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女孩儿的心思你别猜
    :事实证明,概率论是有道理的。

    当手机的正面和反面出现的次数为21:20的时候,顾亚婷放下手机,平躺在床上,漆黑的深眸眨了眨,十根俏皮的脚趾互相打架。

    有人在寝室戴着耳机听歌,好老好老的歌。

    她就压着极低的声音跟着和着,“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

    “好,笑一个,李凡你笑一个嘛,谢谢你。”

    周二,飞机刚刚落地,李凡还是被粉丝们一眼看出来了,合影,合一堆影。

    李凡的身旁则站着一堆重量级人物:崔勇年、诸葛云等京大几位大教授,以及京城出版社的总编孙仲勇,加上助理等人外,足足七八人。

    李凡滞留在原地,脸上的笑容已经快僵住了,其他一行人则孤零零地站在一旁,低声言语着:

    “行啊,这小子。”

    “回到春城就是猛虎归山蛟龙入海啊。”

    “哎,我年青的时候,也很有女人缘儿,放在现在,那妥妥的也是小鲜肉一枚啊!”

    大家本想骂一句“臭不要脸”,但见是院长说的话,那就算了,您要想的话您现在也是小鲜肉!

    一行人来到春城的目的,自然是到韩杰家去拜访咯。

    当一行人敲开韩家家门时,韩语是大吃一惊的,这一行人中,除了李凡,他谁也不认识。

    “大家快请进。”

    走进大厅,李凡自然充当起了介绍人,他对韩家人道:“这位是京院院长崔勇年先生。”

    韩语韩菲当即愣住了,他们接到京大的电话,只知道今晚会有京大的教授和京大出版社的工作人员上门拜访,没想到竟然是京院的院长亲自登门。

    韩语下意识地将手在裤子上蹭了蹭,然后躬身向崔勇年伸出了双手。

    李凡继续,“这位是著名散文大家诸葛云先生。”

    ……

    “这位是京大出版社总编孙仲勇先生。”

    ……

    一行人介绍完毕,韩家这间小小的客厅里顿显星光熠熠。

    “蓬荜生辉啊,蓬荜生辉!大家快坐,小菲,看茶。小语,去饭店订菜。”

    “韩夫人,不用麻烦了,我们此行的目的还是希望瞻仰一下韩先生的遗世之作,我们可不可以先参观一下韩先生的书房,还有韩先生的手稿。”

    “院长您客气了,您随意。”

    八个人几乎都要把那间小小的书房挤裂了,仿佛鬼子进村,这顿翻啊,一个个眼睛倍儿亮,都赶上挖墓了。

    韩杰生前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私企会计,酷爱写作,但因为作品中充盈着大量的粗俗鄙语和xing描写,作品风格又荒诞不羁,桀骜异常,与主流上市作品背道相驰,不符合主旋律,所以虽然多次投稿,但都被无情拒绝。

    《黄金时代》是他的代表作,还有《红鞋》《狗二的故事》《橙色》等等作品也都非常杰出。

    当李凡翻到《红鞋》的时候,不禁暗暗赞叹,这个作品虽然与《黄金时代》相比有些差距,但也堪称经典作品。

    一行人如获至宝,一边翻看一边笑容满面。李凡则不禁感慨一句:“韩老是一个被时代遗弃的杰出家啊。”

    大家纷纷表示赞同。

    韩杰留下的手稿足足几个箱子,都是他几十年辛苦耕耘的成绩,想短时间整理完不现实,大家大概扫了一遍,等韩语从饭店将菜肴拿回家的时候,大家离开书房,来到客厅就餐。

    韩家一家人自然不知道这几箱手稿的价值,至于那句“被时代遗弃的杰出的家”这句话,更是让他们喜出望外而又受宠若惊。

    在一个月前,家人和邻里亲朋对故去韩杰的评价,可能是极爱写作,废寝忘餐。可一个月后,一切都变了,李凡一句“一个被时代遗弃的杰出家”,给韩杰在文学界的坐标系上高高地定了一个位子。

