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哎,没对手!
    (ps:亲们,抱歉哈,前一章去掉了抢拍分数加倍的环节。)

    众选手及嘉宾纷纷注目:

    “写完了?”

    “真的假的?我们两个才写完一半儿!”

    “这速度都赶上窜天猴了!”

    “欣姐,您帮我们看看,我们有点儿瑟瑟发抖。”

    ……

    董欣道:“我去先帮你们去看一眼,你们抓紧写啊,别看人家了,咱们这是有时间限制的!”

    众人闻言,纷纷低头,奋笔疾书。

    董欣走到李凡面前,拿起答题卡看了看,然后便被李凡雅致漂亮的行书迷住了,但才往下翻了几张答题卡,不禁暗自惊诧,再翻了翻,当见到狂草的时候,她竟然惊呆了,17岁个高中生还练狂草?而且还写得这么棒?

    全部翻完后,她脸上露出微不可察的赞叹。

    不置对错与否,董欣又到其他人处看了看。

    滴!

    答题时间到。

    “请所有人放下手中的笔!”

    这时候差距就出来了,有厉害的组合可以全部填完10组诗词(先不论对错),发挥失常的可能只写六七组。

    大家还在好奇地盯着李凡的桌子。

    汪汪:“欣姐,我们特想知道,李凡写的到底对不对啊!”

    丁一:“他要是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答对的话,那我们直接回家了啊。”

    董欣笑道:“别急着回家,咱们一起核实一下。第一句诗词,请举牌。”

    所有人举牌,答题卡上全部都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一题全对,各加1分。

    “第二句诗词,请举牌!”

    依旧全对。

    但第三句诗词的时候,杨斗/汪汪组合答错了。

    “第四句诗词,请举牌!”

    所有人将答题卡举起来后,突然有人惊呼一声:“嘿,李凡写的是什么东西?狂草?”

    “你妹啊,难怪这么快!”

    丁一琢磨了一下,“这也看不懂啊!”

    董欣小得意:“主持人能看懂啊,你们别怕。”

    逍遥郎:“这种无耻的行为,要按作弊处理!”

    董欣:“你们也可以写啊,也没人拦着你们啊!”

    逍遥郎:“好吧,当我没说过。”

    此时,摄像师已经将镜头抵到李凡的答题卡上了,一笔而成的“璧月琼枝空夜夜,菊花人貌自年年”诗句通过大屏幕展现给现场所有的观众。

    极大多数人是懵逼的。

    “写的乱七八糟的什么东西?”

    “看不懂啊!”

    “都他妈赶上外文了。”

    ……

    嘉宾老师一剪梅眯着眼睛细细看了看大屏幕,脸色微变,问道:“能给我看看么?”

    董欣醒悟:“哦,我忘记了,梅先生最喜欢研究得书法就是草书,尤爱狂草。”

    有工作人员将答题卡送到嘉宾席,然后三位嘉宾就点评开了。

    郑勇端详了一下:“李凡,你临过黄庭坚的草书吧?”

    李凡点了点头:“嗯,对了老师。”

    郑勇追问道:“为什么喜欢黄庭坚?怎么没临张旭、怀素?”

    李凡道:“张旭、怀素作草皆是醉酒状态,纵笼挥洒,成章多是非理性忘我迷狂的,变幻莫测、出神入化,令人惊叹,但我个人更喜欢黄庭坚这种以意使笔的娴雅从容。”

    郑勇点了点头,问一剪梅道:“怎么样,梅先生?”

    一剪梅点评了一下:“不错的作品,虽然书学鲁直,但有了自己一丝风格,和鲁直的字还不太一样,更瘦硬了一些,也更加奔放了一点,字非常好,年青人中极少见的功底了。”

    李凡微微躬身:“谢谢老师,不敢当。”

    潇潇补充了一句:“其实,李凡的狂草相对而言是所有书体中最弱的一项。”

    “啊?”

    “真的假的?”

    大家顿时“慌”了,夸了半天,这还是最弱的呢?

    潇潇道:“李凡的瘦金体才堪称一绝,相对而言,狂草明显还在研究探索的过程中。”

    董欣轻轻地“哇”了一声,但马上将主题拉个回来:“咱们这里不是《汉字听写大会》,李凡的字体如何咱们私下讨论,下一句古诗词,请举牌。”

    舞台上诗词核对继续,舞台下,观众们则悄声议论起来,实在无法欣赏。

    这一轮,李凡毫无悬念,10句诗词全部正确!累积10分!

    第二局:6秒10题。

    由15秒变成6秒,题数不变,这个难度就太大了。

    当然,这个难度大不大是分人的,比如说李凡,再次第一时间敲响了抢拍按钮。

    又没悬念了。

    第一句诗词: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请选手举起答题卡。”

    董欣依次检查,突然指了指杨斗的答题卡道:“你这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狂草啊!”

