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校内影响力
    19中学高三年级组已经开学两周了,李凡回到家的次日,便背起了厚厚的书包来到了学校。

    他首先来到校长办公室,做京城之旅的“报告”。

    学生们都说校长永远都是一副凶巴巴的、不苟言笑的领导派头,不过李凡并不这么认为。

    李凡眼中的校长很和蔼可亲,他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慈爱的光芒,他面部那微微颤动的每根汗毛里都充满着关心和喜爱。

    校长和颜悦色地道:“小凡啊,既然晨华京大已经把话挑明了,那从此你也就自由了,去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吧。”

    李凡道了声谢后,校长继续道:“不过,你在学术研究上还要继续努力,争取再上一层楼,就比如说《诗词论》吧,还是有一定瑕疵的。”

    李凡疑惑地道:“那还请校长多加指导。”

    “这个,呃……那个,改天抽时间和你详聊,总之一句话,革命尚未成功,你小子还需努力!”

    “是的,校长,那个《诗词论》——”

    “改天和你详聊,我这还有个会,你先忙去吧。”

    见李凡关上门后,校长连忙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好尴尬。

    校长抽出一支烟,美滋滋地吸了起来,学校终于做出点儿成绩了。19中学成立这几年来,别说晨华京大了,就是浙大武大人大等都没考上一个,这下终于可以填写历史空白了!

    ……

    从昨天开始,整个校园里都在热议李凡同时被两大名校锁定了的这件事儿,在这所普通高中里,这就是本年度最热的新闻了,虽然并没有签署任何的协议,还没有产生实质效应,但是,可能有任何偏差么?

    全国两大名校二选一,这又是一个爆点新闻,这绝对比单独获得任何一所高校的入学资格更diao!

    从食堂员工到学生,再到教师、校领导,从卫生间到课堂,再到办公室,基本上全是热议的声音。

    学生之中:

    “咱们考这所学校就是考对了,你们看,咱们学校可是培养出了李凡这样的牛逼人物啊。”

    “我也向李凡学习,也要做一个牛逼闪闪的人物。”

    ……

    教师之中:

    “人家老陈今年是妥了,班里出来一个李凡,估计高考奖金够两年工资的了。”

    “诶呦,真羡慕老陈啊!”

    ……

    老陈的确是妥了。

    此时老陈笑滋滋地昂首迈步于校园内,春风满面,得意洋洋。

    一个老师带出一个晨华北大意味着什么?不仅仅是名誉,也和利益挂钩。

    国内教育是畸形的,从上到下都是畸形的。且单说说高考:

    全国10大名校有京大、晨华、武大、浙大、人大等等,虽然名列10大,但其中也是分批次的,假如你考上京大、晨华的话,那你注定风光无限,要是在小县城,弄不好县长都会接见你。但其他10大名校相比下则明显弱了一大截。

    毕竟有句话说得好,全国只有三所大学,京大、晨华和其他。

    一个学生考上京大晨华具体能给班主任带来多大的高考奖金,这个也和实际情况挂钩,也和地区地域挂钩。

    如果市里名牌中学的话,考上一个晨华京大,班主任获得的奖金在1万到5万奖金之间。如果带出的学生是省状元,那不用说了,很多学校能给到10万,甚至更多。

    相对于名校,普通高中奖励会更高,因为培养出一个晨华京大基本不可能,你培养出来就发达了。

    要是县城高中呢,那妥了,一个晨华京大班主任奖金5万起,一些高中甚至会达到10万左右,要是培养出高考状元的话,那……那……

    当然每个地区都不一样,南方北方也不一样。

    老陈觉得自己要发笔小财了,至于学校能给自己多少奖金这个他真不知道,19中也没有先例。19中每一年考上三两个10大名校就烧高香了,今年突然凭空冒出个李凡来,就看学校表现了。

    老陈心中给自己估量了一个数字,最起码奖金5万起,要是低于5万的话,老子转校!自己可是培养出李凡的人,就看学校放不放人?就看其他学校收不收自己?!

