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挑战我们?
    一  《欢笑俱乐部》录制结束后,李凡和顾亚婷一刻不做停留,直接打车赶往机场。

    没办法,《博雅杯》的课程每耽误一节都可能有所损失,可没时间和他们在这儿闲浪。

    贾芸向出租车里挥了挥手,见车开走之后,对大家道:“看到了吧,这小子现在比我都忙。”

    众人在笑谈中,望着远去的出租车,心中颇有感悟。

    “是个人才哈。”

    “嗯,早晚成大器。”

    ……

    登机,直飞京城。

    当两人回到京大的时候,已经后半夜2点钟了。

    送顾亚婷回寝后,李凡迷迷糊糊地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半路上差点儿没走着走着睡着了。

    咯吱!

    开门,李凡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寝室。

    有人打鼾,有人磨牙,有人说梦话。

    他轻轻脱下衣服,没等上床呢,就听有人悄声道:“李班回来了?”

    “嗯!”

    “答应我们的联谊呢?”

    李凡一拍脑门,“别急嘛,下周再说。”

    又有人醒了,道:“咱班女生先咱们一步,和历史班的男生搞上了!三不从四不德,把咱们抛弃了。”

    “哦!”李凡笑笑,躺在床上。

    一个醒,两个醒,然后整个寝室全醒了,大家对女生这次和其他班级男生的联谊活动非常不满。

    “太气人了,这帮女生还和咱们耀武扬威的,不知道家里谁说了算了?”

    “就是崔玉娇一手组织的,养虎为患啊!”

    “再嘚瑟的话,下次咱们重新立女班长,找个好摆弄的女生当班长。李班,是不是这个道理?”

    “李班?”

    “李凡?”

    得,李凡沾枕头就着,爱谁谁,听不见!

    接下来的一周的时间里,上课,组织班级活动,为《黄金时代》写序言,自己动笔随手写一些文章等等,生活极其充实。

    但是自己投出去的那篇《诗词论》却没有回应,也许是投稿的人太多?

    李凡某天晚上向投稿邮箱发了一条,询问了一下,这倒是有工作人员回应了,邮件回了几个字而已,冷冰冰的:会看的。

    这一周的时间内,对于诗词大会来讲,他们是急躁的,没有了李凡/柳诗诗的人气支撑,他们唯恐收视率继续崩塌下去,同样的,成语大会最后一期录制已经定在这周末了,这一周对他们来说则是极其忙碌的。

    今年的成语大会的收视率和关注度可以说开头非常惊艳,毕竟有去年打下的人气根基,但中间全面崩盘,临到最后一期的总决赛录制了,吉森卫视还是想好好收一个尾巴。

    不能因为节目不好就草草收尾,这个是做节目的大忌。

    对于最后一期总决赛的造势,成语大会首先再次请到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赵建民出席,其次,又请了几位文化娱乐圈子中的明星,希望大家来为节目增加一些人气,同时这也能为明星们镀一层“爱国学”的黄金膜。

    对于去年的选手,除了邀请了李凡和顾亚婷外,节目组也向其他人气选手发放了邀请函,但至于谁最终能出席这就不好说了,毕竟都是忙人。

    喜欢这档节目的观众们不大关心其他人能不能到现场,他们最关心的是李凡和顾亚婷能不能最终出席?

    节目组在网上放了一个烟雾弹,只公开说总决赛的现场会有上届人气选手出席,但究竟是谁,偏不点破,这可把广大的网友急坏了。

    贴吧、官方网站、微博客户端以及各种关于《华国成语大会》新闻的评论区,一**的评论刷了起来。

    “李凡到底来不来?”

    “我的帅李啊,谁能给个准信儿?”

    “上届冠军来现场,让这届选手看看,什么叫做成语最强者!”

    “这档节目本来我已经弃了,但是如果李凡出现在总决赛的录制现场的话,哪管说几句话,我也必看。”

    当然,对顾亚婷的热切期待也是纷纷霸屏。

    其他人气选手也有一部分粉丝的支持,比如张磊、张萌萌、西门御风等等。

    李凡的微博也有很多人询问是否能出席这件事情,他现在也没法给肯定答案,他也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替老雇主宣传一下,因为《韩杰及其作品研讨会》的时间没有确定下来。

    直到周四这天晚上,李凡终于得到了确切消息,《韩杰及其作品研讨会》的时间延后了。

    于是,李凡微博正式公布:本咸鱼将于本周六回春城,出席《华国成语大会》的总决赛。

    消息一出,成语大会的粉丝们的心终于落下了,还好,没让大家失望。

    周五这天晚上,结束一天的课程后,李凡、顾亚婷两个人来到了京大门口,等着另外几位。

    “回家了!”李凡感慨了一声。

    “李凡,周一周二没安排课,你打算在春城呆几天?”

    李凡道:“那就呆到周二晚上,周二晚上咱在飞回来成不?”

