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教授认栽
    答辩室内。

    李凡据理反驳,声音朗朗:

    “对仗排比汉赋骈偶之特色,这只是从行文表面上的分析,而我们更应该考虑的是《后出师表》的创作背景,我认为脱离了创作背景的分析都是妄自分析。

    咱们首先看看创作背景:蜀汉建兴六年,冬十一月,诸葛亮获悉魏军曹休攻吴兵败,张郃东下,关中虚弱,这时,他便重新看到了战机,决心再次北伐。

    按照我们正常人的思维逻辑,战事之前,必然紧敲锣猛打鼓,对朝廷上下君臣将相士卒大灌心灵鸡汤,作为一个政治家,诸葛亮必然懂得这个道理。以诸葛亮之聪慧,不可能写出这种《后出师表》来请战,这明显会削弱己方士气。

    诸位教授,如果在座各位是武侯,在上书请战时,您是给朝廷上下振奋一下人心打打鸡血呢,还是写道:这次出兵胜算不大,咱尽力吧?”

    李凡说到这儿,望向诸位教授,等着他们回答。

    几位教授面面相觑,一时语塞,室内迎来了片刻的寒流。

    几秒后,杨拓打破沉寂,道:“但你忘记了一点,《后出师表》所陈述的分析都是实情,所谓‘才弱敌强’,既是诸葛亮转述当初刘备的看法,也是他把蜀汉的总体人才质量、军事力量跟曹操及其庞大的人才群和军事力量作对比后实事求是的结论,它与《前出师表》中的‘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语义类似。”

    李凡逼问道:“类似但不同,这个稍后再谈。那么先请问杨教授,再次回到上一个问题,如果您是诸葛亮,您是希望自己的将领士卒雄姿英发锐不可当地开往前线呢,还是鼓馁旗靡心灰意冷地走向战场,请您谈一谈。”

    “这个……”

    李凡再道:“古今中外,但凡涉及到战争动员,演讲也好上表也罢,要么积极乐观,要么慷慨激昂,要么视死如归,基本不会出现这种给自己战车车胎放气的行为。战争动员的上表起码得像这样的内容——”

    李凡说到这儿,读起了希特勒著名演讲的几则片段:

    “士兵们,不要为奴役而战,要为自由而战。《路加福音》第十七章上面写着:天国就在人的心中,不是一个人,不是一群人,而是所有的人,是你们!

    ……

    地球上最宝贵的财产,是我们自己的人民,为这些人,我们会奋斗,我们会抗争,绝不松弛!绝不懈怠!绝不犹豫!绝不怀疑!!!

    ……

    你们不是机器,也不是牛马,你们是人!!

    ……

    我们决定创造一个新的种族!!

    ……

    战争动员得是这样的,你不能上来就说:同志们,咱们此次出兵输赢难料,毕竟咱们不如人家强大,但咱得挣扎一下。

    那这仗还怎么打?”

    李凡说到这儿略作停顿,目光在众位教授的面颊上一一扫过,见孔教授嘴唇开合欲讲话,李凡直接抢过了话头,继续道:

    “出兵打仗,你起码得抱着这种心态,比如: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比如: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再比如,咱们国歌里面都唱了: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

    噗!

    国歌一出,室内笑声一片。国歌能让你用在这个地方,也是服了。

    李凡略停顿后,继续道:

    “甚至于《前出师表》中都有‘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之乐观积极态度。

    然而到了《后出师表》这儿请命出战,这么消极悲观还打什么仗?再说你刚刚北伐失败,你若再战,一定得让朝廷上下看到希望,要让大家信任你听从你,这时候就更应该打鸡血了。

    人家希特勒嗷嗷叫,人家岳飞怒发冲冠,人家王昌龄不破楼兰终不还,到诸葛亮《后出师表》这儿,变成了咱打打看看,再打输了可别怨我,上表之中会输的道理我可解释清楚了啊!

    诸葛亮是著名政治家,主要是玩儿政治的,这点儿道理他能不懂?如果《后出师表》是诸葛亮的上书的话,那就真真的是出师未捷‘心’先死了!

    诸位老师,你们觉得呢?”

    诸位教授无言以对,这个论据被李凡辩死了。

    李凡冲孔教授一笑,道:“孔教授,学生见您刚刚似乎有话要讲,您再说说!”

