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潇潇暴走
    篮球如果谈到观赏性,大概分为两种:刚猛残暴型和优雅技术流。

    李凡明显是后者,他球风飘逸灵动,动作优雅舒展,兼之身材比例出众,几乎每一个动作都那么赏心悦目。

    尤其在和吴亚的对位之中,他一连串梦幻脚步和教科书般的背身单打动作,直接把2米高的吴亚晃成了木头桩子,引得现场观众阵阵惊叹声。

    吴亚是高,但也就只剩下高了,技术和其他同学没有什么区别,当他面对其他同学的时候,他自然可以利用身高优势各种欺负,可他现在面对的是李凡啊。

    李凡经常和谁混?他可是总和牛犇犇那些准职业球员泡在一起的,虽然李凡比之牛犇犇还有距离,但李凡拼尽全力也能做到五五开的胜算,何况你们几位?

    连续的背身单打,极高的命中率,李凡直接一波流,将比赛战成86:86,平。

    最后一攻,还剩10秒钟结束,文学班球权。

    李凡刚一持球,对方直接两个球员提前夹击,李凡行进间半转身虚晃,直接在两人之间晃开一道缝隙,穿越过去,一路狂奔过了半场,继续背身单打吴亚。

    李凡罚球线附近背打吴亚,直接吸引了两人包夹,而且,还是拼了老命的包夹。

    到了最后一球,所有人都拼劲了全力,防守动作也变得凶悍起来,李凡被防得举步难行,传球路线也被死死卡住。

    读秒阶段。

    8!

    7!

    6!

    ……

    李凡急了,这帮人是真玩儿命防啊,他一边小心翼翼运球一边寻找时机,没有好的投篮时机,更没有传球路线,怎么办?

    现场观众中,加油呐喊声瞬间鼎沸。

    “加油,加油!”

    “绝杀!绝杀!”

    ……

    还有喊防守的:

    “防住他!”

    “别让他投篮,防哭他!”

    ……

    文学班和哲学班的同学们,此时都紧张得心脏砰砰跳,不过,文学班的还好些,毕竟现在是平局,绝杀不成还有加时,但哲学班就没有第二选择了,必须防下来,不然就死翘翘了!

    郑老师道:“没问题,大家放心,李凡已经被彻底锁死了!”

    顾亚婷问道:“真的么?”

    “对,没有投篮空间,又没有传球线路,所以——”

    郑老师还没“所以”完,突然怔住了。

    只见陷入重重包围之中的李凡猛然用力一挤,向右一个沉肩虚晃后突然来了一个后撤步,紧接着,挺直的身躯拔地而起!

    经典的后撤步后仰跳投!

    几乎在同一时间,三位防守球员急速起跳,六只手掌铺天盖地,彻底遮住了李凡的投篮视线。只不过,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防守球员在飞,李凡也在飞,李凡的身体以45°的倾角向后滑翔,这巨大的后仰幅度很好地避开了对方6只手掌的封盖。虽然被遮住了投篮视线,可那又何妨?

    皮球脱离指尖,仿佛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彩虹,直奔篮网而去。

    “唰!”

    空心,球进。

    砰!

    李凡平拍在了地板之上!

    与此同时,计时器上,时间清零,比赛结束!

    篮球馆一瞬间炸了。

    “哇,这后仰幅度太吓人了。”

    “竟然能在身体失去控制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投篮手型,而且还投中了,好厉害!”

    “太牛逼了,绝杀球啊!”

    现场的姑娘们开心地大喊起来:

    “李凡!李凡!”

    “李凡!李凡!”

    ……

    顾亚婷一激动,“哇”了一声,然后立马意识到立场一定要坚定,于是道:“怎么没防住呢?诶!怎么让那个混蛋进了呢!”

    文学班的学生早跑进了场地内,拉起李凡,各种拍马屁。

    “班长,好牛啊!”

    “这球帅爆了!”

    女孩子们则眼冒桃花,有给李凡递水的,有给李凡用毛巾擦汗的,李凡突然有了一种植物人被照顾的感觉。

    乐佳在抱怨,“吴亚,你怎么防的?”

    吴亚直接怼了回去,“他那后仰你能防住?”

    这两个人一齐看向被人群簇拥着的李凡,又同步地摇了摇头,无能为力啊!

    比赛结束了,现场观众本应原地解散,可很多学生都没离开。

    文学班的在这儿没问题,自己班的事情嘛,可其他观众你们该散了啊!

