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获奖
    京城。

    京大寝室楼内,基本上所有的学生此时都规规矩矩地坐在桌子前,捧着一本本书籍刻苦钻研着。

    李凡推门而入,道:“哟,都这么用功?”

    见李凡风尘仆仆地回到寝室,众人纷纷放下课本。

    “那是,你以为谁都是你呢?我们天资不如你,再不努力一把,那还怎么混?”

    “我们可和你比不了,你就算不考试,《博雅杯》也不可能把你淘汰掉的。”

    “我是太羡慕你了,一身多职,啥都能掺和掺和,干啥啥成,还有时间和明星们嗨去,羡慕啊!”

    ……

    众人摇头叹气,自知那样的生活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然后又都捧起了书籍,继续备战几天后的最后一次甄别考试。

    杨硕道:“哦对了,李凡,你有一封信,是《诗刊》寄过来的。”

    信?

    李凡感觉自己回到了旧社会,这年头还寄信?也许这是传统杂志《诗刊》的情怀吧。

    李凡从抽屉里拿出这信封,拆开,里面是一张邀请函和一封手写的信件。

    内容就是恭喜李凡的《诗词论》获得了《诗刊》“年度最佳刊文”以及“诗词理论杰出贡献”奖,而邀请函则是希望他出席颁奖礼。

    李凡大惑不解,这才8月末而已,远远没到年底,哪来的年度最佳?

    李凡拿起电话,给《诗刊》的朱康朱总编挂了过去。

    那边的声音比较消沉,大意就是,《诗刊》这周就停刊了,杂志社里放弃了传统杂志业务,现在全力开垦网络市场,所以,以后在报亭书店等地再也见不到《诗刊》杂志了,以后全部转化为网上订阅。

    李凡放下电话后,竟然觉得有那么一丝丝悲凉。

    现在传统杂志已经不只只是“不景气”了,目前的这种状况,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淘汰。

    随着发达的网络浸入到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曾经火爆的纸质书刊时代早已成了明日黄花了,日薄西山无力回天。

    这个没办法,传统诗刊杂志报社业,要么改变,要么淘汰,这是时代进步的必然。

    尤其是在当下这个社会环境中,《诗刊》这种小众中的小众杂志,估计很多文艺青年都不会掏腰包了,毕竟很多公众号网站什么的,很多内容应有尽有。

    李凡又看了一下年度颁奖典礼的时间,原来下周一他就需要出席。

    他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其实蛮担忧国学的传承问题的,在这个浮华的快餐年代里,国学的地位非常尴尬,已经基本没有几个人在乎这份宝贵的民族精粹了。甚至有很多人不仅仅自己不喜欢,反之还嗤之以鼻。更甚至,国学在一些时候成为了贬义词。

    偶尔掀起一阵国学热呢,还被某些沽名钓誉之人或者个别机构利用上了,国学成为了他们攫取财富的工具,这也招致了很多人的反感。

    哎!现状不容乐观。

    李凡自觉自己改变不了整个大环境,这个不太现实。但他希望行有余力的时候,为喜爱国学的人们,贡献出自己的一点点“内容”,能影响那么一小批人,他就很满足了。

    想着想着,李凡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

    转眼间,周一这天到了。

    李凡起了个大早,收拾妥当后,他对着镜子反复打量了片刻,才下楼打车,赶赴《诗刊》杂志社。

    《诗刊》杂志社的颁奖典礼安排在了一间会议室内,规模并不大,不过杂志社的社长等等主要领导全部出席了。

    领导们坐在主席台上,倒没因为停刊而苦恼忧愁什么的,因为这份忧愁已经持续困扰他们七八年了,现在《诗刊》停刊,转攻线上发行,这个对他们来说应该算是新的契机,他们巴不得把这份烫手的山芋甩出去。

    李凡的座位安排在了前面第一排,他落座后,只见身边两位都是五十多岁的男人,他又往两侧以及后排看了看,今天来领奖的20余人中,50岁开外大约五六人,其余的基本上都是40岁左右的年纪。

    看看,这年青一代基本上是把诗词歌赋抛弃了,毕竟这哪有看电影听音乐玩儿游戏更吸引人啊。

    李凡闲着无聊,拿着手机和网友扯淡的时候,只见身前飘过了一个消瘦的身影,他抬头一看,原来是林晓凤,就是那位《博雅杯》历史班的超级学霸。

    “嘿,你好!”李凡向她挥了挥手。

    林晓凤微微露笑,“你好。”

    “你发表什么文章获奖了?”

