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错误
    周三上午。

    京大门口。

    “快点儿啊,一会儿误机了!”

    “急什么急?皇后不急太监急!”

    “你们女人真是麻烦。”

    “呵,你们男人要是灭绝了,我们女人也不用这么麻烦了。”

    ……

    两人快步走到校门口,正在相互拌嘴中。

    赶到机场的时间当然是非常充裕的,但是,京大门口不怎么好打车,而且,以京城的交通状况,早点儿走绝对没毛病。

    顾亚婷收拾得干净利落,她上身套了一件米色小翻领衬衣,下身选了一条紧身铅笔裤,衬衣的下摆掖在了裤腰内,本就姿态挺拔的她更显身段苗条,紧紧裹在铅笔裤中的两条匀称的长腿非常笔直,笔直到李凡都想拿把大刻度尺去比量一下。

    好不容易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后,两个人进车落座,接下来就到了司机师傅讲故事的时间。

    “拉你们这些小名人啊,我拉过很多,别看你墨镜口罩的,你一张嘴我就听出来了。”司机师傅得意地道。

    “是么,师傅还拉过谁?”李凡一边搭话一边将刚刚在报停买的《诗刊》翻了出来,准备找一找自己的那篇《诗词论》。

    司机师傅如数家珍:“像什么ggboys啊,小龙队啊……”

    顾亚婷笑道:“不能吧,他们也打车?”

    “嘿,明星就不打车了啊?别说他们,就是外国的名人,也坐过我的车。”

    顾亚婷调笑道:“那您太厉害了。”

    司机师傅非常自豪地道:“当然,咱大京城的司机那是见多识广!咱还会英文哩,油热玩儿我科目!”

    “什么?”

    “油热玩儿我科目!就是欢迎你!”

    司机师傅爱聊天是共性,不然整天坐在车里能憋死。

    顾亚婷和司机师傅聊天,李凡则翻看着这本《诗刊》,把自己发表的《诗词论》随意地翻了几页。

    这是一个诗词国学被遗忘的年代,国民大众基本上极少有人对诗词有兴趣。且不说普通老百姓,就是各个学校的大学生,又有几人捧着唐诗宋词研读的?如果真有,估计也会被认为是“异类”,当然,这里并不是指文科院校,只是较宽泛地谈论了一下而已。

    诗词尚且如此,那么诗词理论研究之类的文章更是无人问津了。虽然《诗刊》最新这期刊载了李凡的《诗词论》,但是,用笔名发表的这篇文章是不可能在华国大众间引起爆炸性反应的。不过,却在那些热爱文艺的群体中引起了格外的关注。

    偶尔读过《诗词论》的人,如果水平尚可,基本上都被这个叫做“闲鱼”的作者征服了,心想这货究竟是哪位专家的笔名啊?百度搜索了一下,根本没有这号人。

    而《诗词论》中人生艺术“三境界”之说,细细咀嚼后,顿觉意境绵绵,颇有哲理。

    不过也有水平一般的人不识货的,比如说中途上来的这位年青乘客。这个青年刚上车,见身边面部捂得严严实实的人此时合上了一本刊物,他闲来无聊,道:

    “兄弟,能借我看看么?”

    “嗯!”李凡点了点头,虽然全副武装,但是他怕声音再次出卖自己,所以并不敢废话。

    李凡将《诗刊》翻了一下,找到《诗词论》这页,递向他。

    青年接了过来浏览了前几行后便噗嗤笑了,他向李凡指了指开头的几句话道:“真有意思哈,兄弟你看。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三句明明是情诗嘛,硬被这个作者搞成了人生以及艺术的三境界!你说逗不逗?”

    李凡挠了挠头,如鲠在喉。

    青年感慨道:“现在的杂志啊,越来越不正规了,越来越搞噱头了,我记得以前的《诗刊》那可是非常严肃严谨的,再看看现在的,引用几首情诗说什么‘三境界’,这不胡编乱造么?”

    李凡憋得难受,透过墨镜扫了这位小哥一眼,心道:瞧把你明白的。

    “我看看这个作者啊,”青年扫了一眼作者名,道,“嘿,闲鱼!这个笔名好,我看真是闲得慌,诶,你说是不是,小兄弟?”

    “你这么理解完全不对!”顾亚婷突然回头,眉头微蹙,道,“这几句本来没有任何关联的词句,因为作者的结合,便有了新的意境,新的味道。”

    青年抬头一看,顿觉脑袋一片空白,原来前面还坐着一个倾城小美女。

    顾亚婷道:“你知道诗的化用和引用么?诗词创作过程中,有很多人引用前人诗句为己所用的,比如说‘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长圆’这句,伟大领袖引用之后,便成了‘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为引用这句话赋予了新的意境。那么,既然作者从三首诗词中将这三句摘出来糅合在一起,那也自然就赋予了它们新的生命。”

    李凡点了点头,用力地“嗯”了一声。

    顾亚婷道:“没有关联的词句因为‘闲鱼’的结合后,这便酝酿出了‘闲鱼’的意境。”

    青年皱眉道:“可是,我也没读出来什么意境啊?”

    顾亚婷道:“那我给你讲讲,闲鱼的‘三境说’讲的是艺术家修养与创作的阶段性与艰苦性,其中涉及到了思维形象的飞跃。三种境界分别从最初的酝酿,中间反复的推敲,最后通过艺术实践达到一个圆满飞跃的创作过程!就是把‘顿悟’与‘渐修’二者辩证地统一起来了。”

    “对!”李凡再次重重地嗯了一声。

    青年道:“你的意思,这个‘闲鱼’还挺了不起的?”

    顾亚婷道:“那当然,‘闲鱼’的文章你要是没有基本的艺术审美和足够的国学素养,你是断然不会意识到其中的美妙的。”

    “说得好!”李凡搭腔道。

    顾亚婷回头白了李凡一眼,继续对青年道:“三境界之说,被‘闲鱼’很巧妙地借用来讲做学问和成大业的境界。一语中的,讲得非常透彻,意蕴丰沛。年轻人中也就闲鱼能写出来这样的文章!”

    “太对啦!”

    顾亚婷回头冷言道:“对你妹对,下车,别把我包落下。”

    青年望着这对青年男女下车的背影,嘴里念叨了一句:“现在这十六七的孩子都不简单啊,张嘴就是诗词国学什么的。”

    司机师傅道:“那是,京大的。”

    青年愕然,“诶呦!难怪。”

    司机师傅好奇地道:“那小子你不认识?李凡嘛!”

    “不认识,再说戴个口罩墨镜的,就算认识也分辨不出来啊,干嘛的他?歌星?影星?”

    司机师傅一腔鄙夷:“两个月新闻不离身的人物,文化偶像你都不认识?我个开车的都知道。”

    司机师傅此时内心的活动可能是这样的:没文化真可怕,阿兹(英文ass:笨蛋)!

    ……

    尚海市。

    某宾馆总统套房内,一众明星各自忙着。

    陈方和钱峰在打网游,陈方边打边抱怨:“你是猪嘛?你是猪嘛?”

    钱峰无奈地道:“你别吵,求求你,别墨迹了行不行?”

    陈方叹了口气:“用脑子,用脑子!哎,猪队友。”

    曲颖则坐在椅子上煲电话粥,脸上笑出了褶子,他非常温情地道:“乖宝宝,要听妈妈的话……”

    郑渊则随手摁着遥控器,随便播台,正好播到浙河卫视电视台,里面正在播放着最新一期的《欢笑俱乐部》,他微微一愣,对大家道:“我去,这不李凡和顾亚婷么?咱们这期的嘉宾。”

    除了打游戏的那两位,其他几个人都凑了过来,坐在沙发上看起了这期节目,并发出一声声的惊叹声:

    “哇,这小子好聪明啊!”

    “不仅仅国学好读书广,脑袋也灵活。”

    “看看这几个喜剧人的套路,基本上全被李凡识破了,挺厉害!”

    ……

    这时,刚敷了面膜的何欢推门进来,因为没戴隐形眼镜,她往前走了几步,弓腰细看,然后笑得前仰后合的,她道:“我和你们说过吧,这小子不是那种死读书的人。”

    众人看完节目,曲颖向身后打游戏的陈方道:“方方,你有对手了!”

    陈方霸气地道:“让他尽管来,咱这脑袋在这摆着呢,割下来量量,起码比他多半斤!”

    这话音刚落,有工作人员敲了敲门,将李凡和顾亚婷引进了室内。

    “各位前辈好,我是李凡。”李凡微微俯身道。

    “前辈们好,我是顾亚婷,请多多关照。”顾亚婷向众人挥了挥手。

    众星目光齐齐聚拢过来,不禁稍显愣怔,就眼前这两个孩子,任意单拿出来一个,这颜值就无可比拟了,现如今成双成对地出现在大家眼前,这种美好的观感顿时让人心中愉悦感顿生。

    陈方不自觉地“哇”了一声,拉了拉沉浸在游戏中的孙远道:“别玩儿了,看看,天生一对啊!”

    这时,曲颖热情地走过来,道:“欢迎两位的到来,到咱们节目中,大家玩儿个尽兴,我先给小凡和亚婷介绍一下,这位是节目中的速度担当——郑渊!”

    “渊哥好!”

    “渊哥你比电视上还帅!”

    郑渊乐呵呵地道:“那是自然。”

    曲颖:“这位是体力担当孙远,这位是脑力担当陈方,这位……这位以前是美貌担当——”

    何欢打断道:“什么叫以前啊?现在也是好不好?”

    “现在你不是了,”曲颖指了指身旁的顾亚婷,调侃道,“你觉得现在你还是么?”

    “好吧,你赢了。”

    “那位是以前的帅气担当钱峰,我嘛,我是学霸担当——”

    何欢再次打断,报仇道:“颖哥是年龄担当,俗称老曲头!”

    郑渊接茬调侃道:“听说曲奇饼干还要找颖哥当代言人,有这事儿么,颖哥?”

    “你猜呢?”

    李凡将带来的烤鸭摆在桌子之上,众星分而食之,一个个吃得美滋滋的,气氛融洽,笑声阵阵。

    曲颖一边咀嚼着一边播到了浙河卫视,“我媳妇的电视剧到了,给你们看看啊。”

    这是一部唐代宫廷剧,而且还是一部女diao丝逆袭的故事,曲颖媳妇叶丽饰演的民女一路高歌走进宫廷,此时正跪在地上接受圣旨。

    太监手拿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陈方道:“诶,不对啊,这电视剧穿帮了啊,镜头边角那有个羽绒服半截帽子,大家注意啊。”

    孙远道:“这都是好的啦,穿帮有时候很难避免的,现在电视剧三观正确就成,就怕毁三观那种。”

    钱峰笑道:“像什么手撕鬼子裤裆藏雷之类的,手枪无限子弹。我看网友吐槽,好像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不是这么读的吧?应该读作‘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是不是,两位学霸。”

    顾亚婷点了点头,“对,也可以不断句整句读。”

    “为什么这么读?”

    顾亚婷道:“因为“奉天承运”是“皇帝”的修饰词。”

    “那为什么今人会读错呢?”

    顾亚婷解释道:“圣旨上因为皇帝是‘天子’,‘天’与‘皇帝’写一起时,要平齐。‘皇帝’换行顶格写和‘天’同排,于是误为‘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众星恍然,看看人家,难怪是学霸,学霸可不是白叫的!

    李凡补充道:“这个‘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是朱元璋当皇帝的时候开始运用的,唐代颁圣旨根本就不这么说。”

    众明星好奇心大作。

    “那怎么说?”

    李凡道:“唐代圣旨多以“门下”两字开头,因为圣旨一般由三省六部中的门下省审核颁发的。魏晋南北朝时期,多用‘应天顺时,受兹明命’,各个朝代都有不同。而且,单说圣旨上的错误,那实在太多了,基本上所有电视剧中都是彻头彻尾错误的。

    首先,圣旨并不是‘土豪金’,而是五颜六色的,给五品以上官员的圣旨颜色有三、五、七色区别,级别越高色越多——黄、红、紫、青、蓝、赭石……这些颜色不是染上的,也不是布料拼接,它是一气呵成直接织造出来的。

    ……”

    曲颖笑道:“看看,什么叫学霸,一说起来根本收不住。”

    李凡闹了一个大红脸,您这是夸我呢还是说我话痨?

    见李凡不说话了,众人道:

    “那还有什么错误?”

    “再说说呗。”

    ……

    李凡简而化之,道:“这部电视剧中,李元霸历史上没这个人,有个李玄霸,16岁挂了……”

    哦!

    众人长叹中。

    曲颖拍手叫绝:“嘿,学霸就是学霸哈,等到明天,咱们天霸组合,收拾他们。”

    “小凡可千万别听他的,和他一组容易拉后腿,年纪太大跑不动!”

    大家一片笑声后,各自回房睡去。

    这天晚上,李凡睡得正香之际,曲颖敲门走进室内。

    他显得有些焦躁不安,道:“小凡,你父母是怎么把你培养得这么聪明的?小时候是怎么引导你的?”

    这个问题……你让李凡怎么回答?

    “那个,顺其自然,我是放养的。”

    “放养?放养能放养成‘国宝’?我不信,没什么秘诀么?”

    “真没有,怎么了?”

    曲颖摩挲了一把脸,无奈道:“我家孩子怎么教可成绩就是垫底,急坏我了。”

    “有些孩子开窍晚,正常。”

    “我还想着能在你这取取经呢,你真放养?”

    “嗯,放养。”

    望着曲颖无精打采的背影,李凡不禁叹气,可怜天下父母心。

    躺下继续睡觉,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这间房门被悄悄打开了。

    两个摄像师扛着机器对室内录影,有个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悄声道:

    “李凡,醒醒!”

    (ps:上一章写崩了,在枫叶大大的帮助下,于凌晨1点多改正过来,拜谢枫叶大大,拜谢指出问题的亲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