    老陈此时估计忘了一个重点,李凡成才和你有毛关系啊?

    他越想越美,回到办公室后,则一边小声哼歌一边翻看学生档案。

    高三开学了,每个班级自然要接收复读生。因为学校并没有专门开设复读班,所以,来19中复读的学生就需要分散到各个应届生的班级中。

    老陈班级已经爆满了,原先也就50个学生,现在倒好,直接扩充到了80人!

    班里来了30左右个复习生,而且这还是老陈精挑细选的,之后淘汰的那一批才分进其他班级,把那些班主任羡慕的啊,那都是奖金啊,考上一个本科生奖励500元,一个重点1000元,一个985奖励3000元啊。

    就在这时,有学生敲门。

    “陈老师好,我想插到您班复习,可以么?”

    老陈扫了一眼,问道:“高考过本科线了么?”

    “那么,差2分。”

    老陈道:“哦,那你去实验班找董老师吧。”

    “可我就想上您班?”

    “实在装不下了,去实验班吧,他们班名额还没满。”

    不多时,又进来一对儿母女,老陈惯例问到高考成绩。

    女生:“我听说啦,您现在低于本科线不要啦,我过啦。”

    老陈来了兴趣,问道:“过了几分?”

    “我考420分,过了5分。”

    母亲也颇自豪地道:“对,我姑娘本来已经被咱们省的工大录取了,但是自己不甘心,想要冲击一下名校!毕竟咱底子有!”

    老陈犹豫了一下,“这个分有点儿低啊,你去实验班找董老师,他班有名额。”

    “您……您怎么又提标准啦?拜托嘛,我一定好好学习。”

    “陈老师,我姑娘可过了本科线啊!”

    “这个……”老陈犯难了,班级里教室就那么大,本来计划插班10个左右正好,现在明显超标了,班级里挤得满满登登的,过道走人都费劲,太胖的都容易卡到,现在本班的学生都已经怨声载道了,不止一次和自己反映过这个问题。

    就在母女二人苦苦求情的时候,李凡敲门进来了。

    “呀,李凡!我想和你一个班,我是来咱们学校复读的,高考成绩420分。”

    420分不错了,吉森省录取线低,这姑娘再学一年的话,考个好本科基本没问题,甚至有希望冲击重点。

    李凡笑道:“这成绩真不错哈。”

    “嗯,帮我求求情嘛!”

    李凡扭头道:“求什么情?老师,这么好的成绩你不收啊?”

    老陈点了点头,“好吧,姑娘,把这个表填了,然后去三楼财务交钱。”

    “谢谢老师,谢谢李凡。”女生向老陈鞠了一躬后,转身跟着母亲欢快地走了。

    李凡还是很纳闷儿,“怎么420分的不要?”

    老陈推了推眼镜,“等你回班就清楚了。哦对了,你虽然获得了京大晨华的入学名额,但是呢,要胜不骄败不馁,人生路还长着呢,上课该听讲还得听讲——”

    李凡打断道:“老师,我自由了!”

    “自由个屁,打牢基础,免得上大学的时候跟不上。”

    李凡再道:“老师,我真的自由了!”

    “对于高考而言,你是自由了,但老师希望,你的人生要获得更大的成就,所以,我对你要更加的关心和培养。”

    李凡刚要说话,但见门外有声音响起:

    “陈老师,他自由了,随他吧!”

