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网络争议
    宋忠书打李凡的主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

    自从在陈老师摄影展上看到了那幅《正青春》的作品后,他便把目光锁定在了李凡的身上。

    而且,他听说陈远打算携《正青春》这幅作品参加国际摄影展,他顿时眼红了,更是加深了为李凡创作一幅画作的冲动!

    要是给李凡画上一幅,那说不准,自己可能就靠李凡一举成名了呢,从此步入大艺术家行列。

    当他把这个请求告诉李凡后,李凡自然推脱掉了,喜欢欣赏作品和愿意参与其中是两个性质。

    宋忠书急切地道:“你放心,一定不会占用你太多的时间的。”

    张磊立马摇头,道:“小凡,别听他的,他骗你,这小子曾经光一个头骨就画了一个月。”

    李凡闻言,顿觉毛骨悚然,他一想,往那僵硬地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谁能受得了啊,而且还不是一两天能完成的,开玩笑呢?哪有那时间为绘画界奉献自己的娇躯?

    彭仁给出一个主意,道:“李凡你把自己的照片给他一张,让他对着照片描呗!”

    宋忠书当时脸色冷了下来,仿佛自己这个天才的画家受到了羞辱一般,急道:“不行,绝对不行,你们根本不懂绘画,这完全没有艺术灵感!”

    听到“艺术灵感”这个词,李凡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脑补一下,自己三两个月往那一坐,而对面一个老爷们儿观察你的鼻子和嘴巴,喉结……还要从自己身上找灵感,不不不,好别扭啊,要是换成美女画家的话,嗯,那倒是可以试一试。

    异性相吸,同性排斥啊,自己又不缺钱不缺名声,就想活得自在一点儿,还是算了。

    在一片揶揄调侃之中,“大画家”脸红脖子粗的,心想你们根本不懂绘画,不懂艺术。他正在暗自憋气的时候,突然目光瞄向了顾亚婷,诶,画不了帅哥,画美女也成啊。

    “亚婷啊,我同样觉得你也有艺术慧根,想不想往绘画界发展发展啊?”

    顾亚婷忙道:“我喜欢作画,但不喜欢被画,请大哥放过我吧。”

    又惨被拒绝,宋忠书顿觉自己的艺术生涯受到了挫折。

    张磊笑道:“不用打他们两个的主意了,他们都是忙人,哪有时间跟你折腾啊?我倒是有时间,可以借你用用。”

    “哥们儿,我是搞艺术的,不是被人搞的,看你没灵感!”

    “得,还看我没灵感,来,灵感在酒里,咱喝一个!”

    ……

    这场聚餐直到晚上12点钟才算结束,众人纷纷下楼,准备打道回府。他们基本都是开车来的,都喝得醉醺醺的,也只好找代驾了。

    宝马5系、奔驰e级等等,一辆辆车消失在了李凡的眼前。这些车并不名贵,小康生活的标配,但也撩动了一下李凡的心弦。

    他心底突然痒痒了起来,突然燃起了弄一辆车开开的想法。坦白地讲,一辆车对于李凡来说,一点儿用处都没有,完全是多余的摆设,李凡自己也知道这个道理,但很无奈,就是心里痒痒。

    他这种心理其实和女人买包包的心理差不太多。无奈啊,就像“李凡”这个名字一样,他也是一介凡人,也有七情六欲各种**,也有各种小心思。

    贾芸见状,走到李凡的面前道:“想啥呢?怎么突然呆愣愣的?”

    “有点儿小羡慕。”李凡也不装假。

    “那就买一辆呗。”

    “没钱啊。”

    “你还没钱?你就装穷吧!”

    现在说李凡没钱可真没人信了,毕竟以李凡现在的网络热度,又各种节目参加了一个遍,前阵子还代言了步步升学习机,没人会以为李凡是枚“穷鬼”,但李凡还真没多少钱。

    综艺节目就是给他提升影响力维持热度的,连刚刚参加的《极速明星》也只给了他两万的劳务,其实劳务都算不上,应该叫做辛苦费。

    他现在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步步升学习机的代言费了,但这款项还是按照季度支付的。一个季度25万而已,这个目前已经入了老妈的卡里了。至于签约条款中的奖励条例,那也得产品上市之后才能借此产生收益。而目前得到的厂家信息,至今还没有个具体的上市时间。这啥时候能来钱啊!

    诶哟,怎么这么俗气呢?我呸!不为五斗米折腰,要折也得八斗米!

