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就我一个单身汪
    晚上刚过7点,彭仁也赶来了李凡的寝室。

    彭仁有些微微发福,春风满面的,把女朋友介绍给了大家,女朋友叫林芝。

    林芝长得一般,个子蛮高的,行事作风和彭仁截然相反,她性情很开朗,和大家谈笑风声。

    据说还是林芝主动追求的彭仁,就相中这小伙儿老实巴交不善言谈这点上了。

    又过片刻后,草草和钱多多也相继带着对象赶来。

    钱多多硕士毕业,最近找了一份工作,搞上了教育。草草马上要去研究机器人了,是会动的肉呼呼的很有弹性的那种,誓要为祖国广大的单身汪谋福利。

    来到楼下,大家见到背着包打手机的顾亚婷后一片惊呼。

    “大姑娘了啊!”

    “和去年相比,成熟太多了,言谈举止和去年截然不同。”

    “变化真大啊,这个年龄段可以说是女孩儿们最好的时期了。”

    ……

    众人会齐后,来到了京大附近的饭店摆了一桌,叙旧,畅饮,谈天说地。

    “小凡,诗词大会的节目我看了,表现非常出色。”

    “还好吧,中规中矩。”李凡道。

    张磊道:“那是你感觉的中规中矩,我们可不这么认为,不过小凡,你未来的规划是什么?”

    规划?

    这是一个太大的问题了,人生是规划不来的,人这一辈子有趣就有趣在这点上了,离奇的境遇,突然而至的机遇,莫名其妙的变故,哪有那么多规划?

    列出一张表格,写上一年内我要怎样怎样,三年内我要如何如何,十年内达到什么样的成绩?

    这未必是正确的做法,你即便列出来,也没几个人能实现。因为,17岁和30岁的想法一定是不一样的,17岁想要追逐的东西,30岁甚至不屑一顾。人的想法几乎两三年就会大改一次,哪有那么多规划?

    随遇而安,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人生。手里有什么牌就打什么牌,打好它,然后为未来做一定的储备,机会来了不放弃,没有机会尽量创造机会,然后体验未知的人生。

    人生最美妙的可能就在“未知”两个字上了。

    李凡的想法很简单,珍惜眼前,抓住机遇,不盲目自大,也不妄自菲薄,踏踏实实做事儿,干干净净做人。

    喝到晚上11点大家才散,林芝悄悄结的账,然后大家都夸彭仁找了个有钱的女朋友,殊不知的是,人家两家门当户对。

    可从彭仁的穿戴上来看,真的就太不起眼儿了。

    酒局散,彭仁拉过李凡道:“小凡,我妹妹明天到京大,帮我接一下,照顾照顾。”

    “哦,你们两口子呢?”

    林芝道:“我们要去国外旅行,明早的飞机。”

    李凡问道:“几点到?”

    “中午11点估计差不多。”

    李凡微微皱眉,中午的时候自己约好了要去搜娱大厦,时间冲突了。

    顾亚婷见李凡面色闪过一丝犹豫后,连忙道:“他明天没时间,我去接机吧。”

    “那好,麻烦亚婷了。”

    众人辞别,一一散去,彭仁林芝、草草和女友、钱多多和男友,一个个幸福地相伴而去。

    顾亚婷道:“咱们也走吧!”

    李凡点点头:“嗯,那磊哥,我们回寝室了。”

    “好,有事儿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京大我人脉广,潇潇不在我照着你们。”

    张磊望着最后一对儿男女的离开,突然心中一声呐喊:我擦,这么多人就我老哥一个?!

    悲哀!太悲哀!我要这学问有何用?

    ……

    李凡回到寝室简单洗漱了一下,然后脱吧脱吧躺在床上,随手翻出一本书开始读了起来,不过又想到了读太多书容易迷失自己,或者患上什么文青病之类的,不行啊,得把握好这个度啊!

