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牛犇犇受刺激了
    李凡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李凡了,这几天网络热度不仅仅彻底恢复过来,更是又吸引了一批新的粉丝,他现在出门也需要戴墨镜、帽子以及口罩了,免得被一群人拽住来一句“你是李凡吧”之类的。

    李凡帽檐儿压得很低,随意地翻看着杂志,离开了京城,突然感觉一身轻松,从繁忙中抽离出来,这时才觉得有点儿疲惫了。

    放下杂志,望向窗外,空中白云卷卷,处处绿野良田,偶尔散落几处村庄,一切都在惊鸿一瞥中消散,李凡有些感慨,打开平板电脑,想写点儿什么东西,骚柔的小情绪又开始泛滥了。

    然后这平板摁了一次又一次,没反应。明明充满电的,诶,估计报废了。

    合计了一下自己卡里的钱,不到2万块。

    其中,家里给了1万块,还有0块钱,是《浅谈《金》中的女性悲剧及其产生根源》这篇论文的稿费,在王美丽教授的建议下,李凡将这篇足足万字的论文投向了《国学杂刊》,《国学杂刊》千字元,李凡由此收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笔稿费,0余元。

    李凡决定买一款笔记本,不用太贵,能用就行,这样方面自己随时随地写些东西。

    想到这里,李凡拿出手机,开始浏览购物网站。

    “啊哈哈哈,太逗啦!”

    “这么好笑的视频你怎么才转到群里?”

    “诶呦喂,笑得肚子疼!”

    ……

    李凡抬头,只见两个青年走向自己的方向,坐到了过道另一侧的位置上。

    “诶呦,这个李凡啊,不去说脱口秀上春晚都可以了啊!”

    “也是,你说你那么多的才华有什么用,还没有把灾区人民逗笑了来得知名度快!”

    “这小子蛮帅的啊。”

    “一般般吧,分跟谁比!”

    ……

    两个人一边看视频一边咯咯地笑,引起无数人白眼儿。

    李凡给了一个要杀了他们的眼神,一个充满正义感的眼神,反正隔着墨镜他们也看不清。

    车停站,旅客上下,络绎不绝,李凡继续浏览网页,挑了一款3000上下的笔记本,又不厌其烦地和客服墨迹起来。

    就在他专心致志向客服要礼品的时候,他鼻翼轻轻收缩了一下,一股淡雅的香气吸入了肺腑。

    高低档香水还是区别很大的,虽然香气不浓,但品质高低李凡瞬间就品味出来了,他微微侧头,只见对面的女人也是黑墨镜太阳帽,同样挂着一幅口罩,并且,这个女人正僵固在过道处,手指指着李凡一动不动。

    两个人一瞬间都惊住了,女人下一刻脱口而出:“李凡,你和我邻座?太巧了吧?”

    唰!

    唰唰唰!

    过道另一侧两个青年扭头,全车厢旅客朋友们全部将目光聚集过来,推动餐车的服务员也露出惊讶的目光。

    再下一刻,李凡坏笑了一下,决定报复:“柳——”

    “柳”字刚脱口,柳诗诗连忙来了一个“万福金安”的姿势,道:“小女子错啦!”滴溜儿,说罢,她转身逃离了这节车厢。

    “你是李凡啊?”

    “你上车我就觉得长相蛮熟悉的,我很喜欢你的节目的,你的脱口秀演讲太搞笑了,要不再来几个段子?”

    “我们都认出你了,你还装什么装啊?口罩墨镜摘下来吧!”

    ……

    李凡一声苦笑,不得不和大家热切地聊天,幸好不是歌星影星,不然,李凡也就交代在这了,有个妹子来求合影,然后,连锁反应就来了,都要合影。

    原因无他,回去和熟人有谈资啊,别管“网红”还是大明星,都有谈资啊。

    李凡借着打电话的机会,也拉着行李箱离开了这间车厢。

    他穿过几节车厢,边走边发信息:诗诗姐,在哪?

    柳诗诗:18车厢,有敌军尾随没。

    李凡:没有,我又不是大明星,他们干嘛尾随我?

    柳诗诗:可你在灾区火了啊!

    李凡发了一个大哭的表情:干嘛坑我。

    柳诗诗:拜托,惊喜嘛,没忍住脱口而出了,我也忘了你现在正在热度上,忘了这点了。

    两个人很快在18车厢会合,找了空座坐下,压低了声音悄悄聊天。

    柳诗诗的这部戏杀青了,下部戏是都市情感电影,片场在京城,但因为雾霾原因,推迟了开机,她也借此回了趟老家,没想到,今天去中连市准备录制节目,竟然在车上偶遇搭档,还是连座。

    李凡万万没想到的是,柳诗诗没带助理,一个人就独身来了中连市,也是够洒脱的了。

    “你干嘛带行李箱,明天录制完就你不是就回京城么?”

