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晨华大学的邀请函
    第二天。

    潇潇、蔡咏、一剪梅等文化学者纷纷发表微博,力挺李凡《《后出师表》考据研究》一文。

    肖老、郑勇等人的微博则主要阐述《诗词论》的卓越贡献。

    这其中就有说道了,为什么肖老、郑勇等人单单谈论了《诗词论》一文呢?而对《《后出师表》考据研究》只字不提?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对后者是持有保留意见的。他们虽然认为李凡所言有理有据,但是要想推翻李凡的论据也不是不可能,也可以一条一条地予以辩驳。

    这就是考据学,考证古人的东西是最难的。关于一件事情的真伪,学术界基本上不会有统一的答案。

    打个比方,或者今天大多数学者倾向于某失传古书毁于战争,而且历史上有文字记载,可突然间,盗墓贼挖了一个墓,把古书挖出来了,原来是陪葬品。结果证明不仅仅今人错了,连古代某史官都错了。

    所以说,想要对古代有争议的事情一锤定音基本是不可能的。除非你穿越回古代看一眼,但能不能再穿越回来向大家解释这其中的真相就两说喽。

    但肖老等人与李凡交好,李凡此时正处在风口浪尖上呢,不公开支持一下明显不够意思,可说点什么呢,大家一想,《诗词论》没什么争议啊,这绝对是极其重要的诗词理论贡献,那咱就谈谈这个吧,也表达出了对李凡才华的高度认可。

    这短短的不到两天的时间里,还出现了一个值得思量的事情,就是公开对《《后出师表》考据研究》发表看法的,除了晨华京大两所高校的一些教授外,其他学校的教授或者著名学者基本上默不作声。

    毕竟这些人爱惜羽毛,不轻易在网络上发表意见,万一打脸了呢,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

    各路教授以及各大学者们公开发声的少之又少,但是,网络上却冒出了一批有一批的作家或学者,各自发表着自己的见解,微博简介里全是各种头衔,这让广大网友大呼看不懂。

    “诶,说李凡胡扯的这位大作家,你谁啊?你的大作能让我们拜读一下么?”

    “诶呦,还著名导演?你丫不是混快手的么?”

    “哇塞,世界青年作家联合会副主席?有这个组织么,怎么没听过?”

    ……

    妈的,一帮蹭热度的。

    而真正的那些大作家大学者基本上不会在这个时候公开发声(与李凡交好的人除外),他们都默默捧着李凡的稿子在那研究呢,各个眼睛都不愿意眨一下。

    文章发表刚刚一天多的时间,第二天早晨,基本上挺李派和倒李派旗鼓相当了,谁也不服谁,辩得难解难分。这与昨日完全一边倒的风头判若云泥。

    但不管两边怎么辩论,其中有一点大家基本上达成共识了,就是:不论李凡说得是不是完全正确,但,李凡的学术水平是没有任何异议的,李凡的文章也绝对不是瞎胡扯的,而是通过一条条论据来进行阐述的,阐述的结果能自圆其说,合情合理。

    但至于分歧,那则是横看成岭侧成峰的问题了,只不过是思考角度的不同而已。

    经过各路boss的支持后,李凡的考据虽然仍然有无数质疑,但学术水平基本上已经征服所有网民了。

    ……

    早晨,京大校园莫名湖畔。

    记者:“崔院长,现在网络上热议的《后出师表》作者的归属问题,您能给我们分析分析么?”

    崔勇年颇显自豪地道:“这个该分析的都在我校《博雅杯》优秀学生李凡的那篇文章中分析了,我没有什么可补充的。”

    记者:“那您能谈谈李凡这个学生么?”

    崔勇年道:“李凡在我校表现极其出色,特别突出,无论是学术研究还是修养品质,都是毫无疑问的出类拔萃……”

    记者:“我们之前也采访了一部分学者,他们对李凡的观点并不能完全同意啊,这您怎么看呢?”

    崔勇年严肃地道:“关于《后出师表》真伪的研究,基本上会一直是个谜团。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言之有据则可,绝不存在谁一定是正确的。千百年前的事情,谁敢打包票?”

    记者:“那既然永远是个谜团,还有考据的必要么?”