    李凡在心里骂了自己两句,又灌了灌心灵鸡汤,这才平复了一下莫名奇妙要买车的急迫心情。

    这天晚上,李凡和顾亚婷两个人并没有回京大,双双被贾芸邀约到了家中休息,当到了贾芸家中的时候,李凡再次受到了一记重锤。

    贾芸的豪宅位于市中心黄金地带,240平米大跃层,房价3000多万。

    当听到这个价格的时候,李凡直接吐血了,“芸姐,卫生间在哪,让我清醒一下。”

    贾芸望着李凡的背影,疑惑道:“这孩子怎么了?”

    “应该是财迷附体了,”顾亚婷说到这儿,向卫生间的方向喊了一句,“小财迷!”

    “干嘛?”

    顾亚婷环着贾芸的胳膊,笑滋滋地道:“您瞧瞧,他自己都承认了吧?”

    这天晚上,李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本意是打算高三结束上大学的时候,在学校附近买一处房子,毕竟自己以后活动可能比较多,在校外有安身之处也有一定方便。

    可此时他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京大附近稍微好一点儿的小区,每平15万左右,60平的小户型就900万,这怎么买得起啊?

    越想越闹心,越纠结,于是蒙被大睡,做个好梦吧,然后梦想成真!

    一觉到天亮,李凡正睡得迷迷糊糊之际,但闻有敲门的声音。

    “李凡,钥匙放在茶几上了,我先走了啊,尚海那边儿有个活动。”

    “嗯!”长长的“嗯”了一声后,李凡转身又睡过去了。

    直到中午时分,在一阵“砰砰”的敲门声和暴躁的吼声中,李凡终于迷迷糊糊地起床了,他揉了揉眼睛道:“别敲了,大早上的有病啊?”

    “你家12点叫早上啊?芸姐都飞走了,你别赖在人家了,我都等你足足6个小时啦,也服了你了。”

    “飞走了?我怎么不知道呢?”

    瞧瞧,这睡眠质量。

    穿好衣服,李凡走到客厅中,而此时的顾亚婷早已经背起了背包。他打了一个哈欠后,道:“走吧,回校。”

    顾亚婷指了指茶几道:“喏,把钥匙带着。”

    “钥匙,什么钥匙?”李凡大惑不解地扫了一眼茶几,但见上面放着一把车钥匙,他拿起来看了一眼,问道:“这什么车?”

    “保时捷911。”

    “哦!”李凡虽然不懂车,但觉得这好像是台跑车,保时捷有没有其他种类的车型他可不知道,他道:“是不是一跑起来呜呜叫的那种跑车?”

    顾亚婷用力地摩挲了一把脸颊,暴汗,她无奈地道:“你好lo啊,是是,呜呜响的,芸姐说借你开一辆,不喜欢这款的话,这抽屉里还有一款越野车的钥匙,你随便挑吧。”

    “这个好,”李凡仔细打量了一下车钥匙,然后又乖乖地放了回去。

    “怎么了?”顾亚婷疑惑地问。

    “我不会开车,没驾照。”

    “啊?根据华国的法律,16周岁起就可以考票了,去年你没考啊?”

    “我没车考个毛啊,走吧。”

    两个人刚打开房门,李凡停住脚步,道:“要不,麻烦你带我兜兜风?”

    二人提着钥匙来到车库,顾亚婷载着李凡穿梭在京城的大街小巷。

    “诶,你会不会开,小心点儿,别碰到人!”

    “你马路杀手啊?这票是怎么让你考下来的?是不是花钱保票了?”

    “顾亚婷!超车啊,这跑车让你开出了拖拉机的感觉。”

    ……

    顾亚婷白了李凡无数眼后,狠狠地砸了砸方向盘,吼道:“李凡,你闭嘴!”

    “别砸坏了,我赔不起。”

    “我赔!你给我闭嘴,你这种人坐车最讨厌,不会开车还嘚吧嘚,最讨厌最讨厌!!”伴随着怒吼,还有不停砸方向盘的声音。

    李凡立马老实了,女司机惹不起啊,这算不算怒路症?

    反正两个人都有“病”,吵吵闹闹的,三个小时过去了,终于开出了这条马路:大京城的交通,就是好!

