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我的继承者
    总有某些人说李凡是混在文化界的小流氓,对于这个别致的称呼,李凡坚决不同意。

    普及文化有错么?传承历史有错么?梳理历朝历代风俗人情衣食住行有错么?

    嗯,没错!绝对没错!

    食堂内,一张桌子上摆了几道硬菜:萝卜汤、萝卜汤、萝卜汤……

    桌子前面围着几个年轻人,大家正在吃早餐。而靠近过道一侧,则依次摆好了几件行李箱。

    “要说这古代太监啊,有意思。华国的典籍文献中,关于太监的最早记载出自《春秋左传·僖公二年》,里边提及一个叫‘寺人貂’的人,他是齐桓公的宠臣。有记载说他为了取悦齐桓公而‘自宫’了,借此获取荣华富贵,现在华国统一的说法是这哥们儿是太监的鼻祖。这个我持有保留意见,改日考证一下,发个文章。”

    杨硕求问道:“李凡,那太监为什么叫宦官呢?”

    顾亚婷彭慧也齐齐看向李凡。

    李凡放下筷子,纠正道:“说到这儿就太复杂了,首先,你这个问题就是错的。”

    “哦?怎么错了?”

    李凡道:“在人们的印象里,宦官与太监是一码事,其实两者是有区别的。据考证:其一,最早的宦官并非都是阉人。其二,宦官与太监在封建社会的概念是有别的。古代宦官是对在皇宫里为皇帝及其至亲服务的官员的总称,并不都是阉割的。而‘悉用阉人’是在东汉之后。

    太监一词的出现最早在辽代,是辽代政权机构中的官员称谓之一……到了明代,太监和宦官有了较固定的关系。充当大监者必是宦官,但宦官并不都是太监。太监是宦官的上司,是具有一定品级、俸禄的高级宦官。

    太监成为宦官的专称是从清代开始的,并一律称‘太监’,地位也在清代跌入了谷底。因为不赋予什么职权,前朝很多太监的职责基本上都被清朝设立的内务府剥夺去了,太监基本沦为了只能安心伺候主子的奴才。”

    杨硕点头道:“嘿,他们这明显是欺负残疾人啊。哦,难怪清代没出现什么权倾朝野的大太监。”

    李凡笑道:“对,的确没出现过。”

    彭慧质问道:“那你同宗李莲英——”

    “你同宗,你同宗!”李凡剜了她一眼,道,“雍正皇帝规定太监品级以四品为限,再加上,清代又以太监为轻,所以太监根本没有实权。

    单说李莲英,光绪五年,李莲英出任储秀宫四品花翎总管,这已经是官职的极限了。光绪二十年,46岁的李莲英被赏戴二品顶戴花翎,但这不过是一种荣誉的象征而已。”

    彭慧道:“可是群臣都怕他啊,很多人都被他敲诈勒索了。”

    “群臣怕的不是他,是老佛爷。他没有任何实权,不过是狗仗人势而已。慈禧一挂,他就废了。让我给你讲讲什么叫做真正的实权太监!

    比如说赵高,太监宰相第一人,指鹿为马,他把一只鹿献给秦始皇二世,并道这是马,二世则说这是鹿,朝廷上下一半大臣都纷纷站队,说这就是马,结果直接把秦始皇二世弄迷糊了。这才叫实权!

    再比如说童贯,独领兵权二十余载,权倾朝野,屡战屡败,却兵权不崩,这叫实权!

    ……

    和这些大太监比,他太菜啦!”

    杨硕笑道:“咱们国家的宦官太监也算是民族特色了!”

    “谁说的?宦官并不是我国惟一的独特的历史现象。据考,宦官具有很强的世界普遍性。距今三四千年前,古埃及、古希腊、古巴比伦、印度王国,都曾出现过宦官这一特殊群体。

    而且,还有一定可能,宦官是外来产物也说不定。”

    “不能吧?这是咱们自己的啊?”

    “这个真未必,等我再考证考证。”

    “凭什么不是咱们的啊?”

    李凡翻了一个白眼儿,道:“诶诶诶,千万别学某国,咱们要正视历史。别像他们似的,孔子是他们的,西施是他们的,孙悟空也是他们的。这个太监他们要是想要,就给他们吧。”

    杨硕挑了挑眉,道:“李凡,我一直好奇,你说太监为什么要娶媳妇啊?”

