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三寸金莲
    19中学校门口,今天拉起了巨大的充气拱门,校园内,彩旗飘扬,人声沸腾。

    校园内,随处可见身穿迷彩服的同学们在四处闲逛,好奇地打量着这座以后三年的学习生活之地,大家三五成群的,纷纷议论着:

    “听说了么?今天晚上李凡要给咱们做演讲。”

    “那是我男神啊!”

    “我当时报名的时候,和19中学同一批次的学校中,我根本没犹豫,直接选了19中学。”

    “切,说的就好像我们犹豫了似的!”

    ……

    和19中学同一档的学校中,只选19中学,这个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在春城市,19中学在普高中的名气硬生生被李凡的走红带起来了,这就导致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考不上第一批次重点高中的同学,近一半都报了19中学,直接将19中学的录取分数线拔高了一大截,遥遥高于其他普高,直逼重点高中。

    学校领导这阵子都乐得找不到北了,这届新生的整体水平非常优异,虽然没法和重点中学相提并论吧,但起码咱们在普高中一骑绝尘了。

    校园内宣传栏处,那里则挤满了人,其中有新生,也有学生家长,学生风采栏中李凡专栏吸引了大家的高度关注,只要是来到此处的,基本上都会驻足观看。

    专栏里对李凡近一年内的活动做了充分的介绍,从成语大会到诗词大会,从成绩飙升到参加博雅杯,从关爱同学热心为人到《星空演讲》中对雾霾现状吐槽疾呼,事无大小,只要是宣传点,学校基本上都不会错过,李凡俨然成为了学校的一张对外宣传名片。

    今天是新生报到的最后一天,校园上下一片喜气洋洋。

    暮色昏昏,李爸开着小车将李凡送进了校园,李凡刚打开车门走到外面,四周一群迷彩服立即围了过来。

    “李凡学长好!”

    “李凡学长你好帅啊!”

    “我终于看到真人啦!”

    ……

    李爸在车里,见状眯起了眼睛,很骄傲地笑了起来,他觉得这个时候,自己这位亲手创造出天才的神奇老爸该出场了。

    推开车门,李爸笑滋滋地看着这帮孩子,向他们挥了挥手,然后一帮凑不上前的女同学便围到了他身边。

    “叔叔好!”

    “叔叔您辛苦啦!”

    辛苦?这话的意思难道是感谢李爸为少女们培养了一位国民帅哥?

    李爸看着眼前的几个儿媳妇,道:“为人民服务!”

    李爸和眼前的孩子们聊了几句后,对李凡道:“小凡,照顾照顾你学弟学妹啊,我先走了!”

    “叔叔再见!”

    “叔叔慢点儿开。”

    李爸当然得慢点儿开,生怕磕到碰到的。

    ……

    这场新生入学典礼是晚上6点开始的,学校领导们依次发表“重要讲话”后,主持人道:“下面有请优秀学生代表,李凡上台发表《致新生辞》,大家掌声欢迎。”

    李凡扥了扥衬衣,刚想从后台登上舞台,他身边有人道:“李凡学长,稍等。”

    “哦?”李凡转身后,只见一个女生拿出一片纸巾,在他额头上轻轻擦拭了一下,拂去了细汗,李凡道谢,“谢谢学妹。”

    这个标志性的温暖的笑容把学妹乐的,美滋滋的。

    李凡提着演讲稿,刚踏步走进舞台,便引起了礼堂内1000来迷彩服的如潮水般的呐喊声,直到李凡走到演讲台的时候,掌声依旧不断。

    前排的几个领导不自觉地向后扫了一眼,不禁摇了摇头。

    李凡向下按了按手,示意大家安静,笑道:“我就喜欢你们这个样子。”

    台下学生们顿时笑声一片。

    李凡随意地翻了一下演讲稿,眼光都没在上面停留片刻,道:“敬爱的老师,还有在座的各位学长,大家晚上好!首先——”

    “哗”地一声,热烈的掌声打断了李凡的演讲。

    李凡笑道:“你们太热情了,我的发言你们不用鼓掌,首先,欢迎学弟学妹……”

    这是一篇常见的演讲稿,非常符合“官方”要求,大致就是勤勉劝学的内容。演讲完毕,李凡刚要下台,便听到有胆子大的同学喊道:“李凡学长,能回答我们一些问题么?”

