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奔跑吧,兄弟(7)
    休息室。

    因为内战而惨被淘汰的两个人正在互相埋怨。

    孙远:“你说你撕我干嘛?这下明白了吧,我比窦娥都冤啊。”

    汪牧道:“我看你一本正经地和顾亚婷聊天,举止动作完全是一副卧底样,我不怀疑你怀疑谁?再说你之前还放走了丁江!”

    “我告诉你,我和顾亚婷聊天,就是问问能不能到我的电影中客串一下而已,演个校花什么的。你听清楚了么就瞎怀疑?还有,放走丁江,是因为当时还不到开撕的时间,再说,他能力太弱,我一般不向他下手。”

    “那你倒是和我解释啊?”

    “你也不听我详细解释啊,就李凡还能听听,比你理智多了。这下明了了,曲颖这个卧底我其实早都怀疑了,他今天话太密,又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的,李凡当时那句话说得好——贼喊抓贼。”

    “老曲头太老奸巨猾了,李凡要完啊!”

    “老曲头演得是好啊,不愧是影帝。祝福李凡好运吧!”

    ……

    此时,被两人深深担忧的李凡已经被曲颖逼到了教室角落里,曲颖一步步靠近,“内奸,你倒是跑啊,你不跑得快么?”

    “我必须保护何姐,不能让你把公主撕了,何姐,你退后。”

    何欢仗义地道:“不,你先跑别管我,老曲头从来不撕女生。”

    “不,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不管!”李凡一身正义地道,腰杆儿挺拔。

    ……

    此时的曲颖彻底无奈了,内心之中七零八落的,他看着面前两个人这绵绵的深厚的情谊,他的心里黄河水泛滥:妹子,醒醒啊。

    何欢突然一把拉住了曲颖的胳膊,大声道:“你快走!!”

    曲颖迅速挣脱开何欢后,他刚饿虎扑食般扑向了李凡,可李凡却突然抽出了一张能力卡,高声道:“等等,我用能力卡!”

    双方暂停,助理刮开能力卡:

    ,超能力:移形换影。

    曲颖好奇地问道:“这什么意思?”

    助理:“就是您在原地不动,我们将李凡和何欢带到其他位置。”

    曲颖瞬间崩溃,非常综艺感地双膝跪在地上,双手颤抖地举了起来,对着棚顶喊道:“苍天啊,还有这种操作?!好不容易逮到的啊!”

    摄像师低下身子直接拉面部特写,旁边众人则被逗得哈哈大笑。

    李凡和曲颖在助理的引领下离开了这间教室,两个人竟然还边走边向曲颖挥了挥手,合唱道:

    “啊,朋友再见,

    啊,朋友再见,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拜拜,曲叔叔!”何欢欢快地跟着李凡离开了。

    曲颖一瞬间耳边响起了阵阵滚雷,晴天霹雳啊!不带这么气人的!

    为什么不信我?为什么不信我?为什么不信我啊?!!

    ……

    李凡和何欢两个人被助理带到了顶楼后,卡超能力失效。

    李凡略一思索,拉着何欢走进了一间办公室,他又趴在门口向外看了看,才转身对何欢道:“欢姐,现在这个情况比较棘手了,咱们队就剩下咱俩儿了,得智取啊。哦对了,咱们在那边的卧底是谁?”

    何欢道:“我也不知道啊,还没和我联系呢。”

    “哦!”李凡点了点头后,他将身上获得的7张能力卡全部递给了何欢,道,“欢姐,能力卡你保管,我估计我撕不过颖哥,能力卡到他手里咱就完蛋了。颖哥不撕女生,顾亚婷队那帮男人估计也不会对你下手,最后的环节应该是你和顾亚婷pk,卡放在你身上最起码能留到最后。”

    何欢闻言,感动得都要掉眼泪了,“我忠诚的勇士,等咱们穿越回大唐的时候,给你加官进爵,赏你万亩良田!”

    李凡补充了一句,“还有宫女。”

    “好!不过,能力卡都放在我身上也不保准,你不知道丁江他专挑女人下手么?咱们还得平分。”

    “其实,我也想到了丁江这个人,他的确是专挑女人下手,我建议啊,把咱们的能力卡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如何?”

    “这个成!”

    于是,李凡顺理成章地收集了何欢手里的能力卡,他目测了一下何欢的身高,又看了看办公室内的极高的立柜,然后,他将能力卡用几张a4纸包好后,“咻”地一丢,丢到了立柜的最顶端。

    “走吧,咱们分开行动,找一下剩下的两张卡,你遇到顾亚婷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我接应你。”

    何欢望着李凡的背影,不放心地嘱咐道:“小凡,你要小心!老曲头太老奸巨猾了!”

    ……

    李凡转身的那一刻,脸上一瞬间挂满了笑意,不过想了想,这么骗她好么?哦,这是游戏!我是卧底!我忠实的顾公主啊,为您效忠!