    顾亚婷点了点头。

    两个人正在闲聊之际,很快,另外几位纷纷到齐。

    一个月不见,张磊终于找到了满意的下家,去一家文化教育公司任总裁助理,助理和秘书可不是一个性质,张磊的前途一片光明。

    光明到什么程度呢,连吹牛逼都更加明目张胆了。

    李凡边听张磊吹牛逼,边笑滋滋地看着顾亚婷。

    顾亚婷有些迷糊,问道:“你几个意思?”

    李凡深沉地吸了口气,道:“和你同门师哥相比,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顾亚婷:“……”

    钱多多瘦了一些,她的下巴突然变尖了,李凡推测是出国动的刀。

    为什么说出国动的刀呢,是因为她今天喜欢把欧巴挂在嘴边——张磊欧巴,草草欧巴,李凡小欧巴,瞧瞧!

    乐高高本来是计划出席的,但是很不巧,《超级女声》的录制提前两天,和成语大会的总决赛撞车了。乐高高凭着一副好嗓子,成功混进了超级女声的全国20强,她估计此时正在吊嗓子练歌呢。

    西门御风还是以前的老样子,爱吹牛逼爱泡妞,不过他说他现在喜欢洋妞,改路子了,决定不再对国内的鲜花嫩草下毒手,说到这儿的时候,他问道:“张磊,你的后半生有人接收了么?”

    正在侃侃而谈的张磊瞬间熄火!

    几个人乘机,连夜飞往吉森省春城市。

    周凯亲自到机场接大家,将一行人拉到了一家酒店。小玲老师、张萌萌早在那等候多时了。

    小玲老师还是那个小玲老师,没什么大的变化,不过张萌萌倒是成熟了不少,毕竟女孩子在青春期变化比较明显。

    “翁玉玲,彭仁后来追过你对不对?”钱多多八卦道。

    “没有的事儿。”小玲老师矢口否认。

    钱多多道:“诶,你知道么,彭仁家里非常有钱。”

    “哦?”小玲老师有些意外。

    “没想到吧,我们也是后期无意间知道的,别看他穿着很平常,甚至有点儿土。诶,要是追我的话,我立马同意,现在不行了,人家有女朋友了,还是倒追的。”

    西门御风道:“你要是嫁入彭家,你全身上下动刀子的钱都出来了。”

    “去死!”

    大家笑声过后,李凡温馨提醒了一句:“多多姐,我多说一句啊,整容没有什么对错,爱美之心嘛。但是这东西上瘾严重,你一定要克制住。”

    钱多多叹了口气,“你还真说对了,但我估计不好控制。”

    大家闲聊到后半夜,各自散去。

    李凡打车到家,轻轻开门,客厅内的灯并没有关闭,茶几上摆着两盘饺子,香喷喷的,蘸料已经摆好了。

    还是家里温暖啊。

    咯吱。

    父母的卧室门开了。

    “哥哥!”果冻小碎步啪啪啪地跑了过来,纯澈如秋水般的眼眸中涌动着欣喜和亲热。

    李凡提起食指抵在唇边,“嘘!”

    果冻也有样学样,提起肉呼呼的食指,悄声道:“嘘!”

    这妹妹懂事儿得真早,李凡欢喜地抱在怀里。

    “怎么才回来?”李妈走出卧室道。

    “电视台安排了饭局,你儿子不是一向坚定贯彻不吃白不吃的方针嘛。”

    “要不饺子再吃点儿?专为你这兔崽子准备的。”

    李凡摇了摇头:“老妈啊,肚子里没空地儿了,不吃了。”

    李凡这话音刚落,果冻两只小手捧着饺子举到了哥哥的嘴边,奶声奶气地道:“哥哥吃。”

    “好,我吃。”

    ……

    次日,天空湛蓝如洗,白云卷卷,微风习习。

    上午9点,李凡、顾亚婷、张磊、萌萌等人便全部在吉森广电大厦聚齐,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来到了一间休息室内,稍作休息。

    这间休息室是专为去年成语大会热门选手准备的,除了这9个人外也再无他人了。

    大家正听着张磊口若悬河侃侃而谈之际,有人推门走了进来,笑道:“一年了,还是老样子。用一句话来形容张磊,那就是脖子以下全是腿,脖子以上全是嘴。”

    众人立即起身。

    “蔡老师好!”

    “蔡老师还是那么精神矍铄啊!”

    ……

    蔡咏和大家寒暄过后,对李凡道:“你小子啊,肖老还生你气呢,都不肯跟我过来。”

    也是,本来李凡的吉森大学的特招名额基本定下来了,结果,李凡转身去参加《博雅杯》去了,直接把肖老闪了一下。听到消息后,把老头子气得啊,胡子乱飞。

    “得,大家先聊着,我去找肖老负荆请罪。”李凡说罢起身,大步向门外走去。

    蔡咏问道:“你怎么和肖老解释啊?”

    李凡回头,奸笑道:“我就说蔡老师鼓励我参加《博雅杯》的,事实也是如此嘛。”

    “呸,你这兔崽子!”