    其他班级的学员和京大的学姐们却迟迟不走,秉着有帅哥不看白不看的心态,都杵在那儿解眼馋。

    尤其是,当李凡脱下上身篮球服,光着膀子的那一刻,“哇”的声音非常统一,

    李凡的“娇躯”被无数双色女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看,那些目光很贪婪,真的很贪婪,而且还明目张胆,李凡真的有些不自在。

    “李凡,回寝室换身衣服,到楼下等我。”潇潇走过来道。

    “好。”

    潇潇之前说要领自己见一个人,搞得神神秘秘的,那好吧。

    李凡很快离开了篮球馆,断了一众女性同胞们的暧昧的眼神,回到寝室后,擦了擦身子,换身衣服后,下楼。

    他刚走出寝室楼,只见有女生向他打招呼,就是那个图书馆管理员,大二的学姐小兰。

    小兰端着一个塑料饭盒,递给李凡道:“李凡,这是姐姐给你买的葡萄,超甜的。”

    “呃,谢谢学姐。”

    小兰露出小虎牙,樱桃眼睛眨了眨,“怎么样,来京大两周了,想家了嘛?”

    “想了,要不咱们改天再聊?我有点儿事儿。”李凡有些头疼。

    “那好吧,你先忙着!”

    小兰话音刚落,李凡点了点头就大跨步走了,她看在眼里,桃花朵朵再度盛开,连走路都这么潇洒啊。

    李凡那几步走得急急忙忙的,真不怎么潇洒,赶上“逃难”了。

    本来望着李凡的背影入迷的小兰,突然心里咯噔一下,只见李凡坐进了一辆红色的奥迪车中,而且,开车的是一个背影看上去姿态优雅的女人。

    奥迪车“唰”地开走了,小兰的心跌入谷底,她连忙挂了一个电话,“丫丫,我完蛋啦!奥迪s8是不是很贵?啊,那完了,李凡估计被富婆包养了!”

    被富婆包养?!

    李凡在副驾驶上直接打了两个喷嚏。

    潇潇边开车边道:“哟,李凡,看来刚刚那个小姑娘追你啊?”

    “不算啥,在我们学校经常的事儿。”

    潇潇噗嗤一笑:“瞧把你骄傲的,这女孩儿喜欢么?”

    李凡一撇嘴,丢进嘴里一粒葡萄道:“太普通啦,为了我以后的闺女儿子着想,这个娘就算了,不过葡萄倒很好吃。”

    潇潇好奇道:“像你这种小鲜肉,是怎么处理和女生们的关系的,毕竟有那么多人喜欢你。”

    李凡道:“没有很多吧?一个月也就一两个。”

    “一两个还少?那你是怎么拒绝她们的?”

    “那很简单啊,直接拒绝啦!”

    潇潇摇了摇头:“可直接拒绝多伤人啊!”

    “我不这么认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可能就是没可能,啰里啰嗦的倒是给双方都找不自在了,耽误彼此时间。”

    潇潇看了一眼李凡,道:“你一点儿人情味儿都没有,人家可是女孩子啊,你得照顾人家情绪嘛。”

    “不是有没有人情味儿的问题,感情这东西你要是讲点儿人情味儿的话,又处处照顾对方的心情,那就是在玩儿暧昧了。”

    潇潇纠正道:“照顾别人心情和暧昧是两种关系,前者是善良,后者是心底痒痒。”

    “可是结果差不多是一样的,你觉得你在照顾对方情绪,你很善良,但对方可不这么想,他会想成自己还有机会还可以做得更好,那这个过程和暧昧也没有太大区别。”

    潇潇想了想,道:“可要是有女孩儿对你穷追不舍呢,她说要为你终身不嫁之类的怎么办?”

    “哈哈!还终身不嫁?一帮小屁孩,就像她们真能做到似的。”

    “万一做到了呢,你得多内疚啊?”

    “呵,那我会庆幸,幸好没和弱智在一起。”

    潇潇拉下脸,斥责道:“李凡,你说话真难听。”

    李凡侧过身子,和潇潇掰扯起来:“你想啊,假如说男的都已经声明自己不喜欢这个女生了,那女生还一辈子不嫁人,难道不弱智么?”

    潇潇道:“那叫情痴!”

    “‘痴’就是‘弱智’。”

    潇潇:“……”

    李凡又开始感慨了:“人这一辈子要多点儿追求,一天天情啊爱的,烦不烦啊,感情这东西就是快刀斩乱麻,拖拖拉拉的对谁都不好。再说,你爱我是你的事情,与我何干?你爱终身不嫁就终身不嫁,你是在威胁我啊还是想让我愧疚啊?”

    潇潇沉默,听着李凡啰里啰嗦的,半晌,手机响。

    潇潇叹了口气,点开外放。

    手机里面,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

    “潇潇,给我一个机会吧,你知道我有多爱你么?我愿意为你付出我的一切。”

    潇潇道:“你爱我是你的事情,与我何干?”

    呃?李凡略略吃惊,大姐,别抄袭啊!

    电话那头明显顿了一下,“潇潇,你这话太伤我心了,你知道的,我愿意为你付出我的一切。”

    潇潇冷言:“能将你的这一切奉献匀出来孝敬给你的父母一些么?”

    电话那头又懵逼了,片刻:“潇潇,我会像爱我父母那样爱你。”

    潇潇:“那你爱我还是明显不够啊!”

    噗!

    李凡捂嘴偷乐,太毒舌了。

    电话那头又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潇潇,总之我永远也不会放弃你的。”

    潇潇闻言,向李凡哑语道:“说什么?”