    人总是要回归现实的,住了一晚豪宅,体验了一次跑车,回到京大的李凡立马安定下来,并对着寝室内正准备论文答辩的同学放声大笑。

    见众人疑惑地抬起头,李凡开玩笑道:“昨晚出去备受打击,不过看看你们,嗯,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知足啦。”

    众人闻言,立马将李凡压在床上,一顿折磨。

    “你瞧不起谁呢,啊?瞧不起谁呢?”

    “没听过一句话么?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你以后就完蛋了。”

    “收拾他!”

    ……

    李凡连忙举手道:“等一下,我是班长,小心我给你们穿小鞋。”

    “哼,以后说不定是不是我们班长呢,弄不好寒假咱们就再也见不到了。”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满脸惆怅,重新回到了书桌前,继续准备答辩。

    《博雅杯》淘汰率实在太高了,一个月前的对半淘汰,甄别掉了150人,明天过后,又会有一半的同学就此止步,每个学员的压力都非常巨大。

    有几个人能像李凡那么轻松?大家没有那实力啊。

    下楼给同学们买了一些冷饮,又给女生寝室送去一批,然后,李凡坐在床上捧着电脑,开始写稿。

    也就一个小时的时间,李凡敲下最后一个键帽后,整篇文章完成——《《后出师表》考据研究》。

    写这篇文章的灵感来源于昨天考试自己写的《伪书考据精要》,那篇文章中,他首先分析考据的便是《后出师表》,之后才是《尚书》等等。

    在《伪书考据精要》中,他在《后出师表》上面着墨不多,连1000字都没到,没有详细写明。

    今天,正好趁着给《国学时代》名家专栏写稿的机会,写个伪书考据系列,然后再开一个名人轶事系列等等,贴近一下广大的读者。

    重新检查了一遍后,李凡将文章发到陆丫丫的工作邮箱,不出片刻,那边的电话直接打过来了,她急切切地道:“李凡,你确定你不是在胡扯么?”

    胡扯?

    李凡冤枉啊,为什么每个人最爱对自己说的一个词都是这个?

    “我真不是胡扯,有理有据有分析的,咱这是正儿八经的考据,怎么能是胡扯呢?我接下来要写《《尚书》考据研究》,《《神农本草经》考据研究》等等一系列。”

    “啊?你别逗我,让我缓缓。”

    陆丫丫被惊到了,她看到这篇文章时被震惊得七荤八素的,《后出师表》不是出自诸葛亮之手,你李凡太敢说了。《后出师表》那可是和《前出师表》一样,都是写进了国学教材的,就相当于官方摁章了一样,啊结果你说,这不是诸葛亮写的,你这……胆子太大了吧?

    陆丫丫的心态瞬间崩溃,这两天她等啊等,就等着李凡能再次拿出《诗词论》那种惊艳的理论研究著作,可没想到等来等去,李凡却交出来这么一篇惊世骇俗的文章。

    而且,照着他的意思,接下来还有一批“惊世骇俗plus”版本要面世,按他的意思,《尚书》是伪书,《神农本草经》是伪书……那到最后,会不会《新华字典》都是伪书?

    陆丫丫缓了片刻,压了压语气,道:“李凡,咱能写点儿文艺理论研究类的么?写点儿正经东西。”

    “这也是正经的啊!考据学嘛。当然,像《诗词论》这种后期我会以成书发表,在网上,咱先来一波伪书系列,然后再来一波名人轶事系列,还有——”

    “你别还有了,我害怕!”

    陆丫丫当然害怕,因为这个时空专门研究考据古代历史、书籍、历法甚至民风民俗的人非常少,更没有形成学派什么的。像前世有个“乾嘉学派”,以对于古代社会历史各个方面的考据而著称,这个时空则没有这种,别说学派了,专门研究这个的人也很少,大家学者更是寥寥。

    这时候李凡突然站出来喊了一嗓子,说《后出师表》不是出自诸葛亮之手,你说这任谁都得吓一大跳啊!别说这小姑娘了,连那京院院长崔勇年也惊得胡子乱颤。

    而且,听李凡这语气,他不仅仅只喊这一嗓子,以后好像还要不停地振振发声,这货是要走向国民固有认知的对立面啊。

    陆丫丫平复了一下心绪,再次看了一遍《《后出师表》考据研究》,下面列出了一条条的“李氏”分析:

