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浑身幽默细胞
    一  后台。

    李凡刚回到休息室,所有喜剧人起身鼓掌。

    “不错,非常不错。”

    “意料之外的好,我非常喜欢你的表演。”

    “你小子的确有喜剧细胞,幽默感很足。”

    ……

    李凡大倒苦水,“算了吧,我都要让你们给玩儿死了。”

    “我们要让你玩儿死了好不好?”小卢直摇头。

    李凡想到了一个很客观的评价,“咱们这叫互相伤害?”

    众人大笑不止。

    编剧问道:“李凡,哪个环节最出乎你的意料?”

    “爸爸那个,我没料到,还有其中砸酒瓶子的环节。”

    “这就是咱们节目的特色,总有意外的‘惊吓’等着你,要是一直沿用老套路没创新的话,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喜剧效果了。”

    几个人闲聊了几句后,贾芸起身道:“得,该我出场了,各位,告辞。”

    “加油,芸姐。”

    “加油。”

    贾芸言罢,提着长裙走出了休息室。

    李凡对贾芸的无剧本表演是非常期待的,毕竟,人家作为主持人,临场反应急智才华必然超越常人,毕竟靠这个吃饭的嘛!

    贾芸的即兴挑战是一个婚礼的题材,场上录制开始,大家则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直播,边看边笑,贾芸的表现极其出色。

    有工作人员再次端上来一些零食,将一个个果盘放在桌子上,大家边吃零食边看现场表演,休息室内很轻松休闲。

    李凡和杜力点评着舞台上众人的表现,右手则随手拾起了一颗花生米,扒开外壳丢到了嘴里,当再下手的时候,手在桌面上那么一抓,空荡荡的。

    李凡低头一看,好嘛,果盘被顾亚婷拿到她那边去了。

    “医生说你肠胃不好。”

    “滚!”

    贾芸的无剧本表演自然大方得体,头脑极其敏捷,充分地展示了自己作为王牌主持人的实力,整个节目笑声不断。

    很快,贾芸的节目结束了,她拖着长裙回到了休息室,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没玩儿够啊!”

    “那以后还请您!”杜力笑道。

    前两个节目分别是两个嘉宾的无剧本独演,第三个节目,则两个嘉宾同时参加。

    其中,一人有剧本,另一人无剧本。至于谁有剧本,这个由现场的观众投票决定。

    休息片刻后。

    杜力道:“现在,观众的投票结果已经出来了,159:151,李凡票数略高,需要无剧本表演。李凡,还紧不紧张了?”

    李凡一拍胸脯,道:“我不紧张,我根本不需要剧本。”

    编剧道:“哇,这么自信?”

    李凡笑笑:“我有剧本还不如没剧本呢!瞎发挥反而没负担了。”

    杜力咧嘴一笑:“好,请两位到化妆间准备。”

    ……

    这个第三个环节,有个最重要的约束条件:无剧本表演嘉宾不许否定剧情。

    举例,某喜剧人对李凡说:“你是丑八怪。”那李凡必须要接受这个事实,并按照这个事实演下去。

    这个和前面那个自由发挥的环节不一样,之前那个环节中,嘉宾可以扯着剧情走,可以更改剧情走向。但这个环节,嘉宾是被框住的,需要严格按照剧本走,人家随时随地给你挖个坑出来,你得想法填上。

    这个环节中,如何填坑,坑填得漂不漂亮是看点和亮点。

    随着导演的一声令下,录制开始。

    李凡此时换了一身崭新的西服,登上了皮鞋,还打了发蜡,有一丝商务气息。

    他刚一登台,再一次获得了全场姑娘们的呐喊声,这一身西服被他穿得笔挺挺的,优雅尽显。

    这身衣服穿在李凡身上还是有缺点的,那就是李凡还太嫩,面庞略青涩,不够成熟稳重,没有老辣的感觉,但这个不急,等咱到30岁的黄金年龄的,到时大家再看看,小鲜肉变身国民硬汉的气质!

    杜力作为主持人,在台上拉过李凡道:“你觉得你这个穿着,迎接你的会是什么题材?”

