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奔跑吧,兄弟(5)
    雨后尚海市的夜景分外美丽,市中心广场上的喷泉里,仿佛每个渐起的水滴都折射着璀璨斑斓的光影。

    顾亚婷收起电话后,伸了一下小蛮腰,腰间微微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肌肤。她望着皎洁的月亮,道:“雨后尚海的夜景好美啊。”

    李凡“嗯”了一声,定定地看着她。

    “饿么?”

    李凡:“嗯!”

    “那好,请你吃饭,随便点!”

    “不吃,我要看跳舞。”

    顾亚婷双眸微起波澜,想了想,“诶,今天上映了一部新电影,是你姐孙菲菲主演的,我请你去看。”

    “不看,我要看跳舞。”

    “哦,我请你唱k啊?”

    “咦,”李凡满脸的嫌弃,“你放过我吧,我就想看跳舞!”

    “跳跳跳!就知道看跳舞!”顾亚婷皱眉,道,“那你在这儿一个人看吧,他们跳得有什么意思啊?我回宾馆啦!”

    见顾亚婷耍赖要溜儿,李凡伸出长臂一把拉住,道:“说话不算数啊?我的顾主席!”

    “什么不算数?”顾亚婷满面惊讶愣怔的状态。

    “这演技不错啊,装疯卖傻啊?师大附中学生会主席,省十佳中学生,全国青少年协会理事,诶,你这样言而无信对得起这些名头么?”

    李凡一番话直接把顾亚婷抬得高高的,下不来了。

    “那个,呃……”顾亚婷看了看不远处跳得正嗨的一帮年青人,非常难为情地道:“他们在那好好跳舞,我过去砸场子,我那不是有病嘛。”

    李凡狡黠地一笑,道:“不管,反正你输了,顾主席,看着办吧。”

    顾亚婷浓密的睫毛突然低垂下来,她抬脚轻踢了一下李凡,非常温顺地道:“这次就这么算啦,好不好嘛。”

    “不行,顾主席!”

    顾亚婷心里这个气啊,此时内心之中正上演着血淋淋的一幕:左勾拳,右勾拳,看脚……duang,李凡挂了。

    她犹豫了一下,伸腿往那边人群中迈了一步,可下一刻又抽了回来,她蹙眉道:“李凡,我去和人家尬舞,我这不是欠欠儿的么?要不,把赌注换成别的?”

    李凡差点儿没憋住,他长长地“嗯”了一声,道,“也不是不行,可是,我就想看你跳舞啊。”

    “那,那我给你一个人跳行不行?”

    李凡眼睛不自觉地大了一圈儿,做犹豫状,思忖了一下,道:“也不是不行,勉为其难吧。”

    “太好啦,就这么定了。”顾亚婷欢脱地道。

    “但是……”

    “怎么啦?”

    李凡砸吧砸吧嘴,道:“你要是跳那种民族舞就太无聊了,我要那种的,你懂么?”

    “街舞?”

    “不是!”

    “芭蕾?”

    “不对不对!”

    “李凡,你不会让我扭秧歌吧?”

    哎,这丫头不上道。

    李凡道:“就是那种火辣辣的,sexy的,拉丁之类的。”

    “滚!”

    李凡落寞地道,“哦,那就算了,那你去跟他们尬舞吧。别害怕,有我在,要是有人胆敢挠你的话,我一定第一时间报警!”

    顾亚婷瞪了他一眼后,犹豫了一下,面颊绯红,声音也柔弱了很多,“那个,好吧,今晚上有时间的时候成么?”

    李凡连连点头,“嗯!嗯!嗯!成啊!半夜去你房间还是去我房间?”

    “去你的!”

    ……

    穿街逛巷,特色小吃吃了一个遍后,两个人才打道回府。

    回到酒店的时候,众星中打游戏的还在继续,奋战鏖杀。打麻将的几位也是乐趣十足,不过,何欢已经退出来了,此时正坐在一边织毛衣呢。

    顾亚婷见状,连忙坐了过去,道:“欢姐,你竟然会织毛衣?”

    “怎么,丫头,有兴趣么?”

    “嗯,欢姐,这个难么?”

    “不难,想学么?”

    “想啊!”

    李凡小声咳嗽了一下,“顾亚婷,走啊。”

    顾亚婷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何欢手上的起针方式,她头都没抬,道:“等一下。”

    李凡有些焦躁,站在一旁看大家打麻将。

    结果,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12点,等到了顾亚婷也拿起了织针织起了毛衣。

    眼见要到后半夜了,曲颖提议道:“不早了,大家休息吧,养足精神,明天把节目录制完成。”

    大家闻言纷纷起身,走向自己的卧室。

    李凡拉了拉顾亚婷,“顾亚婷!”

