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翻箱倒柜
    杯台上的李凡谈诗论道,金句频出,台下的学生持续懵逼中。

    在座《博雅杯》150名学员自然都是天之骄子,智力和学识超越同龄人不少,按理说,李凡的《诗词论》放在他们面前仔细研读的话,大都也能领悟个七八成,但李凡现在是在口述,这个速度学生们根本就跟不上他的节奏。

    他们刚觉得这句很有意思,可还没来得及仔细思量呢,人家李凡早阐述之后的内容了。

    所有同学听得云里雾里的,而在座的教授们则听得有滋有味。

    各位教授毕竟读过第一稿了,而且还反复地研读过,所以说,他们更专注在李凡还会说出什么新的观点和句子。

    台上:

    “义贵圆通,辞忌枝碎!这里,我的意思是……”

    台下:

    众位教授暗暗点头,说得对,是这个意思。

    他们耳朵已经竖起来了,手非常痒痒,总想拿起桌子上的笔在本子上写那么几笔,但又觉得自己是教授啊,听个学生讲述论文还记笔记?

    不纪录下来吧,的确有些句子说的很凝练漂亮,字字玑珠。

    台上:

    “志足而言文,情信而辞巧。这句话我所言是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统一。这无论作诗词还是写作,都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举个例子……”

    台下:

    文学院院长还是忍不住了,崔勇年提起钢笔,将“志足而言文,情信而辞巧”这句快速纪录下来。

    其他教授见状,也都悄悄提起了笔,偷偷摸摸的感觉,仿佛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

    《博雅杯》的这场会议历时很久,终于开完了。

    会散,李凡来到礼堂旁的会客厅,几位教授都在那等着他呢。

    “我觉得你的改稿作品,又精进了一些。”崔勇年道。

    李凡笑道:“老院长,还有不足,尚需改进。”

    “这么小的年纪就有如此过人的见解,精辟的理论以及惊人的辩证能力,这可不是光书得多就可以的。”

    诸葛云道:“李凡,能不能把你的新稿子复制给我们一份儿,我们帮你把把关,有问题的话,后天咱们飞春城的时候,在研讨。”

    李凡道:“各位老师严重了,还请大家不吝斧正。”

    接过优盘,李凡将之插在电脑上,《诗词论》“嗖”地传了过去,诸葛云脸上露出了一丝淘到宝贝的笑容。

    又给其他几位教授发了邮件后,李凡才告辞,回到寝室。

    因为是一座上了岁数的老建筑,里面也没重新大改过,又没有澡堂,李凡提着浴筐和几个同学来到了学校公共澡堂。

    洗刷刷洗刷刷,越洗越饿。

    他和同学们谈论着诗词鉴赏的问题,谈着谈着,话题跑偏了,大家开始只谈论女诗人女词人,再谈论一会儿,更进一步,谈论起如何泡女诗人,从古代聊到了现代。

    “潇潇不错啊!”

    “诗写的好,人也漂亮,要是把潇潇泡了,是不是很爽?”

    “别在那做梦了,这一个月咱们见过潇潇几面?潇潇估计都不认识你是谁,不过,把老师泡到手,想想真美啊!”

    ……

    李凡错愕地看着他们,“咱们不谈诗了?”

    其他人抱怨道:

    “李班,天天文学天天诗词歌赋,咱们什么时候换换脑袋啊,搞个泡妞活动什么的,和女寝互动一下,增进一下革命友谊!”

    “对啊对啊,我觉得是这个道理,而且,咱们还得和其他班级的女生们做个联谊活动,不和自己班级的女生联谊!”

    “有道理,自己班的那几个女生都看腻了!”

    ……

    李凡想想,也不是不可以,于是决定从春城回来的时候,搞一个活动,让大家从文学中抽离出来,浪漫浪漫。

    洗澡完毕,李凡打开衣柜,手机里面有一条信息,是那个图书馆的管理员陆丫丫发来的,只有几个字:出来聊一聊。

    李凡回复之后,看了片刻电视,不多时,短信再来。

    穿好衣服,李凡又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发型,单刀赴会。

    聊什么李凡自然知道,还不是王兰的事儿?