    “我?我啊,我没什么可说的,我没话要讲,老王,你呢。”

    王教授嘴唇颤抖了一下,“那个,这个观点我基本同意。”

    崔院长也道:“我也没有大的意见。”

    ……

    见众位教授没什么疑问了,李凡再道:“《后出师表》写的的的确确是当时蜀汉政权的实情,但是,用的地方不对。此表更像是他人假借诸葛亮之口而为他辩解,或者是有其他目的,这个目的咱们最后再谈。诸位老师对我这第一个补充论据,没有其他看法了么?”

    众位教授闻言,明知道这是**裸“挑衅”,可你就没办法,因为大家实在找不到什么听上去合情合理的质疑,这时候再说什么都有“狡辩”的味道了。

    崔院长道:“这个就到此为止了,你还有其他要补充的么?”

    李凡灿灿一笑:“有。诸位老师,我接下来还有13个疑问,还请诸位教授予以赐教,不胜涕零。”

    13个疑问?

    听到“13”这个量词,几位教授顿时脑袋“嗡”地一声,什么时候又多出来13个了?

    本来李凡《伪书考据精要》中,他依照考据学的治学原则而罗列出了10点论据,这些诸位教授已经反复读过多遍了,谙熟于心,可他们却没有读过今日凌晨刚刚发表在《国学时代》上面的《《后出师表》考据研究》一文,该文可是新增了14条论据。

    这完全是要打诸位教授一个措手不及啊,谁曾想到你还带有后续招数?

    就在教授们略一错愕之际,李凡已经开口了:

    “《前出师表》谓后主‘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今此表以刘繇王朗为喻,案刘繇名为刺史,所据不过一二郡,王朗则一太守耳,以繇为喻,真所谓引喻失义矣!

    学生愿与诸位老师对此共同探讨。”

    ……

    李凡:“此表横插入‘刘繇王朗各据州郡’以下一段韵语,颇觉不伦。

    诸位老师觉得呢?”

    ……

    李凡:“‘后表中,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故知臣伐贼才弱敌强也’。又始曰‘偏安’,继曰‘偏全’,始曰‘逆见’,继曰‘逆睹’,殊觉遣词之窘,不类武侯手笔。

    老师们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

    室内旁征博引,争论不休,而室外,一众同学全都围着窗口往里面张望着。

    里面的声音隐隐约约的,有时候密集热烈,有时候变成了“单人嘚吧嘚”时间,还有时候,室内突然一片沉寂。

    透过门上这个小小的窗口,但见坐在椅子上那个略显消瘦的背影非常挺拔,英姿勃发,窗外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幔洒在他的身上,顿觉更加帅气了。

    砰!

    门开。

    一位学长走了出来,将门关上后,对大家下驱逐令:“都别围在这儿,看什么闲热闹,保持肃静。”

    杨硕问道:“学长,里面什么情况啊?”

    “嗯,悬了,你们都往后退。”

    一句“悬了”弄得大家的心都提了起来。

    此时顾亚婷刚完成答辩,她才走到文学班这儿就听到了这个“噩耗”,不觉心跳骤然加速,心道:怎么会悬呢,那可是李凡啊,以他的实力一点问题都不会有的啊。

    他们哪知道这位学长“悬了”的意思是指教授们悬了。

    这位学长今天算是涨见识了,什么叫做口吐莲花?什么叫做舌战群儒?不明白的话,请推门进去看看,看看一个高中生是如何应对这一帮老头子的。

    这位学长也想不明白,那小子脑袋里究竟装了多少东西,而且,他还反应极快,对答如流。诶,京大向来人杰地灵,天才辈出啊。本来他认为自己在京大里也算一号,现在想想,还是算了。

    李凡的答辩时间足足过去了1个小时,此时已经中午11点多了,大家都在为李凡提心吊胆着,着实捏了一大把汗。

    就在大家忧心忡忡的时候,答辩室的门开了,李凡一脸轻松地走了出来。

    “李凡,一个小时啊,你终于出来了。”

    “怎么样,没问题吧?那个‘待定’究竟是什么情况?”

    ……

    李凡笑笑,道:“午休了,你们先去吃饭,下午2点开始答辩。”

    李凡说完这话,再次转身迈进了答辩室的门。

    同学们见状一阵惊呼,晕倒一片。

    “不会还没完吧,怎么没完没了的呢?”

    “哥们儿你这是答辩呢还是开座谈会啊?”

    顾亚婷也急切地对李凡道:“诶,没事儿吧?”