    落座,吃饭。

    崔勇年等京大教授聊的自然是想全权整理韩杰的作品,孙仲勇聊的则是出版的问题。

    但《黄金时代》的独家出版权卖给了吉森出版社,2年合约,其他的作品则出版权没有签出去。

    李凡对他们的聊天内容没什么兴趣,他一边吃饭一边眼睛瞄着书房,才吃了几口饭后,便放下碗筷,一头扎进了书房。

    他坐在老式的书桌面前,轻轻抚摸着朱红的桌面,思绪纷飞。

    40年的写作历程,一本本的作品根本没有出版社问津,屡受挫折,写作丝毫换不回来半毛钱的收入,但依旧废寝忘食,不改初衷,这得需要多么浓厚的兴趣和表达**,才能支撑下来啊!

    李凡拿出一本装订好的封皮上写着《贱男人》的手稿,刚翻了几页,韩语便走了进来,压着极低的声音道:

    “李凡,他们想把手稿拿走,我应不应该同意啊?”

    李凡望着外面觥筹交错的教授们,挑了挑眉,笑道:“韩哥,你竟然问我这个问题,我可是和他们一伙儿的。”

    “你李凡我们能信得过,要不是你在节目里推书,这本书也不会这么快就引得出版社关注,再说,你是咱们春城本土的公众人物,我们就相信你。”

    李凡低声道:“其实没什么关系的,这帮教授没那么无耻,况且又是一群人来的。不过要是担心的话,把复印稿给他们,原稿留着。有些话等晚上12点我再登门,详细聊。”

    ……

    饭后,一行人起身告辞,韩家人一直将众人送到小区门外方休。

    李爸也不知道从哪弄来一亮二手国产小轿车,停在路边等李凡呢。

    李凡和一行人分别,上车后,道:“老爹,咱家买的?”

    “买个屁买啊,家里还有外债呢,借的。”

    “我帮你们还啊,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有钱哈,那上交!”

    李凡心想:嘚,现在没收自己财产都免去设计“伎俩”这个环节了,直接简单粗暴狠!

    “爸,爸,慢点儿开,”李凡回头,见他们打车离开了,又道,“开回去。”

    “干嘛啊?”

    “我去韩家交代点儿事儿,然后你就自己回家吧,我今晚不回去了。”

    “那明天呢?”

    “明天也够呛,可能直接回京城。”

    “你国家总理啊,忙到过家门而不入?再说,你妹妹在家等着你陪她玩儿呢,我不把你领回去,又该哭了。”

    李凡想了想,“那成,我回家。”

    当李凡再次登门的时候,韩家果然都在等着他,新鲜的水果全部洗好了,瓜果梨桃样式丰富,估计是刚刚买的,因为之前没吃过。

    韩夫人握着李凡的手道:“孩子,我们是把你当做自家人的,你知道我们这种心情么?”

    李凡微微摇头。

    韩夫人大倒苦水,说起了这些年书籍出版的难度,最后为了了却亡夫的心愿,自费出版了1000本,销售渠道都是两个孩子自己跑的,还被很多店家当做了huang书,这种被误解被不重视被边缘化的感觉,无异于一次次在心里拉刀子。

    可突然间,有一档节目中,某个帅小伙拿着这本书侃侃而谈,还称赞这本书是“近现代华国文坛最美的收获”,这种感觉就仿佛雪中送炭一样,自然让韩家欣喜异常,捧为贵人。

    所以说,韩家对李凡是非常信任的。

    李凡道:“谢谢大家对我的信任,我再次来拜访,自然是来为大家宽心释怀的。大家有什么疑惑尽管说,知无不言。”

    韩语道:“小凡,我们特别想知道,我爸这些遗稿的价值到底怎么样,说实话我们一家人不太懂文学,现在社会上,除了你的公开言论,以及今天的几位教授外,再无他人评价了。”

    李凡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道:“咱们华国近现代作家的书我读得比较少,没法全面地进行横向比较,但号称华国近现代八大家的代表作,我都读过,看过《黄金时代》后,我私人觉得,第九大家出现了。”

    韩家人相视一笑,很开心。

    韩菲道:“那我们的手稿问题呢?”

