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唐朝的女人们
    上午10点多,李凡等人便飞抵辽东。今天中连市上空洒下了濛濛细雨,酷热的夏日里难得地多了一抹凉意。

    随便找了一家馆子吃了口便饭,大家便赶到了其他参赛选手入住的宾馆。

    小组赛采取半数入围的规则,3个小组中一共12名选手脱颖而出。李凡这组中的另外三位林宝峰、杨斗以及马甲也已经提前一天来到了辽东。至于其他两组的晋级选手基本都在,大家虽然彼此并未蒙面,但是相互之间已经非常了解了,节目视频都没少研究。

    李凡刚刚走进宾馆走廊,便有人热情地向他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下一刻基本上所有的选手都好奇地走出了房门,亲眼看一看这个终极boss!

    “李凡来啦!”

    “怎么今天才来?我们还以为你昨天就能到呢。”

    “都等着你打牌呢,他们说你牌艺精湛!”

    ……

    李凡微笑地应酬着,和大家相互打趣开玩笑。他打眼儿一扫,几个强悍的竞争对手都在现场,除了本组的林宝峰外,第一组的毕夏实力也很强劲,但最牛逼的是三组的这位40岁的大叔,这位大叔不简单,首先名字就不简单:康溪!

    瞧瞧这名字,乍一听多吓人,还以为是大帝复活了呢,结果是个赝品!

    康溪虽然只是高中毕业,但是自幼酷爱诗词,加之天赋极高,诗词掌握程度以及文学素养让人惊叹,比林宝峰更强。

    李凡向康溪抱了抱拳,道:“大帝好。”

    康溪摸了摸胡须道:“爱卿免礼!”

    今天其他各组被淘汰的选手也都被节目组请了过来,这其中最吸睛的自然是杨宝宝。

    洋娃娃今天穿了一身火红的连衣裙,蹦蹦哒哒地来到了李凡身边,道:“李凡哥哥,你上次说你9岁的时候还尿床,这事儿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李凡暴汗,妹妹,低调啊!

    这个楼层的房间全部都被节目组订下来了,爱凑热闹的聚在了几个房间里谈天说地,笑声阵阵。

    大家聊得兴起时,有人从门前飘过,可下一刻,他又折返回来,对着室内道:“李凡,加油啊,我冲你才来的!”

    “谢谢!”李凡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人说罢就飘走了,李凡也没在意,毕竟这些话他听得太多了,不过室内的其他人倒是议论开了。

    “知道这是谁么?”

    “不认识。”

    “即将上映的新剧《武则天》中辩机和尚的扮演者,古乐。”

    “古乐?几线明星?18线的?”

    “他以前拍了一部脑残网剧,还是其中的男二号。”

    聊到《武则天》,这下彻底打开了大家的话匣子。

    “现在电视剧净他妈瞎拍,这部电视剧中,我看了介绍,把武则天美化得就像圣母一样,又一部哗众取宠的市场作品。”

    林宝峰道:“武则天风流成性,她年近古稀,还与许多男子发生关系,宠纳美男子为男妾。如承宠的张易之、张昌宗兄弟,傅粉施朱,衣锦被绣,yin乱宫中……”

    李凡砸吧砸吧嘴要插话,这时只见一个小脑袋探了过来,那一头金色的卷发非常浓厚,那双通透碧蓝的大眼睛充满了好奇。

    李凡掰过杨宝宝的小脑袋道:“大人之间的交流,小屁孩儿回避。”

    杨宝宝眨了眨大眼睛,道:“我9岁没尿过床。”

    李凡:“……”

    杨宝宝被顾亚婷领出去买零食后,大家就肆无忌惮了,甚至有人把各种粗鄙的语言都用上了,用一句话来形容他们:懂文化知历史的“流氓”!

    李凡道:“武则天燕昵yin秽的事迹,正史中也多有记载。当时长史侯阳为达到升官目的,竟然公开上奏自荐说:‘臣阳道壮伟,堪充宸内供奉。’”

    杨斗道:“通俗一点儿,就是这货给武则天上奏说:‘女王,我器大活好!’”

    室内欢笑一片。

    林宝峰道:“而且,武则天最可怕的是,她死时82岁,她在临死前还与这些男宠们发生关系,82岁啊!”

    康溪道:“她这是心理和身体的双重变态,把男宠打扮成女人,想想也是够可以的了。”

    李凡提个问题,“大家都知道薛怀义是武则天的第一个面首,高阳公主和辩机和尚私通……为什么大家偏爱与和尚掺和在一起呢?”