    老陈回头一看,连忙起身:“校长。”

    ……

    校长要和老陈谈工作,李凡不便打扰,然后背着厚厚的书包,离开办公楼,向教学楼走去。

    一路上困扰从从,师弟师妹们手机举得高高的,照个不停。

    高二高三学生还成,主要是高一新生太热情了,李凡走到哪跟到哪,直到上课铃响起的时候,才离开了一大群,不过还有胆子大的,课都不上,就跟在李凡套热乎。

    盛名所累啊,李凡也很无奈,谁叫咱们出名了呢。

    咱们再数一数啊,诗词、成语大会双料冠军、世界纪录保持者、《国学时代》名家专栏特邀作家,各大搜索引擎里的百科介绍:华国独一无二的文化偶像,风靡校园的文化符号……

    李凡来到自己班的门口,转身对众人笑道:“那个,大家回去上课吧,学习要紧。”

    到此,紧紧跟在屁股后的学生们才不甘心地各回各班了。

    李凡不停挠头,这可怎么办啊,还有一年才上大学呢,这一年得烦死。

    学生追星情结初高中最甚,到了大学就渐渐冷却了。起码在京大,李凡就没有什么困扰,只不过回头率高了那么一点儿,才99而已。至于没回头的那些,原谅你们眼瞎啦!

    推开门的那一刻,李凡终于知道为什么420分进不了自己班了。

    这还是人呆的地方么?

    整个教室里就空留出一条窄窄的过道,桌子和椅子之间也基本没有空隙。里外出、进则需要屈腿蹦。

    纳尼?hat?干嘛啊?

    如果在往班里加学生,那没有办法,只能往窗台上坐了。

    第一节是早自习,李凡回到班级后,自然和老同学们扯起了咸淡,那些新来的30个复读生则死死地盯着李凡,观察着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然后他们惊奇地发现,这个红遍网络风靡校园的当红偶像原来也说脏话,也开黄腔,也吹牛逼,也扯咸淡!

    普高的学生选择复读的话,基本很少选择自己学校的。19中学上届的考生留在学校复读的没几个,基本都去实验班了,因为土著们知道,李凡绝对不是老师培养出来的,19班整体教学质量也很中庸,除了老陈和小玲老师的确牛逼外,其他老师明显水平不济,而实验班才是19中当之无愧的王牌。

    但其他学校的复读生可不知道这些,他们只知道李凡在哪个班哪个班就是最好的班。即便他们有所了解,但还是愿意选择8班,总觉得能在李凡身上学到些什么。

    能学到些什么呢?

    李凡打开鼓鼓的书包,往外一本本地拿书籍:《数码时代》《一个上尉的风流人生》《古代钱币文化》《怎样证明你不是个精神病人》……

    这都什么啊?教材呢?

    一摞摞书摆完之后,李凡则趴在桌子上翻看起来,而教室里也重归安静。

    高三了,所有人奋战高考的热情空前强烈,调皮捣蛋的同学们也收下了心,这最后9个月的冲刺时间,对于一部分人来说,真的是决定人生命运的,所以三分钟热度烧得极旺。

    牛犇犇挂上了一副眼镜,莽气十足的他竟然还显得清秀了一些,渐渐向斯文败类靠拢。

    李凡轻轻碰了碰他:“你现在哪一科吃力?”

    牛七轻叹了一口气,道:“英语啊!其他科目还成,考本科很轻松,重点没戏,英语太拉后腿儿了。”

    “我教你吧。”

    牛七道:“用不着!我已经放弃鸟语了,天生学不来。”

    “那你也得学啊,你既然放弃了篮球这条路,那就好好冲刺一下。”

    牛七一脸的忧愁:“大哥,我基本上只认识26个英文字母!”

    两个人正低声说话呢,门外有女孩儿敲了敲门,然后走进室内四下张望起来。这女孩儿就是在老陈办公室的那位复读生。

    “艹,有他妈来一个!”牛七非常郁闷地低声爆了一句粗口,然后敲了敲前排的同学道,“小武,往前挪挪。”

    “滚犊子,不挪!”

    牛七给了李凡一个眼神,然后两个人一起向前用力地推桌子。

    李凡、牛犇犇用力往前挤,前排就使劲往后靠,桌子和椅子咯吱咯吱响个不停。

    牛七有些急躁,“小武,别闹了,来新同学了!”

    小武突然猛然回头,情绪非常激动地道:“是我闹么?你看看咱班还有地方了么?你作为班长,你倒是跟老陈反应一下啊?”

