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两大名校要抢人
    《博雅杯》答辩足足进行到晚上7点多钟才终于结束,当众位教授合上答辩成绩单的时候,也便意味着《博雅杯》夏令营正式结束了,这其中一半的学员将会无缘几个月后的冬令营。

    晋级名单将会在一周之后通知众位学员,到时候就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了。毕竟对于文科生而言,《博雅杯》颇有西天取经的意思。

    各个寝室内,很多学生已经开始收拾行李了,大家基本上都准备在两三天内离开京大,各回各家,高三已经开学两三周了,是时候回去准备高考了。

    此时,李凡夹着一个笔记本,通知了一下宿管阿姨后,他快步走进了女寝室楼。

    砰砰砰!

    “我是李凡,大家穿好衣服,开下门!”

    李凡话音刚落,便闻室内一片惊叫声,然后便有衣柜响动的声音,与之相伴随的,则是一阵叽叽喳喳的讨论声。

    “我穿这件好看么?”

    “好看,保证他流鼻血!”

    “那我这件呢?”

    ……

    里面这究竟干嘛呢啊?李凡不住地摇头,他身边有很多女生围了过来和他搭讪,李凡嬉笑着应付着,明显力不从心,毕竟这些女同志实在太热情!还有要拉着李凡进寝室喝一杯的。

    可喝什么啊?农夫山泉有点儿甜?

    足足3分钟后,房门终于打开了,经这几分钟一折腾后,寝室内五位姐妹们没有一个穿戴整齐的,一个个都是小吊带性感睡衣什么的,而这几个姑娘此时一脸的捉住了唐僧的兴奋之情。

    “呦,帅李,进来啊,干站着干嘛?”

    “凡凡,快进屋嘛!”

    “瞧你还害羞了,别那么傻站着啊!”

    ……

    楼道里的女生越聚越多,李凡一直站在室外更麻烦,于是在女同学们的热情拉扯中,便半推半就地进去了。

    砰,门关。

    “姐妹们,把东土大唐来的唐僧洗白白!”

    “好咧!”

    ……

    李凡连忙向众位女施主作揖道:“姐妹们,我不是跟你们穷开心来的,我有点儿正事儿,临了临了了,我不亲**代交代不放心。”

    “好吧,帅李,你说吧。”

    李凡展开笔记本,翻了起来,逐条念道:“那好,首先,预祝大家每个人都能获得好的成绩,冬令营咱们再聚;其次,希望大家走之前务必要收拾好卫生,别皮儿片儿的抹里带外的。”

    “等一下,小凡凡,什么叫‘皮儿片儿’的?什么叫‘抹里带外’的?”

    “就是脏乱差。还有,希望大家利用这几个月的时间,自我提升一下……最后,希望大家一路顺风,好,就这样。”

    李凡说罢,转身开门要走。

    “站住!”

    “来得容易,想走就难喽,没门儿!”

    “不留下点儿什么,你觉得你能走出这间寝室么?”

    ……

    众女瞬间将李凡圈住了,并一步步逼近,张牙舞爪的,脸上带着邪恶的表情。

    李凡顿时方寸大乱,道:“你们要干嘛?”

    “干嘛?表演个才艺给姐妹儿们看看。”

    “跳个舞啊,唱个歌什么的,抓紧点儿。”

    ……

    李凡义正言辞道:“休想,士可杀不可辱,我卖身不卖艺!我偏不从你们又能奈我何?”

    “不从?”有女生一拉肩带,尖着嗓子道,“非礼啊,非礼啊!”

    其他女生搭腔:

    “李凡你怎么这样啊?”

    “我们看错你啦!”

    ……

    李凡愣怔怔地站在原地,立马举手投降:“我服了!我唱歌!”

    李凡只好清清嗓子唱了起来:

    “啊……沙里瓦沙里瓦!

    ……

    吼!哈!吼!哈!

    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

    是那圆圆的明月明月,

    是那潺潺的山泉,是那潺潺的山泉

    ……”

    此时,顾亚婷刚刚走进寝室楼,她刚想推门回寝,但见走廊深处的一间寝室外围满了人,并伴着一群女生的议论声:

    “李凡在里面呢!”

    “你确定?”

    “当然,这不正唱歌呢么,听听。”

    “一会儿到咱们寝室,哼哼!!”

    ……

    顾亚婷闻言走了过去,伏耳一听,果然是李凡,这小子是给女生寝室送温暖来了?

    她刚想到这儿,门“砰”地推开了,她身旁的众女生见到帅哥的那一刹全是一片尖叫声。

    “那个,让让,让让。”李凡分开人群夺路而逃,也不想着临行嘱托这事儿了,再不逃跑,自己就百分百成为女寝的吉祥物了。

    李凡在前面快步逃走,一帮女生就跟在李凡身后寸步不离,很快,顾亚婷身旁空无一人。

    她望着一帮花痴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至于么,不就是帅了那么一点点么?”

