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晋级
    后台。

    各位选手安静地在候场,大家还是相对比较松弛的,毕竟这种文化类综艺节目无论是输是赢,都对自己的人生没有太大影响。除了冠军能获得一辆十五六万块钱的小轿车外,其他选手没什么福利。

    这类综艺毕竟不像歌手选秀类节目,歌手选秀前三名或者高人气选手基本上人生就彻底改变了。

    不过李凡比其他选手要紧张了一些,因为自己受到的社会关注度太大了,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看。同样也因为,自己身后还有各种利益的牵扯,这也是压力。

    压力这东西没法避免,当你身处一定高度的时候,你必然要承受一些别人无需承受的压力。

    “下面有请小组赛第二组第一名,李凡!”

    李凡右拳捶了捶左掌,给自己打了打气,抬足登台。

    触目所及,现场几千名观众拍打着巴掌。充耳所闻,阵阵欢呼声在演播厅里波荡开。李凡在寻找自己的亲友团:牛犇犇在嘶吼,萌萌在欢快地向他挥手……每个人都兴高采烈的。

    亲爱的们,为你们而战!

    李凡向大家挥了挥手后,走到舞台正中间。

    掌声未停,欢呼不断,直接延续到了后一位选手登台。

    杨斗边快步上台边道:“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

    “咦!”观众倒声一片。

    所有选手上台后,董欣道:“今天我们的半决赛共分为三大轮,第一轮是小组积分赛,第二轮是总决赛提前晋级赛,第三轮是突围赛。好,我们现在将12名选手随机分成6个小组,有请工作人员上道具。”

    小组积分赛规则:12名选手分成6个小组进行对抗,得分最高的两个小组进行第二轮的总决赛提前晋级赛,胜者直接晋级总决赛,败者和另外四组进行之后的突围赛。

    工作人员将摇号机器推到舞台正中后,潇潇作为嘉宾老师的代表上台,摁动按钮,里面的12个标记球在玻璃箱里面“群魔乱舞”。

    砰!

    第一个球滚落了出来。

    董欣将标记球对向镜头,道:“杨斗!”

    杨斗闻言,瞥了一眼李凡,又看了看玻璃箱,心中默默祈祷:这厮我预定了,老天爷帮忙啊!

    咕噜噜!

    杨斗还没祈祷完呢,第二个球滚落出来。

    董欣拾起,道:“薛盼盼!第一组诞生,杨斗/薛盼盼!”

    杨斗哭丧个脸,沮丧尽显。

    其他选手则纷纷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和李凡成为队友的概率提高了。

    ……

    第五个球是马甲,马甲也在热切地期盼着,结果,见第六个球是郑仁后,他一跺脚道:“诶,是你啊!”

    郑仁瞪眼道:“我咋了?”

    马甲赔笑,“你好呗!”

    众人闻言笑声一片。

    概率越来越高了,和李凡成为队友的机会越来越大,剩下几位还没参加抽签的选手顿时紧张起来。

    毕竟李凡在大家眼中,那就是一张通往总决赛舞台的入场券啊!

    第七个球:毕夏。

    董欣拿起标记球那一刻,用了一个“恭喜”,“恭喜毕夏,你的搭档李凡!”

    “yeah!”毕夏兴奋地蹦了一下,快步走向一侧的李凡,一把投入李凡怀抱,“太好啦!”

    美女,你这是在庆祝运气好呢还是借机吃豆腐?

    6组选手全部抽签完毕:李凡/毕夏,林宝峰/康溪,马甲/郑仁,杨斗/薛盼盼,雷雷/毛振,于佳/屈婷婷。

    第一轮比赛:,答对得2分,答错扣2分,题目数量无上限,直到有两个组合答对20分后,这轮比赛结束。率先积满20分的前两个组合进入之后的第二轮比赛。

    众位选手落座,比赛即将开始。

    毕夏从抽签开始一直笑到现在,腮帮子都笑疼了,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笑眯眯地对李凡道:“李凡,姐姐今天晋级总决赛就靠你了啊!”