    李凡驻足,望向台下的校长,见校长点头后,他重新回到演讲台,道:“那好,同学们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那个男同学站起来道:“李凡学长,大家都知道你是一个杰出的天才,那我们天赋一般的人如何才能尽可能的接近你呢?”

    “首先,我不认为我是天才,如果你们执意这么认为的话,我希望这个‘天才’的‘天’可以换一下,换成‘填’才!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无论你是天赋中庸还是天赋极高,你都需要不停地往脑袋里灌输知识。所以说,咱们都一样,”李凡说到这儿,用手在空气中比划了一个‘填’字,道,“我们都是‘填’才!”

    这时又有个女孩儿站起来道:“李凡学长,我应该学文还是学理啊?他们说学文科以后大学毕业不好找工作。”

    这问题问的,问得李凡直挠头:“按照你的喜好来,实在没有个人偏向的话,那就按擅长的来。反正等七八年后你们大学毕业的时候,学文学理都找不到工作。”

    噗!

    迷彩服里笑声一片。

    有新生道:“李凡学长,你是怎么长得这么又高又帅的?”

    “这你得去问我爸妈。”

    又有人道:“李凡学长,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李凡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肩,道:“政教处孙主任,您以后留意一下那个小胖子!”

    ……

    当这场新生演讲结束的时候,李凡刚和校领导走出礼堂门口,但见一些学生根本没有散去,都在远远近近地等着再看一眼李凡的真容。

    “瞧瞧你这人气!”小玲老师跟在李凡身边道。

    李凡边走边笑,“诶呦,这明显不够嘛,看到ggboys了么?人家回学校上课,窗户外里三层外三层的都是粉丝。”

    主任笑道:“就算ggboys人气比你高10倍,我们也更愿意有你这样的学生。文化偶像嘛,这是一个学校的声誉担当,能提高学生们的学习凝聚力,提升学生们的学习热情,你明显做了一个非常好的表率作用!现在咱们19中学谁不知道咱们培养出来一个李凡?说明咱们素质教育非常给力!是不是小玲老师。”

    小玲老师闻言面颊微红,毕竟自己眼前这个小子完全是自学成才,和自己的教育没半毛钱关系。

    辞别了学校,李凡又在家逗留一夜,次日晚上回到了京城。

    当他推门走进寝室的那一刻,直接被眼前的盛况吓住了。

    几张大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桌子底下则是几箱听装啤酒,所有的碗筷已经摆齐了,同学们正笑滋滋地看着李凡。

    几个意思?

    杨硕起头:“一二三!”

    大家齐贺:“恭祝李凡勇夺《华国诗词大会》冠军!”

    “谢谢大家,低调低调!”

    李凡乐滋滋地坐下,一边和大家胡扯一边开动筷子。

    杨硕道:“这是咱们总去的那家饭店的菜,他们这两天换了一个大厨,还不错吧?”

    李凡美滋滋地舀了一勺汤,“不错,够味儿!”

    “不错的话有时间去把账结一下,记的你名。”

    “啊?”李凡这口汤差点儿没噎住!

    “逗你呢!”

    有人道:“反正咱们的联谊要是再不开始,以后订餐的话全都留你名,反正都认识你!”

    “你们这帮孙子够狠,我问一下啊!”给顾亚婷打了一个电话后,李凡道:“这周六,咱们和文学班联谊!”

    寝室内一片欢呼,有人连饭都不吃了,打开行李开始翻衣服,一件一件试个不停。

    周六,天和气清,难得的好天气。

    文学班男生和哲学班的女生50来人,一齐来到了京城著名的公园。

    年轻人聚在一起,基本上把团体游戏玩了一个遍,像什么“抢椅子”“扯龙尾”“仙人指路”等等,大家非常开心。

    唯一遗憾的是,李凡又临时溜走了,很多女生借机贴乎李凡的机会就此泡汤。整个活动在主心骨顾亚婷的掌控下,进行得非常愉悦。

    顾亚婷坐在石阶上,和几个没有参加集体活动的女生说说笑笑的,还得时不时向不远处的人群中喊那么几嗓子。

    “李凡究竟干嘛去了?”有女生问道。

    顾亚婷摇了摇头:“我哪知道,说有事儿!”

