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舌战群儒
    (下文,有两处位置出现了“??”,原因是点娘没有该字库,无法显示,故用“??”代之。)

    这间阶梯教室内,“嗡”地一声,大家议论开了,300名学员全部回头,对李凡行注目礼。

    “嘿,这小子怎么瞎扯呢!”

    “还没华佗?这可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人物,闹呢哥们儿?”

    “要是让学中医的听到了,不得咬你啊!”

    “大家听着吧,看看他怎么胡扯!”

    ……

    现场还真有出身中医世家的学员,他叫陆有为,此时他那张脸顿时就拉下来了,左嘴角往上一抽,冷笑了一声:“呵呵!”

    顾亚婷则支着耳朵,准备找出李凡的漏洞,要报这轻薄之仇。

    在这个时空,华佗可几乎没有任何争议,的确有一些人怀疑华佗的客观存在,但都没有形成纸面文字的专门研究,而李凡,今天就要为这个时空献上一些地球时空中大师们以及自己的观点了。

    “这是我的一家之言,大家请听我说。”

    教室里瞬间安静,都在等着听李凡胡诌,大家倒要看看,一个网络红人,一个被很多人称之为文化偶像的小子,到底能说出什么惊天动地惊世骇俗的言论来。

    李凡略清了清嗓子,道:“我个人觉得,华佗本意是‘药’,本无此人,今天华佗的形象,不过是被历史塑造出来的,大家请听我详细说一下。

    天竺语‘agada’,作名词时是香药之名,特指解毒剂,中译为药或丸药,旧译为‘阿伽陀’或‘阿羯陀’,为内典中所习见之语。

    ‘华’字古音,据瑞典人高本汉字典为‘??’,日ben汉音亦读‘华’为‘??’。则华佗二字古音与‘gada’相应,之所以省去‘阿’字,其实和‘阿罗汉’仅称‘罗汉’是一个道理。

    当时民间比附印度神话故事,因称为‘华佗’,实以‘药神’目之。

    ……”

    这一番言论直接把大家说懵逼了,梵文,你丫的还懂梵文?你这知识都哪来的啊?

    大家想反驳吧,但是,人家开始直接就抛出了梵语来了,这个在座各位哪懂啊,谁也不知道李凡关于梵语的解释对不对,但就是觉得很厉害的赶脚!

    周老先生眯起了眼睛,双手支着讲桌,神情专注,倾耳细听。

    李凡开篇直接抛出梵文,其实就是一个震慑作用,反正你们都不知道,先在气势上压住大家,建立心理优势。

    接下来,李凡开始引据史学大师陈寅恪以及诸位大家的观点,同样容纳了自己的想法进去,然后,无华佗论直接把大部分人都说迷糊了。

    “……老师,这只是我个人观点,必然有不对或者不合理的地方,大家见笑了。”

    周老先生未作点评,道:“其他同学有不同意见么?”

    “老师,我有,”顾亚婷起身,回头冷冷地扫了李凡一眼,道:“各种史料中本就有华佗的记载,比如说《三国志·魏书·方技传》中:太祖闻而召佗,佗常在左右。太祖苦头风,每发,心乱目眩,佗针鬲,随手而差……佗死后,太祖头风未除。

    再比如,《后汉书》记载荀彧曾说:‘佗方术实工,人命所悬,宜加全宥。’

    请问李凡,你这是向历史事实发起挑战么?”

    顾亚婷直接发了一个大招,用史料来佐证。

    李凡微露笑意,道:“史书史料未必是没有错误的,而前人犯错,后人便错上加错,以讹当真。我随便举两个例子。

    《三国志·魏书·曹冲传》中,曹冲称象的这个华国人民老幼皆知的故事,我认为是假的。因为我以前翻看文献时发现,曹丕与王朗书中提到,孙权献驯象时间为公元219年冬,那时,曹冲已夭折11年了。所以,我推测《三国志》中,这个是错误的,以讹传讹的。

    ……”

    “哗哗哗”又一顿讲,李凡说随便举两个例子,可结果,举了各种史书中七八处错误,完全是挑战大家常识和认知,但,大家一时之间偏偏找不出什么有力的论点进行反击。

    “所以说,即便是历史书籍,也有太多错误了,甚至道听途说以讹传讹,至于夸大其词等等,更是比网络还过分!而且,很多史书,虽然冠以‘史’字,但很多时候是为执政者服务的,这个不消多说了,大家都懂。”

    顾亚婷想了想,无奈坐下,然后突然又砰地起身,继续发问:“三国时期,佛教还未流传开,起码翻译佛经就是一个大问题,你说华佗一些事迹以及曹冲称象是从佛经中引用而来,我绝不敢苟同!”

