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有趣的小脚丫
    有时候,不是你想滚就能滚的,比如说现在。

    那边儿玩儿游戏的同学们此时围过来一大半,一个个兴头旺盛。

    “咱们继续谈论古代文化!”

    “博古论今,《博雅杯》之宗旨,咱们继续聊下去。”

    李凡双肩摊开,对顾亚婷微微一笑,“你看看,民意!”

    顾亚婷嫌弃地道:“你这叫恋足!你是个足控!!”

    李凡噗嗤笑了,“虽然我不恋,但就算真的是足控,那又怎样?连唐朝大诗人李白都写道:‘屐上足如霜,不着鸨头袜’,你瞧瞧,连唐代大诗人都如此。”

    有同学道:“翻译过来就是:啊,美女那白嫩通透的小脚丫是真漂亮啊!”

    众人掌声嬉笑声顿起,公园内其他游人渐渐聚拢,明显被吸引过来了。

    见顾亚婷那可爱的嘟嘴气结的样子后,李凡突然想再欣赏片刻,于是笑道:“我再给你举一些大诗人啊!

    风流杜牧的《咏袜》中,有这一句:钿尺裁量减四分,纤纤玉笋裹轻云。

    唐韩偓《屐子》云:六寸肤圆光致致,白罗绣屧红托里。

    ……”

    好嘛,这帮华国文科生中的一众翘楚,此时钻研起三寸金莲喽,围观的市民是既长见识又瞠目结舌,你们……你们不应该是一群捧着书本发愤图强的乖宝宝么?

    李凡侧向顾亚婷,左眼梢抬起,道:“怎么样,我氛围带动的好吧?”

    顾亚婷微微咬了咬嘴唇,刚想“哼”一声,却突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笑了起来,终于能报仇了,她兴奋地道:“嘿,李凡,你有时候斜白眼啊!天啊,有瑕疵啊!哥们儿,不行啊你,说好的360°无死角的帅气呢?”

    李凡闻言又想办法挤弄出了斜白眼,道:“那又怎样?连陶渊明都是斜白眼,我偶尔不经意间流露一下,那是向我的偶像致敬!”

    众人大惑不解:

    “我也没看到有相关资料说陶渊明是斜白眼啊?”

    “对啊,我也喜欢陶渊明,我研究很深入的,野史上都没有啊!”

    “你们就消停呆着吧,听帅李给咱们普及知识!”

    ……

    众人好奇心大起,将目光锁定在李凡身上。

    这时,只见李凡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句,大家仔细想想啊,东边采菊却能看到南山,不是斜白眼是什么?!”

    众人齐齐晕倒,就喜欢你这么胡扯但还扯得有理有据的样子!

    顾亚婷抿了一下嘴唇,有些鄙夷地说道:“又胡扯!”

    李凡摇摇头:“我这可不是胡扯,陶渊明是斜白眼这个推论,可不是我考证出来的,而是古代一位大学士的考证。”

    众人好奇:“哪位大学士?”

    “说起这位嘛,我们大家肯定都知道,就是乾隆年间的名臣——刘墉!”

    “刘墉?就是那个罗锅?”

    “正是!”李凡顿了一下,给大家讲起故事来:

    “据说因为刘墉这个人,能写会画,学问好。老趴桌子上念书写字,天长日久,哎,就有点儿水蛇腰啦。有一天,他上殿见皇上,往品级台前一跪,乾隆一瞧,顺嘴儿说了一句:

    ‘刘墉,你这么一跪着,不就成了罗锅儿了吗?’

    刘墉一听这话,赶紧磕头:‘谢主隆恩。’

    皇上一愣:‘嗯?你谢什么恩哪?’

    ‘谢万岁封我为罗锅儿。’

    乾隆乐了,说:‘嗨,封你罗锅儿,有什么用啊?’

    ‘有用,臣我每年能多领两万两银子的俸禄。’

    清代有个规矩,皇上亲口封一个字儿,每年多领一万两银子。就拿光绪年间的西太后来说吧,她每年得领十六万两的‘胭粉银’,因为她被封了‘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十六个字。

    今天,刘墉谢恩,说皇上封他‘罗锅’,每年能多领两万两银子。乾隆一听,噢,是这么回事儿啊。心说:我有钱,也犯不上这么花不是?皇上要跟他争辨:‘刘墉,联并非封你为罗锅儿。我呀,就这么一比方,说着玩哪。’

    刘墉说:‘万岁,君无戏言,您说的话不能不算,如果这句不算,往后您说的话全不算!’

