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远超常人
    李凡/柳诗诗的优势太过明显了,主要是因为这期比赛类型和上期比赛内容不一样,这是根本原因,如果还按照上期比赛的竞争来pk,李凡/柳诗诗未必能以如此大的幅度领先。

    目前三轮比赛结束,李凡/柳诗诗累计积分97分,丁一/林宝峰得到74分,李凡/柳诗诗无悬念地处于领跑状态。

    下一题获胜者可得20分,也就是说,李凡/柳诗诗就算不参加最后这一轮比赛了,也依旧是这一期的头名。

    而可恨的是,最后一轮比赛,还是与诗词熟悉度有关,还与诗词认知广度以及记忆能力有关,还是李凡的强项。

    或者这么说吧,有李凡的弱项么?只要是考诗词,就一定与记忆力以及知识储备有关,这个根本绕不开啊!

    最后一轮:

    比赛规则:现场会抬上来一面高2米长度10几米长的巨大竹简,上面会写有打乱次序的200余句诗词,而这200余句诗词,可以完整地组合成几十首古诗词,唯独其中一首诗词缺一个句子(此处:“上下句”为“一句”)。

    比赛开始时,竹简翻开,两组pk选手有500秒的时间进行识别,率先给出缺失句子的组别获胜,奖励20分,败者不扣分。

    董欣道:“比赛规则大家都了解了,下面有请蔡咏老师,给大家讲解一下这轮比赛的难度系数。”

    蔡咏道:“这么说吧,上轮可能难度系数是3颗星,但这一轮,难度系数直接五颗星。是40个诗词信息两两相对,是连线题,但这一轮这是挑错题,呃不对,是挑遗漏项。

    比如200余句诗词中,可能组成六七十首诗词,这个信息量就很足了,其次,你还要组成一首首的诗词,然后找到某个诗词中缺少的那个,如果是一首长诗,这个缺的句子正好是该诗中间部分的,你说你把这个找到的难度多高。

    而且,所有诗句都是大乱次序的,你每看到一句诗词,都得在脑袋里重新组织整理一遍。”

    董欣问道:“各位老师觉得,这一轮需要用多长时间才能完成?”

    一剪梅想了想:“500秒的时间,我觉得最快也就300秒吧,折合成5分钟。”

    蔡咏道:“既然节目组设定成了500秒这个时间极限,我觉得一定有很多诗词达人在之前试验过了,然后给的一个合理值,那么,我觉得350秒到400秒之间吧!”

    郑勇摇头道:“我个人觉得,你们都是按照常人的情况评估的。别忘了咱们这里还有一个李凡!李凡也许会刷新咱们的认知的,如果不考虑李凡的话,那么我同意前面两位老师的看法,但加上李凡,我的观点是,250秒差不多,也就是4分钟!”

    蔡咏道:“李凡这人咱们可以排除在外了,咱们说的是普遍情况嘛!”

    董欣道:“好,难度大家也清楚了,现在有请梅老师上台,抽签。”

    这时,李凡举起了手:“欣姐,我们先来吧。”

    董欣道:“你这是急着吃午饭啊?好吧。你们上台吧。”

    李凡/柳诗诗携手上台,李凡倒没什么,神态自若,就好像按时打卡上班一样。不过柳诗诗此时则显得有些亢奋,她是个很安静的女人,平时心若静月一般,但遇到李凡这小子后就变了,只要李凡在身边,她的这份安静就彻底被打破了,李凡总会在某时某刻给自己一个惊喜,要么是惊讶,要么是开心一笑,总之,在李凡身边,当个安安静静的女人太难。

    这一轮依旧会继续碾压的,这是完全可以预料的,柳诗诗此时就等着李凡的个人表演了。

    结果显而易见了,但观众们却还是愿意看这个没有任何悬念的比赛,换句话说,大家看的不是比赛内容,而是比赛中的“人”。

    一剪梅登台,为李凡抽签选对手进行pk,一片战战兢兢的选手中,这次倒霉的是逍遥郎/张桐组合。

    两个人上台的时候,因为知道必死无疑,所以反倒是轻松了。

    董欣道:“请工作人员上道具!”

    有几名工作人员抬上来一大卷2米高的大“竹简”,直径大概半米左右。

    比赛即将开始。

    李凡以及逍遥郎/张桐全部走到这一大卷竹简面前,准备比赛,唯独柳诗诗没有上前,而是优哉游哉地在一旁看热闹。

    董欣笑道:“诗诗,你这是**裸地心理打击。”

    逍遥郎回头,哭笑不得的,道:“拜托,过来装装样子好嘛?”

    “哎,好吧。”

    随着董欣的一句“比赛开始”,其中一个工作人员固定大竹简的一侧,另一位工作人员拉开竹简,整个10余米的大竹简被渐渐拉开,还有其他工作人员负责固定竹简。

    一句句诗词被展露出来: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

    硕大的竹简道具渐渐被展开,现场也是一片惊叹声,不是因为这个庞大的道具喝的彩,而是因为李凡,还是因为李凡。

    此时此刻,随着竹简被逐渐拉开,舞台上出现了一幕有趣而又牛逼的一幕,那就是,李凡是和拉竹简的工作人员一起走得。工作人员拉开1米的竹简,李凡就在1米的位置,拉到5米的位置,李凡就来到的五米的位置。

    李凡一边扫视竹简记忆诗词,一边还不停地催促着,“大哥,快点儿啊!”“拜托,再快点儿!”

