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面试
    今年春节刚过,视频门户网站市场份额之争也进入到了白热化,已经到了生死搏斗的阶段。

    市场面临着重新洗牌,强者想一口气吃掉弱者,一家独大。而新京传媒自然也是搜娱的吞并目标之一。

    各个门户网站之间也基本没有什么秘密,都是互相研究,彼此之间激烈地竞争着。

    本来《好书指南》并不入搜娱的眼,因为《好书指南》这种纯粹的推荐图书节目,本来市场就非常非常小,也没有什么趣味性可言。而市场上,除了新京传媒一家之外,再无类似的节目。

    搜娱见《好书指南》成绩这么差,也就没有了跟进调查的**,但李凡作为主讲人这期的节目却点击量奇高,24小时内点击量达到了160万,这样一来,搜娱动心了。

    你新京传媒做不好,我们来做啊!你们网站流量低,我们有流量啊!

    于是,搜娱便有了做个同性质节目的最初想法,而且打算让李凡作为唯一主讲人,这样便可以直接吸引李凡背后的学生群体了。

    最为利好的是,这档节目完全是低成本运行的,除了李凡的劳务外,也基本没什么开销了,稳赚不赔!

    周三这天,李凡接到沈妍的电话后,决定次日就去和搜娱谈一谈。

    不过今天,有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博雅杯》甄别考试的复试环节的日子来了。

    中山楼,某楼层。

    吃过早餐的同学们集合在一起,准备今天的面试环节。

    文学班、哲学班以及历史班都在这个楼层面试,只不过分别在三个挨着的教室内进行。

    今天面试之前,还要颁布笔试成绩,大家此时都紧张兮兮的,虽然表面上嘻嘻哈哈,但一颗颗砰砰跳动的心一直高悬着。

    对半淘汰!今明两天面试结束后,有一半的人就再也没有资格吸收京大的雾霾了,起码这一年内!

    8点40,有师哥提着两张a4纸,走到历史班进行面试的教室旁,将a4纸贴在了门上。

    这是笔试的成绩单,成绩如下:

    第一名:林晓凤,99。

    第二名:冯科,97。

    ……

    那个被公认为奇女子的林晓凤继续高调地存在着。

    又过片刻,历史班的成绩单也贴出来了。

    第一名:莫陌,98。

    第二名:顾亚婷,96。

    第三名:范德彪,95。

    ……

    也许第一名和第二名之间本身没有什么实力上的明显差距,但是,第一名的关注度定会远远地将第二名甩在身后,我们大多数人只会记住奥运会金牌,银牌铜牌却少有人留意。

    林晓凤此时自然备受瞩目,这个瘦弱的戴着厚厚眼镜片的女孩儿仿佛早已经习惯了。这姑娘很高冷孤傲,这份孤傲是写在脸上的,并不藏着掖着。

    她落落寡合,没有女性朋友,更休谈男生了。

    至于第二名,若想受到格外的关注的话,那么,你要有特别之处。

    顾亚婷的特别之处不用说了,就算是最后一名也会有无数关注的。

    文学班的学生此时在窃窃私语:

    “咱们班的成绩怎么还没出来?”

    “现在就差咱们班了,上帝祈祷啊,千万别成绩太差。”

    “问问班长,诶,班长呢?”

    ……

    他们的李班长此时正在角落里和人家商量着录制时间呢。

    “好的,那咱们的录制时间就定在下周六晚上。”

    这个电话是《欢笑俱乐部》打来的,李凡合计了一下自己的整个日程,发现比较悲剧的是,以后他的人生估计就没有礼拜天了。

    收起电话,李凡上楼,他刚爬到楼梯口,只听一阵惊呼。

    “哇!”

    “牛逼啊!”

    “第一个满分出现了啊!”

    “不是说历届博雅杯在正式考试中,原则上不出现满分成绩的么?”

    “诶哟,我听说《博雅杯》举办十年,正式考试中只出现过两次满分!”

    ……

    李凡触目所及,所有人都围着那里看着成绩单。

    他快步走过去,但离成绩单太远,也看不到。

    大家见“人民公敌”驾到,顿时羡慕嫉妒恨起来。

    “厉害了,我的帅李!”