    皇上赶紧说:‘算,算!039;

    您想,皇上说了话不算,那不就反了吗?算是算了,每年得多花两万两银子。

    乾隆一琢磨,我跟他还真不能随便说话,说了个‘罗锅儿’,让他讨了封啦,我两万两银子没啦。这钱不能这么花!嗯,这么办。

    乾隆道:‘刘墉,大清国祖制所定,六根不全,相貌丑陋之士,不能为官。你既讨封为‘罗锅’,罗锅儿乃属有残疾之人,朕当无法再用爱卿,你辞官回乡去吧。’

    那意思是,你回家抱孩子去吧,我不用你了。官儿没啦,罗锅俩字儿无形中也就取消了。哎,两万银子我也省下啦。

    大家想想刘墉多机灵啊,一听就明白了,噢,你这是变着法儿想不花钱哪,那哪儿行?刘墉道:‘万岁,罗锅儿并非残疾之人!039;

    乾隆说:‘就算不属残疾之人,那也是相貌丑陋啊,从古至今,哪有相貌丑陋之人,在朝做大官的呢?039;

    刘墉说:‘那,哎,有啊。后汉三国,庞统庞士元,生得黑面短须,秃眉掀鼻,算是相貌丑陋吧?可官至中郎将,副军师,封关内侯。貌丑而才高,不防封侯拜相!039;

    乾隆心说:嘿,他还真找着这么一位,庞统模样儿长得就是够惨的。后来可也真作了大官儿。

    ‘刘墉,庞统光有帅才呀。统兵布阵,深得六韬。却无文才呀。你看人家诸葛亮,有‘前、后出师表’留传于世。你什么时候见过庞统的诗词文章?像这样不全之才,不足一提。039;

    噢,庞统有帅才无文才。嗯,刘墉眼珠一转,有了:‘万岁,东晋陶潜陶渊明,人称五柳先生。著有《归去来辞》,写过《桃花源记》,曾任参军,当过县令。够全才了吧?039;

    乾隆说:‘不错。’

    刘墉说:‘万岁可知,陶渊明是斜眼儿。’

    啊?陶渊明是斜眼儿?皇上愣让刘墉给气乐了:‘刘墉啊,陶渊明什么时候又成斜眼儿啦?039;

    ‘万岁,他生来就是斜眼儿嘛。039;

    ‘嗯?谁说的?’

    ‘他自己说的呀!’

    ‘刘墉,陶渊明说自己斜眼儿,有何为证哪?’

    ‘万岁,陶渊明有首诗,叫《咏菊》,您可曾记得?’

    乾隆说:‘朕当然熟知,还经常吟颂过,‘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刘墉说:‘哎,对,就这两句,便足可证明他是斜眼儿啦。’

    ‘为什么?’

    ‘万岁您想啊,他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在东边儿采菊,能看见南边儿的山,这不是斜眼儿吗?’

    众人哄堂大笑:“李凡你这故事是从哪听来的?”

    李凡笑而不语,其实刚才这个故事出自前世相声大王刘宝瑞的段子《官场斗》,李凡因为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所以整个段子早就印在脑海里,刚才不过是把这个段子背诵了一遍而已。但是这些怎么能说呢?只见他摆摆手:“这个以后再跟你们讲,我和铁莲有点儿事儿,走吧铁莲。”

    顾亚婷瞪他,瞪他,再瞪他!可还是跟在他屁股后离开了人群,并悄悄在他身后抬手做出捶打他的样子。

    李凡今天之所以临时出去一段时间,是因为综艺女星何欢约了他,就是凭借着《极速明星》火爆全国的那个曾经默默无名的平面模特。

    之前两人有过交集,他们在陈老师的工作室拍宣传照的时候,两人之间有过交流,彼此印象都不错。

    这次见面呢,何欢还是不改以前的本色,充分展示了土豪何的霸气,百达翡丽的手表、高级定制品牌lani的项链,lv全球限量款的包包……好豪!

    李凡当时和她聊天的时候,瞥了一眼那块百达翡丽手表,心想这能给我妹妹买多少零食啊,直接堆积如山,妹妹吃到白发苍苍也吃不完啊。

    李凡转弯抹角地问道:“欢姐,你这两年接了多少代言啊?”

    “我想想啊!”何欢掰着手指头,数了片刻,“10个,呃不对,11个!”

    “这么多?”李凡开始算她的大致收入,心想一旦过气的话,这小姐姐大手大脚的可怎么活?

    “不多啊,我还想再接几个呢,赚钱嘛,我还接了4部电影,3部电视剧!”

    李凡在感觉不错的人面前喜欢直言不讳,他觉得何欢不像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于是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何欢无奈地道:“我也知道啊,不过你知道那种暴富的感觉么,刷卡的感觉,太爽啦!每次刷卡的时候,我心里就一句话:老娘终于他妈不穷啦!”

    何欢这次约李凡可不是叙旧的,两人也没什么旧交情,原因则是《极速明星》要录制一期学霸题材的节目,要邀请几个超级学霸。

    录制这种节目,自然少不了李凡了,而且不仅仅是李凡,节目组因为看过上周六的《华国成语大会》,见到了李凡顾亚婷合体刷纪录的环节,自然动了将两人请入节目的心思。

    就这颜值合体上综艺,那网民们也别干别的了,看节目的时候就截屏吧!