    李凡道:“别提了,我们寝室那帮孙子要吃海鲜火锅,看电视知道林宝峰是开海鲜大排档的,然后这项重大的使命就落在我身上了。哦对了,我得下单了。”

    李凡打开手机,把看中的笔记本收入囊中!

    柳诗诗扫了一眼道:“这么便宜的?屏幕会不会超烂?”

    “贵了也买不起啊,先将就用吧。”

    “要不我送你一个。”

    “别,欠人情最不好还。”

    两人说话之际,车到站了。

    当李凡走出列车的那一刻,他望着天空中的白云朵朵,用力地吸了吸鼻子,忍不住感慨了一声:“啊!终于逃难出来啦!”

    柳诗诗笑道:“有那么恐怖么?”

    “你这几天幸好没在京城啊,太可怕了,一会儿我要去沙滩,去欣赏夜景下的金沙滩!”

    “那咱们一起吧!”

    因为柳诗诗提前通知了节目组,希望节目组可以帮着租一周的海景房,她想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放松一下。所以,两个人刚走出车站,就有专车来接了。

    到了金沙滩度假酒店,两个人将包裹留下房间后,结伴来到金沙滩漫步。

    正是黄昏佳景时,日落余晖仿佛在一**的海浪上洒下了闪闪的钻石,脚下软腻的细沙还存有日头的体温,一股舒适感从脚心直达肺腑。

    李凡往躺椅上一栽,双臂自然地垂下,整个人彻底松弛开了,一边借着吸管喝饮料,一边望着在沙滩上漫步的人们,处处都显着惬意和悠闲。

    柳诗诗一袭白裙,躺在一旁闭目养神,她本身喜静,好不容易有机会来到海滩舒展一下近日的疲乏。

    远离了喧嚣的都市,来到了烂漫的海滩,整个世界仿佛都慢了下来,李凡想起了木心的一首诗。

    ……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是一句,

    ……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

    好美的诗啊,在这样惬意优美的环境里,你静静地读一读,仿佛整个人都变得透彻轻灵起来。

    “真舒服啊,要死啦要死啦!我要发朋友圈!”李凡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然后各种拍照,星空、沙滩、海浪、悠闲的人们、还有不要脸的自拍。

    朋友圈里各种刷屏,然后,换回来的就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李班,你过分了啊,想过咱们灾区人民的感受么?”

    “简直无耻到了极点,你这个样子上帝会惩罚你的!”

    “大家都误会班长了,这是给咱们抓大虾去啦!”

    ……

    还有其他观众点。

    “那个女的是谁?”

    “诶,李班,什么情况?”

    “我的少女心啊,碎一地。”

    ……

    李凡和大家闲扯了一会儿,然后又闭目养神地躺了片刻,才和柳诗诗一起打车,来到了林宝峰的大排档。

    林宝峰几乎一眼就认出来两个人了,毕竟就算两个人武装得再到位,口罩墨镜在严密,但你们的身段也太吸引人了。

    男的高挑挺拔,女的婀娜优雅,走到哪里都是吸睛无数,引起无数关注度。

    林宝峰放下手里的计算器,快走几步来到两人面前:“嘿,李——”

    李凡连忙抬起手指“嘘”了一声。

    林宝峰压低声音道:“我懂,你现在正大火的时候,你的视频我们中连市也很多人看过了,朋友圈传爆了。”

    李凡偷眼看了一下众人,然后递给他一份清单,道:“峰哥,明早让店员帮我把清单上的海鲜装好,多少钱算好,我临走来取货时过来结账。”

    “结什么结?瞧不起你峰哥啊,免单。”

    “不是我买,帮一个普通朋友捎的,正常价格就成。”

    “真的?”

    “嗯,你看看,我自己买这么些干嘛?我要回京城的,又不是回吉森。”

    林宝峰扫了一眼清单,道:“那好,两位进屋。”

    李凡自然不能进去了,在这个大排档吃饭,首先付款就费劲,林宝峰这人太热情,而且,人太多了,李凡倒无所谓,被人发现了也没什么,列车上大家也没把他怎么地,最多合几张照片而已。

    但柳诗诗不一样啊,明星啊,一旦在大庭广众下曝光,那就麻烦了,这顿饭也就不用吃了,况且,想聊天也不方便。

    两个人告辞,找了一家很有口碑的烤肉店,李凡刚要点餐,柳诗诗示意他闭嘴,因为李凡声音很有标识性,而且这两天大家估计对李凡的声音正熟悉的时候,柳诗诗直接拿过一个本子,和店员沟通。

    店员有些蒙,心想你们这又蒙面又不说话的,要干嘛?

    “请问二位这是怎么啦?”

    柳诗诗在本子上写下两个字:我嗓子哑了。

    店员看了看李凡:“那这位?”

    柳诗诗:也哑了。

    店员瞪大了眼睛,天下还有这么巧的事儿?

    两个人直接将烤肉打包拿回了酒店。

    又买了两罐冰镇啤酒,拉开窗户,面朝打开,举杯畅饮。

    两个人吃饭总觉得氛围不足,然后他们开始掰着手指头,开始找寻能聊得来的朋友。

    李凡无所谓,只要不太讨厌的人,都能聊到一起去,不过柳诗诗非常挑人,选了半天,她道:“你觉得汪汪这人怎么样?”