    目前还差2张能力卡没有找到,李凡一边四下搜寻,一边提防曲颖以及顾亚婷队内的成员。

    他从顶楼找到5楼,终于在一间教室内找到了一张能力卡:。

    这张能力卡没有超能力,只是普通的卡而已,李凡正在端详之际,但听身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他猛然回头,只见一张笑脸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里,“顾亚婷?”

    顾亚婷连忙抽回正伸向李凡名牌的双手,继而向李凡挥了挥,道:“嗨,我就是路过,拜拜。”

    语毕,顾亚婷可爱地吐了一下舌头,转身就开溜。

    “你别跑啊!”

    “救命啊!”

    “嘘,别跑!”

    “你个骗子!”

    李凡边跑边笑,没想到这丫头跑得这么快,她婀娜的身影就在自己面前那么飘啊飘的,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轻柔地在肩后随意地荡来荡去,整个身姿青春迸发,仿佛脱笼而出的玉兔。

    李凡加紧步伐,要是被其他人发现了就糟糕了。

    骤然加速,李凡猛跨了几步,一把拉住飞奔的顾亚婷,道:“顾公主,我是你的人啊,你忘啦?”

    顾亚婷拼命挣扎,连推带踢,手脚并用,嘴里也不消停:“你这个骗子,救命啊!快来救我啊!”

    “我不是骗子,你听我说。”

    “你就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噗!”李凡被逗笑了,“小妞还挺有劲儿!”

    “看腿!”

    李凡一错神之际,但见那条笔直匀称的长腿“啪”地一抬,下一刻,粉白的脚踝便搭在了他的肩上,然后那只铁莲就一下下地轻轻地在李凡那张俊秀的面颊上蹭了蹭,期间伴随着一连串动听的笑声。

    这下把李凡闹得哭笑不得的,他生怕被其他人看到,于是只好奋力把顾亚婷拉进了身边的教室内,又向两旁的摄像师和工作人员道:“都进来,别在外面。”

    被抵在墙角的顾亚婷还在拼了命地挣扎着,两脚不停地踢踹着,和他打打闹闹的。

    “老实点儿,你听我说。”李凡加大力度锁住了她的胳膊。

    顾亚婷突然可怜巴巴地道:“李凡,你弄疼我了。”

    “哦!”

    李凡连忙松了松手劲儿,可就在这时,顾亚婷猛地用力往出逃窜,本以为能借此逃脱呢,可李凡直接拦腰将她抓了回来,然后将她双手反剪在身后,得意地道:“再逃啊?再逃啊?”

    顾亚婷经过这么一顿折腾后,身上十分力气泄了九分,她胸脯剧烈地起伏着,额角面颊涔出一层细汗,也基本没什么力气了。

    “别挣扎了,你也逃不了,再次重申,我是你的人!”

    “诶诶,你能先离我远点儿么?”顾亚婷垂下眼帘道,面颊有些红晕,也不知道是距离太近害羞了还是运动量过大造成的。

    李凡连忙抽身,然后到门口将门锁上,举起手掌起誓,道:“公主殿下,你要相信我,我自始至终都是你的人,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啊!”

    顾亚婷冷哼了一声,垂眉耷拉眼地,道:“可拉倒吧,你以为我傻啊?抢我能力卡,撕我的人,拉着何姐的小手一路逃难,我可看到你护主子了,然后你还来骗我?你以为我脑残啊?上了一次当还上第二次?”

    李凡解释道:“当时之所以抢你能力卡,我是在给我身边的曲颖做戏看呢!再说,这能力卡兜兜转转后,说不上是谁的呢。有句话说得好嘛,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倒炕!”

    顾亚婷质问道:“那你为什么撕我的人?”

    “当时那种情况你也看到了,陈方身边都是何欢的人,陈方那是插翅难逃必死无疑的,既然是死,那就得死得其所,死得有价值嘛。我上手撕下来,这就能再次加深何欢他们对我的信任啊!”

    “骗鬼去吧,反正我不信你。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

    噗!

    室内的随行众人笑喷了。

    “给你个麦你再唱几句呗?”李凡非常无奈,走过去一把扳住顾亚婷的肩膀,真诚地看着她,道:“顾亚婷,睁开你雪亮的大眼睛,明辨是非的大眼睛,你从我眼中看到了什么?那闪烁着的、那充满诚挚的东西,看到了么?”

    “嗯,眼屎!”

    噗!

    众人再笑。

    李凡连忙揉了揉眼睛,可再次趴过去的时候,却被顾亚婷一把推开,她道:“别来壁咚啊,少来这套,本姑娘对帅哥免疫!”

    “啊,心脏疼!”李凡手捂心脏,欲哭无泪。

    顾亚婷突然改了套路走撒娇卖萌路线,她眨了眨宛若秋水的深眸道:“李凡,放过我一马嘛,好不好嘛,就一回啦好不好!”