    “诶呀,你瞧你,瞎碰我,弄乱了吧?”顾亚婷放下织针嘟嘴道。

    何欢笑道:“亚婷,今晚陪我睡啊?我助理有事儿没回来,我一个人睡不敢!”

    顾亚婷闻言开心极了,她连忙道:“好哇好哇,走吧欢姐!”

    见两个女人挎着胳膊远去的背影,李凡的世界里满满登登的只有两个大字:骗子!!!

    顾亚婷走到走廊拐角处的时候,突然甩了下秀发,回眸一笑,“嘿,李凡!”

    “啊?几点?”本来如意算盘一场空的李凡突然重燃希望。

    顾亚婷笑道:“你别忘把会客厅的灯关啦,省电!”

    “……”

    一口鲜血在胃里搅动,李凡欲哭无泪,欲说无言。

    ……

    第二天清晨,众星洗漱完毕后,大家基本上都窝在了会客厅,难得能趁着这段时间好好休息放松一下,大家也懒得出门,当然出门也不方便。

    有人在看电视节目,有的在闲聊天,顾亚婷和何欢两个人则坐在一旁,拉着毛线织毛衣。

    到了上午9点多,大家还没见李凡的踪影,不禁大感意外。

    “小凡呢?”

    “不知道啊,早起后就没看见他。”

    “是不是还在睡觉呢?”

    “这么懒啊?”

    顾亚婷闻言,笑道:“对,他就这么懒。”

    话音刚落,李凡推门进来了,他顶着两个黑眼圈,边打哈欠边道:“大家早上好啊!”

    “都要说晚上好了,怎么你没精打采的?宾馆床睡不习惯?”

    “失眠了,被小人闹的。”

    李凡说到这瞥了一眼顾亚婷,这丫头竟然在抿嘴偷笑,嘿,要不是因为自己睡觉太死,担心你敲门时听不到,自己就早睡觉了。言而无信啊,说好的性感辣舞呢?

    一天的时间内,李凡终于找到了一个和顾亚婷独处的机会,两个人在电梯内相视而立,别无他人。

    李凡哭丧个脸,“说好的跳舞呢?”

    “咱们不是说晚上有时间的时候,我给你跳舞么?可是你也看到了,何欢她害怕一个人睡觉,拉着我陪她啊!”

    “那好,今天她助理回来了,你晚上总可以给我跳了吧?”

    “可是,咱们说好的,是昨天晚上有时间的话我就给你跳,只限昨天晚上。”

    “顾亚婷!顾主席!”

    “好啦好啦,又不是不给你跳,等以后有时间的!”

    以后有时间的?

    李凡此时此刻想起了一句敷衍人的标准话:过几天请你吃饭。

    ……

    晚上6点,是《急速明星》最后一个环节录制的时间。

    众星乘车来到了尚海明珠小学。

    教学楼一楼大厅内,众星一字排开,四周则是一台台的摄像机和工作人员们。

    导演道:“各位,咱们这期节目的主题是《公主保卫战》,何公主和顾公主队谁能率先找到证明自己身份的金凤冠,谁就能重回皇宫,而今天这座楼里,隐藏了36张古代美女能力卡。

    这36张能力卡中,有一部分组合在一起,便能开启我身后的时空之门,头顶金凤冠,重回盛唐!

    而且,今天这座楼内,还隐藏着卧底的最后信息。

    好,有请黑衣人。”

    这时,突然从两侧走廊中疾步跑出来20余身强体健的黑衣人,在众星的一片惊呼声中,他们将黑色头罩一个个地罩在了众星头上。

    “放开我,我要保护我的公主殿下!公主!!”李凡在一声声呐喊声中,被黑衣人拉走了。

    ……

    5分钟后,室内广播响了起来:“5,4,3,2,1,游戏开始。”

    助理将李凡的头罩摘下那一刻,李凡眼前顿时一片光明。

    “憋死我了憋死我了,姐姐,有水么?”

    助理从包里翻出来一瓶水递给李凡,他旋开后咕嘟咕嘟喝了半瓶。

    将水瓶递给助理后,李凡扫了一眼眼下的情况,这里是办公室,得,开始游戏吧。

    李凡在室内开始翻了起来,抽屉、书籍、桌子底下,书柜等等,他将这个房间翻了一个遍,结果啥都没找到。

    36张能力卡,一个人全部找齐了费劲,但找到几张应该蛮好找的。

    李凡走出这间办公室,来到隔壁继续翻箱倒柜。

    他不经意地扫了一眼阳台,突然发现花盆底下压着一个信封,李凡大喜,将信封从花盆底下拿出来,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信纸,展开信纸后,上面四个大字:你是猪嘛?

