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这叫影响力
    周四这天早上,京大办公室。

    韩语韩菲兄妹将父亲的遗稿复印件送到了京大。

    京大立即成立了韩杰研究组,诸葛云担纲组长,副组长杨拓,组员皆是两人手下的在读博士生。

    李凡当天中午刚一下课,便疾步赶到了京大办公室,随便找了个座位,开始随手翻看着遗稿资料。

    其他人整理资料的时候,他在看书,其他人休息的时候,他还在看,仿佛书虫一样,钻进里面出不来了。

    关于李凡的记忆能力大家自然心中有数,那过人的记忆力毫无疑问是一绝啊,但没想到“绝”成这个程度,简直空前绝后。

    唰唰唰!

    桌子上的资料很快见底,毕竟是手稿,看着很厚的一沓,其实内容远没有印刷书籍的多。

    李凡将这沓资料往旁边一挪,又从箱子中抽出来一部分,正打算继续看下去的时候,几位博士生纷纷问道:

    “你看完了?”

    “记住了?”

    “网上关于你的记忆力传说都是真的?”

    李凡笑道:“网上的各种故事都是讹传,但这些内容记得差不多了。”

    几位博士面面相觑,有这记忆力,干啥啥成啊!

    李凡低下头,继续翻看遗稿。

    每个人的作品有上佳的也会有平庸的,大多都有一个从青涩走向成熟的过程,韩杰也不例外。李凡边翻看边在脑子里点评每一部作品。

    直到晚上10点钟,李凡终于将韩杰所有的作品全部过了一遍。他揉了揉太阳穴,实在太累了,脑仁儿疼,此时好想喝一瓶营养快线啊!

    此时,身边的几个博士生正在和诸葛云谈论着《黄金时代》和《红鞋》的写作顺序。

    韩杰是个怪人,和妻子早年分居,独自一人搬出去闭关搞文学创作,直到晚年才和家庭团聚,所以,韩杰的作品分别写于哪年连家人都不太了解,对这些作品的编年多多少少存在一些困难。

    “老师,我觉得《红鞋》的创作时间百分百在《黄金时代》之前,《红鞋》的艺术水平和《黄金时代》还是有点儿差距的,书的结构也有一些问题……”

    “我同意,《红鞋》和韩杰其他作品的风格并不太统一,写作手法并没有《黄金时代》那么独特,远没有《黄金时代》中时序颠倒和空间变换那么频繁……”

    诸葛云捻了捻胡子,又翻了翻《红鞋》,未做评论,继续听着几位博士生阐释自己的观点。

    李凡皱了皱眉头,道:“各位师哥师姐,我有不同意见。”

    众人皆将目光聚拢在李凡身上。

    “以《红鞋》作品的风格,的确和韩杰作品的惯有的整体灰色调以及荒诞风格并不统一,而且文风更加冷辣,不和谐内容比之《黄金时代》又强出一节,但艺术水平稍显略低一些。不过,我认为这本书应该是写于《黄金时代》之后的。我的理由是,《红鞋》《贱男人》《狗二的故事》《橙色》等书中,都有一个叫‘杏儿’的女配角。

    杏儿在这些书中的精神面貌是不同的,从烈火青春到悲天悯人,一直到《红鞋》中的‘一切都不重要’,这是一个人物脾性从青涩到成熟再到崩塌的精神层面上不断演化的过程……所以,《红鞋》应该写于这些作品之后。

    我的第二个理由……

    第三个理由……

    ……

    好,各位师哥师姐,教授,这是我不成熟的意见。”

    有博士问道:“那怎么解释《红鞋》的艺术水平低于《黄金时代》呢?作为一个成熟的作者,笔力才思都是渐进的,没理由《红鞋》弱于《黄金时代》啊。”

    李凡道:“这个我觉得也是正常现象,大家留意一下这两本书的手稿,《黄金时代》改过无数遍,而《红鞋》只改了寥寥,这说明《黄金时代》耗费了韩杰大部分的心血,而《红鞋》估计是晚期作品,以韩杰改稿狂人的性格,这本《红鞋》应为不是最终成品,无奈他晚期视力茫茫,身体疾病严重,已经无法支撑他修葺这部作品了……”

    李凡说了片刻,没人回应,别人也没法回应,毕竟大家都才阅读了韩杰的冰山一角而已,哪像李凡已经将所有作品汇入脑中了。

    大家如果熟读过韩杰的所有作品后,估计能施展京大博士的风采,和李凡探讨一番,可现在,大多数人连其中的三本作品都没读完,可反观李凡,早已将韩杰的作品全部消化了。

    不是说一众博士们不行,而是李凡这变态的记忆能力太欺负人!

