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学霸之间的争论
    平板电视里播放着去年《华国成语大会》的花絮。

    而众星见状一片哀嚎。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这个可真够隐蔽的了,就算我追过成语大会,这个花絮我当时也看到过。不过,你们节目组直接说‘锅’不就成了么?我使使劲还可能猜到,可厨具……你们够狠!”

    “这弯儿绕的,绝了。”

    “那拼图呢?拼图我们自始至终也没拼全啊。”

    李凡笑道:“你们当然拼不全,因为关键部位都在我这儿。”

    李凡说到这,从口袋里拿出来六七个碎片,是眼睛鼻子这两个关键部位的。

    大家将所有的碎片拼凑在一起后,一张睁着漆黑透亮的大眼睛的萌娃跃入众人视线里,这是果冻的百日照片。

    “哟,你妹妹和你长得太像啦!”

    “瞧瞧这鼻子,瞧瞧这眼睛,绝了!”

    “老李家的遗传基因太强大了,对了,你爸妈的照片给我们瞻仰瞻仰。”

    “对,你爸妈的照片呢?我们看看你们兄妹长得像谁!”

    有追过成语大会的人笑而不语,而李凡则有些窘迫,这个给大家看会不会引起什么误会?反正每次有人看过之后都是一阵惊呼,仿佛李凡是领养的一样。

    李凡将手机点亮,找出老爸老妈的照片,然后递给众星,众星见状连忙围在了一起,可大家本来兴致冲冲的,但很快都皱起了眉头,通通都是一脸的疑惑。

    “那个,阿姨长得很有福气啊!”

    “叔叔长得也挺善良的!”

    噗!

    顾亚婷没忍住笑喷了,心道你们是不是实在找不到合理的词汇了?她见李凡投来了白眼儿,连忙咬嘴唇憋住。

    录制最后一个环节,李凡将手里的金凤冠给顾亚婷戴上,然后两人携手走向“时空穿梭机”,双双做出穿越状,然后这个环节就结束了,其他的就交给制作部做后期了。

    众星坐在一起聊天,稍作休息,等着稍后驱车去吃顿晚饭。

    导演对大家道:“今天大家开了眼了,这两位学霸不仅仅在国学方面很有研究,就算天文地理数学等等方面,也是超越常人啊。”

    李凡连忙道:“可千万别这么说,我喜欢国学,你要说我擅长国学,那我就不装模作样了。但其他方面我还是有短板的,大家都知道我记忆力好,但我只研究我喜欢研究的。”

    导演满意地道:“瞧瞧,人家这不骄不躁的性格,难怪这孩子这么成功!”

    成功?

    这个词太大了,这个字眼也太空泛了。别的不谈,成功的标准是什么,这个每个人就都不一样。

    李凡可远远没成功,他才登上第一个阶梯而已,后面的路还长着呢。

    有个女助理跑到李凡身边道:“李凡,我跟你跑了一个晚上了,对一个问题特别感兴趣,你能给我讲讲么?”

    “好哇,千万别问我为什么长得这么帅,我真不知道!”李凡开玩笑道。

    女助理笑道:“之前有一首诗,就是那首:

    霓裳虽好怎长留,十载凄凄燕子楼。

    只怨舍人讥讽语,芳魂恨作一朝休。

    这个你说白居易和关盼盼之间有事儿,你能给我们讲讲这个么?”

    李凡大惑不解,问道:“这不是你们节目组出的题么?你们不知道?”

    “这是我们委托一位大学教授给出的题目,具体细节我们并不清楚,只知道答案,你讲讲嘛。”

    “哦!”李凡点了点头,他刚要说话之际,手机响了起来,他歉意地道:“稍等,我接个电话。”

    顾亚婷见李凡离开,她心道:嘿,就你小子知道啊?别人不知道了啊?这事儿我也了解!

    她按捺不住,有些激动地道:“这位姐姐,这个故事我也知道,要不我给你讲讲?”

    “可以啊!”

