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教授们看不懂
    何为大v,大v就是随随便便动一动手指,发一条广告,便能引来一定流量的网络超级达人,当然以各路明星和行业翘楚为主体。

    单说明星们,谁谁上映了电影谁谁发行了专辑,都会有一票好友进行转发祝贺等等,形成对作品的推广,这就是大v的商业作用。

    李凡当然毫无疑问的是大v一名了,他微博粉丝有400万之众,而且,还是实打实的400万,其中一点点水分都没有,一个僵尸粉都不存在。

    而且最关键的是,李凡的粉丝活跃度那是相当给力。一个鲜明的对比是,其他一两千万粉丝的大v发一条微博后,基本上一两天内也就几千个评论,而李凡随便一条微博,基本上评论数一天内必然过万,很多时候都2万+起步。

    因为李凡最近一直在热度上,基本上一个节目跟着一个节目,热度不断,话题度极高。而且,他身后还有一个庞大的最具活力的群体——学生群体。

    李凡一条微博8个小时内给《国学时代》带来了28万新增用户,24小时内新增用户达到40万,之后的一周时间内,累积新增用户最终达到了60万之多。

    而杂志社的广告部见到这个数据都要哭瞎了,李凡就这么轻轻松松给软件推广起来了?太容易了吧?虽然和其他热门的app动辄几千万上亿的下载量无法相提并论,但是,咱要知道自己是多么冷僻的软件啊!

    这《国学时代》app,说句实在话,基本上很少有国人感兴趣的。

    广告部的部长很是汗颜,这人丢的,忙了小一个月,不如人家轻轻动一动手指,而且还是远远不如。

    ……

    这天。

    李凡给《国学时代》发了第一条微博后,躺下继续睡觉,睡不够啊!

    中午时分,蒋姐的电话把赖在床上的李凡叫醒了,询问他发表微博的事情,当获知没有任何经济利益的时候,蒋姐急道:“这是广告行为,是一定要有回报的,而且对方是杂志社,又不是个人,谈不上什么人情,你得要钱啊,没听过明星转发一条广告,基本上几十万的报酬就到手了么?”

    李凡道:“算了,现在这个时代,国学太需要扶持了,给我点儿应有的稿费就成了,我多多少少贡献一把力气吧。”

    让财迷李凡这么觉悟,是因为他的终身爱好在这儿,不管国学在国人心中多么日薄西山吧,但总要维持那么一丝丝火苗,总要有那么稀少的人群为之添柴加火。

    晚上,他吃过晚饭后,打开《国学时代》app,开始阅读一遍自己的文章,才惊然发现这是连载性质的,他估计了一下体量,大概是分成了三部分。

    手机客户端上,重新划分的段落非常合理,配图也很精美,看来是花了很多心思的。

    作者简介里,给了李凡一个很公正的评价,但这公正的评价是懂李凡这篇《诗词论》艺术价值的人认为的,而普通网民们却觉得这完全是对李凡的过于高估和吹捧,内容如下:

    “……作为新的文学创作理论的著作者,李凡以崭新的艺术视角,通过宏大的文学架构,巧妙地剖析解读了千年文化的精妙之处,归纳总结出让人拍案叫绝的诗词文学创作真谛……”

    瞧瞧这段话,如果这是点评的某位大教授大学者的话,那所有人都不会有什么疑问,但这人物换成了李凡,诶,这就不行了。

    即便你是文化偶像,即便你一次次在电视节目中证明了自己,但那些只是证明你博闻强识而已,证明你聪颖过人罢了,并不代表你李凡能提笔写出什么精妙绝伦的艺术理论。

    网友们还是相对“理智”的,因为这不符合人们的常识。17岁就开创出什么文学理论,而且还说什么得到了京院院长的认可,这也忒吓人了吧?

    李凡的粉丝们也分成了两派,一派坚定不移地支持“一个帅李不动摇”的原则;另一派持怀疑态度,总觉得《国学时代》的小编过于美化李凡了。

    毕竟有一定国学功底和艺术鉴赏力的人是极少数的,众多的网民不过是来看看文章开开眼界而已。

    李凡点开评论区,里面各式各样的留言:

    “知道偶像发表了文章,虽然我看不太懂,但我强烈支持,就是好,非常好!”

    “李凡有‘三境界’之说,那我比李凡强,我有‘五境界’:吃!喝!拉!撒!睡!”

    “我的帅李啊,实在欣赏不来,还是想看你在各种节目中耍帅!”

    “我觉得这是一部空前的巨著,每个字符都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开辟了文学研究领域的新天地,创作了……创作了……对不起,编不下去了。”

    ……

    李凡看着各式各样的评论笑得肚子疼,最后“咳咳”地咳嗽起来。

    大家瞧瞧这货心多大,作品得不到别人认可他还能笑得出来,那么精彩的诗词理论被网友们调侃还能心态自若,大度是一方面,关键还是智慧。

    举个不太恰当略显挖苦的例子:和一个盲人争辩《清明上河图》,有意思么?