    王兰自从在图书馆见了李凡一面之后,基本陷入到了单相思的严重疾病中,即便李凡已经明确表示了自己目前不想谈恋爱,暂时对女人没兴趣,但没用。

    您猜王兰说啥?她说她要用女性的温柔将李凡体内的荷尔蒙刺激出来,她说她是药引子。

    李凡听到这话的时候,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满身,瞬间觉得头上天雷滚滚,好雷人啊!

    李凡对待感情最擅长冷处理,不搭理你就算了,基本上大多数女生因为心里受挫面子上挂不住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虽然这个社会,女追男也非常普遍了,但女孩子毕竟还是脸皮薄的多,冷拒一两次后,也就默默退了。

    不过这个王兰,有些棘手。

    李凡走出澡堂,但见陆丫丫此时正拉着一支柳条发呆中。

    陆丫丫很会穿着打扮,上身是ol风格的职场白色衬衣,下身着一条及膝的黑色包臀裙,脚下一双半截高跟鞋,周身上下洋溢着一股浓浓的职场味道。

    陆丫丫的丹凤眼长得恰到好处,和脸型额头等搭配得很巧妙,如果眼梢在往上吊那么一点点,就变丑了,漂亮和丑之间往往就那么浅浅的一道沟壑而已,她比较幸运。

    这姑娘无论从气质还是穿着上,都显得利落干练。

    “丫丫姐,你这是混红尘去了?”李凡开了一句玩笑。

    “嗯,到一家新兴公司实习几天。知道我找你干嘛么?”陆丫丫松开手里的枝条,凝重地看着他。

    “知道,替我和王兰说,不可能的事情,就不用努力了。”

    “好,我知道,你继续冷处理,接下来的交给我,好,我走了。”

    这就完事儿了?说两句话就走人?

    不过细想也是,以李凡过人的天资,一个平庸无奇的京大女生怎么能吸引得了他呢?根本就不配嘛,这个陆丫丫自然也知道这个理儿。

    望着陆丫丫渐渐远去的背影和非常有节奏感的扭动中的臀部,李凡不得不感慨这种包臀裙绝对是天才的作品,将女性优美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

    一阵手机铃响,李凡接通,是顾亚婷的。

    “干嘛呢你?”

    李凡道:“看美女呢。”

    “你倒挺老实啊,爱上人家了吧?”

    李凡撇嘴,“我想啊,要是这套衣服穿在你身上,嘿嘿,还有可能。”

    “别嘴贫了,她找你干嘛?”

    “啊?”

    李凡扭头,只见顾亚婷正在不远处盯着他看呢。

    这剧情有点儿狗血啊,这么巧合?

    李凡放下电话,招了招手,走了过去,“你们寝室不是有浴室么?”

    “我听你们寝室人说你来洗澡了,我特意来找你的。是不是撞了你的好事儿?”顾亚婷漆黑的眸子盯着李凡一眨不眨,仿佛能从中窥探出军情一般。

    “别闹,和你说过的,陆丫丫和那个王兰是闺蜜。”

    顾亚婷望着那个渐渐消去的背影,努了努嘴,道:“挺漂亮的嘛。”

    “嗯,挺漂亮,但不及你1/3,”李凡仿佛在搞科研一样,皱了皱眉,道,“不对不对,我纠正一下,不及你1/3.1415926!”

    噗!

    顾亚婷被逗笑了,“李凡,真搞不懂你,你有时候嘴真甜,但有时候我真想拍死你!”

    李凡“切”了一声,“拍死我你舍得啊?”

    顾亚婷闻言粉面微红,不过李凡这是排比句,“京大的女生舍得啊?天下的女同胞舍得啊?天下的男同胞……男同胞就算了。”

    顾亚婷面色恢复如初,“好啦,找你有正事儿,我听了你的《诗词论》后,决定利用本姑娘的宝贵时间,给你批改批改,找个地方聊聊。”

    “我没吃饭呢,去食堂吧,你请客。”

    顾亚婷皱眉,“李百万,你让我请客?你这么有钱,你太抠了!”

    “妹子,那是我娶媳妇钱,挥霍没了娶你啊?娶你就惨了,现在不得多攒点儿钱娶个好媳妇?”

    砰!

    一脚过去。

    “就像姑奶奶会看上你似的。”

    食堂,李凡和顾亚婷找了一处犄角位置,谈论起李凡的那篇《诗词论》。

    没谈两句,顾亚婷的话锋一转,“你说那个王兰再骚扰你怎么办?”

