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猫咪很危险
    《博雅杯》甄别考试在下午5点便正式结束了,而上午便交了试卷的李凡早出去潇洒去了。

    考试一结束,监考老师杨博士刚把同学们的试卷送到了办公室,室内的几位教授全部将目光锁定在了那沓厚厚的试卷上了。

    “他们这届学员啊,整体水平非常高,我先扫几眼。”

    张教授率先起身,将答题册一本一本地快速翻动着,只看名字,不看内容。

    “我也看看,闲着也是闲着,看看这帮孩子的水平究竟怎么样。”

    “那我也别闲呆着了。”

    ……

    几位教授围着一沓试卷翻来翻去的,将整个文学班的答题册弄得乱七八糟的。

    率先翻完答题册的张教授眉头紧锁,难道自己眼花了,怎么没找到那小子的答题册呢?

    张教授道:“你们看到那个李凡的答题册了么?”

    “我也正找呢,没找到啊!”

    “我这也没有。”

    好嘛,这三位教授全是奔着李凡的答题册来的,毕竟这小子贡献了两篇精彩的论文了,每一篇的水平都让人佩服不已,甚至自愧不如,这孩子完全是个天才,不仅仅是博学,还有自己的文艺创作理念,这个大家不服气也不成啊!

    文学班监考的博士生笑道:“各位教授,不用找了,这答题册让崔院长拿走了,院长说要亲自批。”

    ……

    院长办公室内,崔勇年此时正背着手在室内踱步。他微眯着眼睛,整个面部表情非常纠结,一步,两步……徘徊了无数步后,他的目光再次落到了《伪书考据精要》上。

    重新坐回办公椅上,吸尽了一支烟后,崔勇年再次翻起了《伪书考据精要》,翻了几页后觉得不对,然后立马起身,从书柜中捧出了一大摞书籍,再次挂上老花镜,他一边翻看《伪书考据精要》,一边查阅资料……

    而此时的李凡正在逛菜市场呢,他在京城呆不了几天了,张磊攒了个局,打算把一众好友叫到家中。

    张磊又有了新变化,他梳起了大背头,打了发蜡,走起路来,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他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还像以前那样爱扯淡。

    “诶,老板,有绿岛大虾么?38元一只的那个,给我可劲儿来,什么没有?那我还得让我媳妇回趟绿岛老家,我媳妇家就是搞水产的。”

    是的,他终于脱单了,混了一个媳妇,这一路上,“媳妇”两个字他有意无意说出来二十多次,估计是这么些年真的憋坏了。

    两个人买了各式各样的蔬菜鱼肉螃蟹大虾等,这才打道回府。

    走进张磊家中的那一刻,李凡不禁满意地点了点头,真不错。虽然一室一厅面积很小吧,但收拾得干净利落,井然有序,房子装修得也挺新潮的。

    “有点儿小哈,随便坐。”

    “不小了,这地理位置多好啊!多少钱?”

    “双方家庭给凑的,总房款420万,首付交了126万。”

    李凡脑袋“嗡”地一声,不到60平,首付126万,忒吓人了。

    李凡不禁咋舌,在这大城市落地生根真是太难了。

    叮咚!

    李凡打开房门后,进来的是宋忠书。

    这个宋忠书李凡前些天认识的,是潇潇的远房亲戚,又和张磊关系匪浅,他是京大美院的研究生,之前李凡给他弄来过陈老师摄影展的票,两人之间算是点头之交吧。

    见宋忠书背着画具,李凡笑道:“宋哥,出去写生去了?”

    “嗯,去了一趟郊外,”宋忠书说到这儿,非常口水地盯着李凡道:“那个李凡——”

    “喵,喵!”

    突然响起的猫叫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他们同时向声源望去,只见一只慵懒的大花猫怯生生地趴在卧室门口看着他们。

    “这我刚刚领养的,可不可爱?”张磊走过去抱起大花猫,一脸溺爱的样子。

    李凡噗嗤笑了,“哥,你没听过男不养猫女不养狗么?”

    张磊疑惑地道:“怎么了?”

    李凡眉毛挑了挑,“那猫喜欢偷看男人洗澡,这事儿你知道么?”

    “不知道啊。哦,还真是,我昨天洗澡的时候,它就盯着我看。”

    李凡揶揄道:“它往哪看啦?”

    “当然是我的某项器官了!你什么意思,你是说它好色啊?”

    李凡嘻嘻一笑,道:“给你们讲个故事吧。汉末,蜀汉裸眠成风。李郎喜猫,夜必共枕。入夜,李郎春梦,尘根起伏——”

    “等一下,老弟,”宋忠书连忙打断道,“我是美术生,和你们学霸比不了。咱别说文言文成不?你们这种外星语我听着费劲,白话文运动都过去100年了,你们还想复辟怎么着?”

