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诗词接龙
    对于袁媛来说,李凡/柳诗诗组合就仿佛节目收视率的救命丸一样,不仅仅成功地止住了收视率严重下滑的趋势,而且,一扫阴霾,将收视率提高到了出色的1.25!

    在这份收视率贡献中,坦白地讲,大家觉得柳诗诗的贡献更大一些,毕竟柳诗诗有明星光环。因为你李凡才华再出众,可毕竟人家柳诗诗是腕儿啊,大家猜测了一下,两个人收视率贡献的比重应该在六四上下。

    不过随着李凡前两天在《星空演讲》上这么一闹腾,袁媛觉得,《华国诗词大会》接下来的收视率如果再攀新高的话,那么李凡的贡献应该要高于柳诗诗了。

    当知道李凡凭借着《星空演讲》大热之后,袁媛一时之间就差手舞足蹈了,心想你这个《星空演讲》来得太是时候了,缺话题就来话题,仿佛冥冥中自有定数一般。

    表面上看,李凡的脱口秀演讲的直接受益方是搜娱以及《星空演讲》,但其实,连锁反应,最大的受益者是《华国诗词大会》,因为诗词大会可是周播节目!

    袁媛今早亲自来到酒店登门拜访,也是表明自己对李凡的格外重视,况且又有柳诗诗在,也正好和柳诗诗联络一下感情。毕竟上期录制结束的时候,柳诗诗急匆匆地就走了,袁媛想深入地和她聊几句也没机会。

    这个圈子人脉很重要,积累人脉是一个必须课。

    敲响房门后,袁媛和李凡紧紧地握了握手,一句“你干得漂亮”,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喜悦之情。

    后面的摄像师跟进,镜头在定格在了李凡帅气的面颊之上。

    李凡吃惊道:“你们这也录?”

    “花絮嘛,也可以做后期的纪录片!”

    袁媛又和柳诗诗、汪汪拥抱了一下,然后四人落座,闲聊了几句后,大家收拾了一下,准备驱车到广电中心。

    李凡这时才发现,牛犇犇早溜走了。牛犇犇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说他去忙他的人生大计去了。

    上午9点。

    广电中心某休息室。

    时隔两周后,诸位嘉宾选手再次团聚,自然互相之间“吹拉弹唱”起来,当然,话题几乎都围绕着李凡的演讲事件。

    “李凡的脱口秀演讲真的太搞笑了,我是看了一次笑一次,简直“炫迈”了!”

    “当时我笑得肚子疼啊,就像每次听‘哒哒哒冒蓝火’的感觉一样。”

    “诶,也没想到,网络上争议还蛮大的。”

    “我还以为李凡要辩解要反击呢,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在乎。”

    “人家不是不在乎,你们看李凡的采访视频了么?说得多好,特别理性,非常有道理,很多事情真就像李凡说的那样。”

    ……

    李凡在寝室接受《城市晚报》记者的专访的那段视频,在网络上流传之后,几乎好评一片,瞬间圈粉无数。

    理性、真诚,乐于接受批评建议,不抗拒异于自己的想法和观念,这种态度大受好评!于是,一个理智的具有宽广胸怀的青年形象瞬间就在广大网民心中树立起来了。

    这段采访视频可以说点赞无数,口碑甚好,正能量满满。尤其在17岁这个年纪,有这种胸襟和气量的人太少了,别说17岁了,你就是77,不也有一堆老头老太太也是心胸狭隘么?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李凡是表里如一,他所说的就是他那么想的。

    该采访视频一出,很多网友路转粉、黑转粉,各路大v点赞,还有一些新闻介绍了这件事情,尤其是吉森本土新闻。这又给李凡在民众间刷了一波好感度,名誉再度升高。

    试想,李凡要是怼天怼地怼空气的话,估计话题度会更高,但是民众好感度会严重下降,因为大家更喜欢李凡这种真诚的具有广阔胸怀的男子汉气质,以及自我反省的能力,不是你骂人多狠撅人多爽。

    这段采访视频,几乎就把脱口秀演讲的争议彻底压下去了,而且,还将之变成了好事儿,民众们意外地发现了李凡胸襟广阔海纳百川的一面。

    当然,没有人会拥有百分百的支持率。

    还有一部分人在网络上继续“矢志不移”地喷李凡,比如说:

    “你说谁是地图炮呢,你们那边儿的人就不行……”

    “你不心胸广阔么,我继续骂你@#¥@……”

    “装吧,接着装,看你这么假大空就恶心。”

    ……

    如此之类,云云吧!