    这天儿聊的,从一部未上映的电视剧聊到了“腐化和尚”。

    唐代民风之开放让今人瞠目结舌,这个有聊头,大家越说越过瘾。

    杨斗道:“唐代民风之开放是自上而下的,先说说著名的李世民,他便将亡弟李元吉之妻霸为己有,李渊从父兄子、卢江王李瑗谋反,李世民将其诛杀后,又将其妻纳入后宫陪侍左右,李治则让武媚娘这位庶母出任了第一夫人,唐玄宗则夺儿媳妇杨玉环为自己的贵妃……”

    林宝峰道:“当时的情况是,朝廷上下都是如此的风气,举国上下都是如此。而且当时ji院是合法的,还有教坊妓制度!当时教坊妓有1万多人。”

    李凡纠正道:“玄宗时长安内外共容纳在册教坊妓11409人!”

    众人听到这个数据,有些蒙。

    杨斗道:“当时朝廷还依据官员品级对蓄养家妓规模作过规定,以今人的眼光看,挺荒唐的……”

    李凡再补充:“中宗曾令:‘三品已上,听有女乐一部;五品已上,女乐不过三人。’唐玄宗则下诏:‘五品已上正员清官、诸道节度使及太守等,并听当家畜丝竹,以展欢娱。’当时的governnt大力支持啊。而且,唐代女子离婚再婚非常自由,对了,当时有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试婚!”

    试婚:指男女订下婚约后,女方以三个女奴来试婚,即先与男方同居,待证明此人没有隐疾,没有不良嗜好,最重要的是发现男方xing功能没有问题之后,才会嫁过去。这是大家大户的做法。小家小户可能派一个丫鬟来试一试,甚至女方亲自上门。

    杨斗美滋滋地道:“好年代啊!这试婚现象也就腐唐能干出来。”

    李凡纠正道:“这个试婚晋代就有了,房玄龄等人合著的《晋书》中便有记载:‘其俗娶妇先以金同心指环为聘,又以三婢试之,不男者绝婚。’”

    从电视剧聊到唐代民风,聊到和尚,聊到婚姻,各种八卦不断,民间风流事不停,大家谈谈笑笑,不觉已经下午2点时分。

    砰砰砰,有人敲门。

    房门口露出一排脑袋。

    李凡欢喜地惊呼一声:“哇,你们终于来了!”

    牛犇犇、张萌萌、小玲老师三个人风尘仆仆的,走进室内和李凡拥抱。

    牛犇犇展开了手里的横幅,道:“李凡,特意给你准备的哦,不要太感动!”

    又来这套。

    李凡展开这几个条幅,上面写道:

    以饱腹诗书平四海!

    以英气年华震八方!

    以才思敏捷惊天下!

    以人情练达即文章!

    ……

    李凡将横幅往牛犇犇身上一甩,“你大爷,你把去年的翻出来了?”

    牛犇犇笑道:“省钱嘛!”

    下午3点整,一行人坐车,直奔广电中心。

    这车人刚到广电中心的时候,早已经有大批观众在那等着入场了,此时一条长长的红地毯也已经铺展妥当,两旁则有保安维持着现场秩序。

    众人趴在窗口看了看,没想到半决赛总决赛的录制这么隆重,竟然还有红毯。

    车内的工作人员意有所指道:“这个红毯是留给明星们的,咱们直接从侧门进。”

    “我就说嘛,欢迎咱们不用这么隆重嘛!”

    “看到红毯的时候,恍惚间,我竟然觉得我也是一个明星了。结果你这一句话,俺的心啊,拔凉拔凉的啊!”

    “今天都哪些明星会来?”

    工作人员掰着手指头道:“叶朵朵啊,老猫啊……”

    大家一阵阵惊呼,一个个都是大腕儿,娱乐圈、文化圈、体育圈等等,七八个一线大腕儿,剩下的十多个也是国民熟知的。

    “好,咱们走吧!”工作人员道。

    大家齐齐下车,准备从侧门进入广电中心,就在这时候,助理小雅跑了过来,一把拉住李凡道,“李凡,你先上车,其他人先进楼吧。”

    “哦?”李凡略显错愕。

    小雅道:“你先在车内休息一会儿,等接下来的走红毯环节。”

    众人纷纷看了看重新钻进车内的李凡,一瞬间五味杂陈。

    嘚,走吧,众人摇摇头后,向侧门走去。

    落单的李凡透过车窗,望着不远处聚集得越来越多的观众,心中莫名升起一丝兴奋,他道:“小雅啊,你说我要是得不到冠军——”

    小雅打断道:“别胡说,没有这种可能性。”

    李凡道:“我说的是万一。”

    小雅道:“在你身上没有万一!全国人民都相信你!”