    1:赵云去世年代在《三国志·赵云传》和《后出师表》中说法不一,可知后者为编造。

    2:《后出师表》中编造史无记载的人物和事件,故弄玄虚,欲盖弥彰。

    3:陈寿写《三国志》和专门整理《诸葛亮集》,都没有对此收录。

    ……

    面对李凡所罗列出来的24条证据,陆丫丫犹豫了,这作品发不发?没有确切说法证明李凡说辞准确性的前提下,发表的话一定会惹起争议的,而且,你小子这胡扯的到底对不对啊。但不发吧,李凡那边儿不好交代。

    李凡现在自己可惹不起,人家可是文化偶像,网络大v,《国学时代》的流量担当!这要是把人家惹不高兴了,人家还不给你这儿发表文章了呢,转身拍拍屁股走人,到时候自己就闯大祸了。

    陆丫丫自己做不了主,只好拿着优盘,敲开朱总编的办公室,请求定夺。

    朱总编见状也犹豫了,模棱两可的,他对陆丫丫道:“李凡说得好像有点儿道理,但咱又可以反驳,你说是不是?”

    “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

    朱总编咂巴咂巴嘴,道:“啧啧,这小子。得,我打个电话!”

    电话打过去后,朱总编刚对李凡那24条分析中反驳了两三条,谁曾想李凡直接回了他一句话:“我们考据学讲究‘实事求是’‘无证不信’,你反驳我的依据是什么?”

    朱总编顿时无言以对,放下电话后,他叹了口气,对陆丫丫道:“丫头,我让李凡干没电了,发吧。”

    《国学时代》名家专栏,当夜零时,李凡的这篇《《后出师表》考据研究》更新出来了。

    相比于之前的很严肃的诗词理论研究作品《诗词论》,这篇考据研究再也没有网友喊听不懂了,大家都能一口气通读全文,而且整篇文章的阅读量直线飙升,评论数转发量再创新高。

    只不过,评论区的风头变了:

    “帅李,你能别逗我不?”

    “小李同志,趁着现在看的读者少,咱赶快删了吧。”

    “咱高中国文教材上,写的可是诸葛亮的名字,你这是向教育部发起挑战?”

    ……

    上面的是粉丝们的留言,相对温和一些,可下面这些就是普通网民的开喷之词了:

    “嘿,李凡,你这脑子进水了啊,用不用我用吹风机给你吹吹。”

    “送你一系列成语:妖言惑众、口出狂言、信口雌黄、瞎扯犊子!!”

    “给你三秒钟删除文章的时间,好,三秒钟已到,举报!”

    ……

    从凌晨开始一直到早上7点,这篇文章彻底地在网络上发酵开了。

    如果是其他教授学者写出来这种挑战国民认知的文章,其实也会在网络上被炒热的,但热度远远不会像李凡这种,惊动整个网络。

    哎,谁叫咱是文化偶像呢,披着这么耀眼的光环,自然一言一词都备受关注了。

    稍显唏嘘的是,《诗词论》基本上没刮起什么风浪,没引起什么广泛讨论,但《《后出师表》考据研究》一出,网络上顿时翻江倒海,波涛汹涌。

    李凡早晨起床,打开手机扫了一眼自己的文章后,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转发量竟然达到了20万+,再看看网络新闻,好嘛,基本上没有任何对自己有利的言论。

    有几条新闻稍微中立一点儿,但标题或内容也多以“惊人言论”进行评价。

    竟然还有媒体给李凡扣上了“诡言巧辩”的帽子,李凡对此只能呵呵了。

    媒体网络可以呵呵,但答辩不成。

    上午8点是《博雅杯》论文考试的答辩时间,才7点半,同学们便纷纷聚到了指定的答辩室外。

    “哥们儿,你成啊,你把《后出师表》都弄成了伪书,你不怕武侯掀棺材板啊?”

    “你可真敢说啊,网络上现在已经炸开锅了。”

    杨硕突然惊道:“哦对了,你考试的时候不会写的就是这个吧?”

    李凡回道:“没有。”

    杨硕舒出一口气,道:“那就好啊,不然看你怎么答辩。”

    “我考试的时候,写的是《后出师表》《尚书》《神农本草经》等等都是伪书,名字叫做《伪书考据精要》!”

    “你……那完了,你死定了!”

    李凡死定了的第一个信息:前天考试笔试成绩单贴出来的那一刻,众人围上,但见,最后一名的名字是:李凡。而成绩栏则写了两个字:待定!

    众人见状一片哗然,而李凡则绷了绷腰杆儿,泰然自如。

    半个小时后,一场与京大教授的精彩辩论,彻底拉开了李凡在这个时空发扬开拓考据学的帷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