    “公司招聘?”李凡疑惑地道。

    杜力摇了摇头。

    “卖保险?”

    再摇头。

    “向老头老太太卖药?”

    杜力面颊上露出一抹笑意,向舞台另一侧示意一下,道:“请开始你的表演。”

    李凡顶着一头问号,抬足走了过去。眼前的布景是一个房间,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布景。

    他抬手敲门,砰砰砰。

    门开,老卢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也是一身西服打扮。

    李凡略低身,客客气气地道:“您好!”

    老卢见状,立即低头哈腰的,谄媚样毕现,“少董,您怎么还和我客气啊!”

    哦,自己是富少爷。

    李凡立即将身板儿一挺,想装装富少爷样,可是自己熟悉的那些富二代,坦白讲都挺低调的。

    “少董,您终于来了,咱的客户已经等候您多时了,您不是不想念书嘛,董事长让您来历练一下,千万别弄砸了。”

    李凡被老卢引进室内,室内放着一面酒桌,上面摆着的菜肴还冒着热气。

    只见桌子左侧有两个浑身脏兮兮的人正在那注视着他,一个是小侯,另一个是贾芸。

    李凡见状“噗嗤”笑了,“你们两个怎么弄得脏兮兮的,从难民营逃出来的?”

    这场戏正式开始了。

    小侯率先抱怨道:“不赖我们啊,李少,您家的酒厂开得这么远,我们爬山爬上来的。”

    李凡忍俊不禁,心想真能胡扯。

    贾芸开挖第一个坑,“李少,我有一点不太明白啊,你家为什么把酒厂开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啊?”

    李凡边示意大家落座边道:“这不是怕工商局找到咱们么!”

    噗!

    哈哈哈!

    现场笑声顿起,第一个坑被李凡轻轻松松填上了,没被问住,还填得很有笑点,又冷又讽刺。

    ……

    小侯道:“贵公司白酒的品牌叫做‘扶墙走’,这个品牌的名字是由何而来的呢?”

    老卢解释道:“众位有所不知啊,这是我们董事长做下酒菜的时候想出来的,其实是这么一回儿事儿,我们董事长——”老卢说到这儿,看了一眼李凡道,“还是让我们少董说说吧。”

    得,又挖坑。

    李凡边夹菜边道:“我爸亲自下厨做菜的时候,突然想出了酒的配方,正高兴之际,一不小心菜刀掉地上把脚伤到了,然后扶着墙出门去医院,于是,这个品牌就诞生了。”

    一顿胡扯,扯过去了,扯得大家再次将掌声送上。

    贾芸皱眉,抛出自己的疑问,“咱们的酒在各大电视、广播报纸上,从来都没看过酒的宣传,但大众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是通过什么途径宣传的呢?”

    再挖一坑。

    大家一眼不眨地等着李凡出糗,看到嘉宾惊慌不知所措也是一大看点。

    可李凡连犹豫都没犹豫,脱口而出,“传销。”

    噗!

    一句传销把现场300多观众逗坏了,连摄像师都乐得捂着肚子笑。

    不过,另三位演员面面相觑,这话接不下去了,谁也没曾想李凡直接将公司性质变成了非法机构。

    老卢连忙转移下一个话题,道:“来,咱们先喝一个,聊了半天不下酒是几个意思?少董,还是老规矩对么?”

    李凡胡乱地点了点头,“老规矩。”

    老卢起身,打开另一扇门走了进去,重新回到房间后,他将两把钥匙锁到了保险柜里。

    贾芸见状怒而起身,质疑道:“李少,这是什么意思?”

    小侯“借题发挥”,“您不会也把我们传销进去吧?”

    有些观众这时候也在思考,要是换成自己,遇到这个坑该怎么跳过去。

    李凡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答案,他示意大家坐下,轻描淡写道:“这不是怕你们酒后驾车嘛。”

    “哦!”