    蔡咏坐在人群中,和大家畅谈片刻后,突然有人趴着门缝往里面看了一眼,恰好被蔡咏看到了。

    蔡咏道:“进来吧,孩子。”

    一个15岁左右的小姑娘羞怯怯地推门进来,向大家鞠躬道:“大家好。”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丫头是本届成语大会的种子选手,叫江一菲。”

    江一菲长相蛮秀气,偏瘦,她怀里抱着本子,非常有礼貌地向大家微笑着。

    “小姑娘,加油啊!”

    “我看过节目,你真蛮厉害的。”

    “谢谢大家。”江一菲在室内一瞥后,目光不定,略显失落,“请问各位前辈,李凡学长不出席今晚的决赛么?”

    “哦,他刚出去,什么事儿?”西门御风问道。

    “我想找李凡学长签个名。”

    西门御风道:“哦,明白了。本子拿过来,我替他签了。”

    张磊拨开西门的手道:“臭不要脸,要签也是我来签。”

    正在大家开玩笑之际,李凡推门回来,笑嘻嘻地道:“真是小小孩儿老小孩儿,老肖同志被我搞定了。”

    “李凡学长,你能为我签个名么?”江一菲快步走到李凡身边,满脸的真诚和期愿。

    李凡点了点头,“没问题,初中生吧,好好学习。”

    提笔签下后,李凡便打算回到沙发上。

    “李凡学长,能帮我写几句话么?”

    “好。”李凡再次提笔,写下了一段比较励志的段落后,问道:“丫头,还有其他事儿么?”

    “没了,谢谢李凡学长。”

    江一菲向李凡展示了一下自己笑盈盈的酒窝,随后欢快地离开了休息室。

    李凡刚一落座,蔡咏神秘兮兮地趴在他耳边道:“知道这孩子是谁家的么?”

    “不知道,谁家的?”

    “不告诉你。”蔡咏避而不谈了。

    ……

    10点,《华国成语大会》总决赛录制开始。

    李凡、顾亚婷、张磊、小玲老师等9人在台下第一排落座。

    灯光停,音乐歇。主持人田永建上台。

    惯例的开场白后,田永建道:“今天,我们成语大会的现场星光璀璨,一线巨星汪牧先生亲临录制现场,大家掌声!”

    演播厅内欢呼声掌声顿起,极其热烈。

    10个月前,汪牧哪有这么高的人气?可短短10个月的时间,人家摇身一变成为了一线明星。

    田永建又介绍了几位明星后,他声音略略提高,道:“下面介绍的这位,他是上届成语大会的冠军!”

    这话音刚落,现场观众欢呼声顿起,丝毫不差于汪牧半分。

    “是3项尼威世界纪录的保持者!”

    欢呼声继续,再次打断了田永建。

    田永建很无奈地说,“你们能不能让我把介绍语说完了,大家配合一下哈,我知道是咱们春城自己家人。好!他被广大网民称为华国第一文化偶像,至今大家也不知道华国第二文化偶像是谁!”

    大家笑声顿起。

    “他就是,咱们吉森省春城市本土生产的,华国独一无二的文化偶像,李凡!大家掌声!!”

    还用你要掌声?

    这是在自己家,在春城!这都是自己人,李凡的主场!

    李凡起身,向大家挥了挥手,“大家好,我是李凡。”

    ……

    开场介绍全部结束后,按照流程,李凡作为上届冠军自然要说上那么几句,也没什么营养。

    李凡发表完讲话后,本以为露个脸儿就完事儿了,没想到还有额外节目。

    田永建:“咱们上届选手水平之高,让人瞠目结舌,李凡、顾亚婷、张磊等等,都是一顶一的高手,但是呢,我们这届选手不服气,说要和前一届比拼比拼,李凡,张磊,你们敢应战么?”

    李凡等人相视一笑,心想就你们?

    张磊道:“好啊,怎么个比法?老规则?”

    “不不不!”田永建道:“咱们开盘菜完全是娱乐,活跃一下气氛。咱们玩儿个游戏,叫做‘最’字游戏。”

    :一个人问出一个“最什么什么”的问题,对方用成语回答,作答时间为5秒钟。

    李凡这方9人,这届选手10人,人数上基本对等。

    比赛还没开始,主持人田永建先各种“挑事儿”,“刺激”双方。

    这届选手中,严正、崔苗苗等人叫嚣什么“江山代有才人出”之类的豪壮之语,一个个显得信心十足。可李凡他们根本都不在意,随时准备教他们做人。

    比赛开始。

    对方先发问:“最宽的嘴巴!”

    李凡笑道:“口若悬河!”

    对方:“最长的棍子!”

    张萌萌:“一柱擎天!”

    对方:“最繁忙的季节!”

    萌萌:“多事之秋!”

    对方:“最长的腿!”

    萌萌:“一步登天!”

    ……

    众人纷纷看向萌萌,一年之后,配方还是那个配方,萌萌还是那个萌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