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逸闻轶事
    休息室内,有些人有急事儿的就先走一步了,剩下的人就凑在一起扯咸蛋,也等着领盒饭。

    潇潇来无影去无踪的,李凡正找她想打听下博雅杯的事情,可人家早不见了。

    不多时,袁媛满面春风地走进休息室内,对大家道:

    “大家辛苦了啊,今天这期大家表现很棒,我在这里谢谢大家。”

    众人纷纷鼓掌。

    “大家先吃口饭在回去休息,订的饭菜刚到,薄酒薄菜大家别嫌弃啊。”

    有工作人员将几拎兜餐盒依依摆放在桌子上,然后大家便迫不及待地展开了盒饭,开啤酒,准备胡吃海塞。

    李凡刚消灭掉半个鸡腿,便收到了一条信息,沈妍发来的,信息说她一直在楼下等他,问他什么时候出来。

    李凡放下电话,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起身告辞:“大哥大姐们,酒店见啊,我有急事儿先撤了。”

    他刚走两步,再次折返回来,拿起剩下的半根鸡腿,瞬间消灭掉,问了几句:“这鸡腿是一绝啊,媛姐,给我留个饭店的电话,我买几根带回家。”

    袁媛:“你先忙你的,稍后发给你。”

    李凡出了广电大门,四下巡视了一眼,发现沈妍正在门口小摊处向他热情地招手。

    “妍姐好。”

    “干嘛这么客气,今天总有时间和我多聊几句了吧?你住哪里?”

    李凡指了指附近的一处酒店,“就这儿。”

    “哦,我家也不远,10分钟路程,现在有点儿晚了,咱们聊聊吧,毕竟下次逮住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那倒未必,我过几天去京城,而且整个暑假都会呆在京城。”

    “京城?干嘛?”

    “参加一个学校的夏令营。”

    沈妍皱了皱眉,突然惊诧地问道:“不会是京大的《博雅杯》吧?”

    李凡笑笑,点了点头。

    沈妍很吃惊,她捶了李凡的胸口一下,“你小子行啊,《博雅杯》都入选了,这个厉害了!”

    “也没什么。”

    “瞧把你狂的,什么叫也没什么啊?我弟弟中连市一中的尖子生,稳稳当当的京大晨华的苗子,报《博雅杯》连初审都没过,这个《博雅杯》根本不稀得看你考试成绩,人家要发掘的不是社会主义的片砖片瓦,而是寻求能改变未来的天才、怪才、奇才。”

    “哦?没外界传得那么严重,神话了,还改变未来,有几个能改变未来的人物啊!”

    “所以说要培养发掘嘛,你们《博雅杯》立意就是这个,从全国二三百号学员中精中选精,挑出20人左右以后编入社科菁华班,是不是这样?这是我弟弟校长说的,他还说我们辽东省就入围了10个学生。”

    “啊!没那么夸张,是努力培养,但真正10年后能成大才的,估计也没几个。”

    沈妍站住,定定地看着李凡,道:“你能不能不这么平静?这是京大!举全校之力社会资源联合培养啊!对我的吹嘘给点反应好不好。”

    李凡也定定地看着她,突然咧嘴笑了,快速地拍着巴掌道:“好厉害啊好厉害啊!”

    沈妍白了他一眼,道:“说正事儿啊,我想请教一个问题——”

    李凡打断道:“后庭花?”

    “诶诶,我至于这么俗气么我?你对顾太清这个女性人物怎么看,尤其她和龚自珍的关系。”

    “这种绯闻没法解读,有人说文人煽风点火,完全是莫须有的罪名,这个我部分认同,毕竟三人成虎,烂嚼舌根子的人太多了,尤其是文人这种天生爱表达的特殊动物。而且陈文述和顾太清有摩擦,他有这个动机,从龚自珍的诗词中发觉‘玄机’,巧加注释,胡编乱扯,硬是制成了龚自珍与顾太清偷情的凿凿铁证。这是假设顾和龚之间没有瓜葛的情况下进行分析的。”

    沈妍点了点头,“哦,继续说啊。”

    李凡继续:“你想想啊,顾太清何许人也?‘男中成容若,女中太清春’,顾太清能和纳兰性德相提并论,这份才华清代女子中无人能及。况且,这可是贝勒王遗妃和大名士之间的绯闻,杀头之罪,这绯闻劲不劲爆?所以捕风捉影,越传越盛,大家都八卦,很正常点儿事儿。就像现在一旦有媒体拍到男女明星在咖啡馆喝咖啡,第二天恋爱的绯闻就满天飞一样一样的。”

    沈妍继续询问,“那这件事应该是假的了?”

    李凡连连摇头:“那可未必!顾太清正守寡呢,你说你总上人家家里溜达啥?不知道寡妇门前是非多么?再加上龚自珍这人本性风流,谁知道真假?况且,古往今来,无论是国内国外,其实文坛是最容易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文人、哲学家或者思想家大多奔放爱自由嘛,我给你列举一下哈:

    拜伦:英国19世纪浪漫主义诗人,在1818年的一封信中自言:在威尼斯两年,挥霍五千镑,寝处良家妇与妓女二百余人。

    莫泊桑:世界三大短篇巨匠之一,和很多女人风流快活,包括农庄姑娘、饭馆侍女、半推半就的寡妇、欲壑难填的太太、阿拉伯女人、黑人妇女、成熟的女市民……结果,莫泊桑因梅毒加上精神病,43岁挂了。

    罗素:大哲学家。为老不尊,不顾高龄,仍在追逐他遇到的每一个穿裙子的人。

    歌德:世界四大文豪之一,一生一个妻子,情人无数。没有爱情,就没有歌德。

    ……”

    沈妍认真地听着,顿觉“知识大涨“,还是名人轶事有意思。这要是搬上屏幕说道说道名人不为人知的一面,岂不是非常有看点。大家看惯了某某人是大学者,各种歌功颂德,这时候突然有一个新的声音出现了,说这人私下里就一流氓,哈哈,岂不是非常新鲜刺激?

    沈妍想到这儿听得更认真了。

    李凡继续道:“国内近现代的就不提了,文坛乱成一锅粥,争相搞破鞋。”

    沈妍来了兴致:“来,那就说说国内的,国外的没有代入感。”

    李凡脑袋摇得仿佛拨浪鼓:“这个不行,容易被封。”

    李凡继续:“龚自珍晚年写有一首轻盈绰约的绝句:偶赋凌云偶倦飞,偶然闲慕遂初衣。偶逢锦瑟佳人问,便说寻春为汝归。从这个绝句中便可以透彻地了解,其人之凉薄无行,已跃然纸墨间。所以说龚自珍勾搭遗妃顾太清这件事儿,他绝对能干出来,而且还能干的有声有色有花样的,尤其两个人是在文学上的互相钦佩,惺惺相惜的,而且寡妇你懂得,又是一个风流才子,这不出事儿都怪,不出事儿我都不相信!”

    ……

    转眼间1个小时过去了,沈妍完全沉浸在了李凡的单口相声中,竟然不觉时间已经到了凌晨。

    “好,就说到这儿吧,口干舌燥的了。”

    “哦,你等我一下啊!”

    沈妍说完快步走进了街边的超市,很快提着两瓶矿泉水走了出来,将其中一瓶旋开,递给了李凡道:“润润嗓子,继续。”

    “听不腻啊?”

    沈妍用力地点了点头。

    李凡问道:“那还想听啥?”

    沈妍想想:“那个……再聊聊后庭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