    现场观众们笑开了花,这个不服真不行啊!

    那个负责拉竹简的工作人员听着李凡的催促直撇嘴,心里只发慌,还一句埋怨说不出来。

    然后,现场这特别滑稽的一幕一直持续着,李凡的催促仿佛有种挥舞着鞭子赶驴的状态,引得演播厅里掌声和笑声混杂在了一起。

    工作人员直翻白眼儿,无可奈何啊,你有才你速记能力强好你牛逼行吧?!

    而此时,逍遥郎/张桐两个人还在竹简开头部分晃荡呢,最倒霉的是,逍遥郎突然把前面的某句诗词忘掉了,不得不再折返回去看了一眼。

    两分钟的时间,整个大竹简全部展开的时候,李凡也扭身走到了抢答器面前,拿起答题板,随手写下一句诗词,然后拍响抢答按钮,道:“欣姐,我完成了!”

    逍遥郎和张桐全部回身,也不继续进行比赛了,大局已定。

    董欣道:“给出你的答案。”

    李凡举起答题板,道:“缺了李凡的《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那句: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恭喜你,答对了。我觉得啊,是不是如果我们的道具能展开的再快一些,你答对的速度也会再次提升。”

    李凡道:“应该是吧,我觉得吧,咱们的道具要改善一下,太慢了!”

    张桐道:“那是对你来说慢,好气人啊!”

    “气得肝儿疼,还拿你没办法,哎!”逍遥郎一声叹息。

    董欣笑了,对着各位嘉宾老师道:“诸位刚刚的分析呢?说好的难度呢?从开始到答题结束,人家只用了151秒钟,而且,如果没有工作人员的耽误,还可能时间更低!”

    几位嘉宾老师已经惊诧得无言以对,大家都知道李凡会遥遥领先地结束这一局,心理预防针已经打足了,但是真的发生的时候,还是震惊得五体投地,这个速度有点儿吓人了啊。

    151秒,其中有130秒左右是花在“竹简”身上了,200余句诗词,平均不到一秒记忆一句,这速度都赶上穿天猴了,嗖地一声就结束了。

    这个常人所不能啊,大家虽然都知道李凡非常人,但还是忍不住忍不住问了起来。

    郑勇道:“李凡,我看过你破尼威世界纪录的报道,知道你在破纪录的过程中,能做到1秒钟内记忆3阿拉伯数字,但是,阿拉伯数字只是一个数,咱们的诗词这一句最少10个字,你却不到一秒记住一句,我怎么理解不了呢?”

    蔡咏道:“李凡你理解不了正常,有什么好问的。”

    郑勇道:“求知嘛!”

    李凡只好解释了一下:“虽然阿拉伯数字是单独的,但一堆无逻辑的阿拉伯数字组合在一起,非常烧脑的。而诗词不一样,首先这轮比赛不是让我们将诗词顺序纪录下来,而是让我们找到缺失的句子。我只需要记住这些诗句就可以了。而且逻辑性质的记忆并不烧脑,我每看到一句新的诗句,就给它们归纳分类,这个比记忆数字的简单多了。”

    几位老师面面相觑:

    “懂了么?”

    “不太懂!”

    “呃,要不咱私下底再探讨这个问题?”

    ……

    接下来的比赛,完全就是向观众验证难度的一个过程了。

    李凡151秒给出答案,可其他人哪有这个实力?大多数都是400秒上下完成的,当然,有一组特别侥幸,就是汪汪/杨斗他们,这两位赌了一把,挑了几首他们认为会缺失的诗词,从头扫到尾,只关注这几首诗词中的诗句,然后,赌成功了,267秒完成。

    ……

    最后一轮比赛正式结束。

    董欣道:“恭喜李凡/柳诗诗,以117分的成绩锁定本期第一名,林宝峰/丁一组合,以94分的成绩位列第二。咱们这期节目到此结束,下期再见!”

    比赛落下帷幕,但是观众们都待在原地,嘉宾老师也没有离身,因为,接下来还要录制小组赛第三场,也就是最后一场的比赛。

    现场稍事休息,董欣换了一身裙子后,小组赛第三场开始了录制。

    第三场的比赛形式综合了前两场比赛,李凡/柳诗诗在这一场中继续高歌猛进,依旧是头名。

    三场小组赛落下帷幕,李凡/柳诗诗三场累计积分305分,笑傲天下,无悬念地以第一名的身份从小组赛中脱围而出。

    下午2点整,舞台上,董欣开始说节目尾语:

    “我们第二组的小组突围赛就此结束了,下一周进行我们第三个小组的突围赛比拼,敬请大家关注……”

    柳诗诗看了看台上正在介绍下期情况的董欣,又扭头看了看李凡,然后给了李凡一个大大的拥抱,道:“我的使命结束了,还算帮了你一些小忙吧?”

