关于句子成分的划分,我这儿有一个顺口溜,大家背下来的话,会事半功倍。大家记一下。”

    李凡说罢,在黑板上将这个顺口溜写了下来:

    主在前、谓在中,宾语、状语后面冲。

    短语定语主宾后,形、代定语主宾前。

    间宾直宾紧相依,直、间之间to、for连。

    宾补位于宾语后,地状常在时状前。

    李凡写完后,背着手开始踱步,只是突然间,他猛然抬头:“不许拿手机拍照!”

    窗外的钟老师惊得一哆嗦,连忙收起举在半空中的手机。

    室内。

    “我说过多少遍了,之所以你们英语成绩不好,有很大一方面原因是因为懒惰,你们要是不亲手抄,我就不往下讲了。”

    钟老师恍然,哦,没说自己啊。

    钟老师回到办公室,见程老师在室内,他兴奋地说道:“我发现李凡这孩子,不仅仅国学好,而且英语方面,也非常有独到之处,他每天晚自习时在三楼一间教室给落后生补课,明天咱们一起去听听?”

    “他再有独到之处,还能有咱们英语老师强啊,咱们就靠这吃饭的。我今天也听说李凡开了英语兴趣班,诶,一个孩子讲课,咱们老教师去凑什么热闹?”

    钟老师问道:“你真不去?”

    “大哥,别掉价,虽然他是学校之光文化偶像,但,咱还得有点儿老师的样子。”

    钟老师叹了口气,然后只好向他展示自己手机里的战利品了。

    于是,次日晚上,教室窗外出现了两位英语老师,并且都端着手机在窃取“重要资料”。

    室内讲台上,李凡大笔一挥,写下:巧记-f(e)结尾的名词复数。

    下面则是顺口溜:

    树叶半数自己黄,

    妻子拿刀去割粮,

    架后窜出一只狼,

    就像强盗逃命忙。

    李凡道:“这个怎么解释呢,大家听我说啊,leaf(树叶),half(一半),self(自己),ife(妻子),knife(刀子),shelf(架子),olf(狼),thief(窃贼,强盗),life(生命)这9个名词变复数时,都要改-f(e)为v,再加-es。其他的以-f(e)结尾的名词则直接加-s变复数。”

    室内众学生连忙下手快速做笔记,室外,两个手机拍照按钮连忙纪录下来。

    李凡继续在黑板上写下一行字:巧记-f结尾的名词直接加-s变复数!

    顺口溜则是:海湾边、屋顶上,

    首领奴仆两相望;

    谁说他们无信仰,

    证据写在手帕上。

    李凡写下顺口溜后,快步走出了教室,但见两位英语老师正互相攀谈着,正慌里慌张地迈步离开:

    “钟老师啊,你班学生这次随堂测试怎么样?”

    “不太理想啊,程老师,你班呢?”

    ……

    李凡挥了挥手,道:“两位老师,你们?”

    “啊,我们路过!”

    “你忙你的!”

    ……

    一周很快过去了,室内的学生越来越少,因为牛犇犇把所有的粉丝和非高三学生都清出去了,不然太耽误时间了。而也没有教师再出现于课堂外。

    因为,课堂外的走廊人人山人海,挤得满满登登。

    即便到了高三,华国每周日也会给一天假期,主要给学生们洗洗衣服添置一些学习生活用品什么的,大家也能借此放松一下脑神经。

    周日这天,李凡上午约了牛犇犇,要给他开小灶补课,下午约了顾亚婷,要接受她的补课。

    之前谈到数学差的问题,顾亚婷倒是主动说要给李凡补课,虽然李凡保送了,但李凡倒是没有放弃高考的打算,也想到时候挑战一下,看看前世未得的高考状元,这一世能不能“混”一个。

    可,李凡可是曾经北大研究生,数学也是毫无困扰的,之所以上次考试数学只打了120多分,还不是自己藏着掖着的过于低调了么?

    不过李凡倒也没反对,权当是逗小姑娘玩儿了。

    牛犇犇的英语的确是差,完全没有语言天赋,李凡手把手单人授课三个小时后,便将培养同声传译的目标改为了争取困难生达到及格线。

    李凡放下钢笔道:“就这样吧,你先把我教给你的好好巩固巩固,下周咱们再进行下一个环节。”

    牛犇犇如释重负,虽然他能感觉出来李凡比老师讲得生动易懂,但是,他就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眼前永远朦朦胧胧的,始终找不到核心真谛。

    牛犇犇用了12分力气伸了伸懒腰,然后随手打开了电视机,就在这个时候,李凡的家庭教师上门了。

    “顾老师好!”