    “笔试满分,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

    “我满分?”李凡扒开人群,果不其然,那份成绩单上,李凡位列第一,满分成绩。而且,还是唯一的满分成绩。

    李凡皱眉,嘟囔了一句:“不应该啊,我那篇文章根本就没构思太好,就是一个半成品。”

    “诶我去,这逼让你装的!”

    “你的意思是说,给你机会写个成品的话,你能打200分呗?”

    李凡摇摇头,“的确没写太好,很多地方都有欠缺,也没时间仔细润色。”

    “李凡,别打击我们了可以不?”

    “对了,我特别想看看,京大教授眼中的满分作品,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

    此时,顾亚婷看了看门上自己的名次和成绩,又看了看裹在人群中的李凡,心有不甘:怎么又让这小子威风上了?

    而林晓凤则眉头微蹙,目光聚敛,她觉得她的真正的竞争对手出现了。

    很快,负责面试文学班的老师们走进了教室,一共6人,除了负责录制影像的助理和秘书两人外,其他四位都是大人物。

    这四位是:京院院长崔勇年,京大古代文学研究泰斗级人物卢世明,华国散文大家诸葛云,语言学家杨拓。

    面试开始。

    李凡站在排头,转身对大家道:“我看到很多同学见成绩不理想后,便意志消沉,这个完全没必要。首先,咱们的成绩几乎都在85分以上,大家的分差几乎都在10分之内,所以说,笔试成绩根本就不能决定一切,笔试面试成绩各占五成,而今天的面试才是区分伯仲的关键。

    成绩好的同学不要得意忘形,成绩稍差的不要失志气馁。马拉松比赛不是比起步速度,而是看谁先到达终点……”

    李凡给大家鼓完劲儿后,另外不远处两个班的四个班长都盯着他看,他们总觉得自己也该在此刻说出这么一番安抚人心的话来,但偏偏没有那么去做。

    顾亚婷略一犹豫,然后指了指李凡,对班里学员道:“那小子说得有道理,也是我想说的,大家加油!”

    面试过程很简单,叫到名字的学生进屋面试,主要谈论的就是论文内容,借由论文内容,考核学生的思想深度和思维广度。

    每个人大概10分钟左右,今天每个班计划面试50个学生,两天完成所有面试。

    那些面试完成的同学,几乎全部灰头土脸地走了出来,不停地感慨:

    “在面试官面前,我感觉我就是一个文盲。”

    “受虐了啊,我本以为自己的论文天衣无缝,可以发表的那种,结果被面试官揪出了一大堆错误。”

    ……

    废话,你们一帮高中生,人家这帮老头子一辈子就研究文学的,你们不文盲还人家文盲啊?

    大概到了午餐时间,李凡的名字被叫到了。

    “李凡,进来面试。”

    与其他学生志气阑珊战战兢兢不同,李凡脸上几乎连一丝丝波澜都没有,这份自信来自于丰厚的国学积累,来自于对自己的清楚认知。

    室内。

    “这个李凡你们都熟悉了吧?”

    “没见过面,但现在不认识他的人少喽。”

    “这小子的才华太盛,当初的那篇入营论文《浅谈《金》中的女性悲剧及其产生根源》,让大家误以为这是李凡的代笔之作,结果事实证明,人家真有这本事,这回又写了一篇《诗词论》,这份才思不在老朽之下啊!”

    “我个人觉得《诗词论》写的比上一篇论文要好。”

    “今天咱们探探李凡的底儿,看看这小子肚子里的墨水到底有几升几豪!”

    ……

    各位教授谈话之间,李凡敲门进来了,他向众位教授微微鞠躬,道:“各位老师,大家好。”

    “好,坐。”

    诸葛云率先道:“你这篇论文的开篇的一段话非常漂亮: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你的这个开篇非常有韵味,颇具真理,值得细细品鉴。那么,我们就从这段话开始,聊一聊你的这篇论文。”

    这段话能没韵味没真理么?李凡引用的可是经典的《人间词话》。

    诸葛云继续道:“你在论文中谈到了诗词创作的‘无我之境’和‘有我之境’,但是一笔带过,这个理论很新鲜,你可以详细阐述一下你的观点么?”