    崔勇年老腰一挺:“当然有必要!就像我校李凡说的那样,学者们要有勇于挑战的精神……”

    瞧瞧,崔院长在答记者问的时候,基本上一直把“我校《博雅杯》优秀学生李凡”这一句话挂在嘴边儿,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就是向晨华大学宣誓主权,告诉他们这天才是我们学校的了,别打主意了啊,赶快换个人吧。

    但李凡又只是参加了京大主办的《博雅杯》而已,根本还不是京大一份子,所以,崔院长拐了一个弯儿,说“我校《博雅杯》优秀学生李凡”,这么一说就非常巧妙地拉进了和李凡之间的关系,而且还没有疑义。

    到了最后,崔院长索性直接说我校优秀学生了,把《博雅杯》三个字都省去了,这……好吧,算你说累了。

    采访结束,崔院长对身边的孙女儿道:“大孙女儿,肉不肉麻?”

    “爷爷,有点儿起鸡皮疙瘩!”

    “哦,”崔院长想了想,突然叫住要告辞的记者,道:“孩子,能不能再加一个问题?你们再问问关于学校对李凡进行特招的问题。”

    “好的,崔院长。”

    机器摁下,记者问道:“崔院长,那像李凡这样优秀的学子,我们京大会进行特招么?”

    “特招?这个特招生的工作还没有正式开始,等特招正式开始后,我校会着重对李凡进行考察的,当然也包括其他优秀学生,我认为李凡成为京大一份子的问题不大,但你这个问题明显问早喽,还不到时候!”

    记者和摄像齐齐晕倒,不是你让我们问的么?

    送走了记者后,崔院长回到办公室,借助媒体,巧妙地把李凡变成了自己人,第一步完成,第二步就是,给李凡口头保证。

    华国各大学校的特招工作正式开始时间一般是每年的3月1号,注意,这里说的是正式开始时间,这个时间只是用来招收优秀应届生的,对于奇才、怪才、天才,基本上都会提前被各大院校抢走。

    华国十五六亿人口,优秀学生自然很多,但天才却是凤毛麟角,每年全国上下也就蹦出来10几个天才少年,其他学生自己报名去吧,这些天才学生,各大院校必须主动出击。

    ……

    李凡又被吵醒了,他接过崔院长的电话后,洗把脸,收拾收拾后,准备去办公室“聆听教诲”,也不知道找自己干嘛。

    他还没走到办公楼呢,又打过来一个陌生的号码,“你好,你是?”

    电话那头:“李凡,你好,我是晨华大学的孔亮。”

    “哦,孔教授,谢谢您昨晚为我雪中送炭,谢谢。”

    “送什么碳?我觉得你的分析很有道理。对了,你对晨华大学感兴趣么?我校希望你能来到晨华展现自己的魅力……”

    “我……”李凡头疼了。

    “这个电话里先不谈,改日详谈,说个其他事儿。我们晨华大学10月2号将举行《全国青年学者大会》,作为青年中杰出的代表人物,我校诚邀你前来参会。”

    “您抬爱了,我一定参加。”

    “哦对了,我们学校明年将首次成立英才班,相对了京大的菁英班,我们的优势是实践出真知……”

    ……

    这个“优势”反反复复说了20来分钟,不是说电话里先不谈,改日详谈的么?

    李凡放下电话后,一时之间内心略略动摇了。

    坦白地讲,京大的文学社科那自然是要略强于晨华大学的,京大重文,晨华重理,两所百年名校各有所长,其实好选,选京大就ok了,但晨华大学偏偏成立了“英才班”。

    晨华大学明年即将成立的这个“英才班”,不用多说,明显是针对京大即将成立的“菁英班”。而且,英才班授课教师那也全是各大杰出的教授,甚至从哈佛聘请来了世界大哲学家brand-russell到校授课,那也是砸了血本啊!

    而且英才班的教学理念也非常别致先进,绝不比菁英班差。

    头疼,选择困难症啊!

    李凡揉了揉太阳穴,走进了办公楼,敲开了崔院长的门。

    “崔院长好。”

    崔院长起身,笑眯眯地伸出手道:“欢迎你,成为京大的一份子。”

    “什么?”

    “哈哈,糊涂了吧?你被咱京大提前锁定名额了,开心不?兴奋不?”

    “哦!”李凡淡淡地笑了笑。

    面对两所学校同时伸出了橄榄枝,李凡反倒是不知所措了,到底选择哪所啊?

    “来,握手啊!”崔院长笑道。

    “院长,咱们招生工作不是明年3月1号才正式开始的么?”