    这篇《诗词论》太专业化了,目标人群自然是那些高级知识分子,最起码也是文学爱好者。所以9成以上的读者读不到其中的绝妙之处,也罢。

    要是其他作者写出的东西得不到读者的认可,可能早悻悻不可终日了。

    但李凡的心态实在太好了,他清楚地明白,这篇《诗词论》注定曲高和寡,正常现象。

    李凡刚放下手机,打算去食堂吃饭之际,陆丫丫的电话打了过来,说领导要请李凡吃饭。

    李凡道:“吃饭就算了,和领导吃一次饭,没有个小半天的时间下不来,这几天时间太挤,你可以代替杂志社请我在学校吃一顿,我不介意。”

    于是,晚上七点左右,下班回到京大的陆丫丫约了李凡,在食堂备下了丰盛的菜肴。

    陆丫丫痛斥大家根本无法欣赏《诗词论》的艺术价值,她一边用筷子用力地挖着鱼肉,一边激动地敲着桌子,道: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大家读不懂作品还质疑你,说你已经走上了被包装的路线什么什么的。包装你妹啊,一群文盲!”

    “别动气,和网友动气,你不得气个好歹的啊。”

    陆丫丫“啪”地把筷子拍在了桌子上,情绪激动地道:“关键还有很多满满的恶意诋毁,拜托你们先提升一下文化修养成不?瞎喷!”

    李凡笑笑,“网民嘛,千万别跟网民较劲儿,认真你就输了,一笑而过,就当看一场人性的表演了。”

    陆丫丫情绪收住,静静地看着李凡,满脸的不可思议。

    李凡愣了一下,道:“你干嘛?”

    陆丫丫道:“李凡,那作品是你的还是我的?我怎么感觉咱们两个弄颠倒了,你怎么无动于衷?”

    李凡灿然一笑,道:“网络上骂我的那些人,给他一次机会留个姓名地址电话号码,你看他敢不敢!只有弱者才嘚吧嘚。”

    “哦,你心态真强大,的确是这个样子。那要是真有人留电话号码了呢,k他?”

    李凡豪迈地道:“那就算啦,敢真留电话号码的咱也真惹不起!”

    噗!

    陆丫丫被逗笑了,抬手敲了李凡的头一下,道:“你这孩子真有意思!”

    孩子?谁是孩子?

    李凡瘪瘪嘴,总有人到处散发母爱。

    ……

    李凡远去的背影还是一贯的潇洒不羁,陆丫丫注视了片刻后,转身走向寝室。

    经过这三四次短暂的接触后,她越发觉得这个男孩儿不简单了,不是指才学上,而是性格上,而是对待万事万物的观点上。

    陆丫丫躺在床上,将李凡最初投递的稿子又翻了一遍,这万余字的文章,没有一处错别字,连不恰当的标点符号都没有,简直堪称完美,这说明,那孩子是个极其认真的完美主义者,容不下自己的作品有半点的瑕疵。

    这么珍视自己作品的男生,竟然无畏于网民的看低,还能一笑而过,这绝对不是胸怀宽不宽广的问题,这绝对是智慧!

    智慧啊,啧啧,这孩子是天生成大事儿的人。

    几天过去了,《诗词论》连载全部结束,热度迅速降低,第三部分《诗词论》发布的时候,评论数转发数已经寥寥无几了。

    这个原因只有一个:看不懂!

    《诗词论》第一期是借着李凡的名气吸引流量的,网民们虽然下载app阅读过内容了,但这种很严肃的理论类的文章,100个人中有99个半看不太懂,云里雾里的,太费脑细胞了。

    即便是李凡的粉丝也坚持不住啊,有那时间还不如在回看几期李凡的参赛视频呢,那视听感受不比干巴巴地死抠这篇《诗词论》强?

    阳春白雪、曲高和寡,这个没办法,就和你在网络平台发表一篇文言文作品的扑街概率一模一样,可能还不如呢,毕竟远没有文言文有故事情节。

    陆丫丫给李凡挂了一个电话,再次为李凡鸣不平,她深深地遗憾这么精彩的作品不能在广大人民群众中扎根、开花、结果。

    而电话那边儿,则响起了吸吮汤汁的声音,“正常现象,《诗词论》又不是给普通老百姓看的,明晚上交给你一篇‘街巷作品’!”

    陆丫丫惊喜道:“哟,你这么勤快,好哇好哇!”

    ……

    京大食堂。

    李凡放下手机后,对面的顾亚婷问道:“小李子,谁啊?”

    李凡皱眉道:“诶我发现,你怎么这么八卦呢?”

    顾亚婷柳眉一挑,双眸圆睁,道:“大胆,快速速回本宫话!”

    李凡摇了摇头,道:“你这丫头从尚海回到京城后,怎么还得了‘公主病’了,整天本宫本宫的,你以为你戴过了凤冠就真是公主转世啦?”

    顾亚婷看了一眼杨硕,一脸委屈地道:“小硕子,他说我!!”

    杨硕立马起身,做拔刀状,指着李凡道:“大胆刁民,胆敢违抗懿旨,还不速速回答!”