    “好!今天我带了点儿卷子,先摸摸你的底!”顾亚婷边换拖鞋边向室内瞥了一眼,才发现牛犇犇也在,她道:“牛哥也在啊?”

    “亚婷,你们闹什么?什么顾老师?”

    顾亚婷叹气道:“这不李凡数学太差么,非求我让我帮着补习,给我烦的啊!”

    李凡噗嗤一笑,也不知道谁死缠着自己非要给补课。

    顾亚婷从背包里取出试卷放在了桌子之上,然后手里拿着零食开始四下寻找果冻的身影,“妹妹呢?”

    “去幼儿园了!”李凡将果盘放到了桌子上,然后看起了电视。

    果冻还是难逃这一劫啊。

    电视里,此时正在播放着《纪晓岚传奇》,基本上和前世《铁齿铜牙纪晓岚》的剧情相雷同。

    几个人边扒橘子吃边看电视,时不时笑出声来。

    牛犇犇道:“这部电视剧真经典,重播了很多遍了,就是看不腻,还涨知识!”

    “涨什么知识?”李凡随手开始削苹果,“这类电视剧都是瞎拍的,胡扯蛋而已,严重扭曲历史!”

    “嗯?怎么了?”牛犇犇大惑不解。

    李凡道:“首先,人物形象就不对。电视剧里,纪晓岚翩翩君子,而和珅又肥又搓,但历史上的实际情况,纪晓岚是个大胖子,而和珅则是乾隆年间著名的美男子,精通满、汉、藏等多种语言,尤其擅诗文。

    而且,单说纪晓岚,根本就不是电视剧里所说的那个样子,这个人除了才华过人外,其他方面倒没什么可以称颂的。”

    牛犇犇脑袋上冒出了一个大问号,“不能吧,那可是我偶像啊!”

    “那咱们就先看看你的偶像的第一件事儿!首先,纪晓岚是重度的xing瘾患者。

    《栖霞阁野乘》中说,纪晓岚自幼禀赋超于常人,能夜间视物,一日不御女,则肌肤欲裂,脚要抽筋。

    《虫鸣漫录》里也说,纪晓岚自称是野怪转身,不吃米,光以肉为饭,一日须御数女,五鼓入朝一次,归寓一次,午间一次,薄暮一次,临卧一次,一次也不能少,有时候乘兴而幸,也是常有的事。

    有一次,纪晓岚奉命在翰林院编纂《四库全书》,因为工程浩大,纪晓岚和同事们日夜赶工,也很基本好几天没碰过女人了,这要是寻常人还没什么问题,关键这是纪晓岚啊。

    见纪晓岚两目暴凸赤红,乾隆大惊,问道:“爱卿这是怎么了?”纪晓岚则以实情相告:“皇上啊,想女人了。”

    乾隆大笑道:‘这个好办,赏宫女两名伴为左右,悉心服侍!’

    得到两名宫女后,纪晓岚顿时疾病全无,工作进展得异常顺利,最后,工作完成后,乾隆直接将两女赏给他作妾,然后,纪晓岚自云:奉旨纳妾。”

    这有点儿出乎牛犇犇的认知了,他疑惑地道:“真的假的?”

    李凡笑道:“你猜呢?而且,纪晓岚直到80来岁还色心不减,这就不给你举例子了,太多了。反正呢,纪晓岚狂爱吃肉,估计这种**oss级别的能力都是从这儿来的。

    纪晓岚好色是公认的,其二,结巴还毒舌!远不是电视剧里那个口齿伶俐的人。

    这货到底毒舌成什么样子呢,我给你们举两个例子!

    纪晓岚每次入宫当值没事的时候,太监就喜欢缠着他讲故事。有一次,纪晓岚又被某太监缠上,让他讲个故事,纪晓岚说最近没故事,某太监非得让他说一个,现在编也行。

    纪晓岚便故作思索状,说:‘有了,说有一个人。’说完,便闭嘴盯着太监看。

    太监见他不说了,便催促道:‘下边儿是什么?’

    你们说纪晓岚说什么?”

    牛犇犇:“说什么?”

    顾亚婷也往过侧了侧身,投来好奇的目光。

    李凡笑道:“纪晓岚说:‘下边没有了。’”

    室内笑声顿起,有某人捂着肚子娇躯不停地颤动着。

    李凡再道:“再讲一个。

    说有个老太监怀有文艺青年梦想,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和大才子纪晓岚讨教对联写作技巧,没想到又被纪晓岚涮了一把,

    有一日,这个老太监找打纪晓岚,出了个上联:‘小翰林穿冬衣拿夏扇,一部《春秋》曾读否?’