    当然这类人你就犯不上动气,因为没必要啊,要是较劲的话,估计李凡一辈子啥也干不成,光生气都气死了,这些为了喷而喷的喷子,根本入不了李凡的眼。

    《再见吧,雾霾!》与纪静《苍穹》的对比,其实大家也了然于胸了,一个是快餐文化,一个是沉重的调研报告,一个是生活调剂日用品,一个是沉甸甸的可能会在历史上书写一篇的纪实,两者风格迥异,社会价值也完全不同。

    厚重感上,当然《再见吧,雾霾!》没有厚重感,《苍穹》厚重感很足了,但也只是一份并不全面客观的调查报告而已。

    纪静在昨晚对李凡的《再见吧,雾霾!》以及之后的视频采访进行了点赞,并发表微博:我们都在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这个社会的痛心和希望,李凡,好样的!

    这条微博算是给这场争论画上了半个句号,剩下的那半个句号,就在绵延不绝中……

    ……

    李凡推门走进休息室的那一刻,一股赞美之词铺面而来,好像还带着“花腔”。

    “你的脱口秀演讲非常惊艳,但实话实话,真正让我觉得你小子是个人物的,还是之后的那段采访视频。”

    “也不知道你是真这么想的还是应付媒体的,要是前者,那我五体投地。”

    ……

    李凡笑笑:“大家继续夸啊,这种感觉棒棒哒!”

    众人齐白眼儿!

    这期的嘉宾老师小改动了一下,潇潇因为个人原因这期没来,结果蔡咏临时顶替。

    当蔡咏走进这间休息室的时候,李凡很讶异地说:“蔡老师,您来啦,我听潇潇姐说,她邀请了肖老啊!”

    “呵,你还敢提肖老?”蔡咏道,“肖老听说你参加了《博雅杯》后,都要气吐血了,在家唉声叹气的呢,还说你再去他家时,要好好收拾收拾你!你想着怎么解释吧。”

    李凡挠挠头,“但推荐信是您写的啊,而且您还鼓励我说,有京大谁去吉大?脑袋有病的人才会听肖老的话,所以——”

    “嘿,合着你要把我拉下水啊!臭小子!”

    ……

    大家在休息室聊得火热,广电门口,观众们纷纷入场。

    外景主持人依旧抓住几个观众,依次提问。

    问:“请问您最喜欢的选手是哪一个。”

    答:“李凡!”

    问:“如何评价李凡。”

    答:“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我喜欢他的风趣,这小子太他妈有歪才啦。”

    旁边有姑娘抢过某男手里的麦克风,大声纠正道:“李凡的长相也是万里挑一!不,十万里挑一!百万里挑一!”

    某男:“……”

    ……

    问:“李凡给你留下最深的印象是什么?”

    答:“博学、风趣、宽容大度、责任感……”

    问:“妹妹,等等,我问的是最深的印象。”

    答:“呃……帅!”

    ……

    外景主持人采访了10余位观众,好嘛,其中七位谈到了李凡,这都赶上李凡的个人id了。

    上午十点,观众入席完毕,《华国诗词大会》小组赛第二场的录制终于拉开了帷幕。

    董欣翩翩登台,她穿了一袭洁白的手纺纱裙,裙身点缀着的颗颗细钻折着五彩斑斓的光芒,在淡雅中显出一股高贵和不凡。

    “大家好,欢迎来到这期的《华国诗词大会》……我们这期规则略有更改,首先,我们进行第一个环节:!”

    规则:主持人说出一句诗词后,8个组合从左到右依次接龙,到最右侧一组完毕后,再由右侧向左依次接龙。大家需完成5个往返,换句话说,每个组合有十次接龙机会。接龙成功的一组,加2分,失败则扣2分。

    其中,假设a组接龙成功,接下来的b组接龙失败的话,则a组额外奖励2分。

    而且,接龙过程中,同音字接龙不算数,可以单个句子或者双句子。举例说明,“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这种,算双句。

    所以,这个游戏不仅仅接龙这么简单,还得想办法让下一组接龙失败,给下一组挖坑成功的话,直接多加2分。

    李凡、柳诗诗两人相视一笑,妥了,这个环节就是给他们服务的。

    哎!哪个环节不是给李凡服务的?

    除了猜诗词这种环节,其他的比赛环节几乎差不多就是送分的了。节目组也头疼啊,想了很多办法,避免李凡过于强大,不过最终发现,其实没必要把心思放在李凡身上,毕竟比赛是8组选手共同参加的,而且,李凡他再强大,不是也有猜诗词这块“软肋”么?这一个软肋就够李凡受的了。

    李凡和柳诗诗看了一下自己的左右方向,左侧是丁一/林宝峰,右侧是汪汪/杨斗,嘿嘿,这几位要对不起了。

    柳诗诗低声对李凡道:“咱们这一轮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李凡:“留一片儿吧,毕竟和谐社会!”

    董欣笑道:“李凡,诗诗,你们两位在嘀咕什么呢?”

