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摄影展
    客厅内,谈诗论道,博古论今。

    像李凡朱总编这个级别的文化人,大家开口聊几句就知道对方的斤两了。

    朱总编此时就差拉着李凡的手详聊了,他那双不大的眼睛里闪烁着遇到天才的激动光芒,“你说的这个意象过于缠绵的这个问题——”

    “老朱,来厨房炒菜!”

    “等会儿!小凡啊,这个意象——”

    “老朱,炒菜,炒完菜再陪孩子聊天。”

    “你这娘们儿!”朱总编只好起身,趴在李凡耳边悄声道,“小凡啊,以后找媳妇一定要找一个会做饭的。”

    话毕,朱总编快步走进了厨房,他步伐轻快,嘴里哼着流行小调。

    沈妍望着父亲的背影心里好笑,她将扒好的橘子递给李凡,道:“你和我们搜娱的合作怎么还没进展?”

    李凡边吃边道:“整个节目的策划都没有,现在完全是动嘴阶段,这个急不来,不是一两个月能解决的。”

    “嗯,也是。你要是能在高中阶段做一档节目的话,那你就是开了华国综艺节目的先河了,虽然是网络节目吧,那你也是华国第一人。”

    “八字没一撇呢,再说吧。”

    ……

    这天晚上,朱总编聊得非常尽兴,沈妍则在旁边陪着,偶尔插几句嘴,但到后来就默不作声了。

    朱总编也从最初的话痨状态慢慢“改邪归正”了,到了后来,就只剩下诸如此类的话:

    “哦!”恍然大悟的样子。

    “有道理!”表示赞同的样子。

    “那你觉得……”抛出问题的样子。

    朱总编是师范大学现代文学毕业生,又是《诗刊》的总编,水平自然很高,但是再高也高不过京大的教授啊,面对李凡这种开挂的角色,他明显有一定的差距。

    时间很晚了,夜里12点,李凡第三次起身告辞,朱总编总算放行了。

    望着楼下那个瘦高的背影,一家人叹气连连。

    “对了,爸,你建议李凡写一本诗词理论著作,这个对于他来说是不是太早了?”

    “我就是给他提个建议,以我的判断,李凡的能力出本书没问题,但这种书籍不是,需要反复推敲研讨的,没有个五六年的时间,写不出成熟的作品。”

    “你的意思是先让他有个规划。”

    “对,不想浪费他的才华。”

    ……

    出本诗词理论书籍,这的确不是能一蹴而就的事情,当然,这是对于其他人来说的,对于李凡,他想“就”随时能“就”。可是,李凡是个有追求的人,他希望自己写出来的东西,能有自己的理论和思考,当然,前人的理论也是需要借鉴的。

    引用前人观点,推陈出新,创造新的文艺理论,这是李凡的个人追求,但这个难度就比较大了,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慢慢研究吧。

    于是,李凡回到寝室后,电脑中又多出了一个文件夹。

    ……

    周五早晨,京城上空乌云密布,雷声隐隐。到了中午,随着一声劈天裂地的响雷,整个京城大雨连绵。

    下午没有课,同学们窝在寝室里,透着窗户一声声失落的叹气声。

    “哎!”

    “这雨真他妈大!”

    “早不下晚不下,偏偏今天下!”

    ……

    咯吱!

    门开。

    李凡被淋成了落汤鸡,他刚刚去陈远工作室拿了一些票,马上要到寝室楼的时候,哗地一声大雨倾盆,自己这两条大长腿算是白长了,没跑过老天爷。

    杨硕愁眉苦脸的,道:“班长,泡汤了!”

    李凡哆哆嗦嗦的,脱下衬衣道:“是他妈泡汤了。”

    “班长,你想怎么办啊?”

    “能怎么办?洗衣服呗!”

    “李凡,我们是说和女生的联谊泡汤了!”

    “哦!”李凡恍然,“室外联谊是不成了,以后再说吧。”

    “又以后?”

    “李凡,你知不知道我们这帮单身汉的苦啊?你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李凡呵呵呵地冷笑,“诸位大哥,我也是老哥一个!”

    “你是老哥一个,但是你身边永远都环绕着各种类型的女生,你就算不恋爱也天天能看看女色解馋,可我们呢?”

    “对啊,你李凡知道我们的痛苦么?我们天天那是对着屏幕和岛国的小姐姐们神交啊!”

    “哦!”

    李凡“哦”了一声后不管他们了,然后脱掉湿漉漉的衣服,躲进被窝里取暖,脑袋里想着一大串的事情。

    众同学互相递了一个眼色,然后饿狼扑食,将李凡摁在床上开始蹂躏。

    “还我联谊!”