    “还是李少细心。”

    贾芸小侯落座,面上表情转怒为喜,心里头大拇指高高举起。

    一句话轻松化解,李凡在坑前轻轻一跃,跳过去了,现场掌声叫好声一片。

    没成想的是,李凡这时一脸坏笑地看着老卢,来了这么一句:“老卢,你的酒驾的惨痛经历给大家说说,警示一下大家。”

    后台一片掌声。

    杜力道:“李凡开始反击了啊。”

    编剧道:“这个反击打得好,不违反游戏规则,还能整蛊对方。”

    其他喜剧人也是暗道精彩。

    老卢毕竟是成熟的喜剧人,有过多年的现场表演经验,这自然难不住他,他对贾芸、小侯道:“还不是那次去农村考察,结果我喝了点儿酒,出车祸了嘛,等第二天村民发现的时候,我和车子在村东头挂掉了。哦对了,我家少董当时就坐在副驾驶,但怎么第二天却在村西头发现的我家少爷呢,还坐在座椅上呼呼睡觉?”

    皮球踢给了李凡,老卢继续道:“少董,您解释一下,为什么车子在村东头出车祸,您和副驾驶座椅却出现在村西头?这么诡异的事情还请您解释一下。”

    李凡将一小块肘肉丢进嘴里咀嚼了一下,很随意地道:“我那天喝多了,断片儿了,我也不知道。”

    一句话给老卢干没电了,还说得合情合理的,这也算不上否定剧情。

    李凡扯出这句后,现场的气氛也来到了**。

    ……

    舞台上精彩继续,舞台下笑声一片。

    无论是录制室内的观众也好,还是后台的喜剧人们,包括工作人员们,大家对李凡的喜剧天赋是非常认可的。

    反应敏锐,对答如流,还偶尔借机给节目组挖坑,这个和智力有一定关系,但和自身的幽默感关系更大。

    有些人读书读得好,学问大得不得了,但没什么幽默感,死教条老古董,这个就不可爱了,李凡这点倒好,混在文化圈子里的逗逼一枚。

    舞台上。

    老卢道:“大家举杯共饮,尝尝咱们的‘扶墙走’,对了,我家少董独创了一套喝酒前的助兴动作,我给大家讲解一下。首先斟满酒,然后以酒杯代笔,在酒桌之上用草书写一个‘酒’字,并半滴不洒。”

    按照套路,接下来一定是让李凡展示一下这个独创的动作,可是李凡,趁着老卢换气口的时候,直接道:“你给他们表演一遍。”

    老卢楞了一下,心想你小子这个插话时机掐得忒准了,他连忙道:“少董,我哪会啊,这不是您独创的么?”

    李凡瞪眼,“不会我开除你。”

    老卢战战兢兢的样子,“少董,您别吓唬我啊,您的独创,我们哪能领教到您的精髓啊,还请您给大家展示一下。”

    “忒没用!满上。”李凡端起酒杯。

    老卢给李凡满杯后,只见李凡将酒杯在桌子上一晃荡,酒水洒了一片,李凡道:“‘9’字!”

    众人捧臭脚:

    “好字啊,好字!”

    “这字真漂亮。”

    老卢刚要开口,李凡道:“我这是阿拉伯数字‘8’后面的‘9’。”

    老卢改口道:“少董,咱们刚刚说的可是半滴都不洒!”

    李凡抬手挥了一下,道:“咱洒的是一片!!”

    现场观众起哄声四起。

    “说得好!”

    “是这个道理!”

    “没毛病!”

    老卢心里也服了,道:“好,咱们举杯,为少董的智慧干一杯!”

    ……

    剧情继续进行中。

    贾芸道:“就冲少董这么年轻有为,这‘扶墙走’我们要200箱!”

    小侯也道:“我们要250箱!”

    老卢笑眯眯的,一拍桌子,“豪气!我们公司为了促销,昨天发表的声明。凡一次订购50箱以上者,有15项的优惠活动。”

    小侯兴奋地问道:“这么好,那这15项都是什么啊?”

    “这个问题问得特别好,这个有——”老卢顿了顿,道,“这个还是让我们少董说说吧。”

    果不其然,挖坑不止。

    李凡端着酒杯,胡扯道:“第一项,去美国旅游。”

    “好!”

    “第二项,去英国旅游。”

    “太棒了!”

    “第三项,去德国旅游。”

    ……

    滴!