    “夏姐,你别闹,你的实力我是知道的,咱们互相帮助。”

    毕夏道:“这不得分跟谁比嘛,现场选手谁能和你相提并论啊,不过,康溪很牛的。”

    康溪的确很牛逼,他牛逼在全能,无论是诗词记忆能力还是猜诗词方面,都是顶尖的,没有任何短板。

    比赛开始。

    董欣看了看手里的平板电脑,道:“苏轼词《卜算子》‘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说的是哪一种鸟?请抢答。”

    砰!砰!砰!

    连响三声,康溪夺得先机,他道:“大雁!这首词是苏轼初贬黄州寓居定慧院时所作,以大雁自喻,表述自己光辉峻洁的人格,并暗示出当时的凄凉处境。”

    李凡闻言,心想这赝品行啊,反应真快,不可小觑。

    下一题。

    董欣道:“白居易《琵琶行》序中写道‘元和十年,余左迁九江郡司马。’其中‘左迁’是指什么?a:升职,b降职,c,平调。请抢答。”

    康溪再次得手,道:“降职!右迁是升职,平调一般是‘徙、转’。”

    “正确!”

    李凡和毕夏面面相觑,什么情况?你这赝品要独揽政权?

    李凡活动了一下十根手指,毕夏也抖了抖手腕,投入战斗。

    下一题:

    “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其中,秦楼最初是哪个神话人物的住处?”

    董欣尾音刚落,毕夏的手掌已经拍到抢答器上了,她兴奋地道:“我用了我的洪荒之力啊!”

    董欣道:“请给出你的答案。”

    毕夏看了看李凡,道:“你答吧,我这是向柳诗诗学的。”

    李凡不禁笑了出来,“弄玉。”

    正确!比赛继续。

    “我们经常挂在口头的那一句‘情人眼里出西施’,请问,出自哪里!”

    砰!

    李凡迅捷地拍响了抢答器,他道:“黄增的《集杭州俗语诗》:

    色不迷人人自迷,情人眼里出西施。

    有缘千里来相会——”

    众观众齐道:“无缘对面不相逢!”

    “不不不,”李凡摇头道,“三笑徒然当一痴!”

    下一题:

    “请从下列成语中,找出一句诗:

    “逐鹿中原;

    蔽日干云;

    班师回朝;

    举棋不定;

    王侯将相;

    风中之烛;

    城北徐公;”

    董欣话音刚落,其他人还在盯着屏幕仔细“扒拉”呢,李凡再次敲响了抢答按钮。“王师北定中原日!”

    “正确!”

    ……

    场上的形式很快明了了,李凡/毕夏二人遥遥领先,康溪/林宝峰紧随其后,其他人基本没什么战斗力。

    看着李凡一次次拍响抢答按钮,这把康溪/林宝峰急的啊,满头是汗,这一轮一拼诗词积累,二拼反应能力,在这两项上,没有人能对李凡构成太大威胁。

    康溪/林宝峰拼了老命才没被李凡甩下太多。

    最后两题。

    “未游沧海早知名,有骨还从肉上生。指的是什么?”

    砰!

    康溪道:“你妹,又没抢过人家!”

    董欣笑容满面,“这次不是李凡,是杨斗/薛盼盼组合。”

    康溪笑道:“那也成,只要不是李凡,爱谁谁。”

    林宝峰逗趣李凡,“你说你得多招人恨?”

    李凡大倒苦水,“两位大哥,我和毕夏姐得18分而已,你们也得14分了。拜托,咱们之间就差4分,两题的差距而已。”

    分数上的确只差4分,但是气势上完全不一样啊,李凡/毕夏是明显游刃有余,而康溪/林宝峰基本上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就差没把桌子拍碎了。

    杨斗道:“你们两位就别在那扯有的没的了,你们看看我,我们组才得6分!我的答案是“螃蟹”!”