    噗!

    跟着李凡的两个助理笑声顿起。

    李凡问道:“陈方来过?”

    助理道:“刚走。”

    李凡将信封放到一旁,往办公椅上一坐,翻了翻文件夹和试卷,依然没有任何能力卡,就在他即将放弃的时候,手往鼠标垫上那么随意一放,突感不对,底下有东西。

    果不其然,翻开后李凡大喜,是一个信封,里面的信纸上写着一行诗:

    “霓裳虽好怎长留,十载凄凄燕子楼。

    只怨舍人讥讽语,芳魂恨作一朝休。”

    李凡见状,道:“哦,关盼盼啊!”

    身旁助理见状,道:“这你就猜出来啦?”

    李凡笑笑:“对啊,‘燕子楼’嘛,这么明显。这关盼盼是中唐名妓,徐州守帅张愔以重金纳她为妾,为之建了燕子楼。张愔死后,府中臣妾作鸟兽散,唯有关盼盼感恩于张公,誓不与他人承欢,一直空守燕子楼十余年。她更因念张公厚爱,作诗三百首,名《燕子楼集》。

    白居易还作了《燕子楼》诗讽刺人家,多管闲事。关盼盼便成诗八首,并十日内绝食而死,生生被白居易逼死了。”

    “你厉害,恭喜你,这是你的能力卡。”助理将能力卡送上。

    能力卡就是一个小卡片,上面画个美女而已。

    “这就完了?超能力呢?”李凡问道。

    “有的卡片有超能力,有的没有。”

    李凡又扫了一眼旁边陈方留下的信纸,他拿了过来,提起办公桌上的笔写道:你才是猪!

    翻了半天没找到能力卡,你不是猪谁是猪?

    李凡笑笑,将信封弄好后,压在了花盆底下,然后继续到其他房间翻找能力卡。

    又找了几个房间后,李凡正巧碰到了孙远,孙远此时正坐在桌子上拿着信封发愁呢,见李凡进来,他终于盼到救星了,“学霸,学霸,你看看这个指的是谁?”

    李凡接过来扫了一眼,上面一行诗:

    一曲桃花扇里情,秦淮烟雨不堪听。

    红颜亦有英雄志,留得芳名照汗青。

    李凡道:“李香君!”

    “为什么?”

    “李香君,号‘香扇坠’,秦淮八艳之一,她有个典故就是‘血溅诗扇’……”

    孙远点了点头,“哦,厉害。”

    “那这个呢?”突然凑过来的曲颖把两个人吓了一跳,他将手里的信纸递给了李凡。

    李凡扫了一眼,这首诗是:

    新筑凤台居数年,知音一遇自闲闲。

    佳人终随萧史去,吹箫引凤不曾还。

    李凡道:“弄玉!这是一则神话故事……”

    李凡给众位讲完了弄玉和萧史的故事后,两位纷纷从助理手中接过了能力卡,结果,大失所望,都没有任何的超能力。

    曲颖拿出对讲机,道:“各位,你们找到能力卡后,将内容告诉李凡,以咱们的水准,咱们估计是猜不出谁是谁啦。”

    李凡闻言谦虚地道:“我也有可能有些东西叫不准的。”

    “你最多是叫不准,我们是根本叫不出来!”

    三个人散开,李凡下楼继续搜寻,他来到了一间教室,就在他正搬窗台上的花盆之际,突然觉得身后一阵风声,猛回头之时,郑渊早已溜之大吉。

    李凡一摸口袋,不好,这家伙把自己的能力卡抢走了。

    李凡几大步便追了过去,可他刚走到房门之处,“砰”地一声,房门关上,下一刻,咔嚓,门被锁住了。

    郑渊透过窗户向李凡晃了晃钥匙,得意洋洋地走了。

    天呢,还有钥匙?哪来的?

    李凡来不及细想,见教室贴近走廊一侧的窗户开着,他略一思量,然后直接起步,借着桌子踩在窗沿儿,“嗖”地跳了出去。

    非常轻盈地落地后,李凡大喝一声:“别跑,还我能力卡!”

    郑渊回头吓了一跳,撒丫子就跑,而李凡在身后快步猛追。

    两骑绝尘,两人在走廊里互相追逐。

    而此时,双脚站在窗口的摄像师正战战兢兢地扶着玻璃窗,冲着李凡远去的背影,用韩式英语绝望地喊道:

    “ait-for-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