    “对啊,现在虽然签不了协议,但是向你口头保证,你大可放心,到时候第一时间和你签入学协议。”

    “哦,那到时再说吧,不急。”

    崔院长顿时慌了,“嘿,你怎么……是不是晨华大学和你联系了?”

    李凡坦率地道:“嗯,他们成立了‘英才班’——”

    “诶呀,一个理科院校,你小子一辈子注定专研国学的,去那凑什么热闹?难道你还想要顺便学学机械制造计算机什么的啊?英才班我听说了,他们底子不行。”

    “可他们请来了brand-russell!”

    崔院长一时语塞。

    就这样,李凡以一句“谢谢院长,为再考虑考虑!”结束了今天的谈话。

    这世界上有两种病,一个叫做“选择困难症”,一个叫做“强迫症”,当这两种病发病于同一患者身上,那就惨兮兮了。

    李凡是那种到超市买卷纸抽都要反反复复对比半天才能下定决心的人,要对比张数,价格,克数,用克数除以张数,大概估量一下纸张的厚薄,用价格除以张数,得出每张纸的价格,继以了解每次擦屁股会用掉多少钱,然后还要对比生产日期等等。

    幸好脑袋好使,不然脑袋都会想爆掉。

    这种性格真讨厌,李凡也想克服,可克服不掉啊!

    还有一年的时间可以考虑上大学的事情,这是万幸的,李凡并不着急了。

    这两个月内,连续三篇论文让大家领略到了自己的学术水平,再加上一年内自己所获得的一些成就,大学的问题已经没有任何需要担忧的了。

    而接下来的日子,李凡决定将《国学时代》名家专栏作为主战场,将华国尚未真正形成的考据学的概念做起来,这是学术方面的,然后,借助综艺节目继续扩大影响力,吸吸金。

    傍晚时分,李凡接到了陆丫丫的电话,就一件事儿,催稿。

    “李凡,稿子!要换榜了,你的稿子呢?”

    好嘛,之前的《《后出师表》考据研究》他们战战兢兢地不敢发,还担心李凡这文章太扯,现代倒好,竟然来催稿了。

    李凡当然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国学时代》app目前总下载量已经破百万了,这个数据意味着,《诗刊》的转型获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有句话说得好,争议越大,名气越响。《《后出师表》考据研究》备受争议,这源头《国学时代》最终受益了。

    李凡看了一眼时间后,端起笔记本,开始飞快地码字,两个小时后,4000余字的文章敲了出来,再次检查一遍后,完美。

    将论文发到陆丫丫的邮箱后,李凡转身去体育馆打球去了。

    这篇文章的名字是《《古文尚书》考据研究》,当陆丫丫收到这封邮件的时候,不禁大呼一声:“这孙子儿真的又把《尚书》弄成伪书啦!”

    幸亏办公室内没人,大家都下班了,不然是不是很丢淑女形象?

    陆丫丫吐了一下舌头,开始拉动鼠标,翻看内容,可才看了一行,只见朱总编快步走进了办公室,急道:“他又把什么弄成伪书了?”

    “《尚书》!”

    “好,这个好!给我发一份儿,这注定又是一轮网络热议啊。”

    重新排版,再次校对后,陆丫丫将文档传给了同事,但她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跑到了美工那里去指手画脚了。

    凌晨,《国学时代》名家专栏换榜,李凡的《《古文尚书》考据研究》被排到了专栏的第一排,再也没有论资排辈的说法了,现在执行的是,论流量排辈!

    文章刚一上线,整个评论区瞬间刷爆,估计网友们都熬夜等着呢。

    “看看帅李又把什么弄成伪作了,猛一睁眼,我去,《尚书》!”

    “李凡你要干嘛?你是不是接下来要把四书五经全部变成伪书?”

    “敬你是一条好汉,就是好汉往往不长命,等着教育部请你喝茶吧。”

    ……

    陆丫丫看着不可胜数的评论后,她也疑惑了,李凡下一篇文章又要把什么弄成伪书呢?

    她想到这儿,直接给李凡挂了一个电话,问道:“嘿,你接下来想写什么?考据什么?”

    “下一个,呃,应该是《太监考据研究》吧!你想看什么?也可以是《ji女考证研究》《古代内衣文化考证》……”

    陆丫丫笑骂道:“你个小流氓,睡吧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