    “他连你都没告诉啊?”另一个女生道。

    “为什么要告诉我?”

    几个人正在聊天的时候,李凡突然飘了过来,嘴里念念叨叨的:“太他妈热了!我感觉自己都要化了。”

    李凡在顾亚婷身边落座后,周围的人纷纷询问,他丢下这千娇百媚的20多位女生不顾到哪里野去了。

    李凡笑笑,“接了个活,哎!”李凡低头那么一瞬之间,突然笑滋滋地道:“哟,顾亚婷,你的脚好像……”

    “怎么了?”顾亚婷皱眉道。

    “好像蛮大的啊!”

    顾亚婷嘟嘴道:“你脚才大呢,我这明明是三寸金莲!”

    “你可拉倒吧!你这银莲都算不上,也就是个铁莲!我此时此刻想起了一句话,算了,不说了!”

    顾亚婷叉腰道:“有种你说出来!”

    另外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的:

    “说啊说啊!”

    “别说半截话啊!”

    李凡打量了一下顾亚婷,道:“似此风姿,可惜土重啊!”

    彭慧好奇地问道:“什么意思?”

    顾亚婷白了李凡一眼,“这孙子说我长得还成,就是脚大,‘土重’在南方谚语中是‘脚大’的意思。”

    “诶,有文化真可怕,”李凡笑了笑,调侃道,“顾亚婷,像你这种情况,在古代是嫁不出去的,现代社会把你给救了,你就祈祷吧!”

    顾亚婷直翻白眼,“我把那首诗送给你:

    三寸弓鞋自古无,

    观音大士赤双趺。

    不知裹足从何起,

    起自人间贱丈夫。”

    彭慧闻言,欢快地拍手道:“骂得好!”

    顾亚婷很得意,道:“裹足还不是南唐后主李煜引起来的?有一位妃子向李煜献媚,别出心裁地把自已的脚用布缠得很紧,看上去似三寸金莲,直接把李煜的魂儿勾走了,还成了皇后,最后引得天下女子争相效仿。自此,你们男人的审美观就发生了改变。”

    李凡连连摇头:“妹子,你说的这个不对。”

    “我怎么不对了?历史杂志上介绍的,不对你倒是说说哪不对!”

    李凡笑道:“《南唐书》上说,南唐李后主的皇后小周后‘手提金履,划袜潜来’,她手提鞋子,脚穿袜子而行,不是缠足。而且,考证众多史料,缠足风俗应该开始于北宋,兴起于南宋,而且苏轼曾专门写了《菩萨蛮》一词,咏叹缠足。这也是诗词史上专咏缠足的第一首词。”

    顾亚婷低声呸了一句:“李大明白!”

    杨硕凑过来道:“现代社会有选美大赛,那古代既然这么重视小脚之美,会不会也有选脚大会?”

    李凡道:“当然有!‘赛足会’就是古人的选美活动,古时农历六月六或者元宵节,庙会集市之上,女人们或者围坐在空场之上,或者坐在车中,头上盖着盖头,把脚露出来,当然是穿了鞋袜,供游人们点评。最后,大家民主商议,定出状元、榜眼、探花。”

    众男闻言,一个个耳朵翘得非常有力度,听着不错嘛。

    李凡继续道:“到了清代,又发展了一步,出现了针对ji女的‘花国选举’,1896年,李伯元创办《游戏报》,首创在报纸上开花榜、捧ji女的风气,评选花魁,名噪一时。他本人则被人们封为‘骚坛盟主’……

    诶妈呀,说跑题了,拉回来,古时候的小脚文化,其实算是恋足癖。古代文人们对小脚之美进行总结,分别有‘四美’和‘三美’之说。”

    有男同学问道:“那又有哪四美和哪三美呢?”

    众女生纷纷摇头。

    李凡笑道:“‘四美’指四个方面:形、质、姿、神。‘三美’则指‘肥、软、秀’三点,而且,李渔的《闲情偶寄》中还归纳了小脚的48种玩法。”

    杨硕捧哏:“那又有哪些玩法呢?”

    李凡眯着眼睛,神采飞扬,“闻、吸、舔、咬、搔、脱、捏、推……”

    砰!

    “啊!”李凡中了一脚。

    顾亚婷叉腰横眉:“滚边儿去!”

    李凡抱屈道:“我这普及文化呢!”

    “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