    “我要花姑娘!”

    ……

    李凡在陈远工作室那里取来了5张票,这票是参加陈远个人摄影展的,除自留一张外,另外分别给了4个人,潇潇、杨硕、彭慧,还有一位京大美院的研究生宋忠书。

    李凡自然不认识这位搞美术的研究生,他是潇潇的远房亲戚。

    陈远的个人摄影展在京城198艺术中心举行,周六这天,因为李凡买的一些特产要邮递回春城,所以,他这次单独行动。

    他来到艺术中心的时候,摄影展还没开始,但因为陈远的关系,他自然可以提前进门。

    今天的陈老师一身西装,精气神十足,竟然还有点儿翩翩君子的感觉,李凡打眼一看,果然人靠衣服马靠鞍!

    “小凡,自己随便逛逛啊,我这儿忙。”

    “好,您忙着。”

    李凡孤身一人在画廊里漫步开了,一幅幅经典作品展露在眼前,每一幅相框里都涌现着陈老师的深沉的思考。

    李凡边走边看,边看边想:

    一个泪眼涔涔的老汉,泪光折射出来的是什么呢?

    一群山区儿童那生怯怯的目光,这里面究竟是憧憬还是懵懂?

    ……

    哎,这个稍后再细看,有件大事儿要处理,自己的那张作品呢?

    寻来找去,终于找到了。

    那幅被陈老师命名为《正青春》的李凡的摄影挂在了展厅的左侧显要位置,李凡站在原地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遍,还别说,挺好!

    不过有些挂歪了,李凡见状伸手正了正位置,满意地点了点头,嘟囔了一句,“完美!”

    “李凡,你好臭屁!”

    “怎么说话呢?”

    空荡荡的展厅里突然走过来两个人,一对母女。

    李凡挠了挠头,非常意外,是宋雪茹顾亚婷母女二人,他有些不好意思,“阿姨好,没想到您来了!”

    “小凡,我看看陈老师把你拍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人模狗样!”顾亚婷道。

    宋雪茹笑道:“你这孩子,别胡说。”

    李凡站在一旁负责憨笑,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不错!”宋雪茹看着《正青春》这幅摄影点了点头,怕言多必失暴露自己不懂艺术,宋雪茹转而谈论其他,询问些李凡的近况。

    李凡站姿标准,规规矩矩的,礼貌极了,看得顾亚婷这个头疼。

    陈老师就是拍宋雪茹而成名的,两个人关系很好,这次来京城为好朋友捧场,也正好看看自己的宝贝闺女。而且,还不是自己来的,顾亚婷的舅舅舅妈也来了。

    舅舅舅妈刚一过来,李凡这个嘴甜:

    “舅舅好年轻啊。”

    “舅妈您真漂亮!”

    顾亚婷闻言,小嘴一撇。

    舅妈可能是渴了,道:“这个展厅有水么?”

    “有,您稍等。”

    李凡说罢,快步离开了展厅,片刻,气喘吁吁地提了5瓶矿泉水回来。

    而此时,场馆正式开放。

    作为华国摄影界最出色的摄影师,这次个展还是蛮火爆的,很快展厅里就挤满了人。其中很多都是摄影爱好者,甚至参展观众中不乏一些各界名流,当然,还有一部分观众纯粹是附庸风雅。现场还来了一些记者朋友,扛着摄像机扯着话筒。

    陈老师的一部分最新作品首次曝光,也是这次个展吸引人的地方。

    李凡则陪着顾家人在展厅里逛了起来,到了宋雪茹早期的几幅作品的地方,李凡基本上把能合理运用的赞美之词全用上了,把宋雪茹夸得满面春风,直接年轻20岁。

    “够了啊,太虚伪了,你小子!”顾亚婷白了他一眼。

    宋雪茹瞪了闺女一眼,“对人家态度好点儿,小凡,你说你的。”

    好嘛,这位还没听够。

    一家人逛了一圈,当再次走到左厅的时候,正好看到一群人堵在了那里,议论纷纷。

    “哇,李凡竟然也拍了啊,完全没想到!”

    “这幅作品真好,充满青春气息。”

    “这小子真是哪哪都有他啊,逛个摄影展都能看到他!”

    甚至一个没牙老太太都眯着眼睛赞叹道:“这孩子是真俊啊,好作品啊!”

