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一对父女的质疑
    《诗刊》杂志社总编办公室。

    朱康朱总编此时正在咆哮:“这么好的文学评论,你们竟然错过了,错过了这么长时间,诶,你们是猪么?”

    某编辑低着头,规规矩矩杵在那挨训,心里有个声音在回荡:你是猪,你才是猪!

    朱总编拿起一个本子,上面有些手写的语句段落,他朗声念道:“大家之作,其言情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辞脱口而出,无娇柔装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瞧瞧人家这论点这分析!”

    “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瞧瞧人家写的!多精彩,多有哲理。”

    某编辑怯生生地应承着:“是,‘猪’总编。”

    “尤其是这句,做学问的三个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细细品之,精妙绝伦啊!”朱总编赞叹道。

    “的确是,‘猪’总编!”编辑悄悄吐了一下舌头。

    “我就纳闷儿了,你不是语言大学的优秀毕业生么,连这点儿鉴赏力都没有?”

    这个编辑有苦难言,他扫邮件的时候,刚点开《诗词论》还没来得及看呢,结果就被其他琐事打断了,等隔天再打开电脑的时候,因为邮件状态已读,就把这事儿忘掉了。

    李凡的催问邮件这个编辑自然看到了,也回复了,但是做编辑这行的,每天的要处理的投稿一箩筐,像这种反复追问投稿结果的人不计其数,他根本就没挂在心上。

    朱总编盯着电脑屏幕扫了一眼,眉头攒在一起,自言自语道:“闲鱼,闲鱼!这个闲鱼究竟是哪位大学者的笔名呢?”

    “要不我去联系一下?”

    “不,我亲自来,这位是个大人物。”

    ……

    大人物此时正躺在寝室床上对着着棚顶发呆呢。

    灯管?灯管能不能成为《最强大脑》的挑战项目呢,或者怎么才能成为挑战项目呢?

    李凡目光一瞥,正见有人正随手玩儿着魔方,自己没特意练习过魔方,手速上一定不成,要是魔方墙的挑战项目的话……

    房门、窗户、从窗前略过的小鸟……一切所见事物,李凡都会合计那么一下,是不是能成为某一项挑战项目。

    李凡将自己参加《最强大脑》的事情通知了蒋姐,蒋姐给他的意见是,搜娱打算做节目的事情继续往后拖一阵子,争取好的价码。

    毕竟,如果说其他综艺节目是为李凡建立人气基础,那么《最强大脑》就是为李凡树立逼格。

    在华国,没有哪档子综艺节目具有《最强大脑》的高姿态以及广泛关注度,如果李凡一旦成功问鼎,那么,毫无疑问,李凡的自身价值将迅速扩大。

    蒋姐问李凡有没有耐心再等几个月,等到《最强大脑》结束后再考虑做节目以及其他代言合同的事情。

    李凡自然没问题,现在唯一有问题的则是挑战什么项目了。

    步步升的肖经理今天联系了李凡,说最近公司出了点儿状况,产品要延期上市了,最近本来计划中的活动暂时取消。当他听到李凡说参加了《最强大脑》的时候,肖经理笑了,“好啊,坏事儿变好事儿了!《最强大脑》正好能将你推到一个新的舆论浪尖。”

    那家知乐公司倒是没有联系李凡,估计去忽悠其他名人去了。

    李凡下床,伸了一个懒腰,有些没精打采的,穿好衣服后,和同学参加下午的《博雅杯》公开课。

    阶梯教室内。

    “李班,这几天怎么感觉你心事重重的?”

    “没什么。”李凡一边擤鼻涕一边道,他不幸感冒了。

    “还没什么?你这几天总是一个人发呆,也不知道想什么呢?”

    “也不像是想女人啊,难道想男人呢?”

    众同学笑。

    有同学悄声道:“李凡,顾亚婷好像回头看你了。”

    “滚!”

    “真的!”

    “翻跟头滚!”

    “她过来了!李凡。”

    李凡连着打了两个喷嚏,抬头一看,顾亚婷已经来到了面前,她道:“周五怎么样?”

    “咳咳咳,成,咳咳,那就周五。”

    众同学起哄声顿起:

    “呦呦呦,约会哟!”

    “你们这是先天下之乐而乐啊,我们还单身呢。”

    李凡连连挥手:“都滚蛋,约个屁,顾亚婷的意思是周五晚上咱们两班联谊,行了吧?高兴了吧?”