    逍遥郎看了一眼,“你这也叫狂草?你这最多算蜘蛛爬!”

    “我这也是‘一笔下’啊!”

    汪汪道:“你这不叫‘一笔下’,你这叫一笔‘吓’!”

    董欣道:“狂草是没有章法中见章法,你这是自创章法,字认不出来,不得分!”

    “啊?我这可是杨氏狂草,和李凡的也没差啊,他的看不懂,我的同样也看不懂,没差啊。”

    杨斗开了句玩笑,逗得现场观众纷纷开怀。

    ……

    这一轮一点儿悬念都没有,李凡积20分,魁首位置,第二名积17分。

    董欣问道:“诗诗,和李凡搭档什么感觉?”

    摄像师立刻推特写,这对俊男靓女才子佳人组合可是节目的卖点啊。

    柳诗诗谈了口气:“赖有湖山好看客!我是来看风景的,这一轮根本就没我什么事儿!”

    “不,你有,你在李凡身边送出了一组表情包。”

    现场观众笑声掌声起。

    第二轮比赛:心有灵犀。

    重新布置现场,每组前后两把椅子。

    比赛规则:选手坐在前面答题,嘉宾在后面负责帮选手抢拍,选手和嘉宾之间不能有沟通。也就是说,嘉宾拍响抢答器后,也不知道自己搭档会不会这题。

    要求:主持人说出”请抢答“的”答“后,方能开抢。

    这一轮运气成分很重要。

    比赛开始。

    董欣:“大千元不一毫隔,何处往来劳辔策。其中,039;辔策039;指的是什么?”

    砰!

    柳诗诗率先拍响了抢答按钮。

    李凡给出答案:“指御马的缰绳和马鞭!”

    “李凡/柳诗诗组积1分,比赛继续。”董欣开始读诗,“世间爹妈情最真,泪血溶入儿女身。殚竭心力终为子,可怜天下父母心!请说出这首诗的作者以及诗名。”

    砰!

    李宪抢到,马甲答题,马甲蒙了,这个不知道啊。

    倒计时停,马甲没给出答案,董欣道:“扣1分,请继续抢答!”

    砰!

    汪汪拍响抢答器后,杨斗也是一脸懵逼,扣一分。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大家看到了吧,这么经典的名句,整个华国就没有人不知道的,小到刚会走,老到99,可就是不知道它的作者是谁!一首歌名能表达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最熟悉的陌生人!我要看看谁能解开这个面纱!请抢答!”

    砰!

    柳诗诗敲响抢答按钮,然后战战兢兢地问道:“你知道么?”

    众人也一起围观李凡。

    可,还有李凡不知道的?

    李凡道:“这首诗出自慈禧,是慈禧在母亲七十大寿的时候,亲笔写给了母亲,裱好后送去的。叫做《祝母寿诗》》。”

    郑勇问道:“那这首诗的墨宝在哪里呢?”

    李凡叹了口气,“这副书法一直保存了几代人,本来是有望传下来的,但最后毁于文革,可惜了。“

    郑勇竖起了拇指:“说得对!”

    董欣暗自惊叹,道:“恭喜李凡/柳诗诗组合,再得1分。”

    比赛继续:

    “‘女也不爽,士贰其行’中,‘不爽’是什么意思?请抢答!”

    砰!

    柳诗诗手速极快,道:“我终于知道我在这个组合中的价值了,就是负责拍抢答器的!”

    董欣笑道:“你就不怕李凡答不对啊?”

    柳诗诗:“李凡之前和我说过,这种类型的让我尽管下手。”

    这话这个气人啊,其他选手纷纷摇头叹息。

    李凡给出答案:“‘不爽’是‘错误’的意思。”

    董欣问道:“这句诗的意思是?”

    李凡:“女人三从四德,男人沾花惹草!”

    下一题。

    “‘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蜀江’指今日哪里?请抢……”

    砰!

    柳诗诗手快,再次拍响。

    董欣:“我‘答’还没说出来呢,诗诗你答早啦!”

    “欣姐,你怎么拉长腔?坑我啊!”

    董欣一脸奸计得逞的表情,秀眉挑了挑:“扣1分!”

    其他选手嘉宾欢呼雀跃。

    “女也不爽,我们也不爽啊,在这么下去我们要起义了啊!”

    “太棒啦,欣姐威武!”

    “干得漂亮!”

    李凡柳诗诗暴汗,这是成了众矢之的了。

    董欣道:“大家放心,比赛不会一边倒的,还有后续精彩环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