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陈老师和女明星
    下午。

    影棚。

    著名摄影师陈远正在调试机器。

    “老陈,你不是说一会儿来两个综艺咖拍宣传照么?都是谁啊?告诉告诉我。”陈远女友撒娇道。

    “今天别给我丢人啊,以我在摄影界的地位,见过的明星都得对我客气几分,你一会儿见到他们的时候给我矜持点儿,别拉低我段位!”

    陈远女友瞪了他一眼,“别闹了,咱姐妹儿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我就是好奇罢了,你认为我是那种脑残粉不成?你可真有意……诶妈呀,那不是李凡嘛,好帅啊!”

    陈远定定地看着双手抵在胸口大犯花痴的女友,无奈地一笑,打脸不?

    影棚内,李凡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走了进来,他一身简单的打扮:鸭舌帽,口罩,雪白的半袖t恤,7分牛仔短裤,一双灰白相间的滑板鞋。

    李凡边走边褪去口罩和帽子,微长的黑发轻轻甩了甩,恍惚间,仿佛有发梢的汗珠垂落下来。

    咔嚓!咔嚓!

    李凡抬头,只见陈远连续摁动着快门,抓拍了一组照片。

    李凡愣在原地,走也不是,打招呼也不是,这种情况头一次发生啊,他面颊上闪现出一丝青涩的尴尬的笑容。

    “完美,非常完美!你好,李凡。”

    陈远向李凡伸出了友谊之手,李凡刚想上前,不料横插进来一个张开怀抱的小胖妞。

    “李凡,我是你的粉丝啊,你的节目我都看过,连最近的《好书指南》我都看过。”

    李凡礼貌性地抱了抱,随口和陈远的女友闲聊了起来。小高以及广告公司的人则和陈远聊起了这次广告的创意以及拍摄方式。

    就在这时,影棚又进来一行人,助理五六个,保镖七八个,大家前呼后拥,簇拥着一个外表很清纯的眼睛大大的女人走了进来。

    这个女人一身雪纺连衣裙,眼睛很大,身材匀称,长相自然好看咯,娱乐圈有几个当红女星长得丑的,她可爱就可爱在那对儿酒窝上面了,而且一笑两只小虎牙。

    这个是《急速明星》里的那个唯一的女明星,何欢。

    走在最前面的助理有些桀骜,刚走进影棚就吵吵嚷嚷的,“那个摄影师,把我们代言紫寇的宣传照拍出来。”

    那个摄影师?

    陈远脸色略沉,以他在摄影界的地位,多少明星都得叫他一声陈老师啊,自己的作品可是多次获得国际摄影大奖的,在国内是no.1的,在国际是超一流的,要不是自己刚成立工作室亲力亲为,你们以为谁都能请动我?

    他面无表情,道:“你们不是约的晚上么?”

    “晚上没时间,快点儿拍吧,你们化妆师呢,带我家小欢去上妆。”助理催促道。

    陈远微露不悦,“这个不成,你们虽然现在来了,但也得先等等,李凡他们如约赶来的。”

    “如约?哦,那就串串时间嘛,就这样。”

    何欢见状,急言道:“其实我们临时出了点儿情况,要急着走,所以——”

    “所以你们也得等着,小夏,领何小姐去休息厅。”陈远打断道。

    李凡那一刻感觉自己幻听了,这个时空的摄影师都这么牛逼么?还是只要是姓陈的摄影师都很牛逼?都是那种让女明星说等就等,怎么摆楞怎么听?

    李凡自然不知道这位陈远在摄影界的成就以及脾气秉性了。

    见自家艺人被噎,助理纷纷道:

    “怎么说话呢你?”

    “知不知道这是谁?一线女星,何欢!”

    “别说我们没提醒你啊,来让你拍片是你的荣幸,你悠着点儿!”

    ……

    陈远啪地将相机摁在桌子上,用手向门外指了指,强忍怒火道:“请出去,到大厅等候!”

    “你给我等着!”某助理道。

    一行人被请出了影棚。

    “一帮杂碎自以为是,主人都没怎么地,他们倒是犬吠起来了,我呸!”陈远骂人还骂得颇有文学家的姿态。

    李凡道:“我们不急的,给他们先拍吧。”

    “别管他们,咱们拍咱们的,小东,领李凡去化妆室。”

    李凡边走边道:“陈哥你真爷们儿!”

    ……

    休息厅。

    何欢道:“你们在外面一定要注意,对人要和善,不要摆姿态。”

    “他们不讲理啊,就串一下时间能怎么着呢?”