    李凡道:“这个你完全错了,三国时期,有天竺、安息、康居等国的沙门昙柯迦罗、昙谛、康僧铠等人,先后来到洛阳,从事经典的翻译,其中《高僧传》《无量寿经》等等,这个时期就已经翻译了。

    而且,曹植也喜读佛经,并创作梵呗。

    所以说,曹冲称象来源自印度佛经《杂宝藏经》,这件事情是有客观条件的,而且,华佗的一些事迹,几乎就是印度神医耆域的故事。”

    顾亚婷嘴唇微微颤了颤,然后垂头坐下了。

    “你这完全是一派胡扯,”陆有为站起身,面色赤红,愤然道:“要按你的这个说法,史书都不能信,那还能信什么?”

    李凡笑道:“取起精华去其糟粕,史料记载,姜子牙活了139岁,华佗寿至一百五六十岁仍保持着60岁的容貌,这个你信么?大约在两千年以前,人类的人口平均寿命约为20岁,姜子牙活了139岁,王八啊?开玩笑呢?”

    阶梯教室内一片笑声。

    陆有为道:“我家是中医世家,不比你了解?华佗确有其人,而且,还有后人存世,他叫华仙!”

    “嗯,这个一定也是搞中医的!”

    陆有为道:“那是啊,毕竟是后人嘛。”

    李凡不置可否,“我最近看到一条新闻,说有一中医高人,自称是李时珍的孙女!”

    噗!

    教室内笑声再起,李凡竟然开始毒舌了。

    李凡调侃道:“现在很多人都自称是谁谁家的后人,其实我就一个观点,以人类的动物本性,很多后人一定是混血儿,血脉不纯的,要求一两千年内不碰到任何一个隔壁老王,这个也有可能,嗯,不过还有隔壁老李等着呢!”

    “你,你不能单凭一张嘴就随意地否定一个在华国历史上做出重大贡献的中医大师!”

    李凡笑道:“我只是自家观点,也可能有华佗这个人,可能这个人医术比其他人强一些,然后一炒作,添油加醋后就变味儿了,打死我我也不相信用斧头开颅这种大型手术,太吓人!”

    “你,你……”陆有为憋半天,然后气闷地坐下了。

    接下来,各位学员纷纷起身,抛出自己的质疑:

    “我有不同意见……”

    ……

    “我认为你说的不对……”

    ……

    10分钟后,阶梯教室内所有人都安静了,再没有人站起来继续反驳。

    “还有谁?”李凡问道。

    所有人都静悄悄。

    周老先生见状,道:“好了,你找个位置坐下吧,咱们继续接下来的讲座。”

    “那老师,我呢?”一个之前晚到被罚站的学生问道,他刚刚也发表了自己对华佗的看法。

    “你继续站着吧。”

    文明教育都实行多年了,可这周老先生还是老一套,有脾气有个性。

    李凡在后排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然后安心听课,可是,很多学员不时回头看他,还有人一堂课连续多次回头的。男生有之,女生更多。

    有同学悄声对李凡道:

    “班长,牛逼透了,舌战群儒啊!”

    “太来劲儿了,一个人hold住全场,你是我偶像啊!”

    “连梵文和佛经你都研究,裤衩胸罩的进化史你研究过没?”

    ……

    李凡就笑而不语。

    下课,回寝室,李凡边走边小声问跟屁虫道:“崔玉娇还成么?”

    彭慧道:“还成,干劲儿很足,但是没有公信力,没人听她的。”

    李凡嘱咐道:“这需要一个过程,毕竟之前表现砸了么,你多帮帮她。”

    两个人正在谈论崔玉娇之际,正好和顾亚婷撞了一个正着。

    顾亚婷眼睑微微放大,看了彭慧一眼,又对李凡撇嘴道:“李凡,送你3个词:卑鄙,无耻,下贱,流氓……”

    李凡连忙打断道:“拜托,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丢的纸团了?”

    “我说这事儿了么?不打自招了吧?”顾亚婷说完,一把拉过彭慧,道:“小慧,你以后要离他远一点儿,这厮就是一色狼!”

    彭慧兴奋地道:“好啊好啊,色狼好啊!”

    “啊?”

    彭慧:“我一直以为我凡哥不喜欢女人呢,要不然这么出众的条件,为什么不泡妞?要是喜欢男人怎么办?全国粉丝哭一片啊!”