    “这个原因太多了,有心理变态说,有主子赏赐之说,有居家伴侣之说等等,还有从医学上进行阐明的,比如说没阉干净后期又长出来了。

    宫廷里的小太监,每三年要看一看,每五年再查一查,看是否有凸肉长出,这是宫廷规矩。但是宫廷中的事情,又不能简单以常理揣测。比如说如果某贵妃对某小太监青睐有加,那么她只要对检验的太监说一声‘免了罢’,那也就真免了,然后,妃子再——”

    李凡说到这儿,向杨硕挤弄了一下眼睛,然后两人一起“放荡”大笑。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顾亚婷彭慧齐齐白眼儿送上。

    李凡再道:“明朝人的笔记《枣林杂俎》中,就有关于魏忠贤的‘玉jing重生’之说,生理学角度也有关于‘xing基因启动’的说法。

    说到这儿,有个‘对食’的说法,就是指太监和宫女之事的,当然这多指他们相对短暂的交往,而长期稳固关系则称为‘菜户’。”

    顾亚婷皱眉道:“你说的并不全面,对食还有其他意思。”

    吼吼!

    李凡闻言大喜,这姑娘竟然懂这些?竟然也是行家啊。他笑问道:“那还有什么意思,请赐教!”

    顾亚婷欲言又止,最后道:“不知道,你自己查资料去!”

    李凡乐呵呵地看着她,“是不是‘磨镜’啊?”

    彭慧疑惑道:“什么是‘磨镜’?”

    李凡道:“古代指女女之间的恋情。”

    彭慧继续求知:“那为什么叫作‘磨镜’呢?”

    顾亚婷拉了她一下,给她眼色道:“别听他胡扯。”

    彭慧一头问号,对顾亚婷道:“你知道么,要不你告诉我?”

    顾亚婷立即低头,表明清白,“我不知道!”

    彭慧将目光移向李凡,好奇心大作,问道:“李凡,究竟为什么叫‘磨镜’啊?”

    李凡摇了摇头,“这个和你个小姑娘不方便说,你回去查资料吧。”

    “不嘛,你告诉我嘛,我不小啦!”

    杨硕也靠近过来,好奇地道:“对,快说!”

    “呃……小慧,你的尺度是多大?”

    彭慧豪迈地挥了挥手,道:“我没尺度,尽管来吧!”

    “就喜欢这样的女孩儿,豪放。为什么管女女之间叫‘磨镜’呢,是源于一种体位,‘磨’,动作也,‘镜’,两部位基本雷同,像照镜子一样,这就叫磨镜!”

    杨硕秒懂,不停地拍着巴掌,道:“妙哉妙哉!”

    彭慧看了看恍然大悟的杨硕,又看了看低头独自吃饭的顾亚婷,她一时之间还是没想通,于是继续问道:“凡哥,麻烦再讲细一点点。”

    “边儿去,再细就涉huang了!”

    杨硕好奇地问道:“李凡,那太监和宫女之间,怎么那个?”

    “边儿去,改天私底下单独授课!”

    彭慧连忙举起手兴冲冲地道:“我能旁听么?”

    ……

    隔桌有两位数学系的教授此时正在吃早餐,他们两人自始至终一言不发,都支着耳朵仔细地听着,见那四位青年男女走后,两个人终于说话了。

    “那小子就是文学院提前内定的特招生?”郑龙教授问道。

    “对,看来是一个披着学者外衣的小流氓,哈哈哈。”

    得,又被叫小流氓了。

    ……

    四个人来到机场。

    李凡、杨硕和顾亚婷是一路的,他们三个直飞春城,回家了。

    飞机上,三个人闲聊。

    杨硕问道:“李凡,刚刚谁的电话啊?你又要参加什么节目?”

    “《国学小名士》。”

    “那不是一帮小孩子的节目么,你碾压孩子有意思么?”

    “不不不,客串一期嘉宾老师,指导指导。”

    “牛啊,现在已经开始走向导师的岗位啦?”

    李凡大笑道:“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帅李厉害啦!”

    “那你看看。”

    ……

    一个吹牛逼,一个捧臭脚,两个人不亦乐乎的穷开心。

    顾亚婷看着非常“无耻”的两个人,双手深深地抓了抓头发,然后拿出3播放器,插上耳机听起了音乐。音乐自动循环,片刻后,播放器里响起了一段评书:咱们上回书说到,少帅张学良披挂整齐……

    顾亚婷拔下耳机,眯着眼睛望着李凡,直接把李凡看慌了。

    “怎么啦?”

    “你什么时候又往我播放器里传的评书?”

    “那个,呃……你这hifi级别的播放器,音质好!”