    “关键是咱们赶时间啊,万一赶不上你闺蜜在国外的浪漫婚礼,你这也是一辈子的遗憾啊。”

    这时,有助理走过来道:“我刚给公司打过电话,原来这个摄影师不是那些低段位的,这位在华国摄影圈子中,是神一样的人物,公司刚打电话了,人家也没给面子。”

    何欢愁眉不展,想责怪助理们刚刚太没礼貌,可也于事无补啊。

    “这样,你们都别跟进来,我去求个情。”

    何欢说罢,想了想,先独身去化妆间找李凡去了。

    当她走进化妆室的时候,只见李凡正在那做发型呢。

    这姑娘可不喜欢国学,所以李凡她几乎没有什么关注。她喜欢ney,好多好多的ney,她的人生梦想就是,躺在人民币上睡觉,搂着人民币当老公,恨不得卫生间的厕纸都是人民币,但是,太拉屁股了就算了。

    她估计是小时候家里穷,最近两年借着《急速明星》走红后,铺张浪费就成为了她的代名词,要讲究排场,要开好车,要住大别墅……

    不过姑娘还是好姑娘,品质还不错,起码能拿出500万来做慈善,你这就得给点个赞。

    不喜欢国学不代表她不认识李凡,那张帅气的面颊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几乎只要打开手机新闻,翻几页都能看到。

    她见李凡微微侧头,并对她轻轻一笑,那一刻她不禁身上一阵过电,这小子这双电眼真是让全国女同志都受不了!

    “你好,李凡,我能和你商量个事儿么?”

    “我这没问题啊,可以后拍的,你和陈老师好好聊一聊就成。”

    她没想到李凡竟然没把刚刚的事情放在心上。

    李凡自然没放在心上,如果陈远无条件答应他们的话,那李凡就真的有了大意见了,但事情没成,那该放在心上的自然是陈老师。

    见何欢走后,李凡继续安心做发型,他对这个发型有意见,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好像很阴柔的感觉,但他不懂时尚,而且,一向在穿衣打扮上眼光很差,算了,随你们祸祸吧!

    片刻,发型完毕。

    李凡刚站起身,只见何欢蹬蹬蹬地跑了进来,问道:“李凡,你完事儿了?”

    李凡看了看身边的化妆师,化妆师见状道:“ok!”

    “ok”声音刚落,何欢拉过李凡往门外疾走,道:“你帮我和陈老师说一下啦!他柴米油盐不进啊!”

    何欢将自己急于出国的事情向李凡解释了一遍,然后只见李凡突然驻足,道:“你说的这些与我有什么关系?”

    “呃,拜托,帮个忙嘛,小朋友。”

    小朋友?你比李凡也就大两三岁吧?

    “开玩笑的,不过‘大朋友’,对于这种姿态很高的男人,你得换个路子,比如说卡哇伊萌萌哒什么的,你可以试试。”

    两个人将陈远拉出影棚,李凡帮着说话,何欢连连表明自己歉意,这样一来,陈远再孤高也好,但毕竟是成年人,便就坡下驴了。

    “那好吧,先给何小姐拍。”

    几个人走进影棚的时候,何欢又刻意提高嗓音地向陈远道了两声谢,才去化妆室上妆。

    这姑娘很机灵,在影棚里给陈远补足了面子,两声谢谢让陈远在员工面前面子大涨。

    李凡在一旁砸吧砸吧其中的味道,这个何欢可是远远比她那张傻白甜的面颊复杂得多。而陈远这个人,艺术家嘛,大多都又臭又硬又倔的。

    大概2个多小时后,何欢的这组宣传照全部搞定了,然后,一群人前呼后拥的,何欢走人了。

    陈远叹了口气,“现在成名太容易了,一档综艺节目,将一个新出道的模特硬生生捧成了一线明星!哎,没天理啊,现在这个年代,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李凡搭腔道:“娱乐时代嘛,大家开心就好。”

    陈远拍了一下额头,“我刚刚的话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当然没针对我啦,我又不是明星,更不是一线什么的。”

    陈远想了想,“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是独一无二的,网上那个给你的定位很准确,叫什么来着……”

    小高道:“文化偶像!”

    “对,咱们给文化偶像拍片儿!”

    ……

    李凡这个拍摄就很简单了,怎么拍怎么有型,而且动作很简单。

    他手里拿着即将上市的新品学习机,浅笑盈盈。

    唯一麻烦的是,李凡得不停地换服装,学生服、白衬衫、家常t恤等等,还有羽绒服。这是把一年四季的宣传照都弄出来了。

    拍片结束后,李凡又录制了一段寄粉丝语,这段视频是放在学习机里面的。

    因为步步升是个小厂,并没有在卫视频道投放广告,所以专门请导演拍宣传片的程序省略了。

    李凡本来已经换回自己的衣服要走人,不过却被陈远拉住了。

    “李凡,我抓拍你的那组照片,我想把版权买下来。”

    李凡笑了,“不至于吧。”

    陈远道:“我特别喜欢抓拍人物瞬间的随性流露,就比如说我10年前的那组宋雪茹的照片,堪称我出道的代表作。我想想啊,我看看给你多少合适。”

    李凡道:“看着给吧。”

    “这个不好给啊,也不能按照模特价码给,毕竟这是艺术品啊,我打算放在之后的个人摄影展里面的!”

