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名父和逆子
    面对柳诗诗拍下的抢答按钮的事实,大部分人都知道比赛已经结束了。

    李凡/柳诗诗这个组合怎么讲呢,李凡不用说了,而以柳诗诗的诗词积累和才思来讲,在这些助力嘉宾中毫无悬念的魁首,她可不像某些嘉宾形如鸡肋一般,她是真真切切帮了李凡大忙的,而且以她的实力,就算当选手也没问题。

    董欣笑道:“诗诗,请给出你的答案。”

    柳诗诗看了一眼李凡,“你让我拍的,给出你答案吧。”

    李凡道:“是写出‘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清代名士龚自珍!”

    董欣:“回答正确。”

    郑勇道:“龚自珍我说两句啊,这个有聊头。龚自珍大力支持林则徐禁烟运动,并且愿为林则徐誓死效力,又是改良主义的先驱者,这人不简单,这个不谈。咱们谈谈他的风流韵事,他的死因被传得扑朔迷离的,最著名的就是丁香花公案。”

    丁香花公案,两个主角,一个是龚自珍,一个是清代第一女词人、中华史上第一位女性家顾太清,贝勒奕绘侧福晋。

    她和龚自珍二人的情缘是真是幻,直到今日仍然争执不休,但结局就是,丁香花公案发,顾太清被逐出王府,从此流落市井。龚自珍也即刻辞职,从此不敢进京,两年后,龚自珍暴病而卒。

    死因多种猜测,有说死于荣亲王府派来的杀手,还有说死于私娼灵萧的,总之是死在了女人身上,一代文学家思想家也逃离不了人性的束缚,让人唏嘘不已。

    梅先生道:“再说说龚自珍的长子龚橙,和他父亲不一样,他父亲一代爱国名士,青史留名,而他则遗臭万年,其他不消多说,单就引导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一事,就是中华民族的十恶不赦的罪人。”

    潇潇补充道:“他是罪人不假,但却才华横溢,饱读诗书,喜好收藏古籍,著作颇丰。由此可见,读书多少才华几何和人品没有半毛钱关系。在人品和道德上,无论是小商小贩平民百姓还是大学教授,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

    在龚家父子的讨论之中,这期的节目落下了帷幕。

    董欣道:“第二组第一场积分战结束,观众朋友们,我们下期见。”

    观众逐渐散场,赛后观众采访。

    a片段:

    外景主持:“您觉得这期的节目怎么样?”

    “非常精彩,内容精彩有趣,还长学问。”

    “您最喜欢哪个选手和嘉宾。”

    “选手中我最喜欢那个混血宝宝,我有个疑问,混血宝宝能生出金色头发么?”

    ……

    b片段:

    “您最喜欢的选手是谁?”

    “李凡李凡还是李凡!”

    “怎么评价这位选手?”

    “呃……王者归来?对,那就是王者归来!”

    c片段:

    “我最喜欢李凡/柳诗诗组合,帅哥美女,才华和颜值的担当!”

    d片段:

    “哇,李凡超帅超帅的,还有柳诗诗,谁说演艺圈里的明星都没有内涵的?大赞诗诗!”

    e片段:

    “李凡是意料之中的出色,诗诗意料之外的惊喜,我力挺!”

    ……

    此时舞台上。

    三位嘉宾老师、主持人、各选手依次走回休息室。

    柳诗诗拉过李凡道:“怎么样,我今天表现还可以吧,是不是没拖你后腿?”

    “诗诗姐,你这话说得,今晚没有你,我根本就排不到第一的位置,太厉害了,手速也快,猜诗词也精准,你是混在演艺圈子里的大才女啊。”

    “少拍我马屁了,我现在走了啊。”

    “走?这么急?”

    蒋姐道:“我们是请假特意飞来的,剧组还等着我们拍戏呢,能不急么,估计导演现在正翘脚咆哮呢。”

    “谢谢诗诗姐。”

    “好了,不说了,下期见。”

    这时袁媛也走了过来:“诗诗这么急么?”

    “嗯,很急的,走了啊!”柳诗诗边说边和众人挥手告别,匆匆而去。

    袁媛看了一眼柳诗诗,又看了看李凡道:“柳诗诗走了,那就拿你自己开刀,去做一下赛后采访。今天你们这个组合表现得棒极了,撑起了颜值,也展示了才华,非常好,再接再厉。”

    李凡在小雅的引领下,接受赛后采访。

    “能用一句话来形容你的助力嘉宾柳诗诗么?”

    李凡:“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

    “这组选手中,最让你吃惊和遗憾的是哪一组?”

    李凡:“最让我吃惊的,说老实话,是林宝峰。最遗憾的,那就是我们这个组里的我自己了,我还可以表现更好。”

    ……

    赛后采访结束,李凡走向休息室。

    小雅一脸的无脑崇拜,“李凡,你超厉害的啊,真是现场看和电视里看完全是两种感觉!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连后庭花的演变都知道,嘿,能私下里和我说说么?”

    李凡扭脸皱眉,“大姐,你口味好重啊!”

    “嘿,李凡,你是不知道录制时后台的情况啊,我就光听他们的各种各样的赞叹声了,”小雅说到这儿,开始惟妙惟肖地模仿众人的言语:“‘好,太好了。’‘表现非常好!’‘太牛啦,难不住他啊’‘咱们的节目应该有转机了’……”

    李凡笑笑,“你再这么说下去我会骄傲的。”

    “那你就骄傲一下呗,让我们看看你的缺点,人家龚自珍还弄个娼妓呢,是人就得有缺点啊。”

    李凡想了想:“那我讲个黄段子吧。”

    小雅眼睛一亮:“好好,这个好,我爱听,但这不是缺点啊!”

    “……”

    两个人来到休息室门外,就听里面众位嘉宾和选手正在热聊中呢。

    “林宝峰,你可以啊,和李凡并列第一!诶,下一期狙击李凡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啊,我们打掩护。”

    “可得了吧,并列第一有什么用?人家第一是实打实的实力,我的第一叫做侥幸!”

    “那我们怎么没这侥幸呢,你的实力咱们看到了!”

    ……

    室内还有沉默不语的,像华国语言大学博士常思远以及中华科技大学讲师朱蕊,这期表现,这两个人的成绩和身份不符合啊,两个人意志消沉。成绩不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并不能借此就说他们不行。

    “下期咱们怎么收拾李凡,快想辙啊!”

    “农村包围城市打消耗战,还是直接闪电进攻击垮他?”

    李凡笑着推门进来,拉着一把椅子,坐下,道:“具体说说你们的战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