    泡不泡妞,这对李凡来说是一个大问题,以后再说吧,还没有太足的冲动。

    当李凡和同学们回到寝室推开门的那一刻,大家是目瞪口呆的。

    桌子上摆了一溜儿盘子和小盆等等,里面装满了各种海产品,都洗得干干净净的,桌子正中摆好了电磁炉和锅具……一切都已就绪,就等着火锅开宴了。

    杨硕此时正低着身子,在专心致志地洗海带,见门开,他微弱的声音道:“你们回来啦,你们再不回来,我就自己先吃了。”

    众人大笑,是什么力量让一个“奄奄一息”的人战胜了病魔,从床榻之上顽强地站了起来?

    是理想,是信念,是一颗吃货的心啊!

    寝室文化向来讲究分享,吃独食是混不开的。

    于是,303寝室房门大开,各个寝室的学员都要把门口挤爆了,大家高喊着班长万岁,然后就把李凡的碗筷抢走了。

    也许这顿火锅只有6分的美味,但是人一热闹,气氛一到,足足10分的口感。

    这么多人,再加上外班的,很多人可能也就夹那么一筷子,但是,就这一筷子大家也很幸福了。

    其实聚餐吃的就是一个感觉。

    李凡没在寝室多呆,提着另一兜海鲜,奔赴女寝。

    李凡走到女寝附近,正好听到甬路一侧的柳树下,两个女生交流的声音,而且,还是关于自己的。

    “其实吧,我觉得你和李凡走的有些太近了,这个对你影响有些不太好,有些人在背地里乱说话。”

    “啊?是不是说我巴结班长,有想下周竞选女班长的意图?”

    “这个……不是,我的意思啊,是那方面问题。”

    “哪方面?哦,我知道了,是不是大家说我瞎插手班级事务?”

    顾亚婷有些急了,怎么就点不透呢,这丫头一根筋啊,“小慧,你是不是傻啊?我明说了吧,男女问题。”

    “男女问题?”彭慧大笑,“没问题啊,不会有人说我和我凡哥有什么吧?”

    顾亚婷快速点头,“对对,现在人人都在传。”

    “哎!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傻乎乎地找一个比我强那么多的男朋友?那我以后怎么治他啊!我要找一定找一个不如我的,这才好管教,然后最好丑一点儿!我和凡哥没事儿,我看不上他。”

    李凡听到这话,内心备受打击。

    “哦!”顾亚婷点了点头,“那也最好保持一定距离,你知道的,男女生走得太近是容易惹流言蜚语的,就像你们现在这样。”

    彭慧耸肩道:“无所谓啊,我又不在乎。”

    “可有人在乎啊!”

    “谁?”

    “呃,这个……”顾亚婷结巴了一下,“比如说有喜欢李凡的女生,那就得把你视为眼中钉啊,我就是给你提个醒,毕竟有很多人乱嚼舌根子,好讨厌的。”

    “哦,那好,我有办法了,我认我凡哥作干哥哥,我以后就是他干妹妹,一会儿我去找他。”

    顾亚婷连忙拉着她的手道:“别别,千万别,干兄妹最容易出事!”

    彭慧惊讶道:“什么?”

    “没什么,我就给你提个醒而已,咱不能让李凡连累咱们名声对不对?李凡也没有大家心目中那么完美。比如说爱吹牛,还天天睡得像猪一样,关键还好色……”

    李凡见状,连忙绕到两人面前道:“大胆民女,竟然诋毁我高大威猛的形象!”

    “呀,凡哥,我正打算去找你呢!”彭慧见到李凡,又缠了过去。

    得,顾亚婷半天的口舌没有任何效果。

    顾亚婷心里乱跳,面色微红,目光扫了一眼李凡后立即闪开,尴尬地问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李凡明亮的眸子微起波澜,道:“刚过来,你到底诋毁我什么了,除了说我好色,还说什么了?”

    “没了,你们聊,我走了。”

    顾亚婷说完转身快步离开,不过,李凡的和彭慧的对话却听得真真切切。

    “这个你拿给崔玉娇,海鲜不多,我的一份小小的心意,上楼吧。”

    “凡哥你太贴心啦!”

    顾亚婷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移步上楼,她才走到2楼,就听到后面彭慧急促的脚步声。

    “亚婷,一会儿到我们寝室吃火锅啊!”

    “不爱吃!”

    “凡哥多贴心啊,自己寝室买了,还给我们买了。”

    “嗯,贴心!”

    “你们这么好,没给你带礼物么?”

    “呵,谁跟他好?”顾亚婷站住,言辞略显激动,“他是他,我是我,我们私底下几乎没有任何的交往,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就这样!”

    见顾亚婷迅速远去的背影,彭慧这个单细胞动物有些莫名其妙,想不通,然后热情地大声招呼了一句:“好不好不重要,吃火锅最重要,一会儿过来啊!”

    哎,这个傻妹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