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隔江犹唱后庭花
    比赛继续。

    诗词:隔江犹唱《后庭花》。

    助力嘉宾李宪登台,他想了想后,端正身体,挥了挥衣袖,摆起了戏剧的样子,嘴里哼了起来:“啊啊啊啊……”

    杨斗在底下接了一句:“牡丹!”

    众人笑声未停,丁一再接:“牡丹牡丹大牡丹!”

    李凡轻笑,低声道:“这俩儿逗比。”

    这边在闲聊,那边朱蕊已经拍响了抢答按钮。

    朱蕊道:“刘禹锡《赏牡丹》中的一句,惟有牡丹真国色?”

    “不对,扣3分!”

    杨斗旋即也抢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董欣道:“这是你的终身志向吧?不过错了。再说,你确定这是诗词么?”

    杨斗道:“是啊,名句嘛!”

    董欣:“好吧,你回家查查。表演继续。”

    柳诗诗悄声问李凡:“不是诗词么?”

    李凡道:“出自元曲《醉西施》,一个叫‘珠帘绣’的戏曲演员写的。”

    台上表演继续,李宪抬起右手,遮眼做瞭望状。

    这个动作一出,杨宝宝拍响了抢答按钮,小姑娘道:“两岸猿声啼不住!”

    董欣笑道:“小姑娘,错了啊!”

    好几个人满脸的问号,明显他们也猜成这个了。

    杨宝宝:“可是孙悟空就是用手遮眼的啊!”

    “可那‘啊啊啊’怎么解释?”

    丁一:“啊啊啊是因为不会学猴子叫所以拟声了!而且一直‘啊’,啼不住嘛!”

    董欣无语了,示意继续。

    这接下来怎么表演?李宪有点儿手足无措,两秒后,他灵机闪动,突然伸手拍了拍屁股……

    然后,和“六宫”的效果差不离儿,足足亮了5盏灯!

    柳诗诗再次率先拍响了抢答按钮。

    董欣:“请给出你的答案!”

    柳诗诗面颊微红:“隔江犹唱《后庭花》!”

    杨斗在一旁挤眉弄眼:“诶呦,诗诗你能解释一下这个是怎么猜到的么,不懂啊!”

    董欣道:“去去去,下一题。”

    接下来的几道题,林宝峰几乎有如神助,沙画题中,凭着“一只大雁”和“一群士兵”,便猜到了“举头忽见衡阳雁”,又凭着“一只鸭子”和“斜阳”便猜到了“金鸭余香尚暖”,目前排名第一,实力让人瞩目。

    还剩两道题,助力嘉宾表演猜词,柳诗诗上。

    柳诗诗看了一眼随机诗词,然后向上拉起了两只耳朵,指了指贝齿。

    兔?

    所有人按兵不动。

    这时,柳诗诗突然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地颤动了一下。

    砰砰砰!

    一路亮灯。

    丁一:“雌兔眼迷离!”

    李凡懊恼了,自己本来也想拍了,但犹豫了一下。

    董欣:“不对,诗诗继续!”

    柳诗诗心想自己刚刚只是眼睛有些痒而已,幸好李凡没拍。她双手叉腰,从舞台一侧走向了另一侧,然后,又以相同的姿势再次返回,她刚走了两步,李凡终于敲响了抢答按钮。

    “双兔傍地走?”

    “对!下一题。”

    下一题,再次抽到了李宪,根据比赛规则,每组中,助力嘉宾在这个环节只能上场一次,若再抽到这组的话,换选手上台表演。

    马甲上台,看了一眼诗词后,瞬间自信满满,向搭档用力地点了点头。

    马甲开始“无实物”表演:拿起一个“酒瓶子”,旋开,往嘴里倒酒,然后迷迷糊糊地走了几步。

    砰砰砰……再次一路亮灯!

    李宪抢道:“沉醉不知归路?”

    马甲暴汗!

    董欣笑道:“马甲是长途货运司机,他这算是酒驾!错!”

    众人笑作一团。

    马甲继续,做拔剑状。

    这个动作一出,柳诗诗再度得手:“醉里挑灯看剑!”

    “正确!”

    马甲看了看李宪,“大哥,咱们抢早了。”

    李宪:“你不是说你最喜欢喝酒么?你又是司机,还自信地对我点了点头,我当然得猜成沉醉不知归路了。”

    马甲:“我点头的意思是这道题简单,我的哥哥!”

    “哈哈,你们这组的‘马甲线’练不成啦!”

    这轮正式结束,目前排名第一的是林宝峰/丁一组合,总积分35分,而李凡/柳诗诗组合,总积分是33分,排名第二。

    录制暂停,休息时间。

    嘉宾老师补妆,选手和助力嘉宾暂时休息。

    诗诗毕竟在这些助力嘉宾中,名气是最大的,有一些观众趁着这个间隙索要签名,求合影。她就微笑着一一满足大家的需求。

    李凡则在一旁和其他选手闲聊天,聊到了后庭花的环节。

    众人对李宪拍后鞧的举动大加“肯定”,赞其是神来之笔,有和逍遥郎“六次自宫”一样的提示效果,前面其他人提到了牡丹花,他随后就拍了一下屁股,这个妙哉。

    李宪摇头叹息:“一世英名算是交代了,也不知道哪个孙子把后庭花给变成这个意思了。”

    “这个‘后庭花’最早出于陈后主的《玉树后庭花》,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众人回头,原来是郑勇老师。

    丁一求教道:“那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意思了啊?”

    郑勇:“其实吧,这是一个渐渐演化的过程,到了杜牧,他的那首《泊秦淮》大家都很熟悉了: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尤唱后庭花,到这个时候意思就起变化了。”

    “哦!”众人点头。

    李凡笑道:“就杜牧那头色狼还笑话人家呢,他未必赶得上陈后主,这货一辈子活在了女人肚皮上,到处沾花惹草勾搭人妻,厮混青楼,性情张狂,就这样的还笑话人家陈后主。”

    郑勇纠正道:“那不叫色狼,叫情圣。”

    杨斗不服气道:“得,名人不三不四叫情圣,我们多泡几个妞就叫不正经。”

    众人大笑。

    丁一道:“情圣是“高级不正经”,情圣要求你要么长得帅要么有才华,或者你有其他过人之处。但像咱们这样的一样没沾边儿,那就是不正经!”

    众人纷纷点头认同。

    “咱们这群人里啊,也就李凡以后能成为情圣了!咱们就以不正经自我标榜吧!”

    众人笑声后,李凡继续道:“其实吧,杜牧这人虽然浪荡公子一个,但才华真的是让人惊叹。政治背景也雄厚,祖父曾任宰相,又受到朝廷上下的重视,所以有很多出格的举动……”

    “等一下,偏题了,咱们最初聊得不是后庭花么?”

    “对啊,郑勇老师,给我们介绍一下后庭花啊!”

    郑勇老师指了指李凡,“他知道,问他。”

    郑勇老师说完后,小眼睛很有深意地眨了眨。

    李凡看了看身旁的还有几位女性求知者,自己这是知道的好还是不知道的好?

    大家见李凡犹犹豫豫的,全部鼓励起来。

    “说啊!”

    “说破无毒!”

    连孙凤娇也调侃道:“文学嘛,但说无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