    “那好吧。就是说啊,汉末,蜀汉地区的人们喜欢裸睡,有个姓李的哥们儿喜欢养猫,每天晚上都和爱猫同床共枕。

    说有一天啊,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有了正常的生理反应,这猫咪见状,不禁大呼一声道:‘我擦,耗子!’然后‘咔嚓’,上去就是一口,吧唧吧唧吃了,之后还舔了舔嘴唇,猫眉一皱,心想,这味儿不对哈。”

    张磊一个寒颤,将大花猫往地上一丢,道:“别胡扯,就会吓唬人。”

    “这个是真的,你可以去查资料。猫为男患,不可养之嘛。你们想想啊,老鼠什么样?毛茸茸的,个头也像,你光不出溜走出来的时候,想想那风骚的形态,是不是很类似?而且,猫就喜欢捉弄老鼠玩儿,或者是认错了或者对这类型的有偏好。”

    张磊头皮一阵发麻,后脊背发凉,此时想想都疼得慌。

    李凡继续道:“与之相对应的,还有一个说法,好女不养狗。”

    宋忠书来了兴致,“求知”道:“这个怎么讲呢?”

    “这同样是汉末时期的典故。汉末,东岳有郎,喜结连理。月余,夫欲差之鲁中,甚忧娇妻,遂购一雄犬——”

    “说人话!”

    李凡挠了挠头,道:“不好意思哈,但大哥,这很浅显啊!”

    “我国文非常不好。”

    “那好吧,说汉末,东岳有个哥们儿,刚刚大婚,两口子如胶似漆的,小生活甜甜美美,一个多月后,这哥们儿被派遣到鲁中地区当官了,他非常担忧自己的娇妻,一怕娇妻寂寞无聊,二怕有采花大盗惦记他媳妇儿,于是便买了一条雄壮的公狗。

    三年后,这哥们儿回乡,他刚走进院落,只见那条大狗对他充满敌意,吠叫不停,而爱妻呢,也对他并没有过于欢喜的样子。这是咋了,感觉自己是个外人啊!

    晚上,搂着爱妻办点儿正事儿吧,刚脱下媳妇的衣服,只见她身后旧伤累累,这是怎么回事儿呢?再三逼问下,爱妻回答:‘狗解人意,夜夜同眠……’

    啊,这绿帽子戴的,受不了啊,难道自己还不如一条狗?

    第二天,他一气之下,宰了公狗。妻子悲痛欲绝,便也跳崖自杀了。于是,日后还诞生了一句粗话——狗日的!”

    两位老哥瞬间笑趴了腰。

    “你这瞎胡扯呢还是真事儿啊?”

    “真的假的?”

    李凡耸耸肩道:“你们可以去查资料啊。”

    “先别扯了,咱先把米饭煮了。”

    张磊开始淘米,他把米洗得干干净净的,一边往饭锅里放米一边哈哈大笑,客厅里的那两位已经开始开车了,还开的那种大卡车,一路摁笛狂飙。而李凡那小子,还一本正经地给人家讲解狗狗的局部位置的构造,引得他也忍不住认真地听了起来,知识大涨啊。

    这兔崽子,哪像一个文化人?就一会说之乎者也的小流氓!

    米放进锅内,然后,张磊顿时发愁了。煮饭的话,米和水的比例是多少呢?凭着感觉来吧。

    加水,好像少,再加,好像还少!加了5次后,应该可以了,合上盖子,摁通按钮。

    “你们两个都别闲着了,来洗菜!”

    “好咧!”

    “剩下这几位啥时候能到啊,我的天啊!”

    李凡刚嘟囔了一句,便有人敲响了房门,打开一看,顾亚婷到了。

    顾亚婷双手提溜着水果糕点,她将之放到了一旁后,便在张磊的小家里参观了起来,她点了点头道:“还不错,挺温馨的。”

    张磊从厨房中探出头道:“就是太小啦,才50多平。”

    李凡举起四根手指,“400来万,在你家小区,应该能买下一栋联排别墅了吧?”

    顾亚婷点了点头,“嗯,能!”

    张磊好奇地问道:“亚婷会做饭么?”

    “我会吃。”

    三个男人面面相觑,得,指望不上了。

    片刻,彭仁彭慧兄妹也到了。

    李凡一边开门一边道:“小慧,会做菜么?”

    彭慧吐了吐舌头,“我可以帮你们打打下手,兴许后面几位会呢!”

    后面几位?

    10分钟之内,董鹏、乐高高、史前等人纷纷到来,一个个都是混吃等死类型的。

    大家围着厨房里好几兜子菜,全部大眼儿瞪小眼儿的,男男女女没有一个下过厨的。

    还什么家庭聚餐大party,连个掌勺的都没有,怎么party?

    “别急啊,我媳妇马上回来了,加班估计也要结束了,我媳妇做菜那是一绝!”