    最后一题。

    “行止竟何从,深溪与古峰,青荷巢瑞质,绿水反灵踪。请问,这是描写什么动物的。”

    砰!

    李凡再次下手:“王八!”

    “正确,恭喜李凡/毕夏组合,积满20分,在本轮率先胜出。”

    毕夏看了看身旁的同伴,心道:这局胜得好轻松啊!

    此时,台下亲友团们喊着去年的口号,非常有气势,虽然才几个人而已,硬是喊出了一个班的感觉。不过李凡怎么听怎么别扭,早知道帮他们写几句好了,诶,这帮人太不上心。

    第一轮第二个胜出的自然是康溪/林宝峰组合,他们积满20分后,此轮比赛结束。

    李凡/毕夏成功会师康溪/林宝峰组合,两组进行第二轮的《总决赛提前晋级赛》。

    稍事休息后,两组来到台上,相视而立。

    全场目光汇聚在两组身上,毕竟这一轮胜出的一方会直接进入之后的总决赛了。

    董欣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后,上台,录制开始。

    董欣道:“这两组里面,一个陛下,一个康熙,弄得我主持节目都紧张兮兮的,这一组我用一个当下流行的游戏来形容,你们说是什么?”

    观众齐声:“王者荣耀!”

    董欣道:“好,为你们的荣耀而战,第二轮为《总决赛提前晋级赛》,比赛采用“飞花令”,一局定胜负。”

    所谓“飞花令”,既主持人规定一个意象,双方依次给出包含此意象的诗词。每组有10秒的思考时间,一旦在规定的时间内给不出诗句,则败北。

    飞花令可以说是极好的比赛项目,真正展示了一个人对古诗词的掌握程度。但是,一旦碰到李凡,这个环节一点点的悬念都没有。

    观众倒是蛮喜欢看这个环节的,大家热切地期盼着,想看看李凡是怎么欺负人的。

    “瞧好吧,这一轮会刷新咱们认知的!”

    “明知道结果,还想看,你说这是什么心态?”

    “诶,恭贺李凡提前晋级吧。”

    ……

    顾亚婷手痒痒,真恨不得上台和李凡pk一下,她后悔没参加诗词大会了,否则,还有你李凡独霸天下的情况?本姑娘就算收拾不了你也得让你掉层皮啊!

    在大家热切的期盼中,比赛开始了。

    “意象:黄花。李凡/毕夏组合先开始。”

    李凡:“漫天一白汉江秋,憔悴黄花总带愁!”

    赝品:“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李凡根本不假思索:“黄花围宅如元亮,白雪满床无子期。”

    林宝峰:“莫恨黄花未吐,且教红粉相扶。”

    李凡再次脱口而出:“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

    赝品:“浊酒黄花,画檐十日无秋燕。”

    李凡:“白发几黄花。官裘付酒家。”

    得,李凡再次不假思索。

    毕夏在一旁干着急没办法,她屡屡张嘴之际,人家李凡便早已脱口而出,根本没有她展示自己的机会。这就抑郁了,小子,让姐姐也刷刷存在感成不?

    ……

    林宝峰:“黄花绿酒分携后,泪湿吟笺。”

    李凡:“碧瓦新霜侵晓梦,黄花已过清秋。”

    ……

    李凡:“插黄花、对尊前,且看茱萸好。”

    赝品:“黄花不插满头归,定倩白云遮且住。”

    ……

    这是一个人的战斗,李凡基本上一个人单挑对方两位,毕夏好不容易才插上两回。

    现场观众都看傻了,双方你来我往,舌头根本就不打锛儿,根本不犹豫。不仅仅是李凡,其他两位也不遑多让,本以为是一边倒的比赛,结果硬生生打成了势均力敌。

    双方谁也难不倒谁,现场观众们也只剩下“哇”声一片了。

    袁媛目瞪口呆:“我以为这个飞花令就是给李凡做的晋级决赛的阶梯呢。”