    见众人目光全部围拢过来,顾亚婷心中暗爽,她酝酿了一下情绪,道:“

    这个关盼盼是唐代名伎,精通诗文,更兼有一副清丽动人的歌喉和高超的舞技,后被徐州守帅张愔纳为妾。

    关盼盼是白居易的头号粉丝,不仅能将白居易所有作品倒背如流,还将白居易的《长恨歌》谱上曲,作为每次演出的保留曲目演唱。白居易听很多人说,徐州有个女诗人非常崇拜自己,简直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就决定会会这个关盼盼。

    一次他应邀到徐州节度使张愔处‘调研学习’,张愔大摆宴席招待这位远道而来的著名诗人,按照张愔的安排,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文艺晚会就该拉开帷幕了。

    当晚,穿着艳丽的关盼盼为白居易表演舞蹈。关盼盼初见偶像白居易,心中顿时涌动出按捺不住的欣喜,就非常卖力地为偶像跳了一曲高雅的《霓裳羽衣舞》。

    一曲独舞跳罢,白居易高度肯定了关盼盼的艺术成就,并提笔留诗以示鼓励:‘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

    关盼盼得偶像如此礼遇,自然是受宠若惊,一个劲地点头致谢。这期间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个女孩子不方便说,其中各种版本都有。

    白居易临行之时深情款款地对关盼盼说:‘你要踏踏实实工作,老老实实做人,争取做个德艺双馨的艺人,将来为我大唐文化事业作出自己卓越的贡献。’

    几年之后,老公张愔去世,关盼盼无处可去,就搬到张愔生前在郊区为她买下的别墅居住,就此宣布告别娱乐圈,改走文艺路线,并写下了《燕子楼集》。

    到了元和十四年,一个叫张仲素的人拜望白居易的时候,带去了关盼盼的消息,并呈上了几首关盼盼思念亡夫的诗作。

    白居易读罢,不禁感慨万千。但他转念又一想,既然你关盼盼在诗中表现得如此思念张愔,如此痛断肝肠,既然你那么爱他,为什么不为他殉情?这才是证明你们爱情的最好明证啊。

    于是,白居易回了四首诗给关盼盼,字里行间尽显挖苦之情。

    当关盼盼收到这四首诗的时候,她经受不了白老师的‘炮轰’,去心已决。于是她开始绝食,十天后饿死于燕子楼。临终之时,关盼盼给白老师留下两句诗:‘儿童不识冲天物,漫把青泥汗雪毫。’”

    顾亚婷把这个故事讲述出来后,众星一片哗然,原来书本中以及老师口中,那么高大上的人物,其本质上都是有瑕疵的。

    这么大的一个大诗人,您说您用尖酸刻薄的语言去刺激一个年轻寡妇,您的风度哪里去了?而且,您干涉人家的家事,诋毁人家的人格,您到底凭的是什么?

    顾亚婷笑滋滋地看着众星批判讨论,她心中的成就感倍增,她算是彻彻底底明白为什么李凡喜欢向众人“传授知识”了,看着大家一副‘求知若渴’的样子,忒爽啦!

    她越想越美,越想越开心,原来分享知识如此有快感啊,直到她回头之后,她突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那张英俊的面颊是紧皱在一起的,那双明亮的双眸中充满了否定的色彩,尤其是,他还微微摇了摇头,还叹了口气。

    顾亚婷撇了撇嘴,“你要干嘛?有话直说!”

    “这个,其实吧,”李凡搓了搓手,从顾亚婷身后绕到人群之中,道,“其实吧,这个流传很久远的故事是错误的,牵强附会杜撰的!”

    众星闻言,瞬间又被李凡的言论吸引过去了。

    顾亚婷不服气道:“你凭什么说我说错了?这可是流传已久的典故,况且,连出题的教授都认为没有问题!”

    “流传已久的就一定是正确的么?裹小脚还流传已久呢,要不你……”李凡说到这儿不言语了,盯着顾亚婷的双足看了又看。

    顾亚婷恼道:“那你凭什么说是杜撰的?你说是假的就是假的啊?”