    “一首诗歌而已,走了。”林晓凤点了点头后,转身走向自己的位置。

    这个女孩子也是那种心高气傲的女生,肚子里有内容,而且非常有内容。这两点和顾亚婷很相似,也许是女学霸的通病,或者说,是大部分学霸的通病,不分男女。

    不过有几处不同:首先,林晓凤长相上“毫无建树”,她很消瘦,没胸没屁股的,面色也略显苍白,很普通的长相。

    其次,林晓凤落落寡合,几乎没有聊得来的朋友,又向来我行我素。但顾亚婷不一样,顾亚婷和同学很处得来,她有着这个年纪女孩子的青春洋溢,有着这个年龄段女孩子的自我追求,有着成为女强人的强烈渴望。

    一个孤僻,一个外向,截然不同。性格原因必然导致生命的轨迹大不相同,各有各的精彩吧。

    李凡望着林晓凤的背影,很欣赏地笑了笑。

    他是愿意和林晓凤这类女生接触的,原因很简单,有内容有想法,性格怪点儿无所谓,起码不空洞,起码有灵魂。

    李凡正勾勒自己心中的完美女性形象呢,主席台上已经宣布颁奖礼开始了。

    “大家好,欢迎大家出席本年度《诗刊》的颁奖礼……”

    一群领导发表完讲话后,颁奖正式开始。

    一位位中老年人上台领奖后,终于轮到了林晓凤,她走上讲台,结果证书后,又和其他人一样,讲了几句祝福《诗刊》越办越好的言论,之后下台。

    好吧,这些人估计都不知道以后再也见不到纸质的《诗刊》杂志了。

    最后一位颁奖,李凡准备压轴上台了。

    工作人员道:“下面我们颁发的是,年度最佳刊文奖,诗词理论杰出贡献奖,这两项奖章的获得者,是李凡同学,有请李凡同学上台领奖!”

    下边的一群大爷儿们见一个小屁孩儿上台把两项最重要的奖项包圆了,瞬间就不淡定了,主持人的话音刚落,大家一片哗然:

    “嘿,老哥,不能吧,《诗刊》最重要的两项奖状颁给了一个十七八的孩子?”

    “这个……什么情况?”

    “我还以为是某位教授呢,每年基本上获得重要奖项的,都是有头有脸儿的人物啊!”

    “他也有头有脸,这位你们不认识么?李凡!”

    ……

    李凡,这个人以及这个名字,在座的各位估计有一小半都认识,华国独一无二的文化偶像嘛,著名的校园名人,很多人都有了解的。

    但是,你不只是成语大会诗词大会的冠军么?你不只是凭借着超强的记忆力以及对国学的博览而所向披靡么?难道,你还懂创作?你还能贡献什么诗词理论?

    这个太新鲜了,在座各位叔叔阿姨大爷大妈一片吃惊。

    大家本以为李凡不过是在综艺节目中展露风采,原来人家还能稳稳当当地给你们来几篇获奖文章,而且还借此独揽了两项最重量级奖项!

    在座的一位师范大学的副教授撇嘴道:“我觉得这其中有猫腻啊,不知道大家看没看过上期的《诗刊》,里面那篇《诗词论》竟然没评上奖,他一个小孩儿能得奖?”

    某市文联的副主席悄声道:“我估计啊,就是包装而已。不过不至于啊,《诗刊》这么大的杂志,想想也不对。”

    某作家冷笑道:“反正李凡得双料重磅奖项我绝对接受不了,除非《诗词论》是他写的!”

    副教授撇撇嘴:“写《诗词论》的‘闲鱼’必然是某位著名学者或者大师,就他?!”

    林晓凤回头,板着脸道:“就他怎么样?”

    副教授豪迈地挥了挥手,“那我就去死!”

    “死”字刚落,李凡已经登上了舞台,主持人道:“李凡的这篇《诗词论》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新颖的理论……”

    现场“嗡”地一声,彻底炸锅了!

