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李凡的为人哲学
    十六七岁是女孩子非常美妙的年纪,退却了青涩的外衣,逐渐走向成熟,但又没有太浓的烟火味。正是青春洋溢的大好时光,而且还是一个好管闲事充满了正义感的年纪。

    这不嘛,穿戴整齐的顾亚婷走出寝室,见女寝被李凡弄得乱糟糟,立马抱打不平,提意见道:“你们寝室都被人家看光了,现在收拾有意义么,去男寝啊,去检查一下他们男寝!”

    文学班一个叫方华的女生道:“可是他们既然突击我们,寝室一定都提前收拾好了,去检查也没意思啊。”

    顾亚婷摇了摇头,低声道:“这是借口而已,我的意思是让你们借机开溜,顺便到他们寝室去鸡蛋里挑骨头!”

    “哦哦,对对!”该女生连连点头,然后一声呐喊:“姐妹们,锁门,去男寝检查他们寝室!”

    这个女生一个个眼色过去,众女生秒懂。

    咔咔咔!

    房门上锁,文学班女生全部下楼。

    “诶,你们的房间我们还没检查呢?”

    “别跑啊,咱李班才看了4间房间而已!”

    ……

    众男生面面相觑,无奈了,纷纷看向走出寝室的李凡。

    李凡面色微愠,他和同学们的想法是不一样的,男同学们普遍心态是来女寝开眼界凑热闹的,但李凡在其位谋其政,还是希望发挥自己班长的效应,能让班级既团结紧密,又在各项“指标”上优于他班。

    芝麻官小,但李凡还是想撑起这份一点点责任来。

    李凡道:“大家回去,给她们开门。”

    大家闻言,顷刻间迅速撤离,跟在叽叽喳喳的一群女生身后下楼了。

    楼道里就剩下李凡这一个男生,他看了看很难堪的崔玉娇,想到了自己初中那年当班长的惨痛经历。

    有些人天生不想当领袖,这个勉强不来,有些人想当好一个领袖,但是碍于性格原因,却做不好。李凡不确定崔玉娇是哪种情况,他决定和她谈一谈。

    女寝自然不是聊天的地方了,李凡道:“玉娇,我请你吃饭吧。”

    这声“玉娇”叫的,把顾亚婷叫得一身鸡皮疙瘩,她“咦”了一声,迅速从两人中间穿过,翻了李凡一眼后飘然而去。

    ……

    男生进女寝,可以说千辛万难,女生进男寝,往往和宿舍大爷卖个萌就进去了,你说这气不气人!

    尤其是这浩浩荡荡的50来个女生到访,大爷根本连个阻拦的手势都没有,放行!通通放行!

    男生寝室,大家穿着就很随便了,大夏天的,几乎一条裤衩就ok了,男生和女生都一样,见到身材好的帅哥也是双眸放光,迈不动步。

    而且女生有个特点,就是单独一个人的时候特淑女含蓄,但如何三五成群,一定尺度大开。

    男生们又是正青春的年纪,于是,寝室楼里口哨声一片。

    还有个男生穿着大嘴猴的裤衩,突然见女生上楼,吓得呲溜一声钻进了寝室,不过下一秒又蹦出来了,撅起屁股向女同学们拧了几下,又呲溜钻了进去。

    还有保守派男生一声声叹息,一边偷偷瞄女生们一边心中揪痛,嘴里念念叨叨的:“世风日下啊,女生怎么能这样啊!”

    “那你想女生们怎样?”某男舔了舔嘴唇,“你读书读傻了吧?”

    文学班5个男寝中,最先遭殃的就是李凡的寝室——303室。

    门开之后,众女生一片惊呼,寝室用两个词形容,就是朴素、整洁。

    所有的被子都整齐地叠了起来,虽然不是军队标准,但你一眼望去,没有突兀的感觉。

    地上干干净净,连纸屑瓜子皮都看不到。洗脸盆的摆放位置也有讲究,统统摆在了床角右侧。

    男寝条件比较艰苦了,远远无法和女生们的现代化学生公寓相对比,在寝室正中间,一连摆放了五张大桌子,是供给学生们看书学习的地方。

    “这么干净?”

    “也是,你们既然敢提前擅闯女寝,一定都提前收拾好了。”

    “哎,虚伪!”

    “行啊你们,不打无把握之仗啊!”

    ……

    众男生齐“呵呵”。

    寝室太狭窄,被一溜儿书桌占了太大空间,女生们就挤在寝室内,四处查看。

    有学李凡摸柜子顶的:干净!

    有摸床底板的:干净!

    实在没从鸡蛋里挑出骨头来,于是,有了摸了摸水泥地面:好吧,干净!

    有几个女生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哪个是班长的床!”

    “对啊,李班的床是哪个?”

    ……

    得到答案后,李凡的床铺就倒了霉了,一众女生纷纷上手,将李凡的床铺翻了一个底朝天,名义上检查寝室,一肚子想翻**的歪心眼儿!

    “诶,你们过分了啊!”

    “哪有你们这样的啊,你们女土匪啊?”