    一句“艺术品”就把李凡弄得有些飘飘然了,然后裂开嘴巴半开玩笑道:“艺术品都是无价的,那就不用给了。”

    就这样,在陈远的个人摄影作品中,又加入了一个李凡的个人作品,陈远有经常翻看自己过往作品的习惯,日后,这一副作品经常让他陷入到沉思之中。

    不像其他的抓拍作品,有的深邃,有的迷惘,有的悲痛,有的怯弱,有的颓废,而李凡这张,有股子青春的洒脱,在他几乎全部是灰色调的作品中,这副作品可谓正青春。

    对了,那就将这幅作品命名为《正青春》。

    这个世界不讲理啊,朋友。

    咱们向女生眨眨眼,叫挤眉弄眼,人家李凡那叫深眸电眼。

    咱们向女生吹口哨,叫撩骚,人家李凡叫情调。

    咱们甩下头发,那叫搔首弄姿,人家照片定格,叫艺术品。

    咱们……咱们不比了。

    原来帅可以带来这么多的福利!看得到的看不到的,隐形的还有无形的!

    ……

    周日,《博雅杯》全体学员开大会。

    大厅内,众位学员低声交谈,扯什么的都有,而李凡,则捧着笔记本,快速地键入内容。

    d盘文件夹里分门别类:……。

    不对,没有最后一个,绝对没有!

    每个里面都有一些内容,但还不太多,都是李凡近日的心血来潮之作。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机会也不是一连串砸下来的,但等到馅饼掉下来的时候,自己手里没任何准备那就操蛋了。

    他那个刚刚写了一点儿的电影剧本,开头特文艺,现在写出来,也不知道何年何月能用上,也不知道会不会像王小波那个短篇《似水柔情》一样改编成电影《东宫西宫》,获得个最佳编剧什么的。

    李凡正在那想着《似水柔情》以及最佳编剧的事情,开心地眯着眼睛笑呢,《博雅杯》的会议也正式开始了。

    总负责人狄秋发表讲话,讲话内容是总结过去、看今朝、展望未来的路子,最后,他道:“我们挑选出了本届《博雅杯》最出色的五篇作品,他们分别是,林晓凤的《颓唐》,顾亚婷的《苏格拉底的幸运》……以及本届《博雅杯》第一轮甄别考试的满分作品《诗词论》,有请各位作者依次上台,朗诵自己的作品。”

    林晓凤的台风是犀利而又孤傲的,一篇《颓唐》将盛唐的弊端讲述得淋漓至尽。

    坦白地讲,李凡觉得这篇《颓唐》完全值满分,为什么扣一分呢,难道怕她再骄傲下去?

    顾亚婷的台风则已经出落得非常得体了,她刚一起身走到台上,满场的掌声和呐喊声,还有吹口哨的。

    这确定是人中龙凤们干的事儿?

    李凡最后一个登台,他夹着笔记本走到讲台前,有人则将他的试卷递了过去,李凡摇摇头道:“我的这个作品修改一新了,我给大家读一读我修改过的作品吧。”

    李凡说罢,展开了笔记本,点开发给《诗刊》的稿子,开始将新稿向大家阐述出来。

    李凡变了,变得“虚假”了,以你的记忆力,需要看电脑来讲述稿子的内容么?

    这也不怪李凡弄虚作假,要是万字论文脱稿的话,即便大家知道李凡的记忆力惊人,也会赞叹声一片,他有些听腻了,想低调一些。

    可是……

    “亚婷,他的记忆力应该不用看电脑吧,他这算装逼么?”彭慧问道。

    顾亚婷想了想,用力地点了点,道:“算!而且还很气人!”

    杨硕则拍着大腿道:“这叫进阶式气人装逼法,都他妈知道他在低调,都他妈知道!!”

    台上,李凡继续阐述着自己的观点:

    “文学的发展变化,终归要受到时代及社会政治生活的影响,正所谓‘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

    “大家之作,其言情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辞脱口而出,无娇柔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诗词皆然……”

    “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写实二派之所由分。然二者颇难区别。因大诗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写之境,必邻于理想故也……”

    “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

    ……

    在座学生们都听得有些迷茫了,但那些在座的大教授们,都听傻了!

    这个新改的稿子,怎么又多出一些文学理论以及哲思来?

    你李凡,这是又要耗费我们心血来重新研究研究你的论文啊。

    你,你,你小子怎么这么有才?

    众教授倾耳细听,生怕错过哪怕一句话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