    “那不是一点点,关键是还有才,关键是还当红偶像。现在这个社会啊,心态太浮躁了。”

    顾亚婷回头,只见一个女生正一脸认真地在那点评着。

    顾亚婷道:“这样真的不太好。”

    该女生:“嗯,的确不好。追星没有这么追的,这么追有什么用?就像你能追上似的。”

    顾亚婷刚点了点头,但闻该女生道:“你要想办法走捷径嘛,要他的手机号qq号微信号,这才是王道嘛。”

    顾亚婷愕然,“你……”

    该女生突然换成热切期盼的眼神,“这些,你别告诉我你没有,快给我吧!”

    ……

    《博雅杯》期间,女班长崔玉娇也进步了不少,李凡逃走之后,嘱托事项自然由崔玉娇来完成了。

    对于李凡来说,这两个月时间内,最有成就感的是,自己曾经那一个善意的举动,帮助崔玉娇重塑了自己的性格。

    与人为善,助人为乐,赠人玫瑰,手留余香,的确很有满足感。

    ……

    当天晚上,李凡躺在床上刷手机。经过20来小时的发酵,他的那篇《《后出师表》考据研究》此时已经火爆整个网络了。

    《国学时代》app名家专栏里面,该文的评论量已经达到了8万+,转发量达到了40万+。

    就这评论数以及转发量,即便放到全民软件微博中,那也是极高的话题了,就更别说一个新兴的极小众的软件了。

    没办法,谁让发稿人是李凡呢?谁让这发稿人还信口胡诌,把《后出师表》弄成了伪书呢?这就是“名人+爆点新闻”所产生的能量。

    在华国,前、后出师表都是高中必背的课文,而且,如果作为华国人不知道诸葛亮的大名,那差不多就如同不知道父母姓甚名谁一样,由此可知,极具话题度的李凡的这一番惊人言论,直接燃爆整个网络,引起全民热议。

    微博上就更不用提了,话题讨论度极其热烈,而百度热搜再次霸榜。各家新闻纷纷转载,各自发表自己的点评,各大传统纸质新闻也纷纷刊文,一时之间闹得沸沸扬扬的。

    一整天过去了,早上就全部都是不利于李凡的言论,到了晚上则更甚。

    批评、质疑、嘲讽、诋毁甚至谩骂,各种言论如潮似水般想要吞噬李凡,淹死李凡。

    可李凡,就那么优哉游哉地躺在床上翘着脚丫,悠闲地吹着口哨,像个世外高人一样,看着网民们的集体大骚动。

    当然,网民中也有支持李凡的言论,但少之又少,而且那些支持者很快就被不计其数的网民们的口水吞没了。

    室友们非常不解,纷纷道:

    “你这心也忒大了吧,好像骂的不是你似的。”

    “哥们儿,我真的真的搞不懂,你能说说你是怎么做到荣辱不惊的么?”

    李凡放下手机,笑道:“看我不爽的人想让我郁闷,让我暴跳如雷,我偏不如他们意,想让口水汇流成河淹死我,我就要在这河里开心地游泳,淹死我没门儿!”

    “你不不会游泳么?”

    “会啦,能狗刨几下,”李凡说到这儿,笑道,“网络评论是人心最好的折射,将会把人们内心之中各种丑陋的一面展露出来:道德婊、跟风狗、脑残党……嗯,我就喜欢看他们的表演,他们表演得越欢我越开心,越能从他们身上找到优越感,对比一下咱们就发现了,哦,原来咱智力和人格还是蛮不错的嘛。”

    众人闻言,觉得李凡说得很在理,但还是忍不住注册账号和喷子们对骂!

    这种“表演”一直在继续,直到晚上10点钟的时候,网络风向出现了转折。

    转折点出现在一名网络大v的转发上,这个大v是一所大学,可不是京大,而是晨华大学。

    10点刚过,晨华大学官微转发了《《后出师表》考据研究》一文,并留下10字评论:有理有据,观点独到,精彩!

    这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具有文化学术背景的大v以褒扬的态度对该文进行评价,至于孙菲菲、柳诗诗、汪牧等一票明星朋友的支持可以忽略不计,毕竟没有文化学术背景,不具备任何的说服力。

    晨华大学官微的言论一出,那少许挺李派终于找到靠山了,腰板儿也硬朗了。

    同样,那些摇摆不定的或者保持中立的网民们见此纷纷偏向李凡一侧,毕竟,那可是全国最好的两所大学之一啊,那是华国人心中的图腾。

    连晨华大学都认可了,那充分说明李凡的那篇《《后出师表》考据研究》并不是瞎胡扯的,那写得相当可以啊。

    “李凡,快看,晨华大学公开支持你了。”

    “我纳闷儿了,最先支持咱们的不应该是京大么?”

    “诶我去,这帮网友这改口太快了,之前还全是一片倒声呢,晨华大学的官微一发,竟然冒出来这么多支持者,诶,你们早干嘛去了?”