    大家注意这个上联,春夏秋冬可都到齐啦。你们猜猜纪晓岚这厮怎么对的?

    他竟然专门拿别人的生理缺陷开涮,给出下联,‘老太监生南方来北地,那个东西还在吗?’

    嗯,下联的‘东西南北’凑齐了,不过,你纪晓岚也忒不是东西了。

    谁他妈容易啊,你说你这么损人家太监干嘛啊?你这样容易挨揍知道不?

    人家想掉命根子啊?很多人都是小时候就被弄掉的,多数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到你这儿倒好,使劲挖苦人家,就像现在,你调侃一个残疾人试试!”

    牛犇犇好奇地问道:“诶,李凡,你说,为什么太监爱弄权啊?”

    “这句话大错特错,大部分人都爱弄权,古往今来都是这样,现在领导身边的红人,有几个不狗仗人势的?是不是也很‘太监’?

    而太监更容易在皇帝皇后妃子身边得宠,颇似现在的秘书。

    你要是把太监当人看就不会有先天歧视了,关键是你从根儿上就没把太监当人看。其实他们就是很正常的一个群体,有善有恶,有忠有奸,你想女人,可能他们也想,和咱们身体完整的人一样。

    假设把你牛犇犇弄到皇帝身边当个太监,我感觉你也坏不到哪儿去。”

    牛犇犇认真地想了想,道:“能不能把我弄到妃子身边?”

    顾亚婷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不是皇后?”

    牛犇犇连忙摇头:“不不,皇后岁数都大!”

    接下来,李凡又把纪晓岚说了一个遍,什么徇私舞弊、小肚鸡肠等等,这与大众认知的纪晓岚相差十万八千里。

    牛犇犇这个粉丝不得不清醒了,原来,电视剧都是骗人的。

    《纪晓岚传奇》播完后,继续播台,下个频道正播放着电视剧《红日》的主题曲。

    李凡见状顿时头大,吐槽道:“你们看着吧,典型的40分钟电视剧,片头曲尾曲各占3分钟左右,前情回顾占5分钟左右,然后电视剧正文连30分钟都不到,弄不好再给你插一条广告,奶奶的,玩儿爹呢?”

    果不其然,还真是这样,片头曲一结束,马上就是连绵无绝期的前情回顾。

    牛犇犇问道:“那还看不看?”

    李凡无所谓地道:“随你们!”

    顾亚婷拿过遥控器,开始翻台,找到了自己最爱的一部韩剧《那个男生有点儿帅》,然后美滋滋地看了起来。

    “这个电视剧好无聊啊,狗血套路,诶你们女孩子,怎么都爱看这种电视剧?”李凡拉了一下牛犇犇,道,“瞧瞧,这丫头眼圈红了,就这么一煽情,就被这小帅哥感动了?”

    顾亚婷严词纠正:“那是大帅哥,起码比你帅!”

    牛犇犇立马反驳道:“不可能,10个他也比不上李凡!”

    李凡点了点头:“我不便发表言论,不过,我觉得吧,10个有点儿多了,5个吧!这种韩剧就骗骗小女孩儿或者少妇阿姨什么的,有内容的女人谁看这个?让你看看我爱看什么,老七,说说我平时爱看什么!”

    牛犇犇道:“西京热、二本道、加勒比……”

    李凡立马踢了他一脚,“滚!”

    牛犇犇笑道:“其实我觉得我早该滚了,你们‘忙’着。”

    牛犇犇走后,顾亚婷被李凡一揶揄,也不看韩剧了,继续播台,这个台则播放着抗日神剧《抗战姐妹花》,明显,这又是一部很对她口味的电视剧。

    “这种电视完全是挑战国人的接受度,把敌人拍得如此不堪一击,我就纳闷儿了,敌人实力这么差,咱们八年抗战是怎么打的?这究竟是侮辱谁呢?某单位有时间限制这个限制那个的,这个不能播那个必须停什么的,怎么就没时间治理一下这些抗日神剧?”

    顾亚婷皱起了眉头,将遥控器往茶几上一拍,气呼呼地道:“李凡你实在太讨厌了,这个不好那个不好的,有种你拍个好的啊,就知道嘚吧嘚的,你烦不烦人?遥控器给你,找你的良心剧去吧。”

    姑娘靠在沙发上嘟嘴生气,李凡则拿起遥控器随便播台,很快,电视上再次出现了《那个男生有点儿帅》的画面。

    顾亚婷瞥了一眼,冷冰冰地道:“你不是不看韩剧么?”

    李凡正色道:“其实这个还是比国产剧强的。”

    “哦?哪里强?”

    “这个每集时间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