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折服众人
    文学?但说无妨?

    公众场合谈这个?

    我才不干呢,这么不雅的问题多毁我高大帅气威猛的形象?

    我能告诉你们这个“后庭花”在明代时期的隐喻已经日趋明朗了么?

    我能告诉你们在《金》中有这样一段话么:美冤家,一心爱折后庭花。寻常只在门前里走……亲得胜弄的我身上麻,蹴损了奴的粉脸那丹霞。

    李凡连连摇头,将皮球再次踢给郑勇:“我真不知道,才疏学浅,郑老师知道。”

    郑老师:“呃……这个……”

    这时,潇潇在后台向李凡招了招手:“李凡,过来一下。”

    李凡走向后台,而此时,董欣、一剪梅、袁媛等人都在。

    袁媛问道:“你刚刚的那个环节怎么了?发挥很失常啊,我们见你只答了一道题。”

    一剪梅也很纳闷儿,“我还以为你依旧能砍瓜切菜呢,你怎么突然‘沉沦’了。”

    毕竟是节目最大的看点,大家都非常关心这个问题,因为表现太失常了,要是的选手的话,那没什么好说得,抢不到答不上正常,但你是李凡啊,你在前面的表现太突出了,尤其是大家还知道你辉煌的历史。

    现在的情况是,可能一个题目,其他人答不上可以,但你李凡掉链子不行。别人答不上那叫正常情况,有情可原,你李凡若答不上,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有这种想法也不能怪罪别人,谁让你李凡把自己在人们的心中定位得这么高?

    李凡如实说到:“其实吧,我就是考虑得太多了,因为有很多诗词都符合那些意象。”

    潇潇也道:“我们录制成语大会的时候,李凡私底下就说过,自己有很多时候都受到了储备量的困扰,尤其是在双音节环节。”

    袁媛道:“不至于吧,还能因为积累反而成为了羁绊?”

    潇潇替李凡解释道:“其实,有时候积累太多选择太广反而不是个好事儿,尤其对选择困难症或者深度强迫症患者!”

    李凡小鸡啄米般地点头,完全同意潇潇的看法。

    梅先生很好奇,道:“真这么大困扰?我对你测试一下啊。你列一下与意象‘黄昏’有关的诗词。”

    李凡问道:“说多少?”

    “有多少说多少!”

    李凡开始展示自己强悍的记忆力: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乌鸢翔舞赛神村,道逢醉叟卧黄昏;

    才过斜阳,又是黄昏雨。

    ……“

    众人全傻了,有一个算一个,再加上好信儿赶来了其他人。

    说到第30首与“黄昏”有关的诗词后,李凡问道:“还继续么?可以了吧?”

    “继续!”

    李凡继续: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正黄昏时候杏花寒,廉纤雨;

    ……

    渐黄昏,清角吹寒。”

    又说出20余句后,此时各组嘉宾选手也全部走进了后台,将李凡团团围住,全部呈现瞠目结舌的状态。

    这有点儿太变态了吧。

    李凡一句紧接一句,中间根本不卡壳,带有‘黄昏’意象的诗词句子纷纷脱口而出,根本不带重样的!

    正常人根本做不到啊!

    你如果随口说出个三两句,那说明你还可以,有一定积累。你如果能做到像之前董欣那样,脱口而出10句左右关于“狗”的诗句,那说明你已经非常非常牛逼了,无论是诗词积累还是大脑敏捷程度都让人惊叹。

    可李凡,已经连续说出50余句带有“黄昏”意象的诗词了,而且表情极其轻松,往外堆砌诗词,就像读阿拉伯数字一样简单。

    这个让人望尘莫及,对于大家来说,根本做不到!