    李凡微微沉眸,“不至于,我觉得陆丫丫能搞定,陆丫丫感觉有几把刷子。”

    顾亚婷向前倾身,道:“那陆丫丫要是以后骚扰你呢?”

    “诶,按你的想法,是不是每个认识我的女人都得骚扰我?我发现你这人有疑神疑鬼的毛病,要是以后谁不幸和你泡一起,你准是醋坛子。”

    “你才是醋坛子呢,我这是作为你坚定的战友,替你考虑。”顾亚婷双肘支在桌子边缘,两手捧着微微发烫的面颊。

    李凡见到饭菜便一切都可以忽略掉,他用勺子舀着酸甜的柿子汤,美滋滋地喝着,一副享受的表情。

    顾亚婷继续道:“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让你摆脱王兰的骚扰。”

    李凡头都没抬,专心致志地喝汤,“你说说。”

    顾亚婷眼光闪动,“本姑娘借你当一会儿女朋友用用,然后在她们女生寝室楼下面逛一逛,让陆丫丫想办法让寝室里的王兰看到,用本姑娘的美丽来震慑她,碾碎她的自信心。”

    噗!

    李凡笑喷了,菜汤喷一桌子,“大姐,能不能别这么狗血,你电视剧看多了吧?太老套了,还用你的美丽震慑人家,你替自己吹牛真狠得下嘴啊!”

    顾亚婷猛然站了起来,面沉似水,一言不发,转身便走。

    李凡起身一把拉了回来,“开玩笑啦,别认真啊。”

    “我在这给你出主意想办法,你说我狗血,我这把自己都豁出去了,你不得感恩戴德啊?”

    “好好,我错了!”李凡扫了一眼顾亚婷的饭碗,一口没动,“你这么半天也没吃饭啊,不饿啊?”

    “没心情,白眼狼!”

    ……

    狗血是真狗血,不过李凡此时竟然觉得这是一个蛮好的手段,两个人从那寝室楼下并肩而过,这让王兰看到也就彻底死心了。

    李凡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今天的智商情商和顾亚婷一样,全面崩盘。

    李凡这枚国民大帅哥,追求他的女生自然不少,但他很少关心追求者是不是伤心流涕什么的,不是因为他心如坚石,而是实在精力有限,和她们扯不起。

    她们要的是爱情,李凡想拥抱的是广袤的未来。

    不过,一向以对待感情冷处理的李凡,竟然想主动上演一场脑残剧,不知道他今天犯了什么邪,不知道顾亚婷犯了什么邪。

    李凡道:“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可以试一试。”

    “好啊,出于人道主义关怀,本姑娘帮你。”

    李凡看了看顾亚婷满满的饭碗,道:“要不你先补充一下体力,一会儿人家要是拿出拖把下楼,你好跑路啊。”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饿了!”

    顾亚婷端起饭碗,味蕾大开。

    这是一个宁静得没有一丝风动的夜晚,已经深夜,通往京大c区女寝楼群的林荫小路上,几乎见不到女生的倩影。

    这里很陌生,对李凡来说陌生,顾亚婷也陌生,这个女寝c区在京大后院的角落里。

    两个人肩并肩走着,李凡总觉得差点儿什么。

    顾亚婷则伴在他身旁,双手垂在裙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李凡闲聊,没什么语言逻辑。

    差点儿什么呢?哦,知道了,李凡想到这将左手掌摊开,道:“做戏要做足,来吧美女。”

    “干嘛?”顾亚婷黑眸里满是天真无邪。

    “麻溜的,装什么装!”

    那只粉嫩的柔荑轻轻坠入细长的手掌中,顾亚婷道:“便宜你小子几分钟,回到寝室我还得用双氧水消毒,哎。”

    李凡那么轻轻一握,一股细腻温润的触感直冲大脑皮层,他心底不禁颤了一下,心跳陡然加速。

    “李凡,你真没谈过恋爱?”

    “没、没、没啊!”

    “哦!”

    继而长时间的沉默,这段通向c区的林荫小道上,两个人越走越缓,越走越静。

    昏黄的路灯拉拽出的两个影子彼此靠拢,渐渐地,舒缓地,浪漫地……

    前面开阔的场地越来越近了,两个人的心里越来越不安,长长的沉默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心跳陡然加快,又要想方设法按住它,呼吸很急促,却又要控制这份本能的反应,好想一个人大口大口地喘一会儿粗气。

    “你做指甲了?”长长的沉默后,李凡没话找话道。

    “嗯!”