    啪!把书一丢,心中自我开导:尽信书不如无书!

    室友们也都各自忙着,有的在看书有的在煲电话粥,虽然大家都很友善,但还没有发现什么共同的爱好。

    有半合着一本《红楼梦》,倚在窗边闭目低诵的,一看范儿很正很diao的样子。李凡走过去倾耳细听,只闻:

    “一日清晓,宝钗春困已醒,搴帷下榻,微觉清寒,启户视之,见苑中土润……润……”这位卡壳了。

    咦,背诵《红楼梦》第59回?李凡有些意外,也没好意思打扰。

    林尚睁开眼睛,见李凡在身边,笑道:“无聊,背背《红楼梦》,背过么?”

    李凡摇摇头。

    “那建议你背一背,经典中的经典啊,诶呀,就是不太好背,才背到59回!”林尚叹了口气,表情很得意。

    还有坐在床边研究论语的,还大声诵读出来:“子贡问曰:‘赐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

    ……

    第一天,天之骄子们一个个端着书本卖弄,毕竟都是各个省份顶级中学的学生,出门就代表学校嘛,得展示一下逼格嘛。

    每个人自我介绍起来,那叫一个牛逼哄哄。

    “我京城四中的,就国贸旁边的那个红砖绿瓦的老学校。”

    “我们学校有些偏远,你们未必听过,芉肃省建安中学,提几个人吧,开国十大元帅里,我们学校贡献了一个!”

    “我横水中学的,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进了《博雅杯》了,我们学校的准高考状元估计都哭死了,哈哈。”

    有人问到:“李凡,你哪个学校的。”

    李凡道:“吉森省19中学。”

    “哦,”有人点头道,“是不是和吉森省师大附中并列的那个?”

    李凡摇摇头,“那个是9中。”

    有人好奇道:“那你们学校出过什么人物?”

    李凡左思右想,实在想不出来,然后开玩笑道:“那我算么?开玩笑的,我们是新学校,还在发展中,未来会有各种人物的。”

    众人笑声中,换了话题。

    见李凡下楼后,有个来自吉森省师大附中叫做杨硕的道:“都笑个屁,咱们借学校的光,人家是学校借他的光,哪个高级?”

    众人琢磨了一下,然后顿觉lo 了一档。

    ……

    夹在一帮各省份最顶尖高中的顶尖学子之中,李凡倒没有什么相形见绌的感觉,毕竟他上过北大了,上过大学之后,谁还关心你读的什么高中?

    李凡决定暂时放下书本清清脑袋后,竟无所事事起来。

    他下楼买了一副扑克牌,回到寝室后,李凡试探着问道:“有斗地主的么?”

    所有人都在读书,没人搭腔。

    “哦,那炸红十也成。”

    还是没人搭腔,一帮书呆子。

    李凡摇了摇头,“那我去其他寝室看看。”

    “等一下!”林尚放下手里的《红楼梦》,弱弱地问了一句:“你们那怎么个玩儿法?”

    “五连牌为龙,双王最大,剩三张报警……”

    “哦,那和我们玩法一样,带我一个!”

    “那也带我一个吧,看你们无聊,搭把手。”

    ……

    有个专门记分的,打牌赌分,最先输100分的明早买早餐。

    原来打牌会传染,很快,各个寝室都开始了这项竞技活动。

    上楼巡视的老师第一眼是惊呆了的,《博雅杯》举办十年了,头一次见到第一天就在寝室大规模打扑克的,你们可是天之骄子,各个省份出类拔萃的人才啊,能不能在一起探讨一下文学,畅谈一下祖国的未来?

    先天下之忧而忧呢?

    “是谁掀起的不正之风?”女老师问道。

    “303室穿白衬衫的那个。”

    女老师面有愠色,要训人的节奏。

    她快走几步,在门口往里瞥了一眼,视线差点儿没拔回来,然后叹了口气,道:“算啦,刚到校,让他们轻松轻松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