    李凡抻了抻懒腰,道:“好,我不会让全国人民失望的!”

    3点半刚到,一辆辆的国产某知名轿车分别停在了广电中心门口,一位位重磅嘉宾从红毯上走过,惊起尖叫声一片。

    小雅边观察红毯情况,边掰手指头数数,过了片刻,道:“差不多了,咱们换车,走红毯。”

    李凡叹气道:“这么麻烦?”

    “赞助商嘛,没办法。”

    下了大巴,坐进一辆国产轿车的后排后,李凡摁了摁座椅,还成,空间也蛮大的,这辆suv还不错,物美价廉,家里就缺它了。

    “雅姐,冠军轿车是这辆么?”

    “对,给你这辆。”

    李凡挑了挑眉,“别这么说,不好。”

    轿车绕着广电中心开了一圈后,来到门口,李凡只身下车,只见一群媒体蜂拥而至,单反咔咔作响。

    几位摄像师扛着机器,各方位录影。

    观众们见李凡踏出车门的那一刻,欢呼声一瞬间送上,四处的人群快速向他聚拢过来。

    “李凡,加油!”

    “你是最棒的!”

    “李凡,你要是赢得冠军的话,我就把女儿嫁给你!”

    嫁女儿?

    李凡笑着对那位大叔道:“那得先问你女儿愿不愿意。”

    挤在旁边的女青年道:“我愿意!我愿意!”

    李凡吐了一下舌头,挥挥手,从红毯上一走而过,疾步快行。

    这大步流星的速度可是把记者朋友们急坏了,纷纷道:

    “慢点儿!”

    “李凡,慢点儿,没拍够呢。”

    “哪位名人像你这样走红毯?”

    ……

    小雅见状,只好上前拉住李凡,道:“哥们儿,急着投胎啊,重新再走一遍!”

    第二遍明显正规了。

    李凡从红毯起点抬足,整理了一下衬衫,步子迈得方方的,每走几步便驻足,或者和两侧的观众握握手,或者向各家媒体的镜头挥挥手,露出标志性的人畜无害的恬淡笑容。

    他走进大厅的时候总算解脱了,现在自己还没红到发紫呢,这以后要是真的混出个一二三来,那自己活着得多累啊!

    跟着小雅去化妆室,李凡一路上无聊,便将刚刚拍下的照片发了微博和朋友圈,并打下一行字:哥们儿上刑场了!

    微博刚发,粉丝们“暴dong”,在微博里疯狂“轰炸”,各种支持和鼓励,点赞量直线飞升。朋友圈获知今天录制的消息后,也是鼓舞声一片。

    李凡刚走进化妆室,一连串电话便打了进来:

    19中学校长来电:“你要赛出水平,赛出成绩,赛出19中学的风貌!”

    周凯来电:“预祝你再斩佳绩,再书辉煌!”

    肖经理来电:“步步升等你的好消息!”

    ……

    孙菲菲来电:“非常遗憾,错过了成语大会的总决赛,又错过了诗词大会,改日姐姐请你这位冠军吃饭。”

    李凡就这样,在化妆室内进进出出,化妆师基本就没机会对那张俊朗的脸蛋儿下手。

    5点钟整,一切准备就绪。

    舞台布置完毕,观众开始入场,所有的工作人员忙中有序,疏导观众的疏导观众,调试机器的调试机器,偌大的演播厅显得纷纷扰扰。

    直到半个小时后,录制才正式开始。

    董欣拖着长裙,走到舞台中心,粉白的肌肤闪露出兴奋的笑意。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华国诗词大会》的现场……首先请允许我介绍一下今天到场的各界友人……”

    潇潇坐在嘉宾席上,突然笑了起来,把其他两位嘉宾老师笑毛了。

    “怎么了,潇潇?”

    潇潇道:“没什么。”

    她想到了李凡昨天的一句话,他说他爸妈现在房子也有了,超市也有了,儿女双全,貌似就差一辆小轿车了,难道今晚是他领轿车钥匙的日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