    李凡回头微露笑意,摇了摇头后,关上了答辩室的门。

    这摇头究竟是“不知道”的意思还是“没事儿”的意思?顾亚婷拿不准了。

    于是,众位同学纷纷去吃饭的时候,她便一个人倚在窗台旁并不时地向室内瞥上一眼,也忘了自己早已饥肠辘辘了。

    ……

    又过半个小时,室内的答辩终于要画上终止符了。

    李凡道:“这就是我以上新增的14个论据,诸位老师还有什么要指正的么,学生不胜感激。”

    八位教授瘪瘪嘴,心想指正什么指正?你这一张嘴啊,绝对是武侯再世!我们八个坐在一起都没掰扯过你,你干脆别学什么国学了,去做外交吧!祖国的外交事业需要你啊!

    崔院长道:“如果《后出师表》是伪作的话,那基本上作者应该是张俨了,毕竟《后出师表》就是出自于张俨的《默记》。”

    李凡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太可能,张俨这个人是诸葛亮的狂热粉丝,他对于诸葛亮的将才是估价很高的,对北伐也抱有乐观态度,以为假使诸葛亮寿命长一些,北伐是可以取得胜利的。这与《后出师表》悲观失望的态度全然不同,因此,伪作者基本上把张俨排除在外了。”

    崔院长问道:“你既然说《后出师表》是伪作,那你觉得作者究竟是谁?”

    李凡道:“我觉得可能是诸葛亮的胞侄诸葛恪。孙权临死时,诸葛恪受命为吴大将军,全权辅佐幼主孙亮。

    诸葛恪为了树立自己的威望和掌握兵权,他打算发动对魏的战争。然而这却引起举国反对,这时候他有可能伪造《后出师表》,假借诸葛亮之口,为自己的伐魏主张得到一个有力的旁证。

    《后出师表》中所说的‘议者谓为非计’这一点,其实在蜀汉政权里基本不存在的,诸葛亮全权在握,基本没有什么非议。而诸葛恪则截然不同了,他可不像叔叔那般独掌大权。”

    卢世明道:“那也不对,由于亲属关系,诸葛恪可以得到诸葛亮的文字,尤其是诸葛恪曾说过:近见家叔父表陈与贼争竞之计,未尝不喟然叹息也。这有可能指的就是《后出师表》吧?”

    李凡摇头道:“这个不对——”

    “别不对了,今天答辩就到这儿吧,答辩又不是给你一个人开的,改天咱们在详聊吧。”崔院长笑道。

    李凡挠了挠头,“那分数?”

    哈哈一笑后,崔院长翻到李凡《伪书考据精要》原稿的后面,落下几行评语后,重新翻到扉页,打下了分数,然后举起成绩,道:“满意了吧?”

    “满意啦,谢谢院长。”

    李凡走出答辩室后,众位教授纷纷在答辩成绩单上落下相同的词汇:优秀!

    大家抻了抻懒腰,才发觉累得慌,刚刚过去的这段时间大家注意力比较集中,脑细胞费得太多,实在是耗费精力啊。

    “崔院长,你怎么看?”

    崔院长眯了眯眼睛,道:“这孩子,咱们必须得早点儿下手啊,别让晨华大学截了胡!”

    “您的意思是,李凡被晨华大学盯上了?”

    崔院长点了点头:“我也是昨天刚刚听说的。”

    ……

    顾亚婷眼巴巴地望着答辩室内,见李凡打开房门,她便装作刚刚路过的样子,道:“呦,半个小时过去了,我饭都吃完了,你才刚答辩出来?怎么样?”

    “待定取消了,给了分数。”

    “多少分?”

    李凡逗她道:“满分,诶,没办法,我的步伐你是永远追不上滴!”

    “切,”顾亚婷无所谓地道,“差2分而已,追上你分分钟的事儿。”

    李凡纠正道:“错啦,完全错啦,咱们两个之间的差距不是2分这么简单,你考98分,是你的实力只有98分,而我考满分,是因为试卷只有100分。”

    顾亚婷:“……”

    李凡笑道:“走,吃饭去啊。”

    “我说过我吃过了。”

    “今天心情好,我请客。”

    “那就给你个机会吧。”

    两个人边走边聊,在询问了一下刚刚答辩的情况后,顾亚婷话锋一转,问道:“李凡,你上学期期末考试成绩是多少?”

    李凡道:“628分。”

    “这么点儿?”

    李凡笑道:“数学拖后腿了,才打125。”

    “嗯,确实少啊。”

    “你数学多少?”

    “145而已。”

    李凡惊叹道:“哇,你数学怎么考到145的啊?太厉害了,教教我呗?”

    顾亚婷奇怪地看了一眼李凡,道:“这个很容易啊,一道选择题不写不就145了吗?”

    李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