    众男生齐欢呼:

    “顾美女万岁!”

    “还是顾班长体恤民间疾苦!”

    ……

    顾亚婷淡淡地笑了笑,目光在李凡那憔悴的面庞上略作流连,才转身而去。

    这一堂课请来的是一位国内顶级的哲学研究员。对,是哲学研究员,不是哲学家,您也可以称之为“哲学家学家(出自《围城》)”。

    这是一堂哲学入门普及课程,孙教授讲述了黑格尔、罗素、大卫·休谟、卢梭等人的哲学,还谈论了这些哲学家背后的故事,并痛陈华国近现代没有哲学家的悲哀。

    的确有一些人被尊为哲学家,但其实并不是这样。所谓哲学家,是指拥有自己的哲学范式、有原创的哲学基础理论与哲学体系的哲学学人,这个是关键,你必须得有系统的己说,不然你无论多大名气多大成就,都只是研究其他人学说的一位学者。

    李凡正在专心致志地听课的时候,有人敲门,道:“老师,打扰您一下,我找李凡,要开会。”

    就这样,李凡被这位博士从教室里领走了,来到了一间会议室。

    此时会议室里,基本上大家都到齐了,李凡找了一个末座,和一群博士生们坐在了一起。

    很快,《韩杰及其作品研讨会》正式举行,为首的座位是文学院院长,两侧基本都是京大的教授,李凡以及一群博士生们,则坐在最后侧。

    李凡小声地咳嗽着,状态极差。

    “我个人认为,《黄金时代》的水平的确可以,但谈不上经典,我谈谈其中的几个问题啊……”

    “我不同意……”

    整个研讨会,众位教授无论是对《黄金时代》还是韩杰的其他作品,都是有褒有贬,看法各一。

    这个正常现象,哪个人物哪部伟大作品没有争议?

    李凡在末座倾耳听着大家的讨论,消化着大家的言论,旁边的十几位博士生也在认真听着,并不时地记下笔记。

    讨论正酣之际,院长看了看后排的李凡,道:“李凡,你说几句吧。”

    “我?”李凡指了指自己。

    “对,就你。”

    “咳咳咳,”一连串咳嗽后,李凡起身,道,“我先谈一谈韩杰这个人和《黄金时代》之间的重叠关系……”

    李凡刚开口,有几位教授悄悄地拔下了笔帽,准备落笔。

    院长则双肘支在桌子上,身体不自觉地向前倾了倾。

    李凡才说两句话,又换来一阵咳嗽,“对不起,各位老师各位学长,我今天感冒严重,无法顺利地阐述自己的浅薄之见了,大家见谅。”李凡说罢落座。

    大家刚刚提起的兴致瞬间消失,一些笔帽重新合上。

    ……

    李凡的病来的快,好的也快,到周四的时候,基本康复了。

    周四晚上7点左右,李凡打开电脑,登录qq,突然发现多了几封邮件。

    第一封:尊敬的“闲鱼”先生,我们对您的《诗词论》很感兴趣……

    第二封:“闲鱼”先生,我反复研读过您的《诗词论》,大有收获,茅塞顿开,愿当面向您请教,还请您赏个薄面。

    第三封:“闲鱼”先生,看到后请您回信。

    ……

    完了,李凡一阵头疼,这个笔名起的啊,欠考虑了,怎么别人说的时候,自己听着这么怪呢?

    李凡敲击键盘,回了一句:可以,互相探讨。

    那边儿不到10分钟就回复了:那好,您住在哪里?我去拜访您!

    李凡回道:京城。

    那边儿:太好啦,您现在方便出来么?

    ……

    两边以最短的时间敲定了碰面地点,说来也怪,那边儿只加了qq,没要李凡的手机号,说什么要把惊喜留到见面时候,这算不算矫情?

    李凡觉得这算!但您贵为主编,这个……而且这个碰面地点选的,还是一家咖啡馆,这个……

    李凡收拾妥当后,打车前往。

    他刚下车,非常巧地碰到了熟人——沈妍。

    沈妍兴奋地向他挥了挥手,“哟,你小子来这儿干嘛?泡妞?”

    李凡大惊失色,心想自己都要包成粽子了,这你也能认出来?