    李凡笑道:“那你且听我说来!首先,咱们来谈谈你所说的几首诗的来历,你所说的《燕子楼三首》并不是关盼盼的作品,是后人强加于她的,这个作品恰恰是张仲素的。

    这在五代人韦縠所编的《才调集》中就被误置于关盼盼的名下。到清人编纂《全唐诗》时,遂将张仲素的《燕子楼三首》以及张君房《丽情集》胡诌出来的‘和白公诗’全都收在关盼盼的名下。

    甚至连《唐诗纪事》中虚构的关盼盼临终前所吟的两句诗,也以《句》为题收入同卷。”

    顾亚婷撇嘴道:“你说是就是啊?证据呢?”

    李凡笑道:“这个诗词归属解释起来不是三言两语能搞定的,我只举一个例子,巨著《管锥编》里曾把《燕子楼》诗的第一首误引为关盼盼诗,当时责任编辑指出此诗实为张仲素所作,钱先生乃据之改正。

    你想想钱先生的鼎鼎大名!

    至于《全唐诗》和《唐诗纪事》等等,错误不少,毕竟是人编纂的,必然有错误。那咱们就更不用说那位教授先生了。”

    顾亚婷不服,道:“那白居易的《感故张仆射诸妓》这首,你又如何解释,那明明就是满腹的遗憾和嘲讽!”

    李凡笑道:“你又听古人言!这首诗的全文是:

    黄金不惜买蛾眉,

    拣得如花三四枝。

    歌舞教成心力尽,

    一朝身去不相随。

    这首诗概括成一句话就是:你活着的时候纳妾买妓,对她们疼爱有加,精心培养,可到死了的时候,谁能下去陪你?

    《唐诗纪事》把它说成是白居易赠给关盼盼的诗,并虚构出关盼盼的和诗“舍人不会人深意,讶道泉台不相随”云云,其实,全然不是这样。

    题云‘诸妓’,这就说明了根本不是单指一人,根本就不是针对关盼盼一人的。

    当然,这个大家都能看得懂,不过是大家都往八卦了猜测,以为白老先生含沙射影呢。”

    顾亚婷道:“就是含沙射影嘛,你想想他白居易和关盼盼之间的关系,你再自己想一想,如果说你朋友挂了,朋友的媳妇还和你很熟,那你写这诗什么意思?还‘诸妓’,这明显就是借此讽刺关盼盼!”

    众星闻言齐点头,纷纷站队:

    “嗯,亚婷这个说得在理。”

    “人之常情嘛,要是我有朋友挂了,如果他媳妇和我很熟,打死我也不会写这种诗的,我一定会避嫌的。如果我写了,那我一定是对他媳妇有意见,必然是含沙射影之作。”

    “同意!”

    “这个我也同意顾亚婷的,有道理!”

    ……

    得到众人支持的顾亚婷不自觉地下巴上扬,面颊露出得意的笑容。

    李凡见状,笑道:“是谁说的白居易和关盼盼很熟的?这个没有明证。而且,白居易有个和家妓的故事。”

    这个家妓叫樊素,善唱‘杨柳枝’曲。白居易68岁那年决定把樊素放出去,并写了一首《不能忘情吟》。由此可见白居易并不是一个思想腐朽之人。

    况且,唐代民风非常开放,女性非常自由,改嫁都是小事儿,试婚的风俗都有,大家觉得那个时期女人主动殉葬合情合理么?

    而白居易可能也不会去要求人家殉葬吧?”

    众星迷糊了,好像李凡说得也有道理。连白居易都决定把自己的家妓放走,说明他没有那么狭隘啊。

    李凡继续道:“那首诗其实是感叹张愔生命短暂而已,其他的都是众人望文生义了……”

    顾亚婷不语,听着李凡嘚吧嘚的,半晌后,她突然道:“这大都是你自己的分析,我所讲述的,是从百科上看到的。”

    李凡挠了挠头,道:“没听过百科是diao丝的百科全书么?内容基本上网民们都可以自己去修改编辑的,这你也信?”

    “你!”顾亚婷咬了咬嘴唇,反驳不了了。

    何欢问道:“那为什么这个故事能流传开呢?”