    节目结束声音响。

    李凡、贾芸、老卢以及小侯,向观众深鞠了一躬。

    掌声呐喊声非常热烈,这期节目非常好看,抛去看自家偶像不提,单说整期节目质量,非常好看,非常过瘾。

    这种即兴节目好不好看,基本上取决于嘉宾的临场反应,有些嘉宾来了吭哧瘪肚的,这样的明星大有人在,很少有能顺心地应付下来的,至于流畅演完全场,那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毕竟这种没剧本的演出,就好比把人的眼睛蒙住了,然后还给你下绊子,这难度自然很大。

    但凡在这种节目中表现出众的嘉宾,没有一个是智商低死脑筋的,一个个要么是鬼灵精怪,要么是老奸巨猾。

    李凡极其流畅地演完了全场,收获了全场的集体点赞。

    杜力走了过来,对李凡道:“感觉你这第三个环节比之前的表演淡定了一些,是因为通过吃饭可以缓解压力么?”

    李凡笑道:“这倒不是,吃东西的原因,主要因为我不知道在镜头面前,手该往哪放!”

    观众再笑。

    杜力:“咱们这酒不是真因为传销才火的吧?好好说啊,忘了知会你一声了,咱们这是广告商的酒!”

    李凡恍然,“哦,那就是靠口碑。”

    杜力一拍大腿,道:“这就对了嘛,口口相传嘛!”

    李凡笑道:“我说的是蒙古口杯。”

    “你小子太无厘头!”

    杜力又采访了一下贾芸后,他对观众道:“这就是我们今天这期的《欢笑俱乐部》,咱们下期见。”

    整期全部结束。

    李凡刚要离开舞台,这时很多现场观众喊他的名字。

    “李凡!”

    “李凡,给我签个名呗!”

    “你别那么高冷啊,签名!”

    ……

    贾芸和几个人相视一笑,瞧瞧人家这人气!

    “去吧,别让你的小粉丝们失望啊!”

    李凡灿灿一笑,“没办法,我也不想这样!”

    李凡只好来到人群之中,细细扫了一眼,基本上9成观众全都是学生。

    李凡边签名边道:“你们哪个学校的啊。”

    “浙河11中。”

    “省实验!”

    “19中学。”

    19中学?

    李凡抬头看了一眼,一个女生笑眯眯地拿着一捧花,“李凡,咱们是一个学校的,我是吉森省19中学的,暑假来姥姥家,听说有你的录制,我是托关系才弄到票的。”

    李凡眯了眯眼睛,“你哪个年级的?”

    “我开学高一,我是因为你才选择的19中学!”

    女生说罢,将怀里的一捧花递向了李凡。

    李凡接了过来,心底美滋滋的,老天开眼啊,咱哥们儿终于接到粉丝的花了!

    “李凡,你知道么,我的分数是能上市实验的,结果为了和你同校,我选的是19中学。”女孩满脸的期待,等着李凡夸奖。

    李凡一瞬间炸了,“你是不是傻,能上省重点干嘛上普高?”

    女孩儿愣在原地,不应该是接受到夸奖的声音么?

    还夸奖?要是没有摄像机跟着,李凡就要张嘴骂人了。

    追星有度,过了这个度就不太好了。

    李凡叹了口气,又签了几个名后,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成功脱离了观众群。

    现场的喜剧人都服气了,李凡这人气,在其他群体里可能是喜欢而已,但在学生群体里,那绝对是毫无疑问的崇拜啊。

    这种热度就是同龄人效应。

    学生明星自然会在学生群体中产生最大的影响力,因为年龄相差无几,同化感非常强烈,没有什么隔离感,就仿佛是隔壁校园的某某某成明星了一样,能给自己带来憧憬感。

    贾芸拉过李凡,低声道:“我们的《最强大脑》的节目,基本上能帮你在学生群体中彻底站稳脚跟!回京城做好提前准备。”

    “明白!”

    (ps:黑灯幽鬼大大再次打赏了一个舵主,非常感谢,我有些诚惶诚恐的,书的质量不足,受之有愧。借此有很多话想说,改日我列个单章,一并说了,再次感谢黑灯幽鬼大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