    又过20来分钟,著名古代文学研究大家孔亮孔教授发表了长微博,对李凡在《《后出师表》考据研究》种所提出的24条论据一一进行点评,基本上以赞同为主,也对一些论据持保留意见,并在最后点评全文:有理有据,析辩铿锵,考据严谨,我第一次看到有青年学者能写出这样的精彩研究的。

    青年学者?

    被晨华大学声名赫赫的教授称为青年学者,并大加褒扬,这什么概念?作者不过是一个高三学生而已啊?

    这还不算完,10几分钟后,孔亮教授再次对李凡的《诗词论》发表个人看法,对于《诗词论》,他的评价明显更高:破茧而出的崭新的文学理论,放眼几千年华夏文明,于万余字中阐发精要,言简意赅,意蕴无穷,颇有神来之笔的味道。尤且“三境界”之说,可谓老夫千禧年后看到的最精彩的阐论。

    这依旧未完,又过10分钟,孔亮教授继续对《浅谈《金》中的女性悲剧及其产生根源》发表个人看法:惊人的学术体系,深入浅出,思维缜密,绝妙文章。

    晨华大学官微点赞,著名大教授连续三条充满肯定味道的点评,这番言论一出,基本上网友再次倒戈一片。

    但,怎么会仅此而已呢?

    很快,晨华大学中,另一个教授也发表微博力挺李凡,对《《后出师表》考据研究》大加褒扬。

    这条微博刚发片刻后,晨华大学中又有三位教授发表长微博,对《诗词论》发表了个人见解,全部以肯定的态度进行评论。

    网友们不停地倒戈,一片一片的,节奏感非常好。

    “我就说嘛,李凡的文章写得就是精彩,你们看看,晨华教授都点赞了。”

    “诶,楼上的,我记得你id,你之前不是说李凡就是个哗众取宠的小丑么?”

    “谁说的谁说的?谁说过这话谁sha逼!”

    ……

    “你们再骂李凡啊?《后出师表》不是诸葛亮写的怎么了,就不是!我就支持帅李,不服你咬我啊?”

    “诶诶,楼上的嘴脸变得太快了,之前就你骂得最欢!”

    ……

    寝室内,一票同学有些懵逼。

    “李凡,怎么突然间晨华大学有两位教授支持你的《《后出师表》考据研究》,还有三位教授支持你的另外两篇文章?”

    “什么情况啊?你和这帮教授认识不成?”

    李凡也纳闷儿呢,真不认识啊!

    他倒是和很多文化大家很熟,比如说肖老、蔡咏等人,但是这几位当真是没有任何交集。肖老、蔡咏等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呢,这些生人竟然这么快站了出来,这李凡也很纳闷儿。

    李凡纳闷儿,可有些人却心里明镜似的,比如说崔勇年崔院长。

    此时已经深夜了,崔勇年正在屋子里急的乱转,然后开始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往出打:

    “看到微博了么,晨华大学正微博示爱呢,太没底线了,太没节操了,你们说说咱们怎么应对?”

    ……

    “老郑啊,这样天之骄子要是不幸入了敌校的圈套,那未来十年二十年后,咱们京大就得成为一大笑柄!必须留住,绝对不能让晨华大学抢了去!”

    ……

    “他们这是有组织有预谋,太歹毒了!”

    ……

    崔院长放下电话后,连忙叫过来孙女给自己注册了微博,然后由自己口述,让孙女帮着敲下了一行话,大意就是我《博雅杯》优秀学员李凡同学的卓越才华如何如何,《《后出师表》考据研究》经得起推敲等等。

    口述完毕后,崔院长问道:“孙女,是不是写得有点儿肉麻?”

    孙女点了点头,“好像是。”

    “呃,那就改改。”

    片刻,改完,崔院长再问:“孙女儿,是不是好点儿了?”

    “好像更肉麻了!”

    ……

    京大和晨华大学作为国内最顶级的学府,全球唯一入榜前20名的世界名校,在国人心中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但是,两所学校在生源上面的争夺可谓是非常激烈,恨不得掐架。毕竟人才好求,天才难得!尤其是不世出的天才,那更是会抢破了头。

    想想某某以后可能是著名物理学家,某某可能成为诺贝尔得主,某某可能成为世界一流的作家,任何一个学校在面对这样的潜力股的时候,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手软表现。

    各所高中高三刚刚开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很多学校已经准备抢人了。

    崔院长那篇肉麻的微博刚刚发表,没想到,还真有人回复。

    “爷爷,有人回复你了。”

    “哦?说的啥啊?”

    “说你是假的,赝品,连个粉丝都没有,蹭热度。”

    “啊?”

    崔院长刚要过去看一眼,这时电话响了,是校长的电话。

    电话那头:“崔院长,李凡这个孩子,务必要留下来,绝对不能让晨华他们抢到手!目前展露出来的种种苗头表明,这就是未来的国之栋梁!”

    “明白,校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