    “那个,没事儿的话,我先回寝了,教授,师哥师姐,再见。”

    见李凡离开办公室,这些人纷纷摇头:

    “这家伙是看书呢还是摄像头扫描啊,原来这个世界上真有一目十行的人啊,这小子就算不是一目十行,起码一目三四行可以达到了。”

    “以前只听过各种报导,说谁谁记忆力如何如何好,过目不忘什么的,当这号人物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

    “这么形容,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不愧是写出《诗词论》的人物哈。”

    大家聊到了《诗词论》,又是被它各种倾倒的言论。

    诸葛云道:“好了,你们别扯人家孩子了,李凡那孩子咱们寻常人不用比了,天资太高。咱们抓紧利用这10天的时间,把韩杰的作品通读整理一遍,等下周末开《韩杰作品研讨会》的时候,大家在一起好好研究研究。”

    众人立马投入到了手稿阅读整理的工作中。

    ……

    周六,李凡起了一个大早,今天竟然没睡懒觉。原因可不是他出息了,而是,今天要飞到浙河,录制《欢笑俱乐部》。

    收拾妥当后,随身背了一个包,提起手机下楼,到女寝楼下等顾亚婷。

    等,等,等。

    半个小时后这姑娘才下来。

    她明显经过了精心的打扮,穿了一身紫底儿白花的修身套裙,脚下一双平底系带凉鞋,露出一排染成淡红色的指甲。脖颈挂了一条细细的泛着银色光芒的十字架,这倒是很吸引李凡。

    “看什么看,往哪看呢?”

    “十字架呗,想啥呢你?像我这样的正人君子看了也会撒谎的。你信基督教?”

    顾亚婷摇了摇头,“没有,就是觉得好看而已。”

    “哦,也未必多好看。”就李凡这时尚眼光,完全在这瞎扯。

    “哦!”

    两个人肩并肩走了几步远,顾亚婷道:“等我一下。”

    滴溜儿,又上楼了。

    “我,我开玩笑的。”李凡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女生真麻烦,这还没化妆抹粉呢,要是以后化妆抹粉,岂不是得等一两个小时?

    顾亚婷再次下楼的时候,指了指颈上的翡翠项链,问道:“好看不?”

    “好看!”李凡为了配合欣喜的语气,脸上也堆满了真诚,心里却道:你再上楼换一条的话,咱们今天就别去浙河了。

    一路上,李凡边和顾亚婷聊天边不时地扫一眼手机,等着电话,可却迟迟不响。

    按照《华国诗词大会》的习惯,周六出收视率报告的时候,袁媛一定第一时间通知自己的,今天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情况非常不妙!

    此时,辽东卫视诗词大会栏目组全体成员,正对着收视率报告发出一声声的叹息呢。

    昨晚播出的这期节目,收视率只有1.8!

    收视率从2.6直接降到1.8,折损整整0.8个点,这倒退幅度实在太吓人了。

    什么原因呢?这个周五国内没什么重大事件啊,和每个周五一样,观众收视率的整体起伏应该不大啊!

    难道只因为第三小组比赛中没有了李凡/柳诗诗这个组合,就直接造成了收视率大降?

    可是第三小组赛中,节目组请来了一位二线人气演员啊,而且又重新搭建起来一个红男绿女组合,也是看点十足。

    难道他们的影响力没法和李凡/柳诗诗组合相提并论?

    难道他们的粉丝粘度没有李凡/柳诗诗高?

    现实的成绩单就是最好的说明,他们还真的就全然比不上李凡/柳诗诗组合。

    收视率降低到了1.8,虽然折损严重,但这个收视率依旧在华国综艺节目里位列翘楚,可是,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还有更糟糕的,就是网络视频点击量。

    昨晚的节目经过12个小时的时间,网络点击量只有300多万。可要知道,第二组第三场节目,12个小时时间内,网络点击量可是足足达到了多万,今天却连一半的成绩都没达到。

    网络点击量的暴跌才是这档节目成绩下滑的最好体现。

    节目组的人一个个焦头烂额的,与之前近一个月的欢乐氛围截然相反。

    袁媛在办公室里不停地踱步,烦躁不安,“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你们说说。”

    “没有李凡这种天才型选手了。”

    “没有李凡这种绝色帅哥和柳诗诗这种文艺范儿十足的女星了。”

    “没有李凡口吐莲花般的碾压表演了。”

    ……

    说了半天,就是缺了李凡/柳诗诗这个组合,便直接对收视率产生了影响,尤其是对网络点击量。

    不可否认,很多人喜欢国学,即便李凡不参加也会观看,但是,毕竟有一部分观众是只看李凡的,李凡参加诗词大会他们会观看,《好书指南》也会观看,就算李凡参加什么户外竞技栏目,粉丝们也会跟着去看。典型的李凡到哪粉丝们到哪。

    网络上、微博里、各种新闻评论中,网友们关于这最新的一期节目大感失望。

    “这最新的一期节目,没有李凡没法看啊。”

    “还我男神女神!”