    简短的回答,又换来了新的一轮局促的沉寂。

    昏黄的灯影下,顾亚婷本来洁白粉嫩的肌肤变得略显朦胧起来,面颊仿佛含羞的牡丹一样,芳艳过人。

    有一种清淡的香气涌入李凡的鼻孔中,似乎有种蛊惑人心的魔力,李凡轻轻地嗅着,竟有些意乱神迷,“你用的什么洗发水?”

    “雨菲儿。”

    林荫小路终于要到尽头了,触目所及,开阔的场地上,有个别的人在那里谈笑风生。

    轮滑的声音也渐入耳内,熟悉的红尘再次滚滚扑来。

    李凡突然松开顾亚婷的手道:“妈啊,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儿,我现在也算半个名人了,咱们这计划不行啊,不是脑不脑残狗不狗血的问题了,咱们这样一出现在女寝面前,百分百上新闻啊!那就坏菜了啊!”

    顾亚婷僵楞在原地,一言不发,直接把李凡吓傻了,“诶,诶,小妞,怎么啦?”

    一甩秀发,顾亚婷转身便走,“那你自己想办法吧!”

    “你生气了?怎么啦?”李凡快步赶上。

    顾亚婷突然停住步伐,“不想和你说话,撒由那拉!”

    李凡跟在身后,悠悠地来了一句,“你不爱国!”

    顾亚婷双目喷火,“滚蛋!这回爱国了吧?”

    “诶,你这是闹哪样啊?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

    跟了一路,李凡嘴皮子都磨破了,也没换来顾亚婷一句回答,最后只好悻悻地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想不太通,自己明明是怕上新闻惹麻烦,这是什么情况?

    晚上给顾亚婷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嘿,瞧把你惯得啊,再嘚瑟信不信拿个大喇叭到你们女寝楼下喊一通?

    不理自己就算了,李凡清空脑袋,打开笔记本,开始写一篇散文。

    ……

    女寝。

    顾亚婷穿着睡衣,一边儿啃着苹果一边儿翻着杂志,寝室的姐姐妹妹们则在一旁八卦着。

    “行啊,亚婷,连李凡的电话都不接,整个女寝也就你有这资格和本事。”

    “亚婷,你怎么生这么大气啊?”

    顾亚婷狠狠地嚼了嚼苹果,“你们说气不气人吧,他嫌弃我,他竟然嫌弃我,这是怕上了新闻,我影响他名声啊,影响他国民文化偶像的个人形象啊!”

    “你想多了吧?”

    “我觉得帅李是怕麻烦,你也知道,网络上要是见到你们牵手的照片,那就想洗脱都洗脱不了了,估计会给你们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再说,你们好暧昧啊?”

    顾亚婷道:“我这是舍生取义,帮他一把,不叫暧昧。”

    “我看你是喜欢上他了!”

    “我觉得也是!”

    顾亚婷挥手道:“去去去!哪凉快哪呆着去,你以为我像你们那么花痴啊!”

    众女撇撇嘴,各忙各的。

    她身旁的手机不再有铃声了。

    她一边看书,一边时不时地瞥一眼墙角的手机,可一直不响。

    半个小时过去了,书本机械地翻了20多页,可是一点点的内容都没印到脑袋里,心意烦乱。

    铃铃铃!

    手机终于响了,她拿起手机,是妈妈打来的,心里莫名地一沉。

    “闺女,你怎么感觉很失落呢?”

    失落的情绪一直困扰着她,心里乱七八糟的,是夜,难以入眠。

    自己不会真喜欢上那小子了吧?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要嫁的男人,那必然英气袭人(李凡具备),有高远的人生理想(李凡具备),他最好还可爱一些(李凡好像也具备)……

    蒙着夏被,顾亚婷将手机屏幕点亮,心中默念,“正面是喜欢,背面是不喜欢,走你!”

    略略用拇指一弹,手机脱手后打了几个滚儿,落在被子上,结果是背面。

    我就说嘛,不可能喜欢上他的嘛。不过一次可能不准,再试一次!

    再试一次?

    姑娘,你到底是想要正面还是想要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