    “蛮有趣的啊,可以!”

    “而且我和你透漏一下,汪汪和汪牧是亲姐弟。”

    李凡惊呼道:“哇,难怪啊,你这一点明,我还真觉得两个人蛮像的,那汪汪挺低调的啊,没靠弟弟,现在汪牧太火了,全民老公啊!”

    柳诗诗笑道:“娱乐圈就是这样,谁也料想不到未来。”

    李凡想了想:“要不把洋娃娃弄来。”

    “洋娃娃可爱,但她奶奶好烦啊!”

    “也是,我再想想啊,丁一呢?”

    “丁一?他不行,他和我们一个剧组的女演员谈恋爱呢,被拍到解释不清。”柳诗诗想到这儿,立马习惯性地站起身快步走到窗帘旁,见外面只有汪洋大海,这才放下心来。

    “当演员真不容易啊,反正你们也赚到那份儿钱了,有了社会地位了,活该吧!”

    柳诗诗白了他一眼,道:“找不到人就算了。”

    “那不成啊,怎么的也得凑成牌局啊!”

    “嘿,李凡,谁说要和你打牌的?我听他们说,你是著名赌鬼啊。”

    “谁说的,别闹,偶尔技痒而已。”

    叮铃!

    李凡打开手机,是牛犇犇发来了。

    原来这小子昨天来到了中连市叔叔家,本来给李凡发信息是约他去叔叔家的,但李凡让他来酒店,凑一副牌。

    此时,牛犇犇第一时间是兴奋的,但很快犹豫了,去还是不去呢,人家一个个都有一定名气的,柳诗诗咱不说,汪汪那也知名主持人啊,对他来讲,都是高大上的存在,自己算哪根葱啊。

    他最后还是发了一条信息:小凡,我还是不去了。

    很快李凡回了他一条,干净利落的一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牛犇犇一提气,打车来到了度假酒店,敲响了房门。

    室内的景象很欢愉,李凡推开门让进他,然后只见两个女人满脸贴满了纸条,对他很客气地招呼了起来。

    “来,孩子,过来坐。”

    “来人了,咱们重新开始吧!”柳诗诗拉下了脸上所有的纸条,站起身来递给牛犇犇一瓶矿泉水。

    “谢谢诗诗姐,汪汪姐好。”他的手是颤抖的,目光是无措的,一米九几的躯干塌下了腰,始终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是个天大的错误。

    这时候,牛犇犇也突然发现,他和李凡的人生正在越错越开,曾经还是一起玩耍的伙伴,而今天,两个人的人生轨迹正在加速分离,社交圈子也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四人落座,李凡提议炸红十,要动钱,不然不刺激。三个人一齐摇头,好吧,依旧是贴纸条。

    玩到半夜,李凡和牛犇犇回房睡觉。

    李凡沾枕头便着,不过牛犇犇却辗转反侧,心事重重。

    好哥们已经一步登天了,而且以他的天资,未来无可限量,可自己呢?自己的未来在哪里?

    “哎,凡哥。”

    李凡依旧酣睡如狗。

    “凡哥,我不想打篮球了,你说我不打篮球还能干嘛?诶,凡哥!李凡!!”牛犇犇duang地踢了一脚,“你大爷的,你个死狗!!”

    李凡眯着眼睛,“艹,干嘛啊!”

    “诶,凡哥,我不想打篮球了。”

    李凡睁亮双眼,道:“篮球不是你的最爱么?”

    “是我最爱,但以我的天赋,撑死也就华职联某球队的先发后卫,这就是我的极限了。”

    “哦,那你该干嘛干嘛去!”李凡一栽身子,继续睡。

    “可我不甘心啊,给哥们儿点儿建议,看看我哪方面比较突出。”

    “你当鸭子比较突出。”

    “说正经的呢!李凡,给我起来!”

    李凡揉了揉眼睛,想了想,道:“你真确定不打篮球了?”

    “不打了!”

    李凡呼出一口气:“鬼知道你擅长什么,再说你擅长的就一定会发光发彩啊,有些东西看命运,努力吧,骚年。哎,睡觉。”

    牛犇犇怎么也没睡着,直到第二天早晨,还在想着自己要干点儿什么有出息的事情。

    第二天早晨。

    众人洗漱完毕,另三位口罩帽子墨镜全副武装,只有牛犇犇是“赤身luo体”的。

    大家正在柳诗诗套房客厅吃早餐,有人敲门,原来是袁媛赶来了。

    袁媛第一时间握住了李凡的双手,用力地抖了抖,“李凡,《星空演讲》干得漂亮!你现在就是流量担当啊!”

    李凡很淡然地笑笑,从容不迫的样子让牛犇犇自叹不如。

    牛犇犇心中发誓:牛牛要崛起,追赶好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