    “我怎么没反应?”

    “反应个屁,你看看班里现在挤的,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哪个班级里装80个学生了?你这班长怎么当的?”

    牛七霍地往起一站,结果没站起来,双腿别住了,面红耳赤地道:“我他妈有啥招?”

    “诶诶,都少说两句。”李凡拍了拍两人,做起了和事佬。

    小武扭过头啪地翻了一下书本,牛七重新则双手分别拄着椅子和桌沿儿,双腿弯曲,往出一抽,终于从狭窄的空隙中脱身,然后踩着桌角啪啪两步,一跃而出,去给新同学安排座位去了。

    李凡拍了拍小武的肩膀,道:“干嘛啊,气儿不顺啊?至于么?”

    “怎么不至于?你个罪魁祸首!”

    李凡嘎巴嘎巴嘴儿,无言以对。

    牛七给那个女生安排座位并不顺利,前排挤满了,中间并排三张桌倒是能塞进去一个,结果那几个学生死活不同意。

    “班长,太挤啦。”

    “根本坐不下!”

    “要不换个班吧,其他班有的是地方。”

    ……

    站在牛七身边的女生眼前浮现出一层水雾,两手紧紧地合在了一起。

    牛七无奈,又走到下一排,道:“你们挤一挤,空出点儿地方。”

    一排同学没人说话,一言不发地低头看书。

    牛七继续往后排走,脸色极其难看:“能挤出点儿空间么,你们这儿地方稍微大点儿。”

    “七哥,真没地方了,要不让这位同学换个班吧!”

    牛七转身道:“那个,其实1班比我们班好,他们是实验班,你明白我的意思?”

    女生扭头望了望后排的李凡,心想你们就骗鬼去吧?老师说1班是实验班,有学生也说一班好,一班那么好怎么没培养出李凡?一班是实验班怎么没把李凡吸收过去?一班是有最好的教师资源,那为什么这些班中,就8班学生最满?

    复习一回,一定要在最好的班级!钱都交了,老师都许可了,谁也别想赶走我!

    女生低下头,鼻子一酸,哭了。

    牛七叹了口气,突然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砰”地一声巨响,全班同学吓了一跳。

    牛七板着脸,怒道:“我他妈说话是不是不好使了?痛快儿给我倒地方!”

    这排同学连忙开始移动椅子,不敢再多言。

    牛七又对女生道:“你,去后勤自己搬椅子。”

    “后勤几楼啊?”

    “到办公楼自己问去!”

    牛七一脸的恼色,回到了座位。

    李凡推了他一把,没让他进去,皱眉道:“人家一个女孩子,前楼到后楼多远呢?你去帮人家拿椅子去。”

    牛七板着脸道:“要去你去,罪魁祸首!”

    “我……”

    李凡无奈了,自己不应该是班级之光么?怎么成了班级的罪魁祸首了?

    李凡万万没想到,因为自己一个人,那么多人的都或多或少受到了一丝影响,有些人得到了利益名誉,有些人也多了一点儿不便。

    8班明显多的是不便了,因为一个李凡,竟然引得若干外校生扎堆儿往班里插班,这明显会引起土著同学的怨言。

    张萌萌起身道:“咱们一起去找老师吧,别再往班里招学生了。”

    “走吧,再去一次吧!”牛犇犇点点头。

    “我也去!”

    “带我一个!”

    ……

    李凡撇撇嘴,这是要逼宫?

    “凡哥,你别坐着了,不因为你能么?”

    “就是,还像个没事儿人似的。”

    ……

    李凡无奈,好吧我错了。

    他起身,看了看站在狭窄过道旁的消瘦的姑娘,道:“同学,先坐我那吧,我回来给你带把椅子。”

    女生怯生生地问:“我,我能留在咱班么?”

    “应该没问题,”李凡低头悄声道,“你傻啊,1班好,好老师都在1班呢。”

    女生心想:还骗我,连你也骗我!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