    李凡纠正道:“这可不是小忙,谢谢诗诗姐。”

    “诗诗,我也要抱抱!”杨斗凑了过来。

    “我也要我也要!”林宝峰道。

    柳诗诗对李凡道:“这两个记住了,到半决赛的时候,给我往死里虐!”

    ……

    比赛录制结束后,栏目组安排大家聚餐,但是人就不齐了。

    柳诗诗不用说了,本身性格就不太喜欢凑热闹,一个人回海边度假去了。

    李凡呢,他是想去搓一顿,听说这次去的是一家特色饭店,正常吃一顿饭都是要提前一周预约的,作为一个吃货,想想就流哈喇子。

    但是,李凡必须立即回到京城,要尽可能的少耽误课啊。

    《博雅杯》可不是高中课程,那每一节课请的几乎都是各个领域的领军人物,错过一节课可是相当大的遗憾!

    于是,比赛录制刚一结束,李凡跑了一趟卫生间后,就坐电梯下楼了,刚走出广电中心的大门儿,恰好看到杨宝宝正栽在奶奶的怀里嚎啕大哭,这小姑娘是备受打击了。

    李凡走过去,掐了一下小姑娘的脸蛋儿道:“干嘛哭鼻子啊,你哥哥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尿床呢,哪像你似的,能背这么多诗词啊,你以后到我这个年纪,一定比我强百倍,到时候就真把我拍在沙滩上了。”

    杨宝宝擦了擦模糊的泪眼,问道:“真的?”

    李凡笑道:“当然真的,我当时就只会背‘鹅鹅鹅’这类的。”

    “哥哥,我是问,你9岁还尿床是真的么?”

    “这个……拜拜!”

    在林宝峰的海鲜大排档提好了海鲜后,李凡直接坐了飞机,打道回府,落地到京城,又急急忙忙地赶回了京大,此时,已经下午6点钟了。

    打开寝室,室内空无一人,李凡将包裹打开,将海鲜拿了出来,这时,就听一声低弱的声音,有点儿气若游离的感觉:

    “海鲜啊!”

    李凡吓了一大跳,抬头一看,原来杨硕躺在上铺,整个人又干瘦干瘦的,李凡竟然第一时间没注意到他。

    杨硕整个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面色病态尽显。

    “咋了这是?”

    “病了,老毛病,具体什么病我他妈也不知道,检查也检查不出来,不说了,累啊!”

    很多查不出病因的患者,最后都嗝屁了,不过杨硕这小子有意思,过10年后,医疗科技又进步了,终于有能力去国外最顶尖的医院看病了,结果,莫名其妙好了!

    “他们呢?有课?”

    “嗯,周文轩的《历史风云人物》。”

    周文轩!这可是古代历史的扛鼎人物,李凡顿时来了兴致,不过见杨硕病病殃殃的,也不好意思弃之不管。

    “去吧去吧,我这毛病又不需要人照顾,就是浑身无力,头晕眼胀而已,一个月犯一次,都他妈赶上女人的大姨妈了!”

    “真没事儿?”

    “去吧!”

    李凡离开寝室,来到了京大的一间阶梯教室,他在窗口往里面一看,《博雅杯》三个班的学生都在,这是一堂大班公开课。

    窗下的位置正好是顾亚婷,这丫头正奋笔疾书呢,写的是一份全英文的自荐信。

    李凡笑了,好嘛,上课开小差,他掏出一张纸巾,团成球,照着她的脑门儿一丢,结果,力道不足,航线下偏了,奔着顾亚婷略微宽松的t恤领口而去,结果,导弹估计撞山了。

    抬头,四处张望,怒目喷火,双鬓绯红,顾亚婷要爆炸!

    李凡嘶了一声,早低头开溜,心想自己这个无聊啊,无聊一回呢,还惹麻烦了。

    溜到后门儿,李凡见周老师在黑板上写字,他悄声走到后排,想找一个位置坐下。

    “那位同学,后进来的吧!”

    李凡立马站住,“是的,老师好。”

    “我的课堂从来不许迟到,要么站着听讲,要么出去。”

    这位老先生还很严厉,老派作风。

    李凡有些出乎意料,但是,这么多人,我站着听讲,老先生,好丢人的啊,“周老师,还有第三种选择么?您看,我特别爱听您的课,网上有您的公开课,我已经听得倒背如流了。我刚下飞机,听是您的课,我立马就跑过来了,不信您看,我额角还有汗水的。”

    你要细看,的确有汗水,不过是刚刚被顾亚婷那双喷火的双眸给吓的!

    一顿马屁拍下来,周老先生面色略和缓,道:“那你就说说你对这个人的看法,如果让我满意的话,我就原谅你了。”

    周老先生说完,指了指黑板上的一个名字——华佗。

    李凡道:“周老先生,我个人认为,历史上是没有华佗这个人的,华佗就是药物而已!”

    “哦?”

    现场所有人全部回头,惊诧万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