    李凡道:“八卦精神呗。如此破绽百出的不实之词之所以会不胫而走,因为它能满足大众的猎奇心理,文献传承中的种种错误也是一种促成因素。

    从古至今,人的核心本性可能不会更改,八卦精神就是其一。古人也喜欢“看图说话”,典型的开篇两张图,后面全靠编的套路,不过他们是读诗而已。

    可能就因为几首没什么关联的诗,经过慢慢的演变发酵,就能给你弄出一出让人惊叹的大戏……”

    两个学霸讨论过后,丁江道:“我觉得李凡说得有道理,但我还是觉得顾亚婷说的有看点,白居易逼死寡妇,小肚鸡肠,心胸狭隘,这个多有意思啊。”

    李凡道:“瞧见了吧,这个就是白居易和关盼盼的故事能一代代流传下来的关键,有群众基础啊!”

    众人笑声后,导演问道:“那给各位一个穿越的机会,诸位都想穿越到哪个朝代呢?”

    汪牧道:“我想回春秋时代!因为我正在拍一部戏,就是以春秋时代为背景的。”

    李凡道:“春秋时代不太好,卫生条件不好,没听过一个典故么,当时晋景公吃过新麦后便去上厕所,但却掉到粪坑中死了,这个是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第一个殉难于茅厕的君主,上个厕所都危险,我看算啦!”

    郑渊道:“那我要是回到先秦呢?”

    “先秦的条件更不好,当时的厕所叫圂,也就是猪圈的意思。当时厕所都是在猪圈的上面搭一个简易平台,你蹲在上面思考人生的时候,底下是一群等着开餐的猪,直接便废物利用了。”

    孙远道:“那我回明清总成了吧,我就不信卫生还能成问题。”

    李凡摇了摇头:“当时有一句话说明了京城的卫生状况:故人都当道中便溺。你想想那个场景啊,满京城大街上全是污秽,那盛况……但是到了晚晴的时候,才终于有了改善,出现了‘粪工’!粪工就是——”

    何欢瞪了他一眼,道:“李凡,住嘴!我吃东西呢。”

    李凡讪笑道:“那好吧,我就是想跑趟厕所而已!”

    李凡说完转身去卫生间了。

    众人望着李凡远去的背影,有些不可思议。

    “亚婷,李凡一直都是这种状态?没有他不知道的,没有他不能扯的?”

    “我怎么感觉他都赶上百科全书了!”

    “生活中的随处可见点点滴滴他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他一直这么牛叉么?”

    ……

    顾亚婷不甘心地点了点头,“嗯,应该是吧!”

    顾亚婷本想学着李凡“卖弄”一下过过瘾,可谁曾想被这小子搅和黄了,等着吧,早早晚晚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第二天,拍摄《急速明星》的场景,这个短片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公主保卫战”剧情开头,一个是尾声。

    尾声部分,短片开始拍摄:

    大殿之内,顾亚婷身着华服盛装,头戴金凤冠,向着跪拜的众人道:

    “本宫回宫实属不易,全仰仗众位爱卿的誓死拼搏,尤其是李爱卿,更是鞠躬尽瘁,今天,晋升李爱卿为宰相,郑渊——”

    李凡道:“公主殿下,且慢,您答应赏赐给卑职的宫女呢?”

    “答应爱卿的事情,本宫是不会忘记的,宣倾城、佳人,两位宫女。”

    李凡回头一看,只见两位40多岁超肥的女人颤巍巍地走了过来,丑得非常有特色,丑得绝对让你过目不忘。

    “从此以后,你们二人就常伴李爱卿左右,一生相随,寸步不离!”

    李凡一声疾呼:“公主!饶命啊公主!”

    ……

    “咔!”导演道:“完美,情绪很到位!”

    李凡扯开唐装衣领,道:“那好,导演再见,众位再见。”

    顾亚婷也向大家挥手道:“那我们回京城啦!”

    导演连连点头,“好,期待咱们以后能在其他节目中碰到。”

    李凡和顾亚婷连忙卸妆,然后直接拉起背包,赶赴机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