    “你们检查检查就可以了,翻咱班长的床铺有点儿过分了吧。”

    ……

    一个女生起身,擦了擦汗,心中纳闷儿,不是男生床底下经常塞袜子和裤衩么,班长的呢?

    “哪个是李班的衣柜?”

    “李班的衣柜呢?”

    ……

    男同学们不答话了,这一帮女土匪啊。

    说女土匪真没说屈她们,有几个姐妹突然起了搬床的想法,于是,七八个姑娘把一张上下铺的床给合力往前面搬了搬,检查靠墙一侧的卫生,结果:干净!

    女生们心情抑郁地纷纷走出303。

    突然,彭慧摸了一下墙角的簸箕,大呼一声:“这个是脏的!”

    众男齐晕倒!

    女生们本以为男寝也就班长寝室这么干净利落,没想到的是,几乎每间寝室都一个标准,当然,也有几个男生比较不合规矩的,但整体上标准极高。

    尤其和哲学班历史班相比,文学班远远超过他们。

    “你们今天是提前准备好了的,有什么啊!”

    “对,不作数的!”

    ……

    众男再度呵呵。

    男生寝室其实没有很多人晒图中的那么脏乱差,除了个别寝室的确操蛋外,大多数寝室还可以,甚至有个别寝室特别干净。

    那特别干净的寝室里,不可能所有人都有洁癖吧?其实可能就有一个爱干净的,那么这个人号召一下,督促一下,整个寝室立马风貌不一样了。

    李凡各个寝室闲逛时,就着重搜寻这样的人,然后“任命”为寝室长,也算是这么些年寝室没白住,有了一些经验。

    ……

    男寝那边儿闹闹哄哄,李凡则请崔玉娇吃饭。

    崔玉娇心里能没数么?这是要向自己发难啊,她望着李凡打饭的背影,心里七上八下的。

    自己作为班长之一,别说女寝没领导好,连自己寝室都弄得一团糟。要是有其他搭档的话,她倒没什么,但这位李凡,不仅仅细心热忱,而且很强势的,估计要训斥自己了。

    同样是班长,没有正负之分,但其实从第一天开始,两个人之间的天平完全倾斜,李凡无论是人气还是能力,不仅仅把其他班的班长笼罩在乌云之下,也把自己踩在了脚下。

    崔玉娇觉得自己完全是多余的存在,时时自叹不如。

    饭菜打好了,两个人将几盘菜端到了餐桌上,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出乎崔玉娇意外的是,李凡根本就没提寝室卫生的事情。

    “玉娇,你哪个学校的?”

    “京城四中。”

    “又四中?好吧,出领导人的学校啊。那你高考想报什么专业?”

    “国际政治啊,一直的梦想。”

    李凡点点头,心中有数了,“哦,那你怎么参加京大的《博雅杯》了?人民大学的国际政治多好啊?”

    崔玉娇道:“可我有京大情节,京大的国际关系学院也不比人大差。”

    “好!想当什么层面的领导人?”

    崔玉娇目光一扫,只见此时顾亚婷端着餐盘坐在了李凡身后的餐桌上,她微微一笑,回答李凡的问题:“官不在大,能发光发热就成!”

    每个人都是有野心的,只不过免于被嘲讽,大多数人将之藏在了心底,李凡觉得崔玉娇的人生目标应该是非常高远的,

    一个小屁孩既然选择了国际关系专业,还是个女孩儿,说你说没有野心或者野心不大,谁信?况且又是一个踩着浮云追逐梦想的年纪。

    两个人的谈话自始至终就没涉及到今天女寝卫生的话题上。

    崔玉娇甚至有那么一刻,恍惚地觉得李凡请自己吃饭是不是喜欢自己啊,但一想到自己平庸的长相和并不出众的才华,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地断了这个念想。

    李凡身边永远不乏女生的围绕,别人她就不比了,就对面坐着的那个支着耳朵偷听聊天的那位,崔玉娇就觉得与之相比自觉形秽。

    “哦对了,哲学班的那个顾亚婷你应该认识吧。”

    崔玉娇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谁不认识?你觉得会有人不认识么?就比如说,你觉得《博雅杯》300学员中,有人会不认识你?”

    李凡干笑了两声,道:“这姑娘不错,做事雷厉风行的,你和她多接触接触,可以互相学习促进嘛,顾亚婷在我省师大附中学生会主席的位子上干了小一年,有口皆碑。”

    某姑娘开心了。

    李凡继续道:“很多人只关心这丫头的长相,还有一部分人看到了她的才华,其实她的管理才能也很出众的。”

    某姑娘更加开心了。

    崔玉娇道:“好,我向她学习学习。”

    李凡纠正道:“是互相学习,她也得像你学习。她也有缺点,锋芒太盛,有时间我得教育教育她,不批评不行啊,免得她翘尾巴。”

    崔玉娇挑眉:“哟,她听你的?”