    其他作品基本上以内容深刻取胜,这幅作品纯粹以颜值立意,你如果换一个人也那么甩一下头发试试,估计摄影师直接一脚踢走。

    当然李凡是知道这幅作品一点儿内涵都没有的,因为他当时可没有任何心理活动,嘶……也不对,当时自己的心里好像是骂了一句话:去你姥姥的,这天头真他妈热。

    不过观众们从这幅《正青春》中看到了如下内容:明亮的深眸中仿佛有一些烦恼,略长的浓发恣意着青葱活力,尤其是那从面颊上滚落的汗珠,那不是汗珠,那是青年在人生旅途中奔跑的痕迹……这是一幅后现代派自我存在主义作品啊!

    呵呵!

    现场记者基本都聚集在了《正青春》这幅作品前,他们懂艺术的不多,但是懂什么是好的新闻题材,他们开始拉着观众们进行采访,观众们已经把这幅作品夸得没边儿没沿儿了,李凡在后面听得都脸红,心道你们真的想多了。

    他又拉了拉口罩,推了推墨镜,生怕被现场观众认出来。

    中午,大家走出展厅,舅舅这时道:“咱们今天晚上还住亚太宾馆?”

    舅妈抱怨道:“他家一般,咱们这次订君悦宾馆,你一会儿打个电话,订两间vip。”

    李凡闻言,悄悄点开了手机,片刻,道:“舅舅、舅妈,阿姨,我给大家在网上订好了。”

    “你这孩子,一共多少钱。”舅舅开始翻钱包。

    李凡连忙道:“您要是给钱就见外了,我是万万不能收的。”

    两个人撕扯了一阵子,舅舅没办法,于是拉下手腕上的腕表道:“这个送给你做个礼物吧。”

    李凡连连摆手,“这个更不成了。”

    舅妈一把将手表夺过来,斥责道:“你也好意思?你戴过的二手货给人家孩子?过一会儿给孩子买一块新的。”

    舅舅拍了拍脑门儿,“不好意思哈,光高兴了,没想到。”

    李凡连连摇头,坚决不接受。

    这周六下午安排了课程,送一家人去宾馆后,李凡和顾亚婷打车回学校,两个人肩并肩走在甬道上,两旁树木郁郁葱葱,细风和暖,鸟雀呼鸣。

    “李凡,我渴了!”顾亚婷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超市。

    “哦。”

    “我渴了!”

    “哦,那不有超市么?我回寝室了啊!”

    顾亚婷望着李凡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不远处的超市,嘟了嘟嘴,得,还得家长好使!

    ……

    周六晚上,辽东卫视很忙碌,因为,明天就是《华国诗词大会》半决赛总决赛录制的日子了。

    办公室内,袁媛的桌子上摆着一沓数据单,随着第三组小组赛的结束,诗词大会小组赛落下帷幕。

    第三组小组赛的收视率是全线崩溃的,其中第一期收视率1.8,第二期下降到1.5,第三期就只有1.4了。

    如果单论这几个数据的话,那在综艺节目“泛滥成灾”的环境下,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成绩了,可是你要对比第二个小组李凡参赛的收视率的话,那就完全没有可比性了,完败。

    李凡/柳诗诗好不容易把收视率提升到了王牌综艺的水准,结果,又让这第三组给“败家”了,如果不是根基雄厚的话,会死得惨兮兮的。

    尤其是网络点击量,那个更惨,三期节目加在一起的总点击量都没有人家李凡/柳诗诗单期的点击量高。

    袁媛随手翻着这九期的成绩单,心中感悟颇深,这年头做综艺,做的不是节目,是人啊!

    这时电话响了,她连忙接通:“哦,小凡啊,好,嗯,多来几个朋友同学没问题,机票节目组给报销,嗯嗯,好,养足精神,赛出成绩!”

    ……

    周日早晨,女寝楼下,李凡和杨硕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等到两位姑娘现身了。

    顾亚婷和彭慧都精心打扮了自己,看得出没少下功夫。

    “喏,给你的。”顾亚婷将手里的包装袋递向李凡。

    “哦?真买了啊?我说过不要的了。”李凡推脱道。

    “手表?”杨硕好奇地接过来,从里面翻出包装盒,打开后,一块精美的机械手表印入眼帘,他赞叹了一句,“小凡,好像不错啊,顾亚婷为什么送你手表?”

    李凡解释了一下:“他舅舅送的。”

    “那他舅舅为什么送你手表?你们不会……嘿嘿!”杨硕yin-dang地一笑。

    顾亚婷脸色绯红,骂道:“滚蛋!”

    李凡开始解释:“呃,其实吧——”

    “不用解释了,我懂!”杨硕说罢扫了一眼收据单,眼球差点儿没掉出来,立即惊呼一声,“快,快,打120,我要缺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