    导演:“出乎我们所料啊,真没想到康溪/林宝峰的实力这么雄厚,积累这么丰富。”

    李凡的才华是外显的,因为太出众了,反应也非常机敏,根本藏不住,全国人民都知道这货实力在这儿摆着呢。康溪/林宝峰则是国学累积很足,但如果论反应力那自然与李凡有一些距离。

    1分钟内,双方一共说出18个诗句。

    2分钟内,34个诗句。

    3分钟内,50个诗句!

    前面势均力敌,但过了2分钟后,康溪/林宝峰渐渐跟不上李凡的节奏了,两个人越来越迟缓,越来越皱眉苦思。

    可李凡,依旧张嘴就来,就好像读“一二三”一样。

    李凡:“细雨斜风寂寞秋,黄花压鬓替人羞!”

    康溪:“呃,呃……”

    林宝峰在一旁挠头,不停地敲脑袋。

    李凡就在那静静地等着他们,笑意盈盈。

    康溪眼前一亮,“门巷萧条秋色深,黄花始欲慰孤斟。”

    这话音刚落,李凡再道:“仙家瑞草,黄花初发。”

    康溪:“……”

    林宝峰:“……”

    两个人已经快撑不住了,过了3分钟后,两个人脑袋都乱掉了,这是自身原因。外在原因则是,对手那种淡然自若的样子实在对两个人打击太大了,这是最大的心里折磨。

    自己在这冥思苦想呢,而人家,根本就没当回儿事儿,自己这边儿脑袋都要想炸了,人家轻松自在,还在那笑滋滋地看着自己,你说这谁能受得了?你这明显欺负人!

    林宝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在倒计时中,终于给出了答案,“黄花谩说年年好,也趁秋光老。”

    李凡紧跟着,中间连一秒钟的时间都没耽误,他笑道:“欲携斗酒答秋光,山深无觅黄花处。”

    康溪林宝峰这下彻底被击溃了,自信心被碾压了一个细碎,两人相视苦笑,然后又陷入到了冥思苦想中。

    倒计时开始。

    滴!滴!滴!

    时间归零,飞花令结束。

    牛犇犇第一个起身,扯着横幅大喊道:

    “以饱腹诗书平四海!

    以英气年华震八方!

    以,以……”

    “以”不下去了,他发现此时全场就他一个人站起来呐喊,其他观众都静静地看着他。

    妈的,喊早了,忘了主持人还没宣布晋级呢。

    吐了一下舌头,牛犇犇害羞地坐回了椅子上,心道自己刚刚好2b铅笔。

    现场观众被牛犇犇的举动闹得笑声一片,而与之对应的,则是康溪和林宝峰此时的苦笑了。

    林宝峰皱眉道:“李凡,我怎么看你那么像阿尔法狗呢?我他妈感觉自己在和人工智能对抗!”

    观众大笑。

    没办法,这真就是人工智能,就算差也差不了太多。

    董欣道:“恭喜李凡/毕夏,成功进入总决赛,那位高个子同学,你现在可以站起来欢呼了。”

    康溪也道:“恭喜李爱卿,成功谋朝篡位!”

    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欢呼声,还有小姑娘们的倾慕的心跳声。

    董欣有点儿疑惑,她待观众安静后,道:“为什么你刚刚说的那些诗词,都是非常生僻的?甚至其中有一些我都没听过。”

    李凡道:“没什么,就是率先想到了而已。”

    “完全不是这个样子,”毕夏道,“李凡和我说,尽量少说常见诗词,给对方留着,不然他们就没法接了。这轮时间太短的话节目就没看点了。”

    噗!噗!

    赝品和林宝峰齐齐喷血。

    毕夏又来了一句:“原来晋级总决赛这么简单啊!”

    噗噗!

    两人再喷!

    扎心了,老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