    “这回总可以了吧?”李凡停下道。

    “继续!”众人齐说,想要探查一下李凡的底儿在哪里。

    潇潇摇头暗笑,她可是从成语大会开始就见识过了李凡超强的记忆力的,最初,因为李凡几十个成语瞬间脱口而出,当时大家就已经惊为天人了。节目组特意修改了沿用了几季节目的规则,加以限制李凡,当时规定在猜成语的过程中,每次只能说一个成语,而且要得到同伴的反馈信息后才能继续,这就是当时的“限凡令”。

    后来又同游了欧洲,亲眼见证了李凡连破三项世界纪录的过程,这更是让潇潇彻底臣服,她现在面对眼下这些并没亲眼见证过李凡过人表演的众人,竟有种少见多怪的感觉,她心道,你们要是亲眼目睹偏旁部首猜词的场景,会不会崩溃到怀疑智商?

    潇潇笑道:“不用继续了,他是尼威世界纪录中,三项记忆纪录的保持者,而又博览群书,他要是想,他能说到天亮。这个你们就不用再感兴趣地让他进行下去了。”

    董欣道:“也是,他们这类记忆力超群的人,展现的能力总是让咱们无法接受,放过他了。”

    梅先生很佩服,道:“难怪说李凡在这轮表现如此低迷,原来是选项实在太多了。”

    袁媛也道:“我这下总算明白了,你这不仅仅是记忆力强大,而且瞬间提取并整合信息的能力也让人惊叹啊!”

    林宝峰则士气全无,“我超越李凡的时候还沾沾自喜呢,以为自己和李凡相比也不差啥呢,现在只能呵呵了!”

    杨斗挠了挠头道:“那这么看来,我和李凡又没差啊,我也在这轮比赛中和李凡一样沉沦了,就像之前的狂草一样,我也和李凡没差啊!”

    众人齐翻白眼。

    丁一:“你和李凡唯一没差的就是:性别,男!”

    后台笑声一片。

    ……

    李凡从后台走出的时候,竟然有观众向他打招呼,回头一看,原来是沈妍那姑娘。

    他去年欧洲回国之后,第一时间给沈妍回了电话,电话里沈妍和自己谈了一些文学,并谈到要合作,但最终没了下文。

    “李凡,你还记得我么?”

    李凡走进过道,来到沈妍身边道:“你叫沈妍,当然记得。”

    沈妍笑笑:“我这话就是废话,还有你记不住的事儿?”

    沈妍又想到自己当初在《晓燕有约》的录制现场的情况了,当时李凡等人急着赶飞机,自己匆匆地将电话号码念给了李凡,但没想到李凡根本没将手机号码录入进手机中,反而转身走掉了。

    当时自己还生气他敷衍自己呢,然后再过几天,华国各大新闻报导李凡连破世界记忆纪录,一时间李凡成为了大家的谈资,而她自己当时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脸色是发红的,搞了半天自己冤枉了这个天才。

    本来当时趁着那个契机,可以有机会和李凡达成合作意向的,当时上头领导也觉得时机可以,但谁也没料到公司高层动荡,结果就不了了之了。

    这两天她请假回家为奶奶过寿,姐姐说自己弄到了一张入场券,要到《华国诗词大会》现场观看节目,这期请到了李凡。听到了李凡的名字后,“巧取豪夺”,“威逼利诱”,然后那张入场券就不再是姐姐的了。

    “李凡,咱们这回能有时间好好聊聊了吧?你不会总神龙见首不见尾,像上次一样,忙得连和我坐下来喝咖啡聊聊天的时间都没有?”

    “李凡,马上开始录制了,归位。”现场导演离得很远,喊了一嗓子。

    “哦,咱稍后联系!”李凡转身快步离开。

    “加油,你是——”

    “最棒的”这三个字还没说出口,李凡早离她而去了。

    得,又没时间。

    一个小男孩儿望着李凡的背影,感叹了一句:“风一样的男子啊!”

    沈妍笑了,李凡这粉丝群体构成真复杂啊,从男的到女的,从老人到小孩儿,从教师到举重冠军(之前成语大会半决赛总决赛期间,那个奥运会举重铜牌郑秋刚获得亚运会金牌),只要你喜欢国学,看过李凡的节目,都会变成他的粉丝。

    这魅力,好帅好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