    李凡道:“各位老师,学生献丑了。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此乃‘有我之境’也。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悠下,此乃‘无我之境’也。”

    几位文坛大家砸吧砸吧嘴,一时之间没人发问,都在品咋李凡这几句朦朦胧胧却又意蕴丰沛的话。

    话说半截不点破,说到这里,几位教授也就大概明白李凡的意思了。

    杨拓道:“我是搞语言的,喜欢抠细节。咱们先从最基本的问题问起,你所说的‘无我之境’提到了陶渊明和元好问,这两句诗中都有一个‘悠’字,当然大家都知道这是一种精神舒散的状态,我想问的是,这种状态产生的原因是什么?”

    李凡道:“先说说陶渊明这首,陶渊明嗜酒众人皆知,已经到了迷恋的状态。前一句‘采菊东篱下’,如果是普通人的话,采菊花可以制成菊花糕,可以晾干了做成菊花枕,有祛风散寒之功效,但是陶渊明则不然,据我所知,东晋末年流行一种‘菊花酒’,陶渊明必然是采菊酿酒,一边采菊一边想着酿酒喝这桩美事,岂不悠悠然?我在说说元好问的那句……”

    我去,还有这种粗鄙直白的解释?本来采菊是彰显陶潜高洁之美,结果让你李凡将之变成了醉鬼,不过能解释得通,也成。

    几位教授面面相觑,这孩子不仅有大才,还有歪才啊!

    “那咱们再从你这个论文的广度上,具体谈一谈你所谓的‘有我之境’和‘无我之境’。”

    ……

    室外。

    距离李凡走进教室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之久了,可李凡还没出来。

    “正常来说,咱们每个人的面试时间几乎都是10分钟左右,李凡怎么半个多小时了?”

    “教授们中意他呗,没听到里面一阵阵笑声啊?”

    “人家笔试是满分,自然有满分的待遇!”

    “能和一群教授谈论半个小时我也是服了,我刚刚进去的时候就麻爪了。”

    “谁说不是啊,我进去的时候吭哧瘪肚的,前言不搭后语。”

    ……

    正在大家说话间,李凡推门出来了,很平和的样子,唯一不平和的是肚子,饿瘪了。

    “班长,你们都聊什么了啊,聊得一阵阵哈哈大笑的?”

    李凡道:“随便聊而已,都别紧张,教授又不吃人。”

    教授倒是不吃人,但是吓人啊,这帮高中生有几个北大图书馆耗子的实力?

    当李凡走出教室的那一刻,四位教授的面试表格上,唰唰唰落下一排“优”字。

    卢世明道:“这小子的才华放在当今青年学者中也是独树一帜。”

    诸葛云叹了口气,“很多观点之新颖让人叫绝啊,尤其是将艺术境界分为‘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有意思啊!”

    杨拓道:“此子必成大器!”

    崔勇年没做任何点评,只说了一句:“第一个特招名额送出去了!”

    李凡的《诗词论》早已经在京大教授中传开了,李凡在文中不仅仅引用了这个时空并没有的《人间词话》《文心雕龙》,而且还引用了《国雅品》《饮冰室评词》《诗法家数》《乐府指迷》等等。

    李凡兼包并杂,融会贯通,加以己思,写出的《诗词论》自然把各位教授的胡子都震得一颤一颤的。

    当初看到这篇论文的时候,那几位教授估计下班回家吃饭的时候,胡子都是颤抖着的,不过李凡却在笔试结束当天,就开始端着笔记本进行改稿大业了。

    这篇《诗词论》是不成熟的,有欠缺的,笔试的时候李凡太匆忙,没有来得及细细构思,考试结束之后,李凡利用这几天的时间重新构思了一遍,不停地改稿!

    今天晚上和几位大教授的交流,又给自己拓展了一下思路,很快,这篇文稿终于改到让他很满意的程度了。

    李凡打开《诗刊》的官网,将稿子投了过去,坐等下一笔的稿费。

    他刚要合上笔记本去其他寝室聊骚,只听寝室的门“砰”地一声被踹开了!

    一帮女生一拥而进,叽叽喳喳地喊道:

    “全部举起手来,抱头蹲下,检查舍务!”

    “都给姑奶奶立正站好!”

    ……

    李凡直接栽倒在床上,痛呼道:“我艹,报应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