    “我艹!”李凡一瞬间傻眼了,什么时候杨硕变成了顾亚婷的狗腿子了?李凡不得不纠正一下,“哥们儿,公主没有下旨之说,懿旨是指皇后和太后的诏令,公主最多是‘口谕’或‘令’!”

    杨硕愣了一下,“是么?”

    彭慧在一旁揶揄道:“哥们儿,你是怎么混进《博雅杯》的?”

    “我也不知道啊!”

    一行人吃完早饭后,杨硕一直跟在顾亚婷身边套近乎,这行径把李凡弄得一愣一愣的,他对身边的彭慧道:“这是怎么了,什么情况?”

    彭慧撇嘴道:“马屁精上身了呗,顾亚婷说过几天回到师大附中后,就卸下自己的学生会主席的职责,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学术水平。然后,这学生会主席的职位就被马屁精盯上了呗,这不溜须拍马呢么!”

    “**啊!”

    今天是《博雅杯》夏令营甄别考试的日子,考试过后,大家就可以收拾行李,各回各家了。

    这次甄别制度依旧是对半淘汰,竞争压力极大,经过这一轮淘汰赛后,哲学班、文学班、历史班总共只剩下75人,这75人编成一个大班,等到寒假的时候,再次聚首京城,进行最终极的考核。

    考试模式不变,依旧是拉单桌,每个人随机抽到一个信封,里面是题目。

    李凡抽到的题很简单,连问题都没有,只是罗列出了几篇文章和几本书籍而已:《后出师表》《神农本草经》《尚书》……

    一张白纸上只有文章名字和书籍名,其他任何信息都没有。

    这怎么答?

    往哪个方向作答?

    室内文学班50个成员,考试一共10道不同的题目,每人获得一道题,也就是说,还有另外四个人也分到了李凡这道题,其中一人站起身道:

    “老师,这道题就几个书名和文章名,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连问题也没有,这不漏印了么?”

    监考老师连忙走过去看了一眼,然后走出教室打了个电话,再次回到教室后,监考老师道:“我问过了,不是漏印,这个就是题目,请抽到这个题的同学好好作答。”

    “哇,不能吧?”

    “连个大致方向和要求都没有,一头雾水啊!”

    ……

    监考老师道:“安静,安静,你们看看,人家李凡都下笔如飞了。”

    众人侧头一看,可不是嘛,李凡的中性笔此时正在迅捷地飞舞着,笔走龙蛇,气势奔腾。

    与上一次考试不一样,上一次考试,他抽到的是这个时空里文学院院长花费毕生心血著作的《古今词话》,这李凡哪看过?他当时是将大部分的时间花在了阅读这部作品身上了。

    这回不一样,信纸上的作品都是李凡阅读过的,他的思路也非常清晰,刚看到文章书籍的名称后便知道了自己的写作方向和内容。

    李凡思如泉涌,狂草疾书,笔底春风起,洋洋洒洒0余字很快完成,他又仔细检查了一遍,没过偏错,然后举手示意道:“老师,交卷!”

    众人闻言,纷纷抬头,这速度你是在开玩笑么?

    监考老师善意地提醒道:“这还没午休呢,咱们考试上午3个小时下午3个小时,你这才2个点儿,再完善完善。”

    那好吧,李凡又检查了一遍,实在没法更改了。

    其实这篇文章是略写的,如果想写详细了,那就没头没尾了,目前这个体量和布局掌握得恰到好处。

    李凡再次举手道:“老师,又检查了一遍,请求交卷。”

    监考老师无奈了,这孩子不听劝啊,道:“拿过来吧!”

    将试卷交到老师手里后,李凡转身离开,成为了《博雅杯》这次考试第一个交卷的人,和上一次考试的情况截然相反。

    这两位监考老师一个是数学系的副教授,一个是环境工程的博士生,基本对文学比较免疫,更是对这风格独特的“李氏狂草”目瞪口呆。

    两位老师将李凡的试卷打开,本想着先欣赏一下这位京大校园内赫赫有名的大才子的手笔,可结果,字都看不懂。

    这都什么啊?狂草么?你这不欺负人么?

    两位监考老师翻了翻后,无奈地将试卷放到了一旁,他们和天才作品的交流,首先被这字体给横亘两地了。

    这时,文学院院长走进了教室。

    “崔院长好!”

    “院长好!”

    “嗯,”崔勇年扫了一眼教室,疑惑道,“李凡呢?”

    “交卷走啦!”

    “这么快?”

    这崔勇年非常好奇李凡又能拿出什么样的文章来,他在办公室里等不及了,于是直接杀到了考试现场,想着以“视察”的名义先扫上几眼,没想到李凡提前交卷走人了。

    走人也好,起码试卷留下来了。

    崔勇年走到讲台上,轻轻翻开了答题册,然后顿时眉头一皱。

    “院长,这是狂草吧?”

    “对,狂草。”

    “写得怎么样?”

    “写得……”

    崔勇年一时语塞,他又翻了几页,内心一阵惊呼:

    好个李凡,当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你竟然说这些作品是伪书?你有胆量!

    作品标题:《伪书考据精要》

    一篇挑战人们固有认知的文章诞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