    “闭嘴,别嗲!走吧,走吧!你可以去顶楼的国学教研室看看,能力卡在立柜顶上,当然我知道你也不会去看。”李凡无奈地挥了挥手后,突然一拍大腿,道:“我可以证明我自己了,其实我的地理没有那么次,我以前地理不好,但上学期期末考试已经大幅度提高了,之前第一个环节我是骗他们的,不信你考我啊。”

    顾亚婷停住脚步,想了一下,道:“国内面积第二大盆地?”

    “准噶尔盆地!”

    “我国最完整的平原?”

    “华北平原!”

    “什么是冲积平原?”

    ……

    “哦,你真是我的人啊。”

    “废话!你没看到我这一脸奴才相么。”

    顾亚婷莞尔一笑:“好的,你小子潜伏得不错,等本宫回到盛唐,赏你个宰相当当。”

    “再配俩儿宫女!”

    接收到一个大大的白眼后,李凡继续道:“你们的卧底知道是谁么?”

    “现在还不知道啊。第三个提示是:连结河朔!”

    民族英雄,君臣离间,连结河朔。三个提示,给出了一个很明晰的历史人物:岳飞。

    李凡道:“这不岳飞么?”

    “废话,我还知道呢,但是和卧底有什么关系?”

    “让我想想啊,”李凡稍作分析后,恍然大悟,“是丁江!!”

    顾亚婷惊呼道:“丁江?为什么?”

    李凡道:“岳飞最知名的作品《满江红·怒发冲冠》中,‘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中,出现了‘三’‘十’‘八’三个量词,而‘丁江’的名字一共八画,指的就是他!”

    “啊?这么提示啊?太没水平啦!”

    “节目组惯用的伎俩,多看看他们的节目就知道了,一般涉及到数字,大多与姓名笔画生日什么的有关,不用往复杂了想。”

    室内几个工作人员瘪瘪嘴,得,又被吐槽了。

    李凡正交代顶楼办公室内的能力卡之事时,但闻走廊里一阵奔跑呼喊的声音,开门一看,只见钱峰和郑渊正围追丁江呢。

    顾亚婷喊道:“他是卧底,百分百是!”

    从两人身边呼啸而过的郑渊丢下了几张碎片,边跑边道:“早知道啦。”

    两人捡起碎片,那么一拼接后,顿时笑喷,拼出的图片是一个大鼻子!大鼻子!!

    “糟糕,丁江可能看到咱们两个了,我要暴露了,你去顶楼国学教研室找能力卡,你够不到的话就把门在里面锁上,等我。”

    李凡说罢直接跑开了。

    “你干嘛去?”

    “解决掉他们最后一个能力者!”

    ……

    李凡在各个楼层寻找着曲颖的足迹,直到对讲机里传出何欢的求救声后,李凡才终于在7楼一间教室外看到了曲颖。

    李凡扒着门偷偷往里看了看,此时何欢躲在角落里,她伺机想逃,而曲颖则拦着她,苦口婆心地解释个不停,可何欢死活不听,这下把曲颖急的,一会儿团团转一会儿抓耳挠腮,一会儿又直跺脚。

    李凡便捂着肚子笑,笑得腮帮子疼。

    为了保险起见,李凡又用对讲问了问顾亚婷那边的情况,原来丁江的对讲机早被他们收缴了,应该没什么问题,丁江应该没把消息传给何欢。

    赌一把吧!

    李凡平复了一下心情,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一脚踢开门,大声道:“放开那个女孩!公主,我来啦!”

    “太好啦太好啦!”何欢开心地鼓了鼓掌。

    曲颖指了指李凡,又指了指何欢,半天挤出一句话:“你们两个啊,让我说点儿什么好!”

    “那就先不用说了,让我撕掉你再说!”李凡说罢,直接扑向曲颖,两个人瞬间纠缠到了一起。

    “李凡,小心!李凡,加油!”

    曲颖听到傻女人的声音后,内心之中冤屈、可笑、无可奈何等等各种心情全部交织在了一起,就差飙泪了。

    “李凡,撕他!小心!”何欢一边加油一边寻找机会。

    李凡和曲颖两个人双腿双脚互相纠缠,躺在地上不住地翻滚,擒拿、摔跤、抓痒痒甚至啃咬都上来了,把室内众人笑翻了天。

    不过,李凡渐渐落于下风,毕竟以17岁的略显纤瘦的体格和一个30多岁的老爷们儿pk,这个可的确有差距。

    两个人衣服都撕坏了,个个都是脸红脖子粗的,可还是互不相让。

    “你个卧底!”

    “你才是卧底!”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装!”

    “不知道咱们谁在装!”

    ……

    就在两人翻滚撕扯到精疲力竭之际,突然“嘶”地一声,名牌扯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