    李凡悄声说了一句,潇潇采纳:“放弃谈不上,因为你也没拥有过我!”

    电话那头估计已经喷血了,又顿了顿,才道:“总之,要是得不到你,我宁愿终身不娶!”

    “你这是在威胁我还是想让我内疚啊,不过我告诉你,老娘根本不在乎!你要是真终身不娶,我还得庆幸呢,幸好当初没和弱智谈恋爱!”

    “潇潇,你说话怎么怪怪的?”

    “没什么怪的,总之,我已经有了男朋友了,以后别再来打扰我!”

    “他是谁?以前你怎么没说过?好吧,不管他是谁,我会证明我是最适合你的人选!我会一直争取下去。”

    潇潇头疼,看了一眼李凡,哑语道:“怎么办?”

    李凡悄声一句,潇潇领悟,她气急败坏地冲着手机喊道:“挖人墙角,意图拆散别人的幸福,你的人品怎么这么差啊,你想过你一旦成功的话,会给我男朋友带来多大的伤害么?你难道一定要将自己的幸福jian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你不觉得你这么做特别没品么?你是晨华大学的最年轻的教授啊,你不觉得说出这些话特别不要脸么……”

    潇潇突然开挂了,贬损起人来一点儿情面都不留,李凡拉了拉她,示意她过分了,这才让她平复了一些。

    电话那边估计被骂蒙了,道:“那是因为我爱你啊!我太爱你了!”

    “拜托,晨华大学的教授先生,你不要为你的无耻行为披上华丽外衣,肮脏龌龊的行为总要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嘟嘟嘟嘟!

    电话断线了。

    “怎么断了呢,我还没骂够呢?”

    潇潇回拨过去,无人接听,再拨,关机了。

    潇潇痛快了,一门儿用手拍方向盘,“痛快!”

    李凡笑着摇了摇头:“大姐,你说话实在太损了,没这个必要吧?”

    “嘿,那还不是你教的?”

    “我说那些话是瞎分析的,真拒绝别人的时候,冷处理就可以了,没必要说那么损的话,以后见面多尴尬?”

    潇潇直接停车,指着李凡鼻子,道:“嘿,李凡,刚才我打电话的时候你咋不说这话呢?”

    “我这不是被你激情昂扬的情绪带进去了嘛,见你骂得那么爽,我也跟着激动了。潇潇姐,开车啊。”

    “开什么开?到地方了!走!”

    ……

    两人刚下车,只见一个男人热情地快步走了过来,和潇潇拥抱过后,道:“潇潇胖了啊?”

    “滚!你倒是瘦了。”

    “诶,创业忙嘛,”这个男人侧身,拍了拍李凡的肩膀道:“李凡,你好。”

    潇潇介绍道:“这位是卢康卢总,海归。”

    李凡道:“卢总好!”

    “叫我康哥就成,大家别站着了,进屋吃饭。”

    来到了一间包房,简短的寒暄后,卢康开门见山,向李凡发出了应邀。

    卢康的“知乐”网络问答社区这几天刚刚上线,但是成绩极不理想,日流量很低,这几天把他愁坏了,于是,公司便想着如何将这个崭新的知识收费类平台推广出去。

    像“知乐”这种以“贩卖知识”为核心的网站,能不能吸引各行各业的精英是生存的关键所在。

    比方说,如果有网友发起提问:丁丁的长度是不是真的和鼻子的大小有关,那么如果是名医的回答,大家自然信服,也会想要付费去浏览内容,但要是普通老百姓的回答呢?

    卢康本来是找老同学潇潇来加盟的,但是潇潇极少上网,对这个一点儿兴趣都没有,而且还死活说不通,不过潇潇向他推荐了李凡。

    卢康道:“怎么样,小凡,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我又不是大学教授,又不是知名学者,谈不上加盟,您找我还不如去找那些京大的教授了。”

    “不对不对,你这想法完全不对,咱们这种网络社区想火起来,一定不是大学教授带起来的,必然是社会名人!我们想借助你在学生群体中的号召力,打开学生这块市场。在华国,能在中学生中具有广泛号召力的,除了那些十五六的小明星外,也就你李凡了。但那些混娱乐圈子的小屁孩肚子里没货啊,除了你华国还真就找不到第二人选了。”

    “可是,我真没时间在网络上混啊。尤其是接下来的一个月,几乎没有太多闲暇时间,还要以学业为重,所以说,康哥……”

    卢康打断道:“我们要和你签的合同不是简简单单的付费内容五五分红,那个才能赚几个钱儿?我们谈的是加盟合约,包括你,包括其他近30余社会名人,我们在一起的合作,以后的收益将会非常可观,不,是壮观!!”

    李凡往前探身,道:“哦,那成!”

    潇潇敲敲桌子,“诶诶诶,别那么市侩。”

    市侩么?那就换一种说法。

    李凡道:“那么,我们将携手创造多少价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