    李凡道:“我建议是交给京大复印件,这个在文学圈子里很正常的现象。”

    韩语道:“那我爸的作品在文学界的定位是?”

    李凡肯定地道:“独树一帜,别无他家!”

    韩语:“那我们稿酬应该拿多少?”

    李凡道:“华国作家的版税一般在8-12之间,最顶尖的作家能拿到20,这个数据我知道,但是你们能拿到多少,还得看你们的议价能力了。哦对了,吉森出版社给你们多少?”

    “10!现在想想真他妈少。”韩语生气地道。

    李凡这话没法接,《黄金时代》算是首次正式出版,其实也是正常价,毕竟韩杰以及《黄金时代》还处在默默无名的阶段。

    ……

    该交代的话都交代完了,李凡本打算扎进书房过过瘾,但一想到家里还有个可爱的妹妹等着自己,只好算了。

    在家呆了一夜,早上,李凡又和教授们会合,亲眼见证了韩家签下了授权协议。落笔那一刻,就正式宣布,韩杰的所有作品未来将以完整的面貌和大家见面了。

    众人乘机回到京城,李凡走下飞机的那一刻,心里的包袱也算放了下来,了却了一件心事儿。

    ……

    京大的校园里,草木生辉,这是一个好天气。

    李凡回到京大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要组织一场热热闹闹的联谊大会,给那帮单身汉谋点儿福利。

    他边走边想,弄点儿什么有趣的活动呢?没什么思绪。

    掏出电话,他给顾亚婷挂了一个,没接。他灵机一动,发了条微信:请你唱歌啊!

    果不其然,那边回了:确定?不反悔?

    李凡再次和顾亚婷碰面的时候,是这天的黄昏时分,恰值雨后新晴,落日辉红,碧翠湖里波光嶙峋,长势茂盛的水草在湖底纠缠荡漾。

    有人在划船,有人在吟诗,有人在吵架。

    “你哪错了知道不?”

    “知道知道,但我不是怕万一上新闻,对你有影响嘛,除非你不怕有影响,那咱就再来一次。”

    “美的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咱们两个班搞个联谊呗,我们班男生想和你们班女生联谊。”

    顾亚婷眨了眨眼睛,“哦,你们这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啊?”

    “我纠正一下,他们碗里的也没吃着。”

    顾亚婷步步紧逼,“那你呢?”

    “我……我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啊?就这么定了啊,周日。”

    “再说吧,你说好的请我唱歌呢?”

    李凡刚转身要走,现在看来想赖账是赖不成了,他笑道:“你还真当真啊,那好,走吧。”

    顾亚婷一直板着的脸瞬间轻松了,“这还差不多,韩杰的遗稿复印件什么时候能送到京大啊?”

    “我哪知道?”李凡说罢,拿出手机,“我给彭慧他们打个电话,咱们在校门口等他们一会儿。”

    顾亚婷突然皱眉道:“李凡,你还要叫别人啊?”

    “呃……唱歌不得把其他人叫上热闹热闹么?怎么了?”

    “没事儿,你愿意叫就叫吧。”顾亚婷故作轻松道,可这语气并不轻松。

    李凡一向智商超高,情商在线,可唯一在顾亚婷这姑娘身上,全面搁浅了。

    解释不通,也许唯一的解释,人这一辈子,总要栽在那么某人手里。

    “你不会是和彭慧有矛盾吧?”李凡问道。

    “矛盾你妹啊?我是不想有那么多人和我抢麦。”顾亚婷道。

    “也是,著名麦霸嘛。”

    顾亚婷不再言语。

    两个人到一家ktv开了小包,顾亚婷兴奋得一把抓住麦克,抱在怀里开始点歌。

    “诶诶,妹子,就咱两个,你不用抢麦。”

    又是那首《不得不爱》,又是经典的顾氏唱法,九曲十折三十六道弯儿!上下左右的调调唱了一个遍儿,就是没唱中间的调调。

    顾亚婷一边唱歌一边死死摁住李凡,就怕他再一次跑厕所。

    “天天都需要你爱,

    我的心思由你猜,

    ……

    你唱!”