    李凡心中默念:共叫“媳妇”56次!嗯,磊哥你真憋坏了。

    大家正在闲扯之际,贾芸敲门走了进来,面对着众人齐刷刷的目光,她愣怔住了,“你们干嘛?”

    “呃,你会炒菜么?”

    “你们都不会啊?多大点儿事儿!”贾芸放下背包,挂上围裙,道:“你们给我打下手!”

    “好咧!”

    “咱这大party就等你啦!”

    李凡拉了拉顾亚婷道:“你看看人家,同样是女人,再看看你。”

    唰!

    乐高高、彭慧、钱多多三人纷纷后头:

    “我们怎么了?”

    “不会做饭有错么?”

    “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求女人必须做饭?”

    顾亚婷笑滋滋地溜缝儿,道:“对啊对啊!”

    好吧,你们人多,你们有理!

    贾芸开始在厨房中指挥起来:“李凡,别在那没事儿人似的,能削土豆皮不?”

    “能吧。”

    “到底能不能,不能的话,去杀鸡。”

    “能,绝对能!”

    李凡最怕尖嘴动物,太吓人了。

    “亚婷,还笑!来把干豆腐洗了,没听过一句话么,要想拴住男人的心,首先拴住男人的胃,你这得为以后打基础,要不然遇到一个万人迷的老公,你说可怎么办。博学多才的李凡,是不是这个道理?诶,李凡呢?”

    顾亚婷闹了一个大红脸,她回头一看,李凡和董鹏彭仁三人没在室内。

    这三人下楼杀鸡去了。

    董鹏摁住了鸡,彭仁手起刀落,李凡则离得远远的“妈呀”一声,不敢看吧还特想看,于是便侧着头用余光瞧着。

    “李凡,你胆子太小了。”

    “太血腥了,受不了。”李凡一阵心惊胆战。

    董鹏控了控血,道:“诶你们说,要是外星文明发现咱们,会和咱们成为朋友呢,还是像宰鸡一样宰了咱们?”

    李凡扭着头道:“放心吧,一定会宰了咱们的,一个文明发展,必然是踩着另一个文明前进的。他们看咱们就像咱们看这只鸡一样,异族异类要不成为餐桌上的豪华套餐,要不成为利用工具,比如说咱们的毛皮啊,咱们的骨头啊。”

    彭仁道:“也未必,也有可能,外星人把咱们关在笼子里养着,到时候咱们就学‘滚滚’,撒娇卖萌,啃啃竹子什么的,混条活路!”

    李凡又瞥了一眼挂掉的肉食鸡,他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和我没关系啊。”

    三人上楼,只见贾芸还在那儿指挥呢,“这土豆丝让你削的,会不会啊?不行我来。诶呦呦,大姐啊,这蒜让你扒的,还有你,切肉快点儿成不?”

    众人一顿瞎忙活,终于把所有蔬菜肉类全部处理完毕了,然后齐齐看向贾芸,到大厨表演的时间了。

    贾芸挽了挽袖子,道:“好,都准备给我打下手啊。”

    她走到灶台前,仔细地看了看几个旋钮,略一犹豫后旋开,火苗一起,她不禁缩了缩手,道:“亚婷,葱花!”

    接过顾亚婷的葱花后,贾芸往大勺里一倒,“李凡,油。”

    “等一下,姐,不是先热油后下葱姜蒜么?”

    “是么?”

    众人齐晕!

    敢情您在这儿指挥半天,您还不如大家啊?

    “芸姐,你不是会炒菜么?”彭仁道。

    “我炒过剩菜啊,也没有放油的这道程序啊。放心吧,我看过两集《十三道峰味》,学得差不多了。”

    就在众人无语的时候,房门打开了,嫂夫人走进了客厅。

    张磊的这个女朋友长相相当可以,人也干净利落,堪称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里里外外一把手。她回到家放下包便一头扎进了厨房,给大家做出来一顿美味佳肴。

    还别说,张磊在感情生活中虽然输在了起跑线上,但临近终点的时候,他却猛然加速,弯道超车了,弄了这么好的媳妇,人生很圆满啊。

    李凡一边大口往嘴里扒拉饭菜一边感慨道:“嗯,真好吃!太棒了,再搭配上磊哥的水饭,绝了!”

    众人一片欢声笑语,满满的全是点赞声。

    顾亚婷细细地咀嚼着,心道:怎么做的呢?这么好吃,比饭店厨子都厉害,拴胃拴得好厉害啊。

    李凡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想啥呢,妹子?”

    “不告诉你!”

    “我告诉你我告诉你,”宋忠书急道:“老弟,跟我搞艺术呗?”

    搞艺术?画画?

    李凡抬起头道:“我没慧根啊!”

    “不用慧根!”宋忠书信誓旦旦地道。

    不用慧根?这能成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