    顾亚婷的深眸中不停地向李凡投掷出飞镖菜刀,不过,很快,她神色一变,突然认真地问道:“你能给我说说你要提倡的新考据学么?研究方向是什么?理论基础是什么?价值又是什么?”

    “干嘛?”

    “没什么,爱说不说。”

    “那就不说了,累了,睡一觉。”李凡仰头便睡。

    顾亚婷拉着李凡的胳膊道:“你还真不说啊?”

    李凡睁开半只眼睛,道:“改天单独授课。”

    “切!”

    ……

    李凡飞离京城,背后背着的则是很多人的深切期盼,有人准备合同,有人等着产品上市,所有人都在盼着李凡能再上一个台阶,继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虽然这两个月的时间内,他满满登登的行程和精彩表现,已经成功塑造了独一无二的文化偶像的个人形象,但是,很多人对他的期望明显是极高的,因为他有那实力,他这两个月来所展现出来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游刃有余,他的未来之路注定一片坦途。

    期望越大,压力越大。幸亏李凡十八般武艺在身,自信心还是很足的。

    下了飞机,打车回到超市,他快步走了进去,道:“爸妈,我回来啦!”

    老爸在摆货,牛犇犇正帮着打下手,老妈则抱着果冻看电视,电视里面则重播着《极速明星》。

    “哥哥!”果冻迈着小脚步欢欢快快地奔向李凡,那一双大眼睛里仿佛荡漾着一滩秋水,她一把抱住哥哥的小腿,美滋滋地笑着。

    李凡掐了掐妹妹的脸蛋儿,道:“哥哥给你带礼物啦,想不想要啊?”

    “想。”果冻一脸期待地望向哥哥身旁比自己高那么多的大箱子,心想那里一定装了很多宝贝。

    李凡低身道:“那亲一个。”

    “啵!”果冻冲着李凡的脸颊亲了一口。

    李凡开心地翻开箱子,一件一件往出拿:积木、蜡笔、一套喜洋洋灰太狼、公主拼图……

    果冻就咧着嘴丫照单全收,美滋滋地一件件地往身后搬,统统放到自己的私人领域,期间还摇摇晃晃地摔了一跤。

    到了最后,李凡扥出来自己的王牌礼物。他两指掐着一张卡片,在果冻眼前晃了晃,把小果冻眼睛晃得直放光,“当当当当!这是一个机构的终身免费学习卡,有了这张卡,妹妹你从小到大,即将接受一条龙个性化的素质教育,终身免费。有了它,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你的学习啦!”

    果冻还是太小,不明白什么是一条龙,也不明白什么是素质教育,一堆问号在脑袋里徘徊片刻后,她终于抓到了关键信息——学习。

    瞬间,她灿灿的笑容顿时消失,嘴角微微抽动,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地抖动了几下。下一刻,一连串金豆子扑簌簌地滚落下来,小果冻捧着手里的布娃娃嚎啕大哭:“我不想学习,我不想学习!”

    噗!

    众人见状开怀大笑。

    李凡抱起妹妹道:“那就先不学习,不学习。”

    李凡又问老妈道:“这什么情况?”

    “这两天我和你爸想把果冻送到幼儿园去,结果死活不去,不敢见生人。”

    牛犇犇道:“太早啦,阿姨,果冻太小啦!”

    “可果冻说话走路什么的都远远比同龄人要早,我听专家们说,到了去幼儿园的时间了。”

    “我不去我不去!”果冻闻言更加放声大哭了。

    “好好,不去不去,哥哥不让你去,哥哥领你去吃好吃的。”

    听到吃,果冻立即乌云顿散,破涕为笑,“好哇!”

    李妈撇了撇嘴:“瞧,兄妹俩儿一对吃货。”

    果冻嘻嘻笑着,搂着哥哥的脖子,“哥哥,我要去动物园看长鼻子大虾。”

    “那叫大象,好,明天领你去!”

    “哥哥,我要去植物园。”

    “好,后天领你去,大后天你想去哪?”

    果冻被问住了,小脑瓜突然运转不过来了,一双大眼睛翻呀翻的,去哪呢?

    李妈道:“大后天领她去幼儿园!”

    “呜呜,我不去幼儿园!!”

    牛犇犇哈哈大笑:“李凡啊李凡,亏你有个古灵精怪聪颖过人的小妹妹,可你文化偶像的衣钵看来是传不下去了!”

    李凡定定地看着牛犇犇,冷不丁来了一句:“没事儿,不还有你呢么?”

    小果冻看了看哥哥,又看了看牛犇犇,突然拍起了小巴掌,嘴角溢出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