    “呵,那当然,”李凡往椅子上一靠,一副“大爷样”,道,“别的不说啊,就咱这儿魅力往这儿一摆,她个小丫头还不服服帖帖的啊!对待这种女强人性格的女生,你就得用实力征服她。”

    “征服?”

    “嗯,征服!”完蛋了,李凡爱吹牛逼的毛病又犯了,“成语大会的冠军是谁?亚军是谁?”

    “冠军你呀,亚军顾亚婷。”

    “这不就结了嘛,她为什么叫顾亚婷,而不叫顾冠婷呢?”

    崔玉娇道:“哦,就是她再出色,也要屈于某人下,这个某人就是你?你就是她命中的一劫?”

    李凡眯着眼睛,往椅子上一栽道:“哎!正解!”

    “好吧,你可以回头了!”

    李凡回头,只见顾亚婷满脸笑容地看着他。

    那笑容很灿烂,就像泛着金色阳光的浪花,活泼、惬意,声音也一如平日里动听,“继续啊!”

    不过,李凡明显牙齿吱吱响的声音。

    ……

    下午,班级班长重新选举。

    首先选举男班长,除了李凡之外,还有6个人示意参选。

    其实李凡的班长当得已经很出色了,细致入微,体贴关怀同学,如果是普通学校那就不用选了,无悬念连任。

    但这里是《博雅杯》,人尖子中的尖子生齐聚的地方,都觉得自己有几下子。大家虽然觉得李凡班长一职干得出色极了,但是,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也未必比李凡差。

    大家这种竞争意识是非常强烈的。

    算上李凡,一共7个人,纷纷上台发表演讲,别人是画饼式的演讲,就是说我当班长会如何如何,其实就看谁吹得好,再加上谁平时人缘混的出色。

    这六个人的竞选演讲在李凡的演讲面前就逊色了,毕竟李凡那是实打实的成绩,还有男寝那个呜呜转的洗衣机,直接是班费创收项目!

    黑板上,七个人的名字并排列好,有人读票,有人记票。

    记票的人是彭慧,她一边写“正”字一边笑得合不拢嘴,李凡的名字下,“正”字的数量差不多比上其他人的总和。

    结果出炉,100名学员,每人可以分别为2位竞选者投票,李凡以91票的成绩,远远领先第二名的51票。换句话说,全班100个人中,只有9个人是对李凡持反对意见的。

    潇潇笑道:“恭喜李凡,成功连任!”

    掌声非常热烈,李凡起身,向大家鞠躬示意,“我会继续在这个岗位上,尽心尽责为大家服务的,谢谢大家的支持。”

    李凡继续主持女班长的竞选,“下面,有意向竞选女班长的同学,请举手。”

    女班长的竞争不像男班长这边儿一边倒了,因为崔玉娇的不作为,尤其在上午突击寝室的事件中,崔玉娇的支持度顿时崩塌。

    女同学们经过上午寝室事件后,突然意识到女学生中也要有一个强有力的班长,而崔玉娇明显不合适。所以,崔玉娇想得到女同学的票,没戏了。

    女同学依次上台演讲。

    首先是彭慧,彭慧说了半天,前面说得都很好,最后几句话说劈了,“我将紧跟李班长的脚步,配合好李班长的工作,谢谢大家!”

    女同学们一想,这个彭慧还是算了吧,粉丝属性太明显,傀儡倾向太突出,以后怎么带领咱们女同学瓦解李凡的一党专政?

    最终结果,大大出乎女同学们的预料。

    崔玉娇以37票的成绩,再次成为了班长,那一刻,女生中质疑声一片。

    “你选她了么?”

    “没有啊!”

    “我们都没选啊?”

    “她的票哪来的?男生们都选了?”

    “她什么时候在男生中混得这么好了?”

    ……

    班会结束后,女生们才弄明白,原来李凡默默动员了男生帮着崔玉娇投票了。

    好多女生找到了李凡,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对李凡偏袒孙玉娇的不满,更是对孙玉娇本身不作为的不满。

    李凡笑笑,安抚了一下后,就拉着行李箱离开了京城。

    飞驰的高铁上,李凡收到了一条短信。

    “谢谢你!其实我有很多想法的,但我怕惹同学们不高兴。”

    李凡回道:“我知道,我有过这种经历,做自己。”

    只有这两条短信而已,不再涉及其他,就像之前两个人餐厅聊天时,根本没涉及到女寝管理的问题。

    两人就像演了一场默剧一样,李凡给崔玉娇留足了面子,崔玉娇也敏感地明白了李凡的用心。

    李凡之所以帮她,其实是从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当初,知道一点点耐心和激励对一个人的影响可能是一辈子,如果有可能有机会成全一个人,也是一件幸福的值得晚年回味的事情。

    操场上,崔玉娇擦干了眼泪,这一周的任期是李凡替她争取来的,也许这班长的职责太微乎其微了,但如果连班长都当不好,那还谈什么高远的理想?也辜负了李凡的一片良苦用心。

    她回到寝室楼,依次敲响每间寝室,声音比平时爽厉很多,“各寝室长,开会!”

    (ps:4多字,不分章发啦,这几天发几个大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