    李凡白了她一眼,拿起麦克,开唱:

    “是我们感情丰富太慷慨,

    还是有上天安排。”

    顾亚婷和之,“呦呦!”

    李凡挠头,继续唱:

    “是我们本来就是那一派,

    还是舍不得太乖。”

    顾亚婷手舞足蹈,“呦呦呦!”

    李凡哭腔都出来了,“姐,你要是憋得难受,咱一起唱?”

    “好啊好啊!不得不爱……”

    顾亚婷最活泼的时候就是在ktv里,她是真爱唱歌,可也真是没有音乐细胞。

    她今天是尽兴了,捧着麦克一首接着一首,有时候拉着李凡,有时候独唱,深深地陶醉在音乐之中。

    “李凡,再唱一首,再唱一首咱们就回去啊!”

    ……

    “李凡,最后一首了!”

    ……

    “李凡,我又想到了一首歌。”

    ……

    直到嗓子哑了的时候,她才放下麦克,往沙发上一坐,心满意足地道:“开心开心极了。”

    李凡则斜躺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捧着手机睡着了。

    顾亚婷大吃一惊,这都可以?这睡眠质量吓人啊。

    她将音响静音,悄悄蹲在李凡身边,支起下巴,静静地端详着。

    没有哪个男生像眼前这位独一无二,他帅气的外表下,掩藏着的则是丰富的国学沉淀,他聪慧过人的才思外,则还秉有一颗为传承发掘文化而不停奔走的心愿,除此之外,他又有他平凡的一面,市井的一面。

    他离大家那么遥远,又仿佛就在大家身边,让大家望尘莫及,又和大家打成一片。

    好独特的男生!

    “崔玉娇!”

    什么?顾亚婷眉头一皱,心里揪紧。

    李凡含含糊糊的梦话继续,“崔玉娇!你这个班长多向顾亚婷学学!”

    顾亚婷微微低头,粉面含笑。

    接下来,李凡的梦话继续,含含糊糊的,不连贯,听不懂了。

    顾亚婷就蹲在那里,一直看着,一直看着,不知不觉也困了,额头抵在双膝间睡着了。

    两个小时后。

    李凡微微张开朦胧的双眸,室内的景象逐渐清晰起来,但见顾亚婷也抻了抻懒腰,玲珑的曲线美展现在了李凡的面前。

    李凡问道:“几点了?”

    顾亚婷扫了一眼手表,“11点多了。”

    李凡撑起身体,道:“行啊丫头,一个人唱了5个多小时?”

    “哪有,9点半我就不唱了,见你睡着了就没叫醒你。”

    “哦!”李凡摩挲了一把脸,突然惊呼道:“两个小时没唱歌,在这睡觉?大姐,浪费多少钱啊?”

    走出ktv,两个人打嘴架。

    “你真是一头猪,呼呼呼睡,那么吵你也能睡着。”

    “我昨晚没休息好嘛。对了,你不一向和男生aa么?要为你们女性朋友树立新时代女权风么?给钱!”

    “不给,对于你这种抠搜的人,就得让你放放血,现在不给,以后也不给,一辈子都不给!”

    “一辈子太久,只争朝夕,给钱!”

    ……

    吵吵闹闹中,两个人回到了京大。

    李凡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票,递给她,“去么?我周六的录制,到现场凑凑热闹?”

    顾亚婷接到手中,看了一眼:“《欢笑俱乐部》?哦,你还给谁票了?”

    李凡道:“就这一张好不好?他们给我发邀请信的时候,就夹带了一张。”

    “呵!现在还发纸质信件?他们倒是蛮复古的。”

    李凡很大方地道:“这种票要个十张八张没问题,你需要的话,通知我。”

    “再说吧。对了,今天本姑娘开心,答应你的联谊了。”

    顾亚婷倒着身子轻轻地向后移步,笑盈盈地看着李凡。

    那一刻,微起的细风吹起裙角。

    好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