    《诗词论》即便写得再好,也不可能在当今这个社会上引起什么波澜,但是,在文学圈子里可不一样,在座的这20多位,那都是有深厚的国学基础的,而且尤其擅长诗词,大家都是行家啊,那太知道《诗词论》的艺术价值了。

    “我的天啊,那个‘闲鱼’是他啊?”

    “不行,不行,我接受不了,怎么可能是个小屁孩呢,怎么可能是李凡呢!”

    “这样精妙绝伦的文章出自他手?打死我我也不信啊!”

    ……

    台上的主持人的发言被打断了,她看着身边淡定从容的李凡,她也恍惚了,就你小子?《诗词论》?

    小小的会议室内,李凡写出的理论以及精彩的语句在各种嘴型中蹦了出来:什么“三境界”,什么“以我观物,则物皆着我之色彩,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什么“义贵圆通,词忌枝碎”什么“志足而言文,情信而辞巧”等等。

    那篇半白半文的《诗词论》在座各位半数人读过,有多少人读过,基本就有多少人被折服,理论之新颖让人称奇,文笔之斐然让人惊叹,基本上万余字的文章,每个段落你都会仔仔细细地反复研读,可这个叫做‘闲鱼’的作者,竟然是台上的这个还未成年的小子?!

    大家一时之间根本接受不了,下巴掉一地。

    主持人安抚道:“大家安静,大家安静,有请孙社长,为李凡颁发证书,以及2万元现金奖励。”

    李凡和孙社长握手致意,接过证书后,他说了几句没什么滋味的场面话后,便拿着证书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他刚一落座,顿觉身边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自己身上,那目光中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的诧异。

    散会后,李凡第一个走出了会议室,其他人则借机互相攀谈了起来,毕竟一个圈子的嘛。

    见李凡离开后,众人的议论声再起,对于《诗词论》出于李凡之手还是无法接受,因为《诗词论》的水平实在太高了,往大了不敢说,但是,起码在这间会议室内,这20余获奖者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写出这样的文章。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之际,一个声音顿时让室内重回寂静。

    “那《诗词论》是他在考试的时候写的论文!”

    静,一句话就让室内迅速安静下来。

    “好像是两个小时内完成的。”

    继续安静!

    林晓凤难得地灿灿地笑了笑,“他还会有其他作品的。”

    ……

    李凡离开会议室后,本想着直接打道回府,结果被朱康拉住了,他道:“小凡,和我来一趟,孙社长有事儿想和你谈一谈。”

    两人来到孙社长办公室,互相寒暄后,孙社长略显无奈地道:“小凡啊,你也看到了,互联网时代,咱们传统纸质书刊行业受到了巨大冲击,我们也不得不转变方向了,《诗刊》我们已经连续7年负债经营了,尤其是最近两年,全国的销量说出来你都不会相信,算了,不说了。”

    李凡笑道:“正常现象,诗词本身就很枯燥,远远没有《读者汇》《故事会》《青年》等等具有可读性,好像他们的日子现在也不好过吧?”

    “相当不好过,都是垂死挣扎呢,但咱们远远不及人家。咱们杂志社已经转型了,你对线上文学感不感兴趣?”

    孙社长接下来,向李凡介绍了杂志社最新开饭的app,叫做《国学时代》,《国学时代》刚刚上线1个多月,还是起步阶段,其中有一个名家专栏,是提供给著名学者发表高质量文章的专栏,孙社长希望李凡可以写一些文章,发表在里面。

    这个对于李凡来说,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了,不过他世俗了一点儿,问道:“那,这个稿费怎么算?”

    “哈哈哈!”

    孙社长哈哈大笑,拍着李凡的肩膀道:“我就喜欢不装腔作势的人,这个稿酬和传统稿酬不太一样,有些复杂,‘名家专栏’的‘名家’有基本稿费,还有依照‘数据’的奖励制度,这个稍后让助理给你解释一下。”

    李凡再道:“那我想写一些新鲜有趣的东西,广大网友喜欢看的,这个成么?”

    “当然!对了,我们还是希望你以真名发表文章,别再‘闲鱼’什么的了,你的名字就是流量啊!”

    得,说了半天,是看重“李凡”这两个字的流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