    “节目组真自以为是,你以为再造出来一个男女组合,就能代替得了李凡/柳诗诗的地位?”

    “这个小组赛快点儿结束吧,我要看半决赛决赛,我要看男神女神!”

    ……

    当然,那个二线演员的粉丝们不干了。

    “凭什么说我家浩浩不如李凡,凭什么?”

    有人回复:“没有李凡帅!”

    “凭什么把收视率降低的问题推给我家浩浩!”

    有人回复:“没有李凡帅!”

    ……

    网友中也有相对理智的:

    “其实这期节目也还成,选手整体水平比前两期都高,但是没有第二期有娱乐性,更因为没有李凡/柳诗诗这个吸睛无数的组合,所以没什么看点。”

    “高手有两个,甚至有个感觉能和李凡一较高低,但是整个节目太枯燥无味,已弃。”

    “走好,不送!”

    ……

    李凡/柳诗诗形成的流量话题空缺,还真就是其他人弥补不了的。

    因为没人能一口气一个意象说出来无数个诗句,因为没人能把拉竹简的工作人员气到想骂娘,更因为,咱妥妥的颜值在这儿摆着呢,不服来战啊!

    节目组最初的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很精妙,想要以李凡/柳诗诗的模子,再打造出一个类似的组合,可是,结果横向一对比,这个新的组合被虐成了渣渣,观众网友们并不感冒。

    这种“东施效颦”的行为,如果用一句广告词来形容,那就是:有人模仿我的脸,还有人模仿我的面,但是你模仿不出我的味儿。

    这个味儿是什么,颜值放在一边儿不谈论,李凡的味儿,是博学多才反应机敏过人,自信浑然天成。柳诗诗的味儿,则是本身洋溢着的浓浓的书香世家的佳人气质。

    这个是精髓,往台上一站就显露得淋漓尽致。

    当然,同一档节目,说模仿有点儿过分,但道理是这个道理。

    诗词大会节目组成员们在一阵阵挠头中,面对着收视率的下降完全没有主意。

    诗词大会相对还是好一些的,虽然收视率下降,但这个1.8的成绩在华国综艺节目中还是极其出色的。但是,今年的《华国成语大会》彻底扑街了。

    吉森卫视去年的成语大会最后的总决赛收视率达到了惊人的3.8,各期节目平均收视率也过了2.5,妥妥的文化综艺扛鼎之作。

    可今年呢,吉森卫视《华国成语大会》6月份提前上档,第一期万众瞩目,获得了2.9的收视率,可第二期直接降到1.8,到昨天的第8期,只有可怜巴巴的0.7的收视率了。

    提前总结失利原因,首先,成语大会中,没有了李凡顾亚婷这等天才选手是一大关键,最大的看点没了。其次,没有了曾经节目中的那些逗逼扯淡的选手,综艺感大降。

    综艺节目落实到最关键的两个字,就是娱乐。

    想安安心心接受国学教育,增长知识?拜托,广大民众连书都懒得看,听你讲知识?除非你讲的内容生机盎然,讲出《百家讲坛》的水平。

    两档综艺节目出现的收视率问题,再次反映出来一个当下不得不谈的现象:流量明星。

    无论是综艺节目,还是电视剧电影,除了极个别牛逼的存在外,基本上都要遵循一个道理,有流量明星的加盟才有火的可能。

    没有流量明星,网友们甚至都懒得点开网页。

    这就是小鲜肉和老戏骨之间的问题了,当然,李凡不仅仅是小鲜肉,而且还是一枚有内容的小鲜肉。

    李凡几乎没关注成语大会,不过,他和顾亚婷刚要走进候机室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李凡略略吃惊,是周凯,接通,“呦,凯哥好,咱们成语大会的事儿我自然愿意参加了,好,好。”

    见李凡放下电话,顾亚婷问道:“周凯找你干嘛?”

    “不是找我,是找咱们,成语大会的总决赛要举行了,希望咱们以前的选手能到场讲两句,增添点儿人气。估计一会儿就给你打电话了。”

    果不其然,周凯的电话很快打给了顾亚婷,她也应允下来。

    “你关注成语大会了么?怎么崩得这么惨?”

    李凡揪了揪她的耳朵,“还不是因为没有你,男性网友跑一半儿!”

    “讨厌!”

    ……

    飞机落地,开机。

    李凡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贾芸打来的。这一天也是够李凡忙的了。

    “什么情况?”顾亚婷问道。

    “《最强大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