    “妍姐好,我约了人。这阵子不见,妍姐瘦了啊。”

    沈妍非常兴奋,“真的么?哟,看来我减肥有成效了啊!太好啦。”

    李凡哪知道你瘦没瘦啊,但他知道一点,见到女人就夸瘦一般没错,这个比夸她们“又漂亮了”迷惑人一百倍,因为“又漂亮了”谁都知道是假话。

    两个人闲聊了几句,李凡道:“妍姐,你等男朋友?”

    “哪有什么男朋友,偷去啊?等一位大学者。”

    “大学者?”李凡闻言后臭不要脸了一句,“不会是我吧?”

    沈妍噗嗤一笑:“你继续努力吧,未来应该没问题的。”

    李凡试探地问道:“流浪的小猫咪?”

    沈妍错愕了一下,“我去,真是你?《诗词论》是你写的?”

    李凡笑了:“怎么了?”

    沈妍的惊骇声又高了一些,“你能写出《诗词论》?”

    李凡摊肩道:“怎么了?”

    “等一下,我有些凌乱,让我缓一缓,我有些接受不了。”

    沈妍揉了揉太阳穴,天啊,还是无法置信。

    前几天,老爸回到家中后,开口闭口全是《诗词论》,又说观点多么新颖文笔多么出众云云,一定要和这位大学者当面交流等等,沈妍听罢,翻看了一遍《诗词论》,基本上一瞬间就被征服了,她的心中也升起了一个疑问,就是这《诗词论》到底是哪位学者的作品?

    老爸在家亲自下厨,要招待这位神秘的贵客,而沈妍则下楼来迎接“闲鱼”来了。

    李凡的学识和见地沈妍自然心中有数,但是那只能说明李凡这个人博学多才,但说到著书立说,而且还是文学评论类的,这个沈妍万万不敢想象。

    她抬头看了一眼李凡,眼前这个小伙子才17岁,开学才高三,其他17岁的孩子出息点儿的在背诵《赤壁赋》《游褒禅山记》之类的文章,而这孩子,竟然写《诗词论》?还是让《诗刊》总编惊呼为天才作品的《诗词论》,太不可思议了。

    你记忆力强大,过目不忘,书读得那么多,所以你在节目中圈粉无数,这个可以理解,但《诗词论》这是原创啊!

    李凡笑眯眯地看着她,道:“缓过劲儿来了么?”

    “差不多了。”

    “哦,那该我了,”李凡学着沈妍刚刚的语气和表情道:“我的天啊,20出头当主编?我接受不了,让我缓缓!”

    沈妍白了他一眼,“我爸让我来的,走吧,和我回家。”

    离咖啡馆不到百米,两个走进了一个小区,沈妍家便住在那里。

    沈妍打开门,冲厨房喊道:“爸,妈,饭好了么?”

    只听厨房传来急切的脚步声,然后只见朱康快步走了出来,满面堆笑,边走边用手在围裙上擦拭了一下。

    朱康见到李凡的那一刻愣住了,道:“哦,这不是我闺女经常挂在嘴边的李凡么?碰巧遇到了?”

    沈妍摇晃着手指道:“no,no,no!他不是李凡,他今天叫大学者!”

    “什么?等一下,我有些凌乱,让我缓一缓!”朱康说罢,紧紧地闭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

    不愧是父女,连惊诧的反应都一样。

    但为什么女儿不随父姓呢?这个则是一个倒插门的故事。

    打死朱康他也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文化偶像会是《诗词论》的作者,可,这是既定事实啊。

    但不管怎样,“大学者”上门,自己稍后拐弯抹角考一考他,就基本知道他的底子了,先好生招待吧。

    朱康想到这儿,连忙道:“小凡,快坐。”

    “诶,好的叔叔。”

    李凡坐下后,只见朱康怪模怪样地看着自己,把自己弄得浑身不舒服。

    朱康收回目光,给李凡倒了杯茶,道:“小凡,饭菜还得准备1个小时左右,这有上等的碧螺春,你尝尝。”

    “叔叔,这紫砂茶具是正宗丁蜀镇的?”

    “好眼光!”

    李凡接过茶杯,仔细看了看,轻轻嗅了一下,道,“汤色碧绿清澈,香气浓郁,的确是极品碧螺春。我想起了陈康祺一首诗。”

    朱康问道:“哦?哪首?”

    “从来隽物有嘉名,物以名传愈自珍。

    梅盛每称香雪海,茶尖争说碧螺春。”

    朱康兴奋地道:“看来小伙子很喜欢碧螺春啊,来尝尝。”

    李凡又闻了闻,放下茶杯,道:“那个,叔叔,家里有饮料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