    李凡道:“我和诗诗姐说啊,山河不足重,重在遇知己。这些天每见大家,想他们了。”

    董欣直接戳破谎言,道:“你就直说你想虐他们算了!”

    丁一道:“欣姐果然洞察一切,虽然他们的确不简单,但是,我们不带怕的,而此时此刻,我要现场作一首七言绝句!”

    现场笑声起,这货又要闲扯淡了。

    丁一朗诵道:

    “这个李凡不简单,

    又有才华又好看,

    今日落在我下家,

    定叫小厮涕连连!

    谢谢大家!此处应该有掌声!”

    掌声有,还有“咦!”的嘘声一片。

    董欣道:“好,比赛开始,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丁一/林宝峰组合,接龙。”

    时!

    这个第一个字就把大家难为住了,不过林宝峰很快就给出了答案:“时不可兮再得,聊逍遥兮容与。屈原的《九歌·湘君》!”

    丁一/林宝峰组合加2分。

    李凡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脱口而出:“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李白的《将进酒》!”

    听!

    这个“听”把汪汪和杨斗弄傻眼了,左思右想,抓耳挠腮,直到倒计时开始的时候,还没想到诗词。

    滴!滴!滴!

    倒计时的声音。

    杨斗突然唱道:“听,海哭的声音!”

    现场哄堂大笑,这货逗逼本色不改啊。

    汪汪扶额,道:“你怎么不听听我哭的声音。”

    董欣道:“恭喜李凡,挖坑成功,加4分!”

    “我没挖坑啊!”李凡一脸的无辜。

    汪汪幽怨道:“你还没挖坑?‘听’什么,你说‘听’什么?”

    李凡掰着手指头开始数:“我真没挖坑啊,像辛弃疾的《西江月·剩欲读书已懒》中,‘听风听雨小窗眠。过了春光太半。’白居易《观刈麦》中,‘听其相顾言,闻者为悲伤。’李清照《永遇乐·落日熔金》中,‘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还有王安石的《虞美人》——”

    杨斗连忙打断李凡,道:“哥错了行不?冤枉你了行吧,别再往下说了,你说得越多我越感觉自己无知。”

    李凡转身就和柳诗诗击了一下掌,“yeah!”

    董欣道:“杨斗/汪汪扣2分,你们给下家接龙。”

    杨斗想了想:“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下组:“情知此会无长计,咫尺凉蟾亦未圆。”

    ……

    从左到右的接龙,然后在从最右一侧往左接龙,其中,有人加分有人扣分,不再详述,很快,又轮到李凡了。

    汪汪:“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李商隐的《无题》!”

    李凡正在准备挖坑的时候,柳诗诗抢答:“残夜小楼浑欲曙,四山积雪明如许。王国维的《蝶恋花·翠幙轻寒无著处》!”

    李凡双眸雪亮,“嘿,这个漂亮!”

    许!

    一个“许”字把丁一/林宝峰难为住了。

    滴滴滴!

    倒计时结束,没“许”出来。

    丁一叹气道:“又挖坑。”

    李凡辩解:“真没有,我们就随口一说而已,比如说苏轼的《鹧鸪天·罗带双垂画不成》中,‘无限事,许多情’中的‘许多情’,还有,陆游的——”

    丁一一挥手,“算我没说行吧!”

    ……

    这轮比赛,来来回回进行将半的时候,有两组人直接撂挑子不干了。

    汪汪道:“诶妈呀,还让不让人活了,我挨着李凡/诗诗倒透霉了,你们其他组都唰唰得分,我这儿是负分啊,负了8分了。”

    杨斗向李凡拱了拱手:“还请少侠手下留情,换个人霍霍吧,”他又向董欣道:“欣姐,强烈要求换位置!”

    丁一也道:“我们也要求换位置,我们好不容易得2分,结果下个回合,人家转手就给我们分数给销了,这轮比赛都接近尾声了,我们才得4分。”

    杨斗:“你们好歹得了4分,我们负8分啊!”

    李凡无奈了,比赛规则就是这样啊,要得分的啊,怪我咯!

    柳诗诗也眨着无辜的大眼睛,指了指李凡,一副和自己无关的样子。

    董欣笑道:“栏目组这个环节可能关于‘扣分’的设置没考虑到位,但规则就是规则,我代表节目组向你们两组表示沉痛的哀悼,比赛继续。”

    杨斗夸张地拍着桌子,“诶呦,这还让我们怎么活!”

    观众笑作一团。

    比赛继续,林宝峰道:“声满东南几处箫,出自龚自珍《己亥杂诗》!”

    李凡略一沉思,给出一句诗:“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存!

    一个“存”字又把杨斗/汪汪弄没电了。

    绞尽脑汁后,杨斗给出一个答案:“存在即是合理的,李凡,李挖坑,李存在!李合理!你又害我们扣了2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