    何欢这次来京城买房,也就顺便替节目组先联络了一下他,并让他帮着联络一下顾亚婷。

    李凡这边儿问题不大,关键是顾亚婷有没有兴趣。

    柳树茵茵,荷花盛开,李凡坐在河边道:“参不参加?”

    “再说吧,你《最强大脑》准备得怎么样了?”

    “一塌糊涂,我联系了一下节目组,他们也在构思崭新的挑战项目,你到时候到现场给我加油啊!”

    “再说吧!”顾亚婷偷偷坏坏地一笑后,再次扫了一眼白嫩的脚丫,十根玲珑的脚趾翘了翘,问道,“李凡,我脚真大啊?”

    “逗你玩儿呢,铁莲!”

    顾亚婷最终接受了《极速明星》的邀请函,因为之后她接到了节目组电话。节目组说这是一档虐与被虐的节目,顾亚婷听到这儿立马答应下来。她放下电话后,活动了一下纤纤玉指,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心道:小样,让你嚣张!

    ……

    时间如白驹过隙,日子转瞬即逝,很快,就剩下一周的时间便到9月1号了,而《博雅杯》前半程的培训即将结束,新一轮的甄别考试马上到来。

    寝室内,几张大桌子前,学习气氛异常浓厚,大家捧着书本,专心致志地磨着自己的那把菜刀,临阵磨刀,不快也光嘛。

    李凡则非常轻松了,因为他怀中藏着青龙偃月刀,大刀一挥,死伤一堆!他来博雅杯是汲取教授们身上压箱底的东西的,是那些经过岁月磨砺后的所感所悟,真知灼见,他李凡需要的是这个。

    同样一句诗词或者一个论点,不同年龄层不同阅历的人的理解千差万别,李凡还没七老八十,有些东西是需要那些过来人讲述讲述的。

    于是,李凡除了正常的课程外,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拜访之旅,每天基本都会提溜着水果出现在某位教授家里。

    那些教授们面对李凡那双求知若渴的眼睛时,也在想着一个问题:眼前的这个孩子,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有时候自己都要反过来询问人家。

    这段时间内,李凡的名气和热度一直在线,一直飞升!

    《中华诗词大会》半决赛收视率再破新高,达到了2.7的收视率,网络单期点击量经过一周的累积,达到了4000余万。

    网友们明明知道了录制的最终结果,可依旧不改初衷地贡献着收视率和点击量,原因无他,看李凡!看李凡是怎么虐人的。

    尤其是《飞花令》环节,网友们纷纷调侃:李凡为人类开启了人工智能时代。

    李凡究竟怎么做到的呢?读书读得也忒多了吧?最可怕的是游刃有余!

    别人玩儿《飞花令》,大家能看到捉襟见肘、愁眉不展、冥思苦想等等神态,可李凡玩儿《飞花令》,就像按照次序报数字一样,轻松愉快坐等你发招,完全是欺负人的吊打环节。

    至于诗词大会的总决赛,收视率成功破3!网络点击量一周时间内达到了5000余万。终于,诗词大会在磕磕绊绊之中,做了一个漂亮的收尾。整档节目共11期,虽然没有去年成语大会那么从始至终一路赞誉,但也不错了。

    这天早晨,袁媛打来电话,通知李凡参加栏目组举办的庆功宴,可李凡真没时间啊,咱算一算啊,这两天《急速明星》要录制,然后就是博雅杯的甄别考试,之后呢,《最强大脑》又要开录,李凡哪有时间去辽东陪你们吃饭?

    这也不现实嘛!

    袁媛:“李凡,这个庆功宴你必须出席!”

    李凡:“真来不了,忙!”

    “这庆功宴一半儿是为了感谢你和柳诗诗,你怎么能不出席?”

    “那只好抱歉了,媛姐,我是真没时间。”

    “可这节目组和台里的一片心意就算白搭了啊。”

    “心意?什么心意?”

    “像什么节目赞助商优盛教育为小果冻提供的终身免费教育啊,节目组提供的十一黄金周全家游套餐啊……”

    “哦,忙是真的忙,我想想啊……诶,挤一挤的话,时间还是有滴!”

    李凡放下袁媛的电话后,手机来了一个陌生号码,他接通后,对方道:“你好,小凡,我是曲颖!”

    我去,老曲头!

    《急速明星》的当家队长亲自来电话,这倒是令李凡蛮意外的,对方很亲和,主要意思就是过几天来节目的时候尽情玩儿别拘束之类的,然后说出了曲颖最终目的,问李凡能不能帮着带过来几只京城正宗的烤鸭。

    聊天完毕,电话那边道:“好兄弟,谢谢你帮我带烤鸭,来,口号走一遍,e-are……你